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611章 无可替代的食物

时间:2018-07-08作者:明药

    山本静一个星期之后,收到了从新加坡的来信。是

    陈胜己寄给她的。

    她气得把信和照片一起烧了。一

    个后脑勺和五分之一不到的侧颜,怎么算照片而

    陈胜己居然说不再帮她做事了。山

    本静被颜老斩断了触角,再也不能去新加坡,也不能派人去,如今陈胜己也不与她来往了。她

    在气炸之余,没有放弃他,主动写了一封信。

    她原是很不屑于陈胜己的,如今为了她的儿子和男人,她对陈胜己用了点暧昧的手段,希望能骗取他的信任。不

    成想,那封信石沉大海,再也没有回应。

    而后她又写了两封,同样没有回信。

    陈胜己是铁了心不再帮她了。

    “好,你可别怪我我收拾不了颜家,还是能收拾你的”山本静冷冷想。

    颜恺拿到了网球比赛的冠军,他的要求是父母带着他去马六甲的峭壁上找燕窝,颜子清必须兑现这个承诺。

    “等踩到了燕窝,我可以做燕窝粥给你们吃。”徐歧贞道。

    她眼睛亮亮看着颜子清。

    颜子清就发现,她比较兴奋或者期待的时候,眼睛都是很亮的,能照进人的心里。虽

    然有点危险,但颜家的人,怎么能怕危险

    “你怕高吗”颜子清问徐歧贞。

    徐歧贞道:“我什么也不怕。”

    “先别吹牛,咱们找个高楼去试试看。”颜子清道。新

    加坡最高的楼是总督府,一共九层,从上往下看的时候,街上行人和汽车都如蝼蚁。

    但总督府不是平常人随便进出的。

    找总督府的人比较麻烦,虽然也能说得动,还不如去跟司行霈说说,那是一句话的事。

    颜子清去找了司行霈。司

    行霈诧异:“吃饱了撑的,好好日子不过,想要去看高楼”

    “我们要去马六甲玩。”颜子清如实道。司

    行霈一听也来了精神:“这倒是很刺激。”

    颜子清警惕道:“你干嘛我是带着儿子和老婆去玩,你拖家带口碍人眼,讨厌不讨厌”司

    行霈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去不能错开时间,或者错开地点吗”

    颜子清:“”

    一脸智障的颜子清,半晌说不出话来,只得摆摆手,表示司行霈赢了。

    他们去了高楼往下看,徐歧贞和颜恺仍是很兴奋,恨不能拉个绳子下去。颜

    子清虽然没说什么,也习惯了这样的高度往下看,却仍是觉得不太舒服,他不恐高,却也会像正常人一样对高处充满不信任,害怕掉下去粉身碎骨。而

    他的妻子和孩子,都不是正常人。确

    定无碍之后,颜子清带着徐歧贞和颜恺去马六甲玩。他

    们采了很多的野生燕窝,也遇到了采燕窝的人。颜

    子清知道他们被当地一家收货商盘剥得很厉害,连二十分之一的利润也拿不到,就有点不高兴。他

    虽然没有多管闲事,却也去了解了下,发现当地是帮会控制的。后

    来,他吞并了那个小帮会,赶走了马来人,自己控制了马六甲的野生燕窝市场,时常会拿些极品血燕给徐歧贞。

    徐歧贞就把这种昂贵至极的东西,放在自己的餐厅里,价格仍是不变。

    这为徐歧贞的餐厅再次打开了一点局面,不少贵妇为了吃燕窝,天天预约,徐歧贞有了十几位固定的客人。

    徐歧贞没有跟颜子清道谢,只是多给他做了好几样菜,翻了花样。“

    这是我自创的金钱鱼肚,做了点改进,你尝尝看。”徐歧贞端了菜给她丈夫和公公。

    颜老很喜欢。

    颜子清就说她:“以后回家让厨娘做好了,你忙了一天不累吗”

    她也不是每天都做。餐

    厅就每天中午和晚上各十五桌生意,坐起来很轻松的,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全部做完。

    每天加起来有四个小时的忙碌,对徐歧贞而言是很好的,就当锻炼身体了。

    “如果太累了就不做,不累的话就改善下大家的伙食。”徐歧贞道。颜

    老说:“那你做简单一点的,太好吃会养刁了我们的胃口。比如说吃过你做的汤包,我们现在就吃不了其他的汤包,有时候早上想吃一口,也是费劲的。”

    徐歧贞一愣,继续哈哈笑了起来。孩

    子们被她感染,也跟着笑了。

    颜家很久都没如此欢声笑语过,颜老看了眼颜子清,给他递了个满意的眼神。

    娶徐歧贞,算是颜子清做过为数不多的好事了。

    “妈咪,我想要吃煎饺。”颜恺道。颜

    子清也立马接口:“也给我来一份,要韭菜馅的。”

    “我还没有尝过。明天做吧。”颜老道。

    徐歧贞就发现,家里人都变成了馋嘴猫。她

    真怕把他们全部养胖了。饶

    是如此,她还是笑着道:“我二十分钟就能做好,你们稍等。”

    她果然去厨房忙碌了。

    她做菜是非常娴熟又麻溜的,果然不到二十分钟,热气腾腾的煎饺就出锅了。颜

    恺和颜棋两个人抢的时候,电话响了。“

    你们先吃,我去接电话。”徐歧贞道。颜

    老也尝了一个煎饺,外皮酥脆,配料鲜美,还有美味的汤汁。不同于汤包,它加了酥脆感,更加刺激味蕾。颜

    老一连吃了三个,这才控制自己放下筷子说句话。

    “很好吃。”他有点依依不舍,很久没如此贪恋过什么了。

    颜子清和孩子们连连点头,并没有空理会他。他

    只得看向徐歧贞。却

    见徐歧贞挂了电话走过来,脸色有点难看,满眸担忧的样子。“

    怎么了”颜老问。颜

    子清也抬眸,诧异看向了她:“出了什么事”

    “是顾绍。”徐歧贞道。说

    罢,她看了眼颜老。颜

    老很慈祥点点头。

    “医院说他的汽车出了事,人昏迷不醒,阮家的人回南京参加他们家一个伯祖母的寿诞,全走了;司家的人去了马六甲找燕窝,也接不通,他在医院还没有醒,找不到家属,只在他钱包里找到了一份电话号码本子,打通了我们家的。”徐歧贞道。顾

    绍送到医院,不成想裴诚和司琼枝去了香港学习,也不在。

    几乎是亲戚朋友都不在新加坡了。医

    院的人拿着他记录电话号码的本子一个个打,只有徐歧贞在。

    “你们去医院看看。”颜老道。

    顾绍是顾轻舟的哥哥,也就是颜家的朋友了。颜

    子清站起身,没有不悦,反而很关切握住了她的手:“没事的,走吧,咱们去看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