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李二,我真不是你四弟! 第10章 君子与庖厨

时间:2022-01-17作者:树上木

    “明府客气了,此事易也。”

    李玄轻轻一笑,看来这便是这位裴县令的真正目的了。

    “还请小夫子赐教!”

    裴律师讪讪一笑,连忙追问。

    “深松土,常锄草,多施肥!”

    对于裴律师这种务实的官员,李玄心中好保存着一点耐心。

    反正,这些后世的种田方式,他都已经教给了李家庄的百姓们,只要裴律师这些县令真想知道,那些村民都会抢着回答。

    “深松土,常锄草,多施肥……”

    低声喃喃了一句,裴律师不由眼睛一亮。

    这个年代,大唐的官员,尤其是县令,虽然多为世家子弟。但是,很多官员对于农事,都还是十分注重的,而裴律师对于农事,就很精通。

    当然,李玄的话也都很好理解,深松土,常锄草,正是精耕细作的要旨。

    只是,施肥是何物?

    “敢问小夫子,何为施肥?”

    “便是给田地里面浇上粪便!”李玄道。

    “田地里浇粪?”

    裴律师一愣,就连身旁的见过仆从,也都是一愣。

    这种给田地浇粪的操作,他们也都知道,甚至他裴家庄子里的良田,便经常浇粪。

    尤其是靠近长安或是周围各县城周围那一片田地,每年耕种之时,都会先浇上一遍粪物。

    毕竟,县城里面,尤其是在长安城内,为了街道干净整洁,是严禁人们私自向外面排放“污秽脏水”的。

    尤其是在长安城内,这种规定更是严格,违者要打六十大板。

    因此,便出现了一种职业,剔粪工。

    其中,这类人将人们茅坑的粪便清走,然后运到城外,卖给那些田户,那些田户就会用来浇在田地里,也就相当于施肥。

    虽然这种职业很辛苦,也很污秽,但是利润特别高。

    因为,剔粪工是双方都收费!

    很多城里的掏粪工作,都是由一定势力的人把持着。

    唐朝,最著名的掏粪工便是罗会,一位以掏粪而家财巨万,摘得“掏粪大王”的长安人士。不过,这会,这位罗会还没出生,但不妨碍裴律师对这种职业和施肥的了解。

    “原来给田地里教粪,便是施肥啊!”

    裴律师微微点了点头,道:“只是此种施肥,在蓝田县内,也有很多大户人家都如此施肥。”

    “明府勿急,在李家庄,除了茅坑里的粪之外,还有鸡鸭牛驴等家畜家禽的粪便,也都是堆放一起,让其产生高温,杀死里面的病菌和虫卵,分解有机物质,使得这些粪类成为真正的肥料!”

    李玄说道。

    听到这里,裴律师眼睛一亮,这种堆积处理,应该便是可以提高农田产量的真正原因。

    只是,细细思索片刻后,裴律师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敢问小夫子,如何使粪便产生高温?而病菌又是何物?有机物质……”

    “额!”

    李玄一怔。

    忍不住使劲揉了揉眉心,感觉脑壳有些疼。

    “裴明府,只要将这些粪便堆积在一块,它们自个便会产生高温!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带水的粪便,需要将其埋在最里面!”

    “自个会产生高温?”

    裴律师一愣,满脸疑惑的看向一旁的几个仆从。

    “大郎,此种事情我们也不知。庄子里的农户们都是,只要有了粪便,便会浇在田地里!”

    裴厉连忙说道。

    “无妨,回去先让庄子里的农户按此实验一番,便知道了!”

    “是!”

    随后,裴律师又转头看李玄。

    “敢问小夫子,病菌又是何物?”

    “病菌是一种肉眼看不见的细微生物,要是人们接触的多了,便容易感染生病!”

    “那有机物质又是?”

    “……”

    眼看这位裴县令又要开始追问不停态度,李玄愈发头痛。

    李家庄的村民敬畏他是读书人,他说啥便是啥,从来不追问原因。而那个家将李嵬,虽然有些见识,但对于一些知识,也都十分敬畏,再加上脑子笨,不是读书的料,被李玄解释了几遍之后,便头脑发痛,匆匆离去。

    但是,裴律师这种对于知识充满求知欲,还都能大概理解其意思的官员,李玄还得第一次见。

    一下午下来,李玄感觉自己说的话,比在李家庄两年说的话,还要多。

    “咕~咕……”

    突然,一道奇怪的声音传进众人耳中。

    众人顺着声音来源看去,不由满脸古怪。

    “嘿嘿,求学便容易使人饿的快,还请小夫子见谅!”裴律师双手抱着肚子,满脸歉意。

    同时,满心懊恼,早知道出来就多吃点,也不至于在此关键时刻,打扰了小夫子的雅兴。

    没错,这会裴律师已经将李玄真正的当做了夫子。

    却是没想到,李玄没有丝毫恼怒之色,反而是一脸高兴的站起来,满脸兴奋。

    “无妨,无妨,是我这个主人招待不周,裴明府稍等片刻,我去炒几个菜!”

    说着,不管身后脸色错愕的裴律师几人,快步窜出大厅,往一旁的厨房而去。

    “小夫子果然是一位君子,不仅倾囊相授知识,还亲自下厨,给我做菜!”

    回过神后,裴律师满脸喜色。

    “可是大郎,君子远庖厨,这位小夫子真的会做饭嘛?”

    一旁,裴厉小声提醒道。

    在这个年代,但凡读书人,都是遵循圣人之言,将庖厨视为贱业,从不会亲自下厨。

    闻言,裴律师脸色一僵,这才想起这位小夫子,可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小夫子。

    “只能希望,小夫子做出的饭菜是熟的!”

    裴律师苦着脸,缓声说道。

    随后,便看向裴厉,吩咐道:“一会,小夫子做出的饭菜,我只吃一些,剩余的就交给你们了!”

    “啊?”

    裴厉等仆从脸色更苦。

    不过,谁让裴律师是他们的主上,只能满脸苦色的点头。

    只是,没等裴律师与裴厉几人煎熬多久,便味道一股诱人的香味从院外飘了进来。

    忍不住,耸着鼻子,狠狠的嗅了几下。

    “咕咕~咕咕咕……”

    这下,不仅裴律师一人肚子发叫,就连裴厉等人的肚子,也开始打鼓般的喊叫。

    同时,看向外面的厨房,眼睛发亮,满脸激动。

    太香了!

    他们还从未闻过如此香的饭菜!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