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382章 请求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顾轻舟送走了司琼枝,自己又把报纸拿起来看了眼。

    她准备去一趟裴家。

    胡峤儿是惨死,她的遗体还在警察局,并未入土为安。今天去裴家,无非是安慰下家属。

    裴家到新加坡的时间,比司家还要早。

    战事稍微有点苗头时,裴家就放弃了国内的所有生意。他们好像有了内幕,不敢相信战事会轻易结束。

    司家搬过来时,裴家帮了不少的忙。

    比如顾轻舟现在住的这个宅子,之前是三处华民旧宅,顾轻舟全部买下了,翻新和打通,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这旧宅,是裴家帮忙买的。

    虽然结亲不成,裴家还是尽力和司家搞好关系,两家来往密切。

    顾轻舟换好了衣裳,打算出去时,佣人却道:“太太,白长官来了。”

    白长官叫白远业,是华民护卫司署的最高长官。

    他既是华人代表选出来的,也接受了英国殖民总督府的承认,算是此地最有威望的人之一。

    顾轻舟道:“快请。”

    白远业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鬓角全是汗,从外面进来裹挟了沉重的热风,好像被烈日晒得要融化了。

    屋子里也不凉快。

    顾轻舟早已等候,备好了凉茶。

    白远业很渴,不过保持着他的气度,有条不紊喝了两口,就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司太太,您听说了吧?裴家二少奶奶的遗体,如今在护卫司署。”

    顾轻舟诧异。

    她早上安慰了琼枝,又照顾了孩子,刚抽空打算出去,还没有打电话询问。

    护卫司署是个完善的华民自治机构,有自己的法庭和警察局。如果华民自己不想闹大,完全可以接受护卫司署的处罚和管束,殖民总督府是认同护卫司署的法律效用的。

    造成这样的局面,不是华民人多势众有面子,而是殖民总督的懒政。

    新加坡成为英国的殖民地已经很多年了,政策的弊端逐渐暴露出来。

    每年派过来的官员,几乎都接受当地人的贿赂,甚至有点像华人俗语里的“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的心思不在如何治理新加坡,而是剥夺。

    有钱的华民如果能自动纳税、贿赂,而且不增加总督府那些官员和小职员的工作,他们是乐意放权的。

    再说,整个殖民总督府管束的,又不止是新加坡的这些华民,还有其他的人种,以及马六甲和槟榔屿。

    裴家的少奶奶出事,殖民总督府的英国人会替他们做主吗?

    英国人才不管他们谁是谁。

    聪明又敏锐的裴家人,把案子报给了华民护卫司署。

    这是他们自己的地盘,依照裴家和护卫司署的关系,他们相信护卫司署更能给他们一个公道。

    “我倒是不知。”顾轻舟也端起茶杯,看了眼白远业,问,“白长官是有什么要问的吗?”

    白远业摇摇头。

    “司太太,我今天登门,是想请个助手。”白远业道。

    顾轻舟就知道,琼枝不可能是嫌犯之一,如果真是那样,护卫司署的人也会先去找琼枝。

    她对白远业的登门有诸多猜测,却没想到是这个,一时间的诧异是真情实感的。

    “助手?”

    “是,护卫司署早该有两个副护卫司,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如今,我正式邀请司太太您,不知您是否赏脸。”白远业道。

    白远业听说过顾轻舟的名声。

    &n

    bsp;  声誉满天下的顾轻舟,是华夏的一个传奇,就连白远业也听说了。

    这个传奇,名声最响亮是这几年的事。

    远在太原府的王珂,在他姑姑王晨接手了自己的报社之后,开始频繁往报社跑,他打算写个传奇故事。

    他故事的主角,就是顾轻舟。

    这样的故事,王家其他报纸要考虑销量和影响,只有王晨不在乎这些,而且对顾轻舟怀着报恩的心情,接纳了王珂的传奇故事。

    王珂是个文采斐然的年轻人,对顾轻舟的往事又特别佩服,他还特意到了岳城,走访了颜家众人,又在叶妩的辅助下,把顾轻舟的事迹编成了书。

    一开始,那些故事只是在王晨的报纸上连载。

    半个月下来,王晨的报纸销量大增,几乎要跻身太原府报纸销量的前三。

    后来,出版社看中了,那本书就出版了,销量极好。

    哪怕是被炮火阻隔,那本书还是卖遍了江南江北,甚至包括香港和新加坡。

    顾轻舟也成了个传奇。

    白远业也、拜读过,而且跟从国内过来的华人谈论过此事,他们都说:除了和司家那两兄弟的事被隐晦带过,顾轻舟的事迹都是真的。

    从那时候开始,白远业就知道,顾轻舟特别厉害,是个精明又睿智的女人。

    从内地过来的华人,有很多都是大家族,他们有自己的关系网。

    华民护卫司署,听着就知道,是个只能管平民的组织,如果大家族、大富商们都不把它当回事,它就名存实亡。

    就好像是锁,只能防君子不能防小人。

    长此以往,就连那些普通人,也不会服从它的管束。

    一旦华人自己的管束链条松懈了,他们需得殖民总督府来处理,那么总督府给他们的压力会更大,大家都没什么尊严。不少有远见的大家族长辈,跟白远业接触,鼓励他再找个副护卫司,第一要能服众,最好是出身显赫,把那些大家族的气焰都能镇住,第二要足够聪明,品德可以服人,第三要与新加坡的地头蛇关系密切

    。

    顾轻舟刚到新加坡时,出人意料的,是颜家接待了他们。

    颜家是本地有名的军火商,很早就过来扎根了。

    顾轻舟的房子还没有翻好时,他们是住在颜家的。

    而且,有人打听出,当时顾轻舟嫁给司行霈时,为了不让司慕难堪,她化用的就是新加坡富商颜小姐的名字。

    新加坡还有个传奇般的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却有人说,他是司行霈的舅舅。

    有了这样的关系,护卫司署想要威望、想要体面,最好能跟顾轻舟沾上边。

    裴家的命案一出,白远业就想到,自己这样的,进出裴家估计会吃力不讨好,而顾轻舟却会受到礼遇。

    再说了,顾轻舟这也算临危受命,也不好推脱。

    白远业打这个算盘,已经两个月了。

    自从顾轻舟出了月子,他就在考虑在她做其他事业之前,先让她到护卫司署来占个位置。

    “司太太,您如果没空,等裴家的案子结了,您再请辞也不迟。”白远业道,“这次,无论如何也请您帮这个忙。”

    顾轻舟道:“对不起,白长官,我怕是......”

    “我听说,裴家二少奶奶最后一个见到的人,是琼枝小姐。司太太,您如果不帮忙,我请了其他人,他们借题发挥.......”白远业意有所指。

    顾轻舟就知道,自己怕是推脱不了了。

    白远业如果没把握,他也不会登门来,他是早就盘算好了。只是,为什么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