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381章 睚眦必报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顾轻舟阖上了报纸。

    她微笑看向了小姑子:“琼枝,是不是我把你大哥的去向告诉你之后,你终日不安?”

    司琼枝连忙点头。

    她忍不住叹气:“大嫂,我心里撑不住事的。我太幼稚了,非闹着想要知道,不肯听你的。

    现在呢,我成天提心吊胆。怕大哥出事,怕其他人图谋不轨。一点风吹草动,我就能吓一跳。”

    她如此直白,说罢又叹了几口气。司琼枝深感自己没出息,一点小事就往心里走,怎么也丢不开。

    她预感此生自己做不成什么大事了。

    顾轻舟哭笑不得:“真像个孩子!”

    司琼枝道:“孩子都比我管用。”

    并非她无能,实在心里压力好大,而且胡峤儿被杀,一股山雨欲来的紧迫感,让司琼枝几乎崩溃。

    假如,她真是最后一个见到胡峤儿的人呢?

    万一她被栽赃,非要查到她大哥头上,到时候怎么遮掩?大哥人前露面,再想要回去的话,会有多少眼睛盯着他?

    稍微有点行迹泄露,多少人会眼馋,到时候还不得把他们司家给吞了?

    “去上班吧。你又没杀人,怎么好像你特心虚似的?”顾轻舟道。

    司琼枝在家里,先把情绪给发泄一通,就好像装满水的瓶子,倒得干干净净。出门之后,她反而是很镇定的。

    她今天刚到办公室,就听到同事们议论纷纷,都在说胡峤儿的新闻。

    “可惨了,听说是被人捅了四刀。”

    “凌晨死的,我家亲戚是在护卫司署做事,他们说是凌晨死亡的。”

    “深更半夜的,一个少奶奶为何单独在街上闲逛?那条街挺热闹,咖啡店凌晨一点多才打烊,难道没人看到凶手?”

    司琼枝听了几句,心中沉沉的。

    虽然她和胡峤儿晚上八点就分开了,她死在几个小时后,跟司琼枝没半分关系,可她心中总有些有的没的猜测。

    议论纷纷的同事们,突然一静。

    抬眸时,裴诚走了进来,要了昨晚值班护士记录的几个病例。

    他是习惯这样的,自己过来拿,不让护士或者值班医生送过去,因为他不喜欢无关紧要的人常去他的办公室。

    有人大胆,对裴诚道:“裴医生,节哀。”

    裴诚不动声色点点头:“多谢。”

    他没什么表情,和平常无异。

    不过,弟媳妇去世,的确轮不到他这个做大伯的哭天抢地,而且还不知道是不是亲兄弟呢。

    裴家是一大家子到了新加坡,各个房头的孩子多不胜数。

    离开时,裴诚突然看了眼司琼枝。

    司琼枝心里咯噔了下。

    “司医生,借一步说话。”裴诚道。

    同事们看了眼司琼枝,又同时心领神会般明白了什么,表情各异。

    司琼枝的出生,他们早就打听过,不过在国内显赫。到了新加坡,勉强算个很富足门庭的小姐。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很漂亮。

    医院的同事甚至病人,都承认司医生是个大美人。

    她像她母亲,美得精致,就像摆放在精致柜子里的古董瓷器,能让人一看就看到她的价值。

    同事们不敢追求她,大致都有个想法:配不上,高攀不起。

    不过裴诚就不同了。

    不少人猜测过,司医生最后的归属,大概是裴诚这样的男人。

    所以,一向话少、严谨的裴医生,让司琼枝借一步说话时,大家都在偷笑,好像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司琼枝也看到了,她心中又咯噔了下。她实在害怕这样的猜测或者暗示。

    她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她知道昨晚她和胡峤儿见面被裴诚知道了。

    他私下里问她,总好比他去警察局说要稳妥。

    她还以为,裴诚会找个走廊的角落,随便问几句,不成想裴诚一声不响,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请她进门,还随手将门关上了。

    司琼枝一脸莫名其妙,同时又发怯。

    她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好像受到了惊吓的人,魂魄尚未归位,一点风吹草动都叫她惶惶不可终日,成了一只真正的惊弓之鸟。

    “方才他们是讨论我家的事吗?”他坐下来,问司琼枝。

    司琼枝如实道:“早上的报纸头条,大家都看到了。”

    裴诚略微想了想,道:“你昨天不是跟她一起吗?”

    司琼枝这个时候,情绪差不多安定了,道:“的确是。不过,我们八点不到就分开了。当时我乘坐黄包车回家,她有汽车接。”

    裴诚看着她。

    他想要说点什么,眉头却皱起来,好像大人看到孩子嘴角挂了点心屑,非要擦掉才舒服。

    他突然就站起身,拿起了自己的手帕。

    他居高临下,把手帕递给了她,就好像这个动作他千锤百炼过,早就想这么做了:“把唇膏擦一擦。”

    司琼枝既尴尬又愤怒。

    她想,医院的规定里,并没有说医生不许化妆。

    再说,她唇色原本就如此,难道她想吗?

    她没接,而是用自己的手指,使劲在唇上楷了两下,把手摊开给他看:“没有涂唇膏,上次就告诉你了。”

    她的手,嫩白如玉。

    哪怕到了新加坡这么久,也没晒出南洋女孩子的小麦色,大概是她不喜欢游泳和逛街,成天躲在屋子里的缘故。

    那手指上,毫无沾染,皓白似雪。

    再看她的唇,好像比方才更红艳了几分,一点也没有脱妆。

    裴诚这时候才意识到,她居然没撒谎,她的美貌真不是化妆的,而是天生的。

    男人很少了解女孩子的妆容,他却略有涉猎。

    因为他年少时和他亲妹出去逛街,车子撞了下,把那小丫头的右臂撞得骨裂了。

    他那亲妹是个连圣母都无法容忍的麻烦精,平日里不化妆就跟没穿衣裳似的,绝不能活。

    她手不能动,就让害了她出车祸的大哥帮她化妆,不化妆她连护工都不肯见。

    那段时间他痛不欲生,从此对女人涂脂抹粉也产生了极强的憎恨,以后找女朋友绝不找爱化妆的。

    他自以为很懂,不成想这次却看走了眼。

    “裴医生,你这样很不礼貌。”司琼枝正色道,“请问是我有什么地方令你不满了吗?”

    她有理有据时,很少畏缩,是个自信又内敛的女孩子。

    裴诚回神。

    这种自打脸的蠢事,在他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很少发生的,此刻却摆在眼前,对方还是个曾经看不起他家的大小姐。

    裴诚的表情略微沉了下去,心情可想而知。

    怎么做都难堪,怎么说都尴尬,他一句话把自己一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他清了清嗓子,只得拿出了自己的素质,忍住恨不能时光倒回的冲动:“对不起司医生,是我看错了,失礼了。”

    司琼枝瞥了他一眼,唇角一挑,眉梢微扬:“没关系。”

    这句没关系,充满了讽刺,更像是扇了人一个耳光。裴诚就想:哦,睚眦必报的小辣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