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门娇娇女:冷面夫君竟是权臣 第7章:断魂散,刘婶发疯

时间:2022-01-15作者:白菜菌菌

    巫师冷冷的勾了勾唇,丝毫不管刘美的苦苦哀求… 他推了推刘美,刘美踉跄向前,双脚踏出,有一半悬空,祭台下河水滚滚,带着泥沙的运河水倾泻奔流… 刘美害怕得瞪大眼睛,身体止不住的战栗。 巫师捏住绑着刘美的绳子,站在她的身后,阴恻恻的说了“刘美,你怕了吗?当年要不是你娘,我也不会当不上秀才,我爹娘也不会死!活该你成了牛翠花的女儿,你现在就去给我爹娘陪葬吧!” 刘美疯狂摇头,难以置信的眼泪滚滚落下,发髻上的发饰被甩落了一地… 她不知…原来这个巫师居然是王二狗子,一阵心死涌现,刘美的身体僵硬。 王二狗子眼神阴毒,松开手中的绳子,猛地一推,刘美便跌入了滚滚运河中。 …… “哈哈哈哈哈,大仇得报,爹…娘,儿子来陪你们了。”王二狗子笑的癫狂,直直的跳入运河中。 祭祀台下看着这一幕的村民,震惊的纷纷爬上祭祀台看热闹。 底下不敢上前的妇人也在指指点点,却丝毫不对王二狗子和刘美的死感到可惜… 宋娇娇凭模糊的记忆走到了村长家,一路上她一直在回想记忆里那个零散的片段。 依稀间她看到自己在祭台上被一双苍老的手喂下一眼苦涩辣喉的水,之后她就精神恍惚自己从祭台边跌了下去… 走到村长家门口时,宋娇娇有些发怵,村长的家荒凉的出奇,齐人高的乱茅草,随意堆砌的石头,房屋破烂,屋顶有好几个窟窿,仿佛下一刻就会倒塌。 一想到还在发烧的小宝,宋娇娇担心极了,她伸手敲响了村长家的门。 叩叩叩… 三声敲门声响起,没有任何反应… 宋娇娇鼓起勇气准备敲第二次时,村长兀地打开了吱呀作响的木门。 格外消瘦矮小的村长出现在宋娇娇面前,被吓得后退一步。 “村长…” 被吓到的原因是因为宋娇娇看着村长眼白里布满了红血色,脸上也染上了不知名的液体,墨绿色液体泛着一股子难闻的药味儿… 村长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模糊的“嗯”声后,转身走进了屋里。 宋娇娇跟上,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的小宝。 小宝的脸上此刻泛着健康的粉色,不是刚开始的潮红,他睡的香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和村长之间正有些剑拔弩张的味道… 村长站在宋娇娇身旁不远处,看着她动作温柔的抱起小宝。 宋娇娇的动作格外轻柔,小宝发出一声哼唧声,应该是还有些难受。 村长背在背后的手里把玩着一把极为锋利的匕首,匕首尖上泛着幽幽绿光… “小宝刚退烧,等下我给你抓点药,回去给他煎上喝了,小孩子不能喝多了,一调羹即刻,另外别给他吃发物,当娘的人就应该以孩子为中心,照顾他是你的本分。” 宋娇娇抱着小宝的动作僵了僵,什么叫照顾孩子就是本分? 三观都快碎一地了… 村长布满老茧的手抚过匕首,藏进了衣袖。 “你先坐着,我去给小宝抓药,桌上放着水,口渴了就自己喝。” 说完,村长便杵着拐杖一摇一晃的离开了房间,房间里燃着香,宋娇娇从进门就闻到了。 宋娇娇看了眼怀里的孩子,原本想走的想法散去了,她不是医生,小朋友生病最麻烦也最得好好留意。 村长虽然总是给自己一中心慌的感觉,但是宋娇娇下意识的就认为,他至少应该不会对孩子下手… 香炉里焚着不知名的香,闻着有些上头,宋娇娇莫名觉得口干舌燥,端起桌上的水看了看 杯中水清澈,漂浮着如同一叶扁舟的茶叶,宋娇娇没有过多思考,一饮而尽。 喝下茶后,宋娇娇反而觉得有点不舒服,口干舌燥的感觉是没有了,就是莫名觉得腹部有些隐隐绞痛。 她没太在意,只以为是太饿了… 过了好一会儿,村长才提着一包药走了过来。他看了眼桌上的茶杯,下垂的嘴角扬了扬… 喝了就好,要是不喝,你可能就没命活了。 “药给你,四碗水熬成一碗,别给小宝喝多了。”村长将药包放在宋娇娇身边,慢悠悠的转到了香炉边。 宋娇娇用小拇指勾起药,紧了紧怀里的孩子,手臂传来酸痛发麻的感觉。 带孩子真是不容易啊,宋娇娇在心里默默感叹。 “多谢村长,我会好好照顾小宝的。”说完,宋娇娇就抱着孩子离开了。 村长没有回头,只是端起一杯水浇灭了香炉里的香。 他扇起缕缕香烟钻进鼻间,喃喃的说“果真是好毒,宋娇娇也算你命大,喝了那杯茶,你至少还能活着带大小公子…” 一盏断魂散,一命玉香消,宋娇娇天命如此,你该为清河常氏的万千冤魂偿命… ……… 抱着小宝回到家后,宋娇娇给小宝放在床上,掖好被子,就去煎药了。 坐在火坑边上,宋娇娇怎么都想不起来,当时在祭台上,到底是谁给她喂的那一眼苦涩辣喉的水… 锅里的药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泡,散发着一阵苦味。 宋娇娇正出神时,前不久那个扶了她一把的大娘来了。 叩叩叩…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大娘一边敲门一边慌忙大喊“宋娘子在吗?宋娘子…” 宋娇娇回了神,听到大娘的声音后,急忙去开门。 “大娘怎么了?” 大娘闻着屋里的药味儿皱着眉头说“牛翠花疯了,提着刀要来找你报仇啊,你赶紧带着小宝出去躲躲。” 宋娇娇摇摇头,这怎么躲,宋家村就这么大,往哪里躲都躲不了。 “大娘,她人呢?” “在来的路上了,一路上牛翠花大喊大叫的,还时不时停下来磨刀,魔怔的很啊。” 宋娇娇看大娘累得气喘吁吁,忙上前扶着她要去屋里坐会儿。 大娘摆了摆手,说着不用了。 “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我那混蛋儿子好吃懒做,儿媳妇怀着孕快生了,我现在得去山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好给我那可怜的儿媳妇补补。” 听到大娘的话,宋娇娇只觉得心酸,家中无米下锅,还要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去劳作,这怎么不让人不可怜啊。 “大娘你先等等,我前些日子在山上弄了不少板栗和酸橘子,我给您拿点。” “这多不好意思,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本来就不容易了,你先顾着自己就好了,老婆子我啊,还能动。” 大娘嘴上说着不用,可那眼神却一直往宋娇娇家里看,满眼期冀。 宋娇娇笑了笑说“我是年轻人,吃的没了再去山上找就好了,您年纪大了,爬山累脚。” 见宋娇娇执意坚持,大娘也就不退脱了。 “那就谢谢丫头了。” 宋娇娇转身去屋里用簸箕端了写板栗和酸橘子出来,大娘等在屋门口,远远的就看到刘婶提着菜刀骂骂咧咧了的冲了过来。 “啊,不好了,丫头快…快跑,那疯婆子来了。” 大娘吓得连连后退,宋娇娇刚把小宝的药端下来,就听到大娘叫声。 宋娇娇连忙跑出来。 “大娘,怎么了这是?” 大娘手脚麻溜的关上门窗,吓得手脚颤抖,嘴皮子止不住的哆嗦。 “牛…牛翠花提着刀到你家门口了!” 宋娇娇听此,急忙趴在窗户上看,只见刘婶提着菜刀一下又一下的在砍那可怜的竹编篱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