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门娇娇女:冷面夫君竟是权臣 第20章:经商存钱,千里寻子

时间:2022-01-15作者:白菜菌菌

    第二日,宋娇娇被苏暮泽的人找到以后送回了安置村。 她躺在崭新的床榻上新来,这里的装潢可是比宋家村的土房子好了千倍百倍。 顺便被送来的还有一封信。 ——宋娇娇亲启。 [钱我收到了,还挺厉害,存了两块金锭子,我拿走一块,另一块留给你,不用谢谢我,毕竟我可是北羌县的父母官。—苏暮泽] 宋娇娇醒来时看到这样的信,气的要死,但是她不知道的还有好多。 苏暮泽在看到她留的信后,差点笑掉大牙,笑宋娇娇一个女儿家,写字儿这么丑。 叩叩叩… 一阵阵猛烈的敲门声响起,宋娇娇从睡梦中惊醒,她瞪大眼睛,身子微动,却扯动背部传来剧痛。 “嘶…” “谁?”宋娇娇一开口都把自己吓到了,这沙哑的声音居然是她的? 宋娇娇艰难的从床榻上爬起来去开门。 门口,阿虎忧心忡忡的不停敲门,刚刚他去做工回来,远远地就听到了村口的老奶奶在讨论。 今早凌晨鸡都没叫的时候,县衙的官兵抬着轿子往这栋房子送来了个女人。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是不是哪个大户人家养的外室… 越猜越离谱,听到这些的阿虎气的冲着他们大吼,然后就飞快的跑了回来。 进了村以后,家门都没入的阿虎敲响了宋娇娇的家门。 吱呀… 新门发出清脆的开门声,一身水蓝色长裙的宋娇娇出现在阿虎眼前。 阿虎愣住,往日里宋姐姐都穿着粗布麻衣,如今穿上了大家小姐才能穿的丝绸锦缎,却美的像天仙下凡。 不!应该是落入人间带着烟火气的精灵。 阿虎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少年却红了脸,宋娇娇原本也大不了阿虎几岁。 “阿虎?你怎么了?脸上这么多汗,还这么红?” 宋娇娇靠在门框上,俨然一副病美人的样子。 阿虎看着,心头仿佛被针扎一样,他心疼极了。 “宋姐姐,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阿虎的话语间有着心疼和质问,还有些可怜? 宋娇娇摇摇头说“没去哪里,都是不小心掉进山崖里,迷了路。” 阿虎咬着唇,有些不相信。 “小宝呢?” ……… 一阵沉默,宋娇娇的又开始难受了,眼眶止不住的红了。 她把小宝弄丢了… 阿虎看着宋娇娇红了眼眶的样子,顿时慌了神,他抬手不是,不抬手也不是。 心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 这时,端着菜的王婶看到了阿虎站在宋娇娇面前,顿时气的脸色都白了。 “王威!你给老娘滚回来吃饭,再在人家门口带着,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 王婶的犀利骂声引来了不少目光,阿虎看了看周围,心知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 他后退两步无奈跑回了家。 “娘,你叫那么大声干吗,我耳朵没聋,听得到!”“听得到,我看你是再不回来,魂儿都要被宋娇娇勾走了!” “娘,说什么呢你!” 阿虎推着王婶进了屋,他回头看时,只见宋娇娇紧闭房门,阿虎眼里闪过失望,便头也不回的钻进屋里去了。 其实他和王婶说的话都被宋娇娇听到了,宋娇娇不想阿虎为难,更不想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缠住。 她现在只想赶紧找到小宝,她离不开小宝。 穿越这么久,在她的心里,小宝已经是她的儿子了,她的心肝宝贝。 一想到那个小可怜会落入坏人的手里被挖心挖肺或者卖了,宋娇娇就觉得心脏一阵阵的抽痛。 为了有更多的资本找到小宝,宋娇娇决定了,她要经商致富,毕竟商贾满天下,有人在就有生意在。 认识的人多了,形成一个人脉网,找到小宝或许就会有更大的希望。 宋娇娇眼神坚定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凭借她前世的知识储备,这辈子肯定能闯一片天! 想到这里,宋娇娇又犯了难,北羌县也还算富庶,想要找到北羌县缺什么,单靠她一个人,还有一定难度。 苏暮泽!宋娇娇突然想到了北羌县令!他在北羌县待了三年,肯定知道北羌县缺什么! 说干就干,宋娇娇推门锁门,动作一气呵成,她走在北羌县的大街上,一身水蓝色的衣衫格外亮眼。 再加上她有些苍白的病态样子,看起来就整个美住了! 路过的行人,不论男女都时不时的对宋娇娇投去关注的目光。 宋娇娇只觉得麻烦,早知道出门就换身衣服了。 她更喜欢躲在人群里毫不起眼却能超过所有人的样子,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卷的成分在? 宋娇娇一路到了县令府,县令府的下人几乎都认得宋娇娇。 毕竟县令大人苏暮泽可没有老婆,这三年也没带过哪个女人回府上还住了那么久。 “麻烦帮我通报一声,民女宋娇娇有事要见县令大人。” 宋娇娇话音刚落,县令府的下人直接打开了门,站在一旁恭敬的说“县令大人说了,宋娘子来了,不用通报,直接入府即可。” 宋娇娇有些诧异,但是为了办事,还是坚定的走了进去,虽然那个步伐虚浮还有点僵硬。 县令府门口,百姓门纷纷驻足观望,对宋娇娇进入县令府八卦极了。 女子更是露出了羡慕又嫉妒的眼神… 宋娇娇进去县令府后,一路上都有人指引宋娇娇怎么走。宋娇娇知道,这一定是苏暮泽示意的。 下人领着宋娇娇到了县令府南边的一处花园,花园里盛放着木芙蓉和凤尾花,美不胜收。 花园旁有一架小桥,小桥流水,游鱼嘻戏,惹的一池秋水飞溅。 微风拂过,带起宋娇娇薄纱一般的裙摆飞扬,一阵阵清冽的花香随着微风吹进宋娇娇的鼻间。 满园春色惹人驻足,却不及美人含春带笑。 “宋娘子到的还挺快。” 苏暮泽知道自己要来?宋娇娇有些诧异,却没有说出口。 “说罢,来找我做什么?”苏暮泽微微抬头,不过看的却是宋娇娇身旁的木芙蓉树。 他手中狼毫仿佛是活的,运笔游刃有余,仿佛马良在世。 没几下,一朵娇艳的木芙蓉花就盛开在宣纸上,苏暮泽却不满意。 他将宣纸揉成一团丢了出去,刚好落在宋娇娇脚边。 宋娇娇艰难蹲下捡起宣纸打开,娇艳的芙蓉花,花瓣一片抱着一片,微微舒展的花瓣像是张开双臂拥抱清风的小姑娘,拿远一点看去,说是栩栩如生都不为过。 “小池南畔木芙蓉,雨后霜前着意红。犹胜无言旧桃李,一生开落任东风。”宋娇娇低声喃喃,脑海里浮现的诗句被她不自觉的背了出来。 苏暮泽却猛然抬头看向宋娇娇,眼里充满不可思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