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顾轻舟司行霈 第1606章 爱情里的男人

时间:2018-07-08作者:明药

    颜子清第二天就穿上了徐歧贞给他买的白色衬衫。他

    的衣裳总是颜色鲜艳,这是南洋比较时髦的穿法,突然见他如此素净、正式,大家都不习惯了。颜

    老在早餐的时候看了他好几眼。

    走出去,其他人也会问他:“这是打算去见哪个大人物总督吗”

    他还在街上遇到了司行霈。

    司行霈一席军装,在逐渐炎热的六月,他衣衫整齐,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颜

    子清有点诧异,他记忆中的司行霈是个二混子,可回想下,这个二混子每次穿衣都很端正,不管是军装还是便服。

    “你干嘛穿得这么奇怪”司行霈蹙眉,“你的花衬衫呢穿成现在这样,好像是徐歧贞的狗穿了衣裳。”颜

    子清:“”穿

    了一次,回家之后迫不及待脱了,他直接对徐歧贞道:“那衬衫我就不穿了吧”他

    有问题直接沟通,这样节省大家的时间,行就是行,不行就不行。

    徐歧贞正在做酒酿园子。厨房里闷热,她面颊上一层汗,故而眼睛越发亮晶晶的,像剔透的宝石。她

    不解:“怎么了”“

    别人看我,就像看猴戏似的,怪别扭。”颜子清道。

    徐歧贞笑出声。

    她买那件衣裳,是取代他弄坏的旧衬衫,是一个意义重于形式的东西。不

    成想,颜子清竟然误以为需要天天穿着。

    “如果我要求你天天这么穿,就会给你买三到四件,会给你配好西裤和皮鞋、袜子。”徐歧贞道,“那只是一件衣裳,你放在衣柜里就可以了,谁让你真穿”

    颜子清:“”徐

    歧贞忍着笑,给家里人都做了宵夜,回想起那件事,仍是忍俊不禁。

    颜子清就按住了她。他

    道:“你不要再偷笑了,打趣我就这么好玩”徐

    歧贞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颜

    子清就顺势吻住了她。这

    次,他恢复到了从前的模样,在床上没有意识错乱,他会叫她的名字,询问她的感受。他

    很认真用身体和她交流。他引导她去熟悉他,他自己也尽可能去明白她的喜好。一

    场酣畅淋漓结束,徐歧贞出了一身汗。洗

    澡的时候,她想她的生活回归了正途,颜子清说放下就真放下了,他不是那种犹豫反复的人,徐歧贞微微翘了唇角。颜

    子清稍后洗澡,他从浴室出来时,徐歧贞已经躺在床上看书了。

    他走过来,亲吻了她一下:“还是那句话,我愿意接受两个卧室,但你需要我留下,开口就行。”徐

    歧贞微笑。她

    夜里睡不踏实,这是生病了,医生说她需要时间才能像个正常人那样。她

    伸手摸了摸颜子清的脸:“再等等。你以后别问了,洗了澡就可以走,一旦我需要你留下来,我会开口,这样行不行”

    “你会不好意思吗”颜子清看着她的眼睛问。

    徐歧贞想了一下:“不会。”

    颜子清突然来了聊天的兴致。他坐在她床边:“也许会变的,如果你哪天爱上了我,就会变得忸怩,脾气古怪,喜怒无常,敏感多疑”他

    形容了一大串,“也许那个时候,你再想我留下也不会主动提出来,只会生闷气,或者自己躲开,怎么办我需要如何才能明白你的心意”

    徐歧贞看着他。

    最终,她笑出声。

    她说:“你爱过别人,我也是。我现在知道你在爱情里是什么模样了。真可悲啊颜三爷,你有那么敏感吗”

    他形容一个错乱的人格,就是他自己陷入爱河的样子,否则他怎如此清楚颜

    子清恼羞成怒,将她扑倒。这

    一次就更加折腾了,他刻意戏弄她,弄得徐歧贞几欲崩溃,他还在她耳边,声音低沉又带着调戏:“求我,叫哥哥。”

    徐歧贞好像听到了自己叫了声“哥哥”,点燃了颜子清。等

    结束的时候,她好像晕了两分钟,因为她短暂的记忆怎么也找不到了。

    再次洗澡之后,就到了凌晨两点。

    徐歧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自然也不会去留意身边有没有其他呼吸声。等

    她醒过来时,已经是早上六点,她每天准时这个点起来。而

    她的床上,熟睡了颜子清。

    徐歧贞想到自己一夜安睡,丝毫没有浅眠的痛苦,又看了眼颜子清。

    她终于知道了自己的症结:“我的失眠不是身体上的病变,而是思虑过重。”

    明白了这一点,她像是解脱了。第

    二天她去了颜子清那边,结果之后她回到了小西楼,不停对自己说今晚什么都要放下,什么都不能多想。

    果然,她又安睡了一晚。

    颜子清让她有了不一样的体验。

    她回想了下,她之所以自杀,其实是所有情绪的积累,就像江河被淤泥堵塞,绝不是一朝一夕。

    她的绝望不是颜子清造成的。可

    最后,是他拼尽全力拯救她。

    徐歧贞以前不懂,山本静来了之后她才明白,他也经历过那样的绝望,他知道她的感受,他甚至可怜她,想要救她。

    他的每一句话,都击中了她的心事,让她自己走出了漩涡。没

    有人能救她,除了她自己,但颜子清在引导她如何自救。

    现在,颜子清连她最后的心里顽疾也帮她克服了。

    她正在出神时,颜子清带着孩子们过来了。

    他们要去上学,来跟徐歧贞说早安,这是 他们的习惯。

    “妈咪,我周末网球赛,你会去看吗”颜恺怀着忐忑问。他

    的学校在组织儿童网球赛,希望可以推广。颜恺很小的时候就会玩,算是高手,他的老师对他给予厚望,还说如果他赢了冠军,期末考试时会在他的总分上给他加四分。

    如果是这样,颜恺考进前二十名都有希望。

    他兴奋极了。

    “你妈咪要做事。”颜子清说。颜

    恺的眼神微黯:“妈咪,咱们家不是很有钱吗,你为什么还要做事”

    颜子清沉了脸。徐

    歧贞忙道:“这个周末预约了四桌,都是熟客,我去推了,且不再接新的预约。我会去的,这是大事。”颜

    子清道:“你不必这样惯着他。”

    “这是我做母亲的责任,母亲有义务陪伴孩子每个阶段的成长,将他抚养成人。”徐歧贞道。

    颜恺大喜,扑上来用力抱住了徐歧贞:“妈咪,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咪。”

    颜棋也凑过来。

    两个孩子死死抱住了徐歧贞,颜子清啼笑皆非。他

    竟然也像个孩子似的,从身后搂住了她。徐

    歧贞身上很重,却突然有暖流滑过心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