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大秦:子婴的逆袭 第3章 诛赵高

时间:2022-01-15作者:狼烟东去

    赵高弯腰,从惨死的胡亥身上解下那块象征皇权的玉佩迫不及待的挂在自己腰间。

    一步一步走上高台,坐在那张雕龙画凤的龙椅上。

    颤栗的双手捧起桌案上的和氏璧雕琢的传国玉玺,爱不释手。

    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

    眼睛里透射的贪婪和狂热,宛如看待稀世美人一般。

    曾几何时,历代秦国先君都是坐在这里处理政务。

    就在这座宫殿里,就在这个地方,始皇帝嬴政坐在此处,接受重臣朝拜,一统六国!

    得玉玺者得天下!

    如今,大秦的一切,都已落入我赵高之手!

    我赵高便是这天下的主宰!

    “臣阎乐,拜见天下新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善于察言观色的女婿阎乐立马下跪称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士兵们也齐齐下跪,祝贺赵高登基之喜。

    享受着万众拥戴的滋味,这一刻,赵高的心中感受到了无比的愉悦感,这种滋味,自从他自阉入宫之后,再也未曾享受过。

    这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难掩心中的激动!

    欣喜若狂!

    然而,正此时。

    啪啪啪的巴掌声在大殿外传来。

    “好算计,好谋划,好一出忠臣弑君的好戏,在下着实开了眼界。”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什么人!”

    赵高皱眉。

    阎乐众人也看向门口。

    很快,他们就知道了答案。

    只见一个挺拔的身影缓步走进了寝殿,步伐徐徐,却透着一股上位者的从容,玄色铠甲,黑色大氅,腰悬宝剑,气度不凡,赵高细看之下,正是子婴。

    正缓缓持剑走来。

    而追随在子婴身边的便是平时赵高最看不起的老太监韩谈。

    “你?你是疯子子婴?”

    众人的印象里,子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疯疯癫癫,话都不会说。

    一天到晚,袒胸露腹,没个正型,几乎丢尽了嬴氏一族的颜面。

    几乎没人把他放在眼里。

    这副戎装干练的打扮,还是第一次见到。

    子婴笑道:“哈哈哈,看来丞相认得在下,不错,是我,今日我嬴子婴,便要为天下除了你这祸害,为我大秦,铲除你这谋逆之徒!”

    “呵呵?除去我?就凭你?一个佯疯卖傻之徒,你能拿我如何!”

    然而,赵高并不把子婴放在眼里。

    即便装疯又如何?

    权势滔天的赵高对他并不畏惧。

    “谁来为我擒杀子婴,赏千金,封地百里!”

    众人挥剑朝着子婴一拥而上。

    而看着冲来的众人,子婴不慌不乱,冷笑着单臂举起,下摆!

    动作落下去的那一刻。

    ‘嗖’的一声,一支利箭穿窗而过正中一名赵高军士的心口。

    中箭的士兵噗通跪倒在地,缓缓倒下。

    什么情况!

    赵高和闫乐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骇!

    还没等说话,‘嗖嗖嗖’,更多的利箭破窗而入,一个呼吸的功夫,他们俩带来的甲士尽皆倒地。

    不好,有埋伏!

    “父亲,当心!”闫乐这才反应过来他们遭了埋伏,与幸存士兵将赵高护在中间。

    但就在此时,几个身影从寝殿的房梁上一跃而下。

    落地的同时,挥刀拔剑!

    噗嗤!

    锋利的剑刃割断阎乐喉咙!

    血如泉喷!

    当场丧命!

    血迹喷在了赵高的脸上!

    赵高已是面色煞白,满是惊骇!

    “赵成救我!”

    而一旁的赵成早已被外面冲进来的士兵射成了刺猬!

    霎时间,只剩赵高一人,聚拢在他身边的,全是死人。

    血流成河,伏尸大殿。

    这样的变故是赵高从未想过的,望夷宫宫门还有赵成的几百人,这短短片刻,竟然被人攻了进来?

    “嬴子婴,你、你不是疯子!你……竟敢装疯卖傻哄骗于我!原来,你早就暗中培植了自己的势力!”

    这一刻,赵高如同先前后知后觉的胡亥,也明白了,一直一来装疯卖傻,病病殃殃的子婴,实际上,他才是最可怕的那只黄雀!

    暗中觊觎着一切。

    隐忍不发。

    在这个最要命的时候,他出现了。

    勾结宫内太监韩谈为内应,串联养子赢武禁军为策应!

    “赵丞相,现在才明白,是不是有点晚了?”子婴淡淡的看着他。

    赵高气的浑身颤抖,自己为了这一刻,足足等了二十年!眼看着大秦就要是自己的了,竟然被一直以来在他面前装疯卖傻,毫无存在感的子婴给毁了,他怎能甘心!

    “嬴子婴!老夫跟你拼了!”

    赵高嘶吼着冲向子婴,但他毕竟是个年老的宦官,面无表情的子婴格开他的长剑之后,一剑刺穿了他的心窝。

    一剑穿心!

    看着近在咫尺的赵高。

    子婴还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做完这一切,子婴微微松了口气,他移除了横亘在自己面前的第一座大山,看似轻松,但若非周密的谋划,他是做不到的。

    伏兵早已埋伏于此,之所以等到此时才出现,为的就是坐实赵高弑君的罪名。

    然后再以诛杀叛逆之名顺理成章的剿灭赵高。

    借赵高之手,除去胡亥这个没用的皇帝,免除了后顾之忧,一箭双雕。

    所以胡亥死了,对大秦、对于帝位正统都是好事。

    子婴知道,在这个时刻,大秦真正的掌控者,是自己了。

    子婴弯腰捡起那块染了赵高鲜血的玉玺。

    玉玺在鲜血的浸湿下,尤为耀眼。

    皇权之路都是用鲜血染出来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场搏斗的胜利者,终究成了自己。

    但他更知道,自己面临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内患虽然解除。

    可函谷关外的楚军兵锋日盛,等到他们打进函谷关,兵临咸阳城下之际,自己仍然难逃一死!

    “父亲,如今……”

    “你去将这里收拾一下,自后就去做我之前让你做的事,韩谈何在!”

    韩谈是子婴这一次除了嬴武之外动用的唯一一个外人了,事实证明韩谈没让他失望。

    正是因为他的帮助,嬴武才将自己的全部亲信人马安置在了望夷宫里,在赵成没防备的情况下在短时间内斩杀了他。

    “韩谈在此!公子有何吩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