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秦:子婴的逆袭 第12章 八百援军

时间:2022-01-18作者:狼烟东去

    “此乃我大秦皇帝!如今带援军已然到了关外军营,你们二人的那些把戏,可以收一收了!”

    一直没有做声的丁墨终于找到了发声的机会,再也没了之前在二人面前的低眉顺眼,终于硬气了起来

    大秦皇帝?

    莫非是二世皇帝胡亥到了武关?陆贾二人马上升腾起了这么一个念头,但是马上就又把自己给否定了。

    胡亥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经过了他登基的两年几乎所有大秦人都算是心知肚明,他是不可能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这里的,大秦的丞相赵高也不会让他以这样的姿态出现。

    “不错,朕的确是大秦的皇帝,但却不是你们心里的那一个,胡亥已然被赵高这个逆贼害死,我嬴子婴身为大秦皇族最后的血脉,自然要带着老秦人抵御叛军。”

    子婴这话说出来,陆贾和郦食其才终于明白了咸阳城发生了什么。

    赵高给刘邦送来书信的时候,显然就已经决定要杀死胡亥,跟刘邦把关中给分了。

    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高的计划显然被同样是皇族血脉的子婴给撞破了,并且最终被子婴反杀。

    想到这一层,陆贾和郦食其再也坐不住了。

    “接下来你们倒是还有点时间,决定你们是生还是死!”

    子婴扔下这句话,挥挥手让自己的亲信侍卫直接把陆贾和郦食其带了下去,他们俩在这,武关对于刘邦就可以说是没有秘密,这是子婴不能接受的。

    “陛下,接下来咱们……”

    丁墨到了这会才有机会跟子婴好好说说话,子婴还没到这,就已经开始针对陆贾和郦食其布局了,丁墨也是一头雾水的一直在配合,现在二人被子婴控制住了,丁墨的心也才落了地。

    “武关的真实情况,你跟朕说一说。”

    子婴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就问起了武关的情况,丁墨闻言,直接就一咧嘴,不过沉吟了片刻,还是一咬牙,决定说出点什么来。

    “陛下,刘邦兵临城下,之前的咸阳城内混乱不堪,赵高鱼肉百官,再加上项羽灭了我大秦上郡精兵,让武关的将士和百姓几乎心如死灰,不少人都趁乱逃了出去,到今日,我武关实际上守军不过千人!若不是我一直苦苦相瞒,恐怕刘邦早就强攻破关了,臣守卫武关不利,还请陛下定罪!”

    丁墨喘着粗气说完了之后,显然整个人都不知道放松了多少,直接跪在地上,等着子婴的发落。

    “一千将士,那你可知道,这一次朕从关内带来了多少援军吗?”

    “臣,不知!”

    “八百余骑兵!”

    “八百……陛下,恕臣直言,那刘邦麾下足足近乎十万人马啊!”

    “朕来的时候,大秦的文武也是这么说的,项羽还在巨鹿城外虎视眈眈,章邯将军也是捉襟见肘,关内的人马本就不多,实在是不能再往这调动了,朕带来的,是嬴武这些年训练出的‘燕云十八骑’,本是他的卫队,现如今被朕拉到了这里。”

    丁墨还想说点什么,但大秦的皇帝都敢带着八百人站在他面前了,他再退缩,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武关之战如何行事,臣都听陛下的!”

    丁墨到这个时候才算是端正了态度,子婴看在眼里,也是微微点头。

    他跟丁墨所说都是事实,甚至在他出发之前,朝堂上的不少朝臣听闻了此事也是力劝子婴,甚至有些官吏说出了逃往川内,或是直接降了项羽的话,子婴在亲征之前还曾罢黜了几个官吏。

    “现在咱们想要击退刘邦,只有一个机会,朕问你,那陆贾和郦食其到了武关之后,刘邦还派出斥候观察武关吗?”

    “他们二人自然会定期把消息传回去,刘邦一直在候着咱们投降,自然也就不再用斥候盯着武关了。”

    子婴闻言点头道:“那咱们的机会就在今夜,这件事只有朕和你知晓,今夜你依计行事,此事成了,刘邦多半会退!”

    到了这个份上,丁墨自然也是连连点头。

    在丁墨面前面授机宜一番之后,丁墨带着嬴武去准备了,子婴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现在武关的情况的确很坏,但却还没到最坏的程度,武关只剩下一千人马的事,陆贾二人显然并不知道,他们知道武关可能没两万多人马了,但却没想到只有一千人。

    “丁墨看来还是值得相信的,但这武关累,还是有坏人啊!”思索着自己到了这里之后的种种情况,子婴微微嘟囔道。

    刘邦的确完全没想到武关现在的情况,他唯一的目的就是不费一兵一组的拿下武关,而且他觉得这个目的不难,他有的是时间,反正项羽一时半会也拿不下章邯,他入了关,他就是王了。

    所以刘邦并没有发现,入了夜之后一队千人上下的骑兵队伍从武关的侧门缓缓出了城。

    他们利用丁墨对武关周遭地形的熟知,从侧面迂回了一番,饶过了刘邦的大营,目标只有一个。

    刘邦大营的后面是他的粮草,要是正常的作战,粮草一定是会得到最好的照顾的,刘邦这次的排兵布阵的确也是这么排的。

    不过现如今从刘邦到他麾下的一个小卒都知道,武关肯定能被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来,只不过早几天还是晚几天罢了。

    如此以来,难免松懈,而惊喜,往往就是来自于松懈的时候。

    月明星稀的夜,刘邦的大营中鼾声四起,他的这支队伍大部分都是这一路上归化而来的,还没经历系统的训练,松散一些事正常的,这些刘邦是知道的,但他觉得没什么纠正的必要。

    两名看守者粮仓的将士在夜风中打着寒颤,盼着下一班换岗的能快点来。

    “你先看着点,我去撒个尿!”

    其中一个士卒对自己的同伴小声招呼了一句,就奔着粮仓后面走去了。

    “他娘的,撒尿就在这解决,往后跑个什么!”

    同伴显然是不满他这种开小差的行为,嘟囔了一句之后,自己索性也蹲在地上,迷糊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