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门娇娇女:冷面夫君竟是权臣 第27章:陆云昭的骚操作

时间:2022-01-15作者:白菜菌菌

    陆云昭一时间想不到一个合理的说法,于是搬出了苏暮泽当挡箭牌。 “苏暮泽让我带你出去走走。” 宋娇娇听此,喜出望外道“真的嘛?事情解决了?凶手抓到了?” 陆云昭淡淡地点了点头“嗯。” 如果常叔那么好抓到,他也就不配在崇明阁待十几年。 “走吧。” 陆云昭转身背对着宋娇娇,微微侧目,阳光洒在面具上,泛起阵阵柔光。 “好!”宋娇娇回应着就站起身,可谁知,因为这几日茶饭不思,她身子弱了许多,刚一起身就眼前眩晕往地下摔去。 陆云昭见状,动作迅速闪到宋娇娇身前接住了她。 宋娇娇只觉得头晕目眩,身子软软地靠在陆云昭怀里。 陆云昭搂着宋娇娇坐下,心中不禁感叹怎么会这么瘦? 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她腰间传来的骨骼感。 宋娇娇趴在桌面上,过了好久才堪堪缓过来。 “谢谢你。”宋娇娇撑着还有些恍惚的脑袋,耷拉着眼皮看向陆云昭。 陆云昭面具下的剑眉紧蹙,身子这么弱,也不知道怎么把孩子带大的… “你先用膳,走路都走不稳,我怎么敢带你出去?” 陆云昭的言语间有着对宋娇娇淡淡地嫌弃和冷漠态度。 宋娇娇面色一窘,拿起桌上的筷子随口吃了些堪堪冷却的饭菜。 陆云昭伸出手探了下汤盅的温度,随手推到宋娇娇面前。 “喝汤,还是热的。” 宋娇娇一心想着出去,囫囵吞枣的在嘴里包了一大口饭。 腮帮子鼓鼓的,像个偷食的小松鼠。 “谢谢…” 陆云昭没说话,只是看着宋娇娇吃饭,说她和以前不一样了吧,现在看着,又有些许从前的影子。 说像吧,她性格张扬,和以前又迥然不同。 陆云昭也摸不透眼前的女人,毕竟时间也已经过去了四年之久。 “我吃好了,我们快走吧!”宋娇娇胡乱的擦了擦嘴,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陆云昭。 陆云昭却突然失笑“这么急做什么?你还想带着干粮出门?” “啊?”宋娇娇愣怔住,一头雾水,没明白陆云昭的意思。 陆云昭看着宋娇娇的小模样,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抹掉宋娇娇嘴角的那粒米饭。 宋娇娇的眼神顺着陆云昭的手看去,直到看到他指尖的那粒晶莹剔透的米饭时,脸砰地一下爆红起来。 可以说是,从脖颈红到了头顶,宋娇娇此刻尴尬到都可以用脚趾扣出一座城堡了。 “这…这是个意外!”宋娇娇说着,猝不及防的伸出手抓向陆云昭的手指。 可谁知,陆云昭却在同一时间,将指尖的米粒弹了出去,宋娇娇好巧不巧的就将她温热的小手放在了陆云昭的掌心中。 那股温热又柔软的触感传来,陆云昭只觉心中一震,而后他迅速的收回手。 宋娇娇愣着,整个人都僵住了。 在陆云昭收回手后,宋娇娇才反应过来,赶忙把手藏进背后。 “那个…那个…” “无妨。”说罢,陆云昭大步离开。 一阵清风带起陆云昭黝黑的头发,藏于发下的耳尖泛着粉色。 宋娇娇跟了上去,守在门口的丫鬟也顺势进去收拾碗筷。 “喂,你等等我。” ………一路上宋娇娇叽叽喳喳的问了好多问题,陆云昭不厌其烦的回答着。 陆云昭带着她出了城,宋娇娇心中其实还有些害怕,万一这个人是坏蛋怎么办? 戴着面具神神秘秘的,会不会是在和人打斗是破了相? 宋娇娇百思不得其解,但是一想到他是个苏暮泽认识的人,又放下了心中的戒备。 一路上,陆云昭也满头疑惑,怎么她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 终于,快到目的地是,陆云昭停下脚步。 宋娇娇因为走路心不在焉的,丝毫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停下了脚步,她抬起头时,猛地撞在了陆云昭坚实的后背上。 “嘶……” 宋娇娇揉着生疼的额头,心里一个劲儿的骂他。 “想什么那么出神?若是掉水里去了,我可不会救你。” 宋娇娇嘟了嘟嘴说“我会游泳…” 宋娇娇此话一出,陆云昭顿时觉得不对劲,他转过身,一双丹凤眼里蓄满怀疑,他窥视着宋娇娇,仿佛想看透她的灵魂。 “你看着我干嘛?”宋娇娇被陆云昭盯得心里一阵发怵。 宋娇娇话音刚落,陆云昭的眼神恢复平静“无事。” “奇奇怪怪的…”宋娇娇小声嘀咕。 可她不知道,即便这样小声说话,都被陆云昭听得一清二楚。 陆云昭心中疑云密布,他明明记得往昔的宋娇娇说过自己不会凫水。 甚至于他带着她共浴时,她都会害怕紧张的攀在自己的腰上,不肯撒手。 无意间,陆云昭瞥见宋娇娇把玩着一枚绿玉扳指,他才惊觉,原来丢了好些年的扳指竟然在她那儿… 走着走着,陆云昭再次停住脚步,宋娇娇这次讨到了教训,没有步步紧跟。 见眼前人停下脚步,宋娇娇疑惑的走到他面前问“怎么又停下来了?” 陆云昭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潭水,唇角勾起“自然是有事。” 宋娇娇只觉得满头雾水,心里又开始骂陆云昭脑子有毛病。 “你带我到这来干吗?要不是因为苏暮泽,我才不跟你来。”宋娇娇小声嘀咕着。 陆云昭兀地说“你来过这儿。” “啊?我来过?我怎么不知道我来过?”宋娇娇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陆云昭到底想干嘛。 她仔细想了想,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苍山环绕,静水深谭。 火红的枫叶肆意张扬,飞鸟立于梢头,俨然一副好风景。 宋娇娇非常确定,原主的脑子里可没有关于这处的画面。 可是只有陆云昭知道,他们来过,而且不止一次。 在这里,他们鸳鸯戏水,他教宋娇娇凫水,可她怎么也学不会,甚至于还呛水了好几次。 最后,他心疼了,也就不逼着宋娇娇学习凫水了。 宋娇娇一个不注意,陆云昭猛地转身,修长的手指扼住宋娇娇的手腕。 宋娇娇被吓得一激灵大喊“你干嘛?” 陆云昭眼神微眯,他不相信,自己那些日子仔细教她都教不会,一个怕水的人会自己学会凫水? 十月中旬渐渐冷了起来,恍惚间,宋娇娇看到自己被陆云昭搂着腰腾空飞了起来。 最后她感觉到自己扑通一声掉进了深谭之中。 宋娇娇感觉到自己在水里不停的扑腾,潭水冰沁刺骨。 就在她快要窒息时,冰冷的唇上穿来一道柔软的质感。 潭水之中,陆云昭搂着宋娇娇的腰,正在给她渡气。 宋娇娇瞪大眼睛,手链不停的扑腾,下一刻,她就突然华丽丽的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仔细看,原来是陆云昭在她的后脖颈上劈了一手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