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66 6章 时也命也

时间:2018-07-08作者:明药

    司玉藻简单粗暴就收买了卢师兄。卢

    师兄除了是个吃货、很不要脸之外,也还是蛮有小心机的。司

    玉藻也把自己的困难告诉了他。卢

    师兄想了想:“你等我一个月。”“

    为何”

    “我去研究研究他。等我研究透了,我就告诉你从哪里下手。”卢师兄道。

    卢师兄很没有道德的是,他会把人当小老鼠,解剖人的性格和过往,从而找到一个人的弱点。所

    以卢师兄时常吹牛,说如果他不是学医的,他完全可以去做个政客。“

    一个星期不行吗”司玉藻问。

    卢闻礼道:“学妹,做人做事都要沉得住气。磨刀不误砍柴工,老祖宗的谚语里都是大智慧,你怎么说忘就忘了”司

    玉藻:“”于

    是,司玉藻就和卢闻礼一起磨刀了。就连张辛眉打电话给她,她也是卢师兄长、卢师兄短的。后

    来张辛眉可能是不高兴了,就不再给她打电话了,放任她和卢师兄胡闹去。

    卢师兄还告诉司玉藻:“当一个人很虔诚想要做好某件事的时候,老天爷都会帮忙的。”

    司玉藻不解:“老天爷帮什么忙了”

    卢师兄暂时也不知道,但他坚信会的。没

    过几天,王院长的老母亲住院,一开始是腹泻,只当是吃坏了肚子,后来才发现是痢疾。

    挂水、吃药都不行,老太太拉得快要脱肛了。而

    司玉藻从小跟着她母亲学中医,对付痢疾很有办法。

    她只是没想到,王院长的母亲会赶巧在这个时候生病。她

    问卢闻礼:“师兄,你不会是乌鸦成了精吧你以后别诅咒我啊。”

    卢闻礼对这个小师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事也接受了,没有和她一般见识。

    王院长母亲住院的第八天,正好是司玉藻跟着卢闻礼实习的那天,她特意去看了老太太。她

    穿着实习医生的衣裳,直接往老太太的病房去,护士小姐没有阻拦她,虽然对她很陌生。她

    来得很不巧,正好赶上了王院长来看老太太,而其他医生们正在会诊。老

    太太入院过了七天,之前在家里就腹泻了五天,是情况越来越严重才住院的。十几天下来,别说一位老年人,就是年轻力壮的中青年人也会受不了。再

    耽误下去,怕真是会要了老太太的命。腹

    泻死人一点也不夸张,还有感冒发烧死的。

    病痛面前,生命非常脆弱且无常,没人敢说自己一定能好转。

    “如果再不行,建议您转院。”一位中年医生对王院长道。王

    院长气得脸通红:“你们就是这个态度对待病患吗你们得医德呢”

    “王院长,您也看到了,我们什么办法都想过了。”主治医生说,“我们说尝试下新的办法,您不同意,我们也是束手无策。”

    “这不是胡闹”王院长很气急了,“你们这是西医院,随便就说没办法了,让我们去请中医,你们是收了中医多少钱吗”主

    治医生看了眼王院长,又看了眼老太太,很是无奈。老

    太太是个乡下女人,自己没什么见识,此刻软软缩在病床上,看上去奄奄一息,很是可怜。老

    太太大概年轻时是个高挑个子,王院长遗传了他母亲的身高。到了老年之后,老太太身体不太好,格外消瘦,又腹泻了很久,像一具人干。司

    玉藻看得有点不忍心,挪开了目光。

    医生就是要见识形形色色的病人,想到了这里,司玉藻转回脸,再次看向了病房。

    “为什么不能试试中医痢疾原本就很难治,很容易出现抗药性。”司玉藻突然开口,“我就看过很多病例,都是中医治好的。”

    众人回头,看向了司玉藻。

    主治医生带过他们的大课,认识这位漂亮的女孩子。

    司玉藻长得像她姑姑,坐在美女如云里也是很出众的,更何况圣德保医学堂几乎没什么女孩,而且普通姿色平常。

    她就更加醒目,上过他们课的老师都记得这位女学生。

    而且,她家里捐了两间实验室,更是让她名气大增。“

    无关人士请出去”王院长很烦躁,“护士小姐,怎么什么人都往病房里放”护

    士小姐立马跑过来,为难看了眼司玉藻。司

    玉藻不走,她站到了王院长面前:“院长,痢疾吃中药真的能治好,我看过很多这样的病人。痢

    疾容易在盛夏或者仲秋时候发,因为它多半是暑湿合内郁之火造成的,就是说体内有一团毒火。

    它不是肠道病变,也不是其他问题,西药虽然快捷迅猛,但对于这种问题却没有好的办法。

    师祖母入院这么久,医生们都用尽了药,也就证明了我说的。您如果孝顺,就应该放开思路,给师祖母一条活路。”

    王院长这个人,是非常好面子的。

    司玉藻没有说“令堂”,口口声声说“师祖母”,这是把他尊为师长的。

    这点小言语上的恰当,让他心中的排斥减轻了不少。只

    是,他不相信年轻的孩子。

    “你懂什么”“

    我母亲是顾轻舟。”司玉藻道,“院长,您知道我父亲和我祖父,就不顺便查查我母亲吗我从小就跟着我母亲学医”

    王院长听了她的话,沉默良久。老

    实说,他是知道的。顾轻舟成名的时候,他正好就在南京,那时候关于顾轻舟的传记,他也看过。杜

    家告诉他司玉藻的种种时,他也想到了顾轻舟,只是没办法把这两件事联合在一起。“

    王院长,我也建议试试中医。”旁边另一位医生道,“你如果不相信司同学,我可以介绍一位中医给您认识。”

    王院长看了眼司玉藻:“你先出去吧,别打扰了老太太。”司

    玉藻这次没有勉强。她

    乖乖退了出来。她

    下楼找到了卢闻礼,把老太太的情况告诉了他。卢

    闻礼问:“你有把握吗”“

    怎么可能有”司玉藻道,“我又不是我姆妈,能看一眼就知道怎么治。我需得把脉,然后再用药。”

    卢闻礼点头:“这样稳妥。”“

    我怕王院长接受了中医的治疗,却不肯用我。”司玉藻道,“其他中医我不放心,万一没治好,还毁了中医在他心中的能力,到时候我就再也没机会了。”“

    你真想去治”卢闻礼问。司

    玉藻点点头。卢

    闻礼道:“我研究王秋生,初步有了成果,我告诉你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司玉藻双目发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