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门娇娇女:冷面夫君竟是权臣 第4章:逃跑失败的刘婶

时间:2022-01-15作者:白菜菌菌

    刘婶一路冲回家,拽上在屋里绣花的美美就要去收拾行李。 “娘,你慌里慌张的干嘛啊!”美美被吓得不耐烦的挣脱刘婶的手,脸上的麻子都在表示抗拒。 刘婶一拍膝盖指着美美骂“你这个蠢货,绣什么花?都火烧屁股了,不跑等死吗?” 美美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呆愣着,刘婶见状拽起美美就去收拾盘缠… 几串铜钱,碎银子还有美美从宋娇娇家里偷来的钱和玉佩,都被刘婶收拾起来缠在腰上。 刘婶一边收拾一边深情慌乱地嘀咕“我们去找你爹,离开这个吃人的鬼地方…” 越说心里越有些难挨,刘婶憋着一口气,有些怨恨自己的丈夫。 一年前刘婶的丈夫离开宋家村出去讨生活,说的是得了大机遇就接他们离开享清福,过了这么久连个人毛都没见着… “娘!你到底要做什么!什么事儿那么着急?” 美美不耐烦的大叫,心里却仿佛有了结果?难道是那件事被宋娇娇知道了? 刘婶急的东西边拿边掉,美美又在一旁不停地叽叽喳喳,气的刘婶头脑一热,直接一巴掌扇在美美脸上。 农妇的手劲儿大,刘婶出手一向没个轻重,这一巴掌直接扇得美美头脑发胀,一屁股坐在地上。 …… “娘!”美美带着哭腔,咬牙大叫。 她的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眼泪划过肿胀的脸颊,很不好看,像个刚从荒地里爬出来的鬼… “美美,娘…娘不是故意的。”镇定后的刘婶有些手足无措。 她想去拉美美的手,却被美美一把推开。 刘婶心疼又心慌,她看向窗外堆满柴火的泥泞小路,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过了这么一会儿了,万一他们追来了怎么办? ……… 刘婶看着衣服上沾满灰尘涕泗横流的美美,心一横咬牙怒道“你快点给我起来,我们现在离开这里…去找你爹!” “我不去!”美美猛地擦掉眼泪,爬起来也狠狠地瞪着刘婶。 一双通红的眼睛里蓄满眼泪和倔强… “美美这都什么时候,你听娘的话行吗?” 刘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现在只想赶紧带美美走,在等下去就要大祸临头了。 “我们为什么要走?” 美美问出心中的疑惑,刘婶却不愿意告诉她。 刘婶不想美美知道她才是河神的新娘… “你别管那么多,先跟娘走。”说着,刘婶慌忙的伸手去拉美美的手。 这时,屋外的篱笆被猛地踹开,刘婶心头一震,脸色都白了。 她趴在窗口看去,王二狗子正带着提着剑的宋娇娇和赵强冲了过来。 刘婶跌倒在地,冷汗直流,嘴里嘀咕着“完了…完了…” 美美向窗外看去,看着王二狗子的动作,疑惑不解和愤怒涌上心头。 她直接打开门冲着匆匆赶来的宋娇娇几人大吼“你们这是干嘛?踢坏了我家的篱笆,你们赔得起吗?” 王二狗子可不管那么多,他看了眼屋里瘫坐在地上,腰间鼓囊囊的刘婶,又看了眼美美,厌恶的冷哼一声说: “想走?刘美你娘可是打了一手好算盘,要不是我反应过来,这会儿你娘估计就带着你跑了!” 美美双手叉腰怒吼“说什么呢你?我娘打什么算盘了?王向前你说话可得讲证据!” “证据?你娘腰上绑的包袱不就是证据吗?” 宋娇娇看了眼屋里刘婶鼓囊囊的腰间,米白色的穗子露了个尾巴出来。美美顺着王二狗子的手看去,刘婶瘫坐在地上,手还不忘护着腰上的盘缠… 美美见此,咬了咬唇,压下心头的慌乱狡辩说:“什么证据?我没有看见!娘!什么证据?您看到了吗?” 刘婶被美美这一通话吼的回过神,她急忙窜起身趁着拍灰的机会,将盘缠三下五除二的解下来丟到桌角。 从宋娇娇家里偷来的玉佩被甩了出来,水蓝色的玉佩上刻着个明晃晃的昭字。 “什么证据?别冤枉人,我可没看见!”刘婶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装得不服又委屈…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王二狗子等人冤枉她了呢。 王二狗子不屑的冷哼一声,刘婶见状瞥了一眼桌角的包袱,大步出门,手还不忘关上门。 “王二啊,要我说你还是少管闲事,河神娶亲有多重要也不用我说了,你们不赶紧把她送去祭祀,偏偏揪着我不放,呸,下贱!” 刘婶双手叉腰,挡在美美身前,美美却不禁皱起眉头。 “刘婶,既然美美在家,那就跟我们走吧!” 赵强表情严肃的说着,一身健壮的肌肉和黝黑却锃亮的眼神仿佛有着震慑人心的能力。 刘婶不免咽了口唾沫,紧紧护着美美说“不去!我们美美才不去给河神当新娘,你们快带着这个贱人滚!” 刘婶此话一出,跟来的十几个村民纷纷开始叫嚷,这回…他们更确定美美的生辰八字有问题! 到了以后都一直没说话的终于宋娇娇开了口“刘婶,你在怕什么?既然你确定美美不是河神新娘,说个生辰八字又何妨?” 刘婶朝着宋娇娇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呸!下贱胚子,你个未婚先孕的女人本来是应该侵猪笼的!是我和村长好心才留你狗命,能做河神的新娘,你就偷着乐吧!” 宋娇娇笑了笑“这个好处还是留给你女儿吧,再着,如果村长真的觉得我让宋家村丢了脸,早在三年前我有孕时就该杀了我,为什么会等到今天?” 刘婶咬咬牙就要反驳,宋娇娇却提高语调打断道“刘婶!你揪着我不放,无非两点!其一我未婚先孕有伤风化,其二你怕我活着会从你那儿讨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 眼见着秘密就要被公之于众,刘婶也怕丢了脸面。 她大吼一声“呸,胡说八道,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刘婶黑黢黢的手指成爪状,直直冲向宋娇娇,妄图抓花她的脸,撕了她的嘴… 宋娇娇也不惯着,提着剑挥向刘婶,刘婶一个不察被划破了手臂,鲜血涌出,疼的刘婶躺在地上开始哭喊… “啊啊啊,杀人了…宋娘子要杀人了…” “娘!” 美美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冲过去,扶着刘婶泣不成声。 一旁的村民也被宋娇娇这果断的手段吓得不轻。 赵强更是皱起眉头看向宋娇娇,心里想着,什么时候那个温柔内向又有些唯唯诺诺的女人变得这么的…下手狠毒? “宋娇娇你疯了吗?你是想着杀了我娘吗?明明是你偷了我家的东西,你怎么敢这么理直气壮!” 说完,美美又抱着刘婶肥胖的手臂开始苦。刘婶疼的呲牙咧嘴还不忘反咬宋娇娇一口: “宋娇娇,你这个恶人!偷了我刘家的东西,还要杀我,天理何在?我不活了啊…” ……… 众目睽睽之下,刘婶挣脱美美的怀抱,趴在地上开始打滚。 没几下,刘婶身上就招满了灰尘,活像个钻了灶,糊了一身灶灰的花猫… 宋娇娇冷嗤“什么时候我的东西就成了你刘家的!人要脸树要皮,刘婶你自己不要脸,也拉着你女儿不要脸吗?” 女人的战争都是很激烈的,赵强和一众村民只敢在一旁看戏,都不敢多说什么。 人群里,有个身材矮小的村民眼神慌乱的跑了… 王二狗子冷眼看着,心里的恨意涌上心头… 那一年,要不是她!要不是因为这个贪财的女人,他也不可能考不上秀才… 一种邪恶的想法涌上心头,王二狗子隐晦而疯狂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刘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