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李二,我真不是你四弟! 第14章 去李家庄!

时间:2022-01-19作者:树上木

    好像,裴律师真成了不孝孽子。

    这一夜,裴寂满脑子,都是裴律师所说的那位大贤才小夫子!

    只是,任凭裴寂经历三朝,老谋深处,经验丰富,也还是没有想明白,那位小夫子为何会如此之多的本领。

    早上,顶着两双黑眼圈,在下人的扶持下,往宫内而去。

    不过,整个朝会下来,都是精神恍惚。

    对此,李世民与一众秦王府旧臣看在眼里,但也都没多理会。

    凡是秦王府的旧臣都知道,陛下与这位左仆射有着旧怨。因此,除非有必要之事,他们从来不主动与这位左仆射说话。

    “嘿嘿,陛下,看来昨日这老头的腰疾将其折磨的不轻!”

    下朝之后,看到裴寂急色匆匆的往家中走去,一众官员都没去阻拦,反倒是一群武将,看着裴寂的背影,满脸讥笑。

    “咬金,慎言!”

    跪坐在桌案后的李世民,抬头瞪了一眼下方那个长的五大三粗的壮汉。

    此人正是宿国公,右武卫大将军程咬金。

    “魏国公怎么说,也是开国功臣。现如今,也只是年事已高,身子骨有些老毛病,也是正常的!”

    “陛下,那是裴老头他自作自受,明明已经快走不动了,还占着左仆射之位!”

    程咬金还是一脸不屑。

    显然,对于裴寂,有着很大的成见。

    “陛下!”

    这时,李嵬从殿外走了进来,快步走到李世民面前,显然有事要禀报。

    见此,程咬金直接站起了,拱手:“陛下,臣家中还有些事,便先告退了!”

    同时,一旁的几位大臣,也都十分有脸色的退了出去。

    “何事?”

    李世民问道。

    “回陛下,臣昨日回来之时,路上遇到一辆马车往李家庄而去。今日已查清,那辆马车上之人,是魏国公家的大郎,裴律师!”

    “裴律师?”

    李世民一愣,“我记得他不是在蓝田县令嘛?怎么跑去万年县了?”

    “会陛下,是裴家一商队,在收取山货之时,发现了李家庄的不同寻常。因此,裴律师便知道了那位小夫子!”

    李嵬连忙说道。

    “李家庄不同寻常?”

    听罢,李世民眼睛微眯,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李嵬,你可查清,李家庄到底有何不同寻常,竟然让裴律师亲自跑到李家庄,去寻那位小夫子!”

    “陛下恕罪,此事是臣等疏忽!”

    李嵬脸色大变,直接跪下,道:“前几日,臣等一直查探那位小夫子的信息,却是疏忽了查探李家庄。今日,我等才查探到,那位小夫子来到李家庄两年,教导李家庄的村民种田。”

    “种田?”

    “陛下,第一年李家庄的所有良田,都达到了亩产三石;而到了今年,李家庄那些靠近潏河边的良田,可以亩产四石!”

    李嵬刚说完,李世民便脸色大变,满脸不可置信。

    “李嵬,你可确定,真的是亩产四石?”

    “回陛下,此事事关重大,臣派人详查了两遍,千真万确。因此,臣才敢给陛下禀报!”

    李嵬连忙回道。

    “亩产四石,四石啊!”

    闻言,李世民脸色再也蹦不住,满脸喜色。

    手中的奏章再也看不进去,站起来,背着手在殿内转了两圈。

    片刻后,突然停住脚步。

    “李嵬,速去换便衣,我要去见一见那位小夫子!”

    “是!”

    李嵬连忙拱手行礼。

    随即,疾步往出走去。

    ……

    半个时辰后。

    一辆没有任何标识的马车,在一队带刀护仆从的护卫下,从长安城的朱雀大街疾驾而出。

    一路往南而去。

    于此同时。

    回到府上的裴寂,直接将裴律师喊来。

    “孩儿见过阿耶!”

    “孽子!”

    裴律师一来,裴寂便是一声呵斥,直接让裴律师吓一跳。

    难道一晚上,阿耶还没消气?

    “速速备车,随我去见一见那位大贤!”

    “啊?”

    裴律师一惊。

    “阿耶,您的腰疾还未好,不如等两日,再去!”

    “叫你备车,你就速去,啰嗦个甚!”

    裴寂才不听,要再等下去,恐怕不用腰疾,他就能失眠猝死!

    “是。”

    见状,便是知道阿耶心意已决,裴律师便连忙去备车。

    很快。

    又是一辆马车,在一队仆从的护卫下,往李家庄方向而去。

    ……

    李家庄。

    给一众村中孩童上完课之后,便躺在院内的躺椅上,满脸郁闷。

    真是亏大了!

    昨日还未察觉,今天才发现,他昨天中午刚刚蒸的馒头,昨天傍晚已经给那位裴县令给吃个精光。

    李玄把那四个裴家仆从,也算在了裴律师头上。

    那可是整整大锅白面馒头啊!

    足够他吃一天的了!

    结果,就那么被裴县令给吃完了!

    唉!

    越想,李玄便越郁闷。

    越是郁闷,便越是饥饿!

    “咕咕……”

    就连热茶,也消除不了饥饿。

    想着,李玄直接站起来,往厨房而去。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我再蒸一大锅,就不信今天你还来吃!”

    说着,李玄直接和面,醒面。

    然后,烧柴,煮锅。

    等到锅热,水开。

    那一排排圆圆的生面馒头已经长大一圈。

    随后,放在锅中,开始蒸!

    只要做开饭,再大的烦恼,都能消除。

    说的就是李玄这号干饭人。

    一想到马上,就能吃到新出锅的热腾腾的馒头,李玄便是满心喜悦。

    一般蒸一锅馒头,需要一刻钟多一点。

    这个时间,正好够李玄炒上两道菜。

    对于这个时间,李玄早已经卡的一丝一毫都不浪费。

    只是。

    李玄却是不知,就在他炒菜之时。

    村边某个山坡上。

    李大柱与六叔公又站在那里,望着下方的车队,一脸愁苦。

    “六叔公,这队车车队,马车豪华,护卫精壮,肯定不是那位裴县令!”

    “这些护卫都是军中之人,看样子又来了一位大人物!”

    “六叔公,既然不是裴县令,那就不必去通知小夫子了吧!”

    “不必了!”

    六叔公缓缓点了点头。

    这种队伍,谁敢去阻拦。

    因此,对于这一切都不知道的李玄,还正在厨房忙活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