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秦:子婴的逆袭 第20章 韩信

时间:2022-01-22作者:狼烟东去

    “韩信必须得要活的才行,听说他在楚军的阵中曾经给项羽当过掌管车马的小吏,有些事,他一定知道一些。”

    看着刘邦找到了自己的侍从吩咐此事,子婴还不忘淡淡的叮嘱了一句,他这话说的没什么感情,但心里却是咚咚直跳。

    韩信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太重要了,大秦末年最缺的事什么,自然是人才,但凡是大秦差不多的人,不是被赵高和胡亥给祸害了,就是已经死在战场上了,剩下的章邯赵贲这样稍微能独当一面一点点的都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而且这些人并不具备在战场上化腐朽为神奇的能耐。

    子婴的确是脑袋里有货,但是论起来在这个时代带兵打仗,他自认为自己也不是大家,他的优势一直就是他脑袋里的那些东西和自己对这段历史的了解和预判,而并非是带兵打仗的能力。

    这个时候的子婴,正是需要一个韩信这样的人才,韩信的能耐绝对是有的,这一点历史已经不止一次的证明了,现如今,他需要的正是一个给他展示的机会,项羽没有给他,到现在位置刘邦也没有给他,但子婴可以给他。

    子婴知道,韩信对于大秦并没有张良这样的仇恨,他现在的心态可能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可能是谁给他机会他就能帮谁。

    刘邦最希望的就是子婴把矛头转向项羽,而且他知道现在子婴的力量跟项羽比还差着不少呢,能帮一帮子婴,说到底对自己还是有好处的,一个韩信,他自然舍得出来。

    侍从急匆匆的策马回到刘邦的大营中去了。

    此时的韩信正一脸生无可恋的神色,看着远处的大军发呆,他羡慕张良,一到了刘邦的军中就能担任要职,但同时也知道张良的身份,他痛恨自己的出身,但又无可奈何。

    就在他浑浑噩噩的当口,刘邦的亲信侍卫出现在了他的营帐里。

    “韩信,沛公在阵前召唤!”

    韩信不过是个小吏,而且总是做一些个出格的事,刘邦的侍卫对他并没什么好印象,说出话来也冷冰冰的。

    “所为何事?”

    一听沛公召唤,韩信的眼神当时就亮起来了,他以为刘邦对于敌军可能实在是没什么办法了,这才不得已找到了他,他需要的正是这么一个机会。

    “去了就知道了,速速上马,别让沛公等的急了!”

    韩信见对方不告诉自己,也只能耐着性子跟着侍从上了马,奔着刘邦和子婴谈判的地方就去了。

    就这样,韩信被一脸懵逼的带到了刘邦和子婴的面前。

    看着跟刘邦对坐的跟自己的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韩信当时就明白了,以为子婴是大秦的将领,刘邦找自己来是让自己说一说自己会怎么进攻秦兵,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但是刘邦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人韩信大跌眼镜。

    “陛下,韩信我给你带到了,如此一个角色,我是不会用假的蒙骗你的,回去之后,我会整兵退出武关范围,至于接下来我要到什么地方去,陛下就不必操心了。”

    显然,刘邦的言外之意就是我退出武关不打咸阳城没问题,但是别的大秦的地方我该打还是得打的,这个你肯定是管不着我的。

    说完之后,刘邦告辞离去,剩下子婴和韩信在这高台上面面相觑。

    “坐。”

    子婴指了指之前刘邦坐着的座位,韩信看了看子婴,又看了看座位,疑惑的坐下,之后依旧没敢出声。

    刘邦管子婴叫陛下,这是韩信真真切切听到的,所以对于子婴的身份,他实在是有点不敢相信。

    “朕乃是如今大秦的皇帝,不过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朕名子婴,赵高和胡亥,已然死了。”

    子婴说出了这么一句看似微不足道的话,但是也足以让韩信的心里明白了不少。

    “陛下……这是?”

    “朕将刘邦击溃之后与他和谈,唯一的条件,就是你!”

    “我?”韩信受到的惊吓当真是一波接着一波,咸阳城忽然之间发生的变故他还没怎么消化呢,这边大秦皇帝竟然为了自己跟刘邦谈条件,这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重视,虽然不知道子婴要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错,朕对刘邦说的,是朕即将去解了章邯的围困,击溃项羽和其他几国的叛军,而你在项羽的麾下时日不短,所以朕要你。”

    听到子婴这么一说,韩信当时就叹息了一声,这的确也算是对他的一种重视,不过却不是他想要的那种重视。

    他要是真的干了这样的事,不管在谁的麾下,都是有点被人所不齿的行为。

    不过韩信反过来一想,刘邦既然这么轻易就把自己给了子婴了,自己再给刘邦当忠臣也就是自己傻了。

    虽然给子婴提供项羽的信息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做派,但不这么做,自己只能被淹没在茫茫的历史尘埃之中。

    “陛下,既然如此,我愿意……”

    “不,朕说的明白,那不过是朕跟刘邦说的理由,其实并非如此。”

    子婴这话说出来,韩信才真正清醒了一回,心说莫非是陛下听说了我的才能?

    虽然他也没在什么时候使出来过他所谓的才能,但这个时候他的心里就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在大秦可能要迎来一波人生的巅峰了。

    他喘着粗气,看着子婴,等着他的下半句话。

    “朕虽刚刚登基,但知道的却比别人多上那么一点点,而这一点点之中,就包括你的成长经历,你在项羽麾下的时候,就曾经多次给过他出兵的意见,但项羽不但未能采纳,还让你做了不少低贱的活计,这才让你到了刘邦麾下,但你没有想到,贵族出身的项羽如此,黔首出身的刘邦竟然也是如此,在他们屯兵在这武关之外的时候,你想来也曾带着自己的计策去找过刘邦吧,但他依旧不予采纳,是不是如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