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门娇娇女:冷面夫君竟是权臣 第47章:砸了宋娇娇的酒

时间:2022-01-15作者:白菜菌菌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还有两个时辰才营业,你们若是存心闹事,那我就拉你们去衙门!”宋娇娇皱着眉头捂着手腕咬牙呵斥。 麻子脸一脸桀骜不驯“呸!我看你就是瞧不起人,看我们兄弟二人穿的普通,不愿意做我们生意!” 另一个胖子也指着宋娇娇扯着嗓子喊“你这老板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我们兄弟二人有心吃酒,你不仅不卖酒给我们,反而还赶我们走!什么人啊。” 这胖子嗓门大,没一会儿路过的行人就趴在有一间酒馆门框上开始张望。 宋娇娇恍然大悟,这是来砸场子的!她连忙给夏师傅使了个眼色。 夏师傅会意悄悄退到后厨从后门出去,朝着县令府方向跑去了。 见到夏师傅成功离开后,宋娇娇拉下轻枝和狼谷隼的手,上前对峙“胡言乱语!我这酒馆就是这么个规矩,你们来的时间不对,我不营业,怎么就是赶你们走了!” 宋娇娇毕竟是老板,说的话也有威慑力,柳师傅和狼谷隼两人也齐刷刷的回怼麻子脸和胖子。 麻子脸眼神如鼠目般**在酒馆里扫过,直到他锁定了柜台旁的酒柜! 酒柜上摆了两排酒坛子,酒坛子旁都挂着牌子写着酒的种类。 上下两排分别是竹叶青和雪梨酒。 “你就是赶我们走,我告诉你,今天我们兄弟俩吃不到酒是不会走的!” 胖子说罢拽起凳子往前一甩,一屁股坐下。 凳子摔过砸在宋娇娇的小腿上,宋娇娇身子一软痛呼着往后倒去。 “娘子!”柳师傅和轻枝齐声惊呼。 狼谷隼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揽住宋娇娇的腰身往轻枝怀里一塞。 宋娇娇额头冒着冷汗,面色有些发白。眼见着狼谷隼眼神凶狠向前冲去。 柳师傅和轻枝都不免倒吸一口冷气。 “不要!” ……… 宋娇娇的话刚出口,狼谷隼一个翻滚已经抓到了匕首,他猛地抽出,冷冷看着麻子脸“你再闹事,我就用这把匕首剁了你的手!” 狼谷隼狠厉的话语和阴鸷的眼神让众人一阵心惊。 胖子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肥腻腻的手揪着麻子脸的衣角。 麻子脸冷哼一声不屑一顾“我会怕你?我说了,咱兄弟俩就好这一口,你这老板不识抬举,不仅不卖我的酒还对我和我兄弟恶语相向,你现在就是打我,我也有理!” 倒打一耙真是下贱!宋娇娇心中急切,不停的看向窗外。 可窗外除了那一张张匆匆行过的人脸,就是鹅毛一般的皑皑白雪。 狼谷隼怒极反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我家娘子说了,现在不营业,还有两个时辰,两位客官可以等等,你们是耳朵聋了还是存心闹事,冤枉我家娘子对你们恶语相向,真是好手段!” 胖子倏地起身对着狼谷隼骂道“呸!你这奴才,客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胖子此话一出,狼谷隼眼中顿时蓄上危险的杀意,他眼眸猩红,一字一句透着浸骨的寒意“死胖子,你真真是找死!” 狼谷隼手中的匕首轻轻翻转,锋利的刃泛起寒芒。 宋娇娇见状,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不顾小腿传来的剧痛扑上去一把抓住狼谷隼的手。 “够了!他们在激你!” 狼谷隼倏地看向宋娇娇,猩红的眼眸像是杀疯了的饿狼,宋娇娇心尖尖都忍不住颤抖。 “别中了他们的激将法,这两个人明显就是有人故意安排来闹事的!” 狼谷隼眼睛一闭一睁,褪去猩红,只剩下刺目的寒意。 这时,宋娇娇扶着狼谷隼的手臂堪堪站稳“你们若真是想吃酒,可以,我卖你们一坛!” 麻子脸看向酒柜,眼见着目的要达到了,他咧嘴得意一笑“这不就对了,我们兄弟俩可是仰慕你的酒已久。”宋娇娇只是冷冷的笑了笑“是吗。” 她酿酒这件事除了苏暮泽知道,可没给别人说过。 ……… 狼谷隼搀扶着宋娇娇一瘸一拐的往酒柜走去,麻子脸和胖子对视一眼,都暗暗翘起唇角。 随后,他俩一前一后的跟了上去,柳师傅回到自己的岗位,眼神愤恨的盯着他们嘀咕“就你们还不知道喝不喝得起宋娘子的酒!” 宋娇娇微微转头对着麻子脸冷道“一百两一坛酒,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麻子脸佯装脸色一变“什么破酒这么贵!”说话间,他冲到酒柜旁。 宋娇娇因为腿疼的厉害,踉跄冲上前也没扯住麻子脸。 只见麻子脸随手抱起一坛酒晃了晃,竹叶青酒酿制的不多,坛子也小,虽然堪堪够一坛酒,但是相比于大坛子的确实就少了很多。 “这么少?给狗喝,狗都喝不醉!”麻子脸一脸不屑的嬉笑着嘲讽。 胖子紧随其后靠在麻子脸身上,打开酒塞,在面前扇了扇后瘪瘪嘴说“什么破酒,味道这么淡,咱北羌县的人可不喝这么寡淡的酒!” 宋娇娇抿着唇上前挡在酒柜前,麻子脸见状撇了宋娇娇一眼。 狼谷隼微微向前挡在宋娇娇身前,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 “既然嫌弃我们的酒寡淡,那就滚出去!” 麻子脸哼哼道“滚就滚!”说罢,他顺势绕过狼谷隼将酒往酒柜上放。 胖子倚靠在麻子脸身上,他悄悄伸出脚对着宋娇娇的脚腕猛地一踢,麻子脸此时手使劲一推。 酒柜摇晃两下直至往后倒去,宋娇娇脸上吃痛,下意识的歪了一下身子,见到酒柜向后倒,她急忙甩开狼谷隼的手去拉。 站在一旁的柳师傅也丢下算盘去拉酒柜,轻枝也是。 可,他们的速度完全抵不过酒柜倒下的速度,只听见砰地一声和一阵碎片声传来。 有一间酒馆内穿出阵阵酒香,从酒馆内的各个方向向外溢出。 酒液从地上流出去,宋娇娇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呆愣着。 被推出去的狼谷隼冲回来直接抽出匕首向麻子脸和胖子刺去。 宋娇娇神色麻木的冷斥“狼谷隼,住手!” 狼谷隼的手停在半空中,转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宋娇娇。 麻子脸和胖子看到事情办到了,他们纷纷装作一脸可惜的样子啧啧叹气。 “哎呀,真是太可惜了,我说你这老板也是,站不稳还要去扶酒柜,这下好了,这些好酒都坏了。” “就是就是,喝不到酒了,真扫兴。”胖子一脸得意的附和。 轻枝看到了全过程,气的不打一出来“你放屁,明明就是你推的!” 麻子脸横着轻枝嗤笑道“你这臭丫头可别胡言乱语!” 狼谷隼手颤抖的收起匕首,一双眼睛气的发红。 看着宋娇娇等人神色都非常的气愤,麻子脸满意的说“既然喝不到酒了,那我们兄弟俩就只好先走了。” 说罢,胖子和麻子脸就慢慢悠悠的往外走去。狼谷隼看着,手渐渐握紧成拳,脚不自觉的在地上磨蹭。 “你们可真是手段下贱!” “狼谷隼!别!”宋娇娇缓过一口气,喉咙有些梗阻,声音喑哑的阻止。 狼谷隼胸膛起伏,兀地转头“就这么放他们走吗!” 柳师傅不忍心的看着宋娇娇,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