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673章 再吻一第下

时间:2018-07-13作者:明药

    司玉藻是吻过张辛眉的。

    当时她趁着张辛眉不备,扑了上去,想要尝一尝亲吻的味道。

    她可能是太过于紧张,只记得自己掌心冒汗、心跳如鼓,后来就被张辛眉按住死死揍了一顿。

    如今,他的呼吸、他的唇,贴在她的耳边,直直往她的耳朵里钻,就好像充满了魅惑的魔藤,一下子霸占了司玉藻的脑袋。

    她的身体酥麻了半边。

    直到张辛眉拍了下她的肩膀,又用力搂住了她,她才回神。

    握在她掌心的,是皮质制品,里面包裹着一把小刀。

    她不着痕迹把它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

    张辛眉坐在她身边,低声和她说话:“别害怕……”

    司玉藻的眼神飘忽。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日本军官走过来,对张辛眉道:“张先生,只有您的两位女伴没有搜身。如果您执意不同意,我们就当您有嫌疑了。”

    张辛眉看了他们一眼。

    他的表情有点愤怒,也有点无奈。他沉吟了很长的时间,对面的人却不动,等他做决定。

    漫长的沉默之后,张辛眉扶住了司玉藻的肩膀:“这位,是新加坡华侨司小姐,她母亲是颜家的义女,至于她父亲……”

    对面那位军官脸色变了下。

    张辛眉继续道:“司小姐的身,我可以来搜,你们看着,看看我可有舞弊。至于芳裀小姐……”

    芳裀的脸色特别难看。

    她咬了咬唇:“如果九爷为难,我没什么的,我全脱了都行!”

    说罢,她像赌气似的,果然把自己的外裙脱了下来。

    她真的很妖冶,没了外裙的遮掩,司玉藻看到了她的胸和腰。身材饱满,以至于让人忽略她有如此纤腰。

    日本人全部看呆了,表情都变了。他们自己也意识到了,急忙回神收敛神色,可眼睛始终不离芳裀。

    芳裀委屈极了,梨花带雨,眼泪汪汪的看向了张辛眉。

    张辛眉的怒火就到了顶点。

    日本人看得出,如果再让他的另一个女伴被搜身,他一定会发火的。

    而他另一位女伴,已经讲明了身份,是新加坡司家的人。日本人去查,就知道真假,若真是司家的,还是不要得罪为好。

    “打扰了,张先生。”日本军官道。

    张辛眉冷冷剐了他一眼,拿起芳裀的衣裳给她披上,把她拥入自己的怀里,满眸愧疚和愤怒。

    男人最受不了在自己女人面前丢脸了。

    凌晨三点,张辛眉终于带着司玉藻和芳裀,离开了歌舞厅。

    上了自己的汽车,芳裀俏皮眨了下眼睛。

    “一群没用的东西,看到我眼睛都直了。”芳裀得意道。

    张辛眉说:“你都快脱得见底了,谁的眼睛能不直?”

    “那你直了吗?”

    “没有。”张辛眉道,“爷见过的女人比你漂亮的多得是。”

    芳裀啐了他一口。

    他们俩说了半晌的话。

    主要是说今晚的刺杀。

    张辛眉夸奖芳裀办事得力,芳裀则吹嘘自己多次行刺,从未失手。

    “我到上海的任务是两年,这两年咱们就合作愉快吧!要不趁着这次的机会,你把我娶回家做姨太太吧。”芳裀道。

    张辛眉想也没想就拒绝了:“我这些年对外声称,我是为了清净特意买下一整栋楼。我也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妻子也没有小妾和女朋友。

    如今你是初来乍到,我就娶了你做姨太太,其他人看到了肯定会起疑。况且你的任务不能跟我的重合,否则一个人落网,全体遭殃。”

    芳裀撇撇嘴:“话都是好话,怎么这样不中听呢?你是不是有了心上人?是后面那个小妹妹吗?”

    说到这里,她和张辛眉好像这才想起司玉藻小姐还在后座。

    玉藻一直听着他们说话,没插嘴。

    “别胡说,她是我朋友的女儿,长辈对晚辈下手,会被人唾弃死。”张辛眉正色,言语很强硬。

    芳裀就知道,他真的不喜欢这个玩笑。

    “小妹妹,你今晚吓到了吗?”芳裀就转过头,趴在座椅背上和司玉藻说话。

    司玉藻的沉默,不是来源于芳裀和那场刺杀,而是张辛眉。

    他的气息,搅乱了司玉藻的心湖,她的血液里有什么在澎湃,让她安静不下来。

    “小意思,日本人对新加坡熟悉,他们知道如果冒犯我,我阿爸会剁了他们。”司玉藻道,“我才不怕他们。”

    说罢,她把口袋里的小刀,递给了芳裀。

    芳裀接过来,扯开领口重新塞了回去。

    张辛眉很嫌弃:“你能不能讲究一点?你又不是真的歌女。”

    “你这话就错了。这两年内,我就是歌女。别说脱衣裳,献身我都可以的,你等着看吧。”芳裀道。

    司玉藻不说话。

    张辛眉送完了芳裀,就把车子往旁边的公园开去。

    在公园门口时,他停车了。

    他问司玉藻:“你一晚上不开口,怎么了?”

    司玉藻道:“我犯困。”

    她的声音很清晰,而且汽车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她睡觉,这只是个借口。

    张辛眉不太了解现在的女孩子,犹豫了良久才问:“是我让你失望了吧?”

    芳裀是他的女伴,在大上海,他的女伴需要被人脱衣检查,对于他而言的确算羞辱了。

    可张辛眉的性格,对外一直都是粗莽却又被他家里惯坏的,这也就是说,他遇到很强势的人时,会适当退缩。

    他牢记自己的形象和性格,不给其他人破绽。

    “张叔叔,你在装傻。”司玉藻道。

    张辛眉的眉头微拧。

    “你方才亲了我的耳朵,你好像不当一回事。”司玉藻继续道。

    张辛眉微愣。

    “这……算是一回事吗?”他问。

    司玉藻很气愤:“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学生。这样的亲热,当然算一回事了。”

    张辛眉有点无力:“你想怎样?”

    “你吻下我的唇。”司玉藻道。

    张辛眉的呼吸一滞,他屏住了两秒钟的气,这才慢慢透出来:“你上次不是吻过了?你还说寡淡无味。”

    “那次太仓促了,我没什么感觉。”司玉藻道,“我想要个缠绵的亲吻。”

    “别胡闹。”张辛眉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