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秦:子婴的逆袭 第11章 自报身份

时间:2022-01-18作者:狼烟东去

    子婴想要告诉丁墨什么,他也并不知道,他不过是个传递书信工具人罢了,当然,还得让丁墨知道这段时间咸阳城发生的变化。

    骆甲见了丁墨,首先拿出了自己中护军的印信,毕竟如今大秦全境纷乱不堪,骆甲之前又是寂寂无名之辈,确认了身份,对谁都好。

    “将军守在武关,最担心的就是赵高的责问吧?”

    两人才刚刚坐定,骆甲就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一出口,丁墨连忙四下张望,在大秦,哪个官吏敢直接说出赵高的名讳,一旦隔墙有耳,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中护军不可如此大意啊!”

    “无妨,这些日子咸阳城里发生的一些大事,将军恐怕还不知道……”

    骆甲简单的把咸阳城里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之后也顾不上丁墨震惊的神情,直接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封书信说道:“这是陛下亲笔所写。”

    陛下已然从胡亥变成了子婴,而丁墨震惊的,是咸阳城已经悄然完成了改朝换代了,但是自己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收到。

    打开子婴的手书,丁墨更是越看越是震惊,看完之后足足平静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中护军尽管回去禀告陛下,我武关守军早已做好了跟大秦共存亡的准备,如今既然陛下到了,我定不会辜负陛下所望!”

    骆甲得到了丁墨的保证,并没多做停留,直接匆匆离开了武关。

    骆甲离开之后,丁墨立刻找来了自己的副将,吩咐道:“去告知刘邦的使者,明日日落之后,我在府中宴请他们二人,到时候他们会从我的嘴里知道他们想要的结果的。”

    陆贾和郦食其住在城里的驿馆,这几天过的倒是自在,他们之所以跟丁墨说他还有三天的时间,是因为三天之后也是刘邦当初给他们定下的一个期限。

    要是能在这个期限之前让丁墨献出武关自然是好,要是过了这个时间,按照刘邦的说法,丁墨降与不降,作用就都不大了。

    他们俩今日跟丁墨说的那些,其实就是给他下的最后通牒,期限一到,他们相信刘邦的后手是不会出问题的,毕竟刘邦的身边还有萧何、张良等人支撑,他们俩不过是因为嘴皮子不错,才被派遣到了这个地界。

    但这最后通牒一下,之前一直又臭又硬的丁墨竟然也有了改观,这倒是他们俩之前没怎么想到的。

    在他们看来,基本上一顿饭的时间,丁墨自己稍微多喝上几杯酒,这个事也就算是定下来了。

    到了次日日落之后,一切都按照二人的预想在发展着,丁墨把他们二人找到了自己的府中,一开始什么也不说,端起酒水就是喝。

    俩人一看这情形,心说这是丁墨脸上有些抹不开面,一定得喝的差不多了才能说出归降的话来啊。

    不过他们俩倒是也不着急,一旦丁墨这边说出来投降的话,他们俩直接出城,把刘邦的大军往里面一放,这事情就算是了了,拿下武关的头功,也是要放在他们两人头上的。

    酒至半酣,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丁墨终于开口了。

    “二位之前的劝说,我思虑再三,今夜,也该给二位一个答复了。”

    陆贾一伸手,打了个哈哈说道:“将军要是不想说,也可以不说出来,我出城去告知沛公,只要将军能配合沛公入关,也就行了。”

    陆贾这么说,也已经算是挺给丁墨面子的了,不过丁墨却摇头道:“有些话,既然做了,就得说出来,不过在此之前,我这武关里有个人,也想要见一见二位。”

    “哦?莫非将军还要给我等引荐什么大秦有分量的人物?”

    陆贾二人的眼里立马放出了不少的光芒,这对于丁墨来说是给他们引荐一个人物,但是对于他们两人来说,就是又一个天大的功劳。

    “这个人物的分量,可比我重太多了!”

    说出这句话之后,丁墨猛然从之前自己坐着的长椅上站起身来,啪啪拍了两下,再没有坐下。

    拍手之后的,从屏风后面快步走出两人,为首的一个一身绣着巨龙的黑袍,背负着双手,正是子婴。

    子婴大马金刀的坐到主位之上,微笑着看向陆贾和郦食其,看的二人面面相觑。

    此时武关的主将丁墨已经退到了子婴的身后,身体微微前倾,显然是对子婴极为恭敬,只苦了坐在对面的陆贾二人,完全不知道这是把哪一尊大佛给请出来了。

    “将军,这位是?”

    陆贾指着子婴问道,却没得到丁墨的回答,反而是子婴先开了口。

    “你们二位今日若是能打开武关的大门,这一次在沛公军中,便是头功吧?”

    子婴话说的相当轻巧,但如此直白的表述可不是一个即将投降的人应该说出来的话,这话问的,让陆贾二人实在是没法回答,而且子婴的语气,着实是有点居高临下了。

    “阁下还未通报阁下的身份,并且武关降了沛公的话,今后我们就是一个营帐下的人了,这些事,没什么好说的。”

    显然,陆贾并没把这忽然出现的人放在眼里,因为在他们看来,就算是赵高,很快在沛公的麾下可能也会连一条狗都不如。

    “那要是武关不降呢?”

    让陆贾二人没想到的是,这个凭空出现的年轻人竟然直接说出了不降这样的话,按照他们的想法,这样做跟葬送了武关的这些将士基本也没什么区别了。

    “不降?等我们将消息告知了沛公,十万大军压境,你们武关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武关真正是个什么情况,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我们二人!”

    这番话要是丁墨的话,陆贾觉得肯定能把他给吓唬出个好歹来,但对面的青年却不过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微微一笑。

    “那朕要是不让你们回到沛公身边,也不让你们那年过半百的沛公知道这个消息呢?”

    “你……”

    郦食其刚想反驳,忽然意识到了这个‘朕’字所包含的信息,当即愣在当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