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380章 不要化妆

时间:2018-04-19作者:明药

    进来的男人是裴家的大少爷,比司琼枝还要早进这家医院,那时候医院没有裴家的股份。

    他是肿瘤科室的主治医生之一,跟实习的司琼枝不同。

    如今,他虽然不是主任,地位却超过了主任,因为他是董事。

    胡峤儿是裴家的二少奶奶,要叫这人一声“大哥”。

    男人略微点头,并未答话。

    胡峤儿有点怕这位素来冷若冰霜的大哥,当即把东西收拾收拾,转身就走了。

    她走后,司琼枝也看到了进来的人,打了招呼:“裴医生,早上好。”

    他叫裴诚,今年二十八岁。他比司琼枝大六岁,因为一直在欧洲学医,耽误了婚事,至今未婚。

    他刚回国那段时间,裴家一直想让他娶了司琼枝,甚至到了低声下气的地步。

    司琼枝却没给裴家这个机会。

    裴家上下对司琼枝大概都没什么好印象,包括这位裴大少爷。

    他冷淡一点头。

    他有自己的办公室,早上是过来拿些资料,于是他简单说明了自己的要求,等司琼枝拿给他。

    司琼枝娴熟把几本病例翻出来,递给了他。

    他看了眼司琼枝,道:“上班不要化妆。”

    司琼枝微讶。

    她眉头略微蹙起。

    裴诚看到她蹙眉,只当她是对自己的话不悦,眼眸更冷:“医生要卫生,你涂脂抹粉,何来的干净?”

    司琼枝的眉头更紧:“我没化妆。”

    裴诚带着一副金属边的眼镜,镜片是冷冷的,此刻折射了他的眼光,更加的冷漠。

    他听闻如此狡辩,看着她那因为涂抹唇膏而鲜艳的唇,画了眼线而显得大而明亮的眼睛,对司琼枝当面撒谎的行为深感荒谬。

    这样撒谎有什么意义?

    别人又不瞎。

    不过,他不是主任,对同事没有批评教育的责任,说了一句,对方死不悔改,他也懒得多嘴,转身就走了。

    司琼枝拿出镜子。

    夏天的时候,她的唇色总是会很红,却又不是正常的红,的确像是涂抹了唇膏。等过了炎热的盛夏,天气凉爽时,这种情况就会稍微好转。

    她也苦恼。

    大嫂给她诊脉,说她的身体很正常,这种天赋异禀的红唇,可以当做上苍的恩赐。

    司琼枝是不太在意的。

    她在医院里有她老师的照顾,又因为她来自显赫的司家,其他医生护士都不会当面说什么。

    直到今天。

    裴诚一语道破,看样子是忍了很久。

    司琼枝在考虑,是继续之前的计划,在大医院里工作五年,学会了本事,结交人脉,以后开个自己的医院,还是换家医院?

    这家医院是目前整个三州府最好的,司琼枝舍不得这得天独厚的环境。

    谁能想到,裴家会突然入股呢?

    她叹了口气,默默把镜子放了回去。

    很快,其他的医生逐渐到了。整个肿瘤科,除了老师就只有司琼枝一名女医生,剩下的都是护士。

    在这个年代,能学得起西医的,都是有点家世的人家。而有家底的华人,还遵从女子不能抛头露面的旧习,故而女医生凤毛麟角。

    司琼枝上午

    有个小手术,下午要给老师的一台大手术做助手,一整天都很忙碌,到了下班时,她拖着疲倦的身子换了衣裳。

    出门时,她又遇到了裴诚。

    裴诚换了衬衫西裤,带着金丝边的眼镜,风度翩翩往前走。

    看到了司琼枝,他跟瞧见其他同事一样,态度冷淡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他往前走,司琼枝很尴尬的发现,他的去向和自己完全相同——她约裴二少奶奶胡峤儿的那条街,正好是附近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开了不少的西餐厅。

    裴诚好像也是去赴约的。

    “怎么?”他走了几步,终于发现了亦步亦趋跟着他的司琼枝,停下来问道。

    司琼枝不知这话该怎么解释。

    “我约了人吃饭,就在......”她报了街道的名字和餐厅的名字。

    裴诚不轻不重嗯了声,没有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他也是去同一家餐厅。

    走过去,约莫十几分钟,并肩而行却不闲聊,气氛会很诡异;若是错开了走,更显得奇怪。

    司琼枝找了个话题:“今天来了个脑溢血的病人,抢救得如何了?”

    裴诚看了她一眼。

    此刻,落日并未西沉,盛夏黄昏的阳光仍是那么烈。

    那阳光经过了他的眼睛,再由镜片反射出来,落在司琼枝脸上,就好像她是个智障。

    裴诚觉得,下班聊工作,还不如沉默。

    于是他道:“走路就是了,不必没话找话。”

    司琼枝舒了口气。

    虽然他如此说了,到底是不自在的,司琼枝故意放慢了脚步,不着痕迹落后几步。

    不成想,走到了拐弯的路口时,裴诚却停下来了,似乎在等她。

    司琼枝只得加快脚步走过去。

    裴诚也不说话,等她追上来了,才继续往前走。

    真是遭罪。

    到了餐厅门口,司琼枝立马进去,和他告辞,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好在餐厅够大,裴诚约的朋友早到了,座位在西南角,和司琼枝离了十丈远。

    不过片刻,胡峤儿也到了。

    她们俩坐了半个小时,饭后甜点都没吃,就起身各自告辞了,好像谈的不是很愉快。

    裴诚往这边看了眼,继而低下了头。

    司琼枝回到家,去告诉顾轻舟:“她果然是在套话。大嫂,你放心吧,我已经搞定了。”

    顾轻舟笑了笑。

    翌日,司琼枝早起时,又咋咋呼呼冲到了顾轻舟的院子。

    顾轻舟不像她时常要上早班。她这几天很忙,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安顿亲朋,夜里还要处理岳城、平城和南京发过来的电报,才阖眼就被司琼枝给吵醒了。

    “大嫂,大嫂你快看!”司琼枝急得唇色都不对了,那张艳红的唇此刻一片惨白。

    她把一张报纸递到了顾轻舟面前。

    顾轻舟伸头一瞧,发现是一则社会新闻:今早凌晨时,有人在大马路上发现了一具女尸。依照警备局的调查,此女名为裴胡峤儿,是裴家的二少奶奶......

    顾轻舟看到那个名字,愣了又愣。

    “胡峤儿?”她错愕道,“她......”“大嫂,我心里特别不安。”司琼枝焦急道,“此事恐怕要烧到咱们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