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在交换综艺里捡到个爸爸 老式小区(DoubleKill……...)

时间:2022-01-16作者:咸鱼老人

    第二天一早。

    当宁沛起来准备叫宁惜和宁辰两人起床吃早饭的时候,却发现两个孩子早已经起来了。

    客房里,两人已经将床铺收拾好,用过的东西也都一一放回了原位。

    要不是床头那两叠被子叠的造型实在是有点……土,甚至会让人怀疑这两个孩子昨天到底有没有在那个房间里休息过。

    此时,两人正整整齐齐地站在客厅门边,怀里抱着节目组给他们的那个书包,一副随时准备好了可以离开的样子。

    宁沛嘴角微抽:这两个小孩是有多不想在他这里待着?

    宁沛默默吐槽了一句。

    细微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直播间里观众们的火眼金睛。

    ……

    观众们兴致勃勃地吐槽着。

    不过,相比起昨天,今天宁沛直播间里的人数倒是意外的多了一些。

    ——

    “先过来坐下,吃过早餐再走。”宁沛有些无奈地对宁惜和宁辰两人说道。

    “哦。”

    “好。”

    两人乖乖来到餐桌前,坐下。

    坐下后,宁惜才后知后觉地朝宁沛说了一句:“宁叔叔早上好。”

    宁辰在桌下被宁惜踢了一脚之后,也跟着说了句:“宁叔叔早上好。”

    看着两个孩子一脸紧张的模样,宁沛暗暗好笑,放轻声音回了一句:“早上好。”

    随后,宁沛去给两人准备早餐。

    依旧还是和昨天一样标配的面条,宁惜和宁辰两人依旧吃得津津有味。

    ——

    吃过饭后不久,节目组的人来了。

    三人坐上了节目组的车,出发前往第一期的节目录制地。

    路上,宁沛会时不时地看两个孩子一眼,宁惜和宁辰也会趁宁沛不注意地时候用一种好奇又探究地眼神偷瞄着他。

    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直播屏幕前,看着这一幕,王琪有些着急。

    “沛哥怎么不和两个孩子说说话啊?”

    此时,另外两组明星家长带娃的直播间里,吴知州和妻子正在给素人孩子讲着一路上的见闻风景,刘书瑜也在卖力地说着笑话试图拉近自己和素人孩子之间的距离。

    虽然这两家人的表现当中演的成分多一点,但至少在观众看来是一副和和美美的画面。

    唯独宁沛和宁惜、宁辰三个人的直播间里,气氛安静如死,画面仿佛静止。

    “这样观众很容易流失的……”王琪又嘀咕了一声。

    周奕皱了下眉,眼里也闪过了一丝担忧。

    ——

    车里,奇奇怪怪的气氛维持了一路。

    终于,在两个小时后,宁沛三人被节目组带到了他们即将入住的地方。

    ……

    宁沛和宁惜、宁辰三人下车,入眼的便是面前一片老式居民小区。

    主持人一脸笑意地来到三人面前。

    “上午好。”主持人客套地和宁沛三人打了招呼,又笑着说道:“看来我们的明星爸爸和两个宝贝相处得不错。”

    没出什么岔子已经是万幸了。

    主持人暗舒一口气。

    将宁惜和宁辰送到宁沛家里之后,导演组的众人一直暗暗担忧。

    毕竟业内人都知道,宁沛的性格虽然不算差,但也绝对和温柔沾不上边。

    两个孩子看起来也不太好搞的样子。

    “还可以。”宁惜煞有其事地回答了一句。

    “我觉得一般……唔,还凑活吧。”宁辰埋着头,用非常小的声音嘀咕了一句。

    宁惜认真的语气、中肯的回答,外加上旁边某人不给面子的‘拆台’,成功将周围原本紧张的节目组众人逗乐。

    主持人收敛了笑,指着身后的一片小区询问宁惜和宁辰两人:“你们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我们要住的地方?”宁惜问道。昨天他们抽到的那张照片里的砖,就是这些房子外墙的砖块。

    “没错,”主持人点点头,又继续说道:“在我身后的这个居民区叫做项阳小区,是上个世纪90年代早期修建的一批居民小区,这就是你们这一周将要入住的地方。”

    “你们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主持人又问。

    宁惜:“挺好的。”

    宁辰:“还可以。”

    宁沛:“……”呵呵。

    看着三人截然不同的表情,主持人忍着笑,继续介绍。

    “在你们入住之前,我们需要进行一些简单的说明。”

    “首先,为了保证嘉宾体验的真实性,按照节目规定,录制期间,明星家长和宝贝们不能携带与节目无关的个人物品,包括但不限于手机、电子设备、现金、银行卡以及一些贵重物品等等,”顿了顿,主持人继续说道:“你们可以保留必要的换洗衣物和生活用品,其余则需要交给节目组暂时保管。”

    主持人说完,一旁的两名工作人员已经抬着一个物品保管箱走到了宁沛三人面前。

    宁沛将手机、钱包以及手表一类值钱的东西递给了工作人员。

    确定宁沛身上没有其他‘违禁物品’后,工作人员又来到宁辰和宁惜两人面前。

    看着面前的箱子,宁辰和宁惜二脸懵逼。

    就在观众们以为两个孩子是不想配合节目组的时候,却见宁惜看着面前的工作人员说了一句:“我、我们没有值钱的东西。”

    可怜巴巴的语气仿佛在说‘我们不配’。

    两名工作人员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两个孩子被带到电视台的那天,身上除了一个破烂塑料袋什么都没有,就连身上的衣服还有书包里那些洗漱用品都是节目组给准备的。

    “咳,你们不用放了。”工作人员朝着宁惜和宁辰两人干笑了一声,说道。

    见物品‘没收’完成,主持人继续进行说明。

    “明星家长和宝贝们即将入住的家庭中所有背景均来自真实信息,同样的,所有物资也都为真实物品,家长和宝贝在入住后,屋内的所有物品你们都可以使用,包括钱和物资。”

    “要求?”宁沛问道。

    “没有要求,你们唯一需要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利用所能取得的物资或者工作成功生活一周。”主持人回答道。

    “只要生活一周,做什么都可以是么?”宁沛抓住了关键信息,问道。

    “呃,理论上是这样没错,”顿了顿,主持人又道:“不过也有几点需要注意。”

    “第一,录制嘉宾在录制期间所有的行为必须附和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

    “第二,明星家长不得利用明星的身份获取资源和报酬。”

    “第三,家长和宝贝们的行为活动必须基于节目组提供的家庭背景进行。”

    说完,见宁沛目光微沉,主持人赶紧又道:“不过,不用担心,我们节目组也给你们准备了一些必需品。”

    主持人一边说着,一边从一旁的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了三个信封,递给宁沛三人。

    宁沛接过信封。

    拆开,里面分别是一把钥匙、一部手机和三张卡片。

    宁沛:“……”就这?

    对上宁沛投来的目光,主持人心虚地笑笑,解释道:“第一个信封中是你们‘新家’的房门钥匙,钥匙仅有一把,请务必保管好。”

    “至于手机,节目组已经预存了话费,可以放心使用。”

    “另外,”顿了顿,主持然又指着宁沛手里另外一个信封解释道:“三张卡片是节目组为你们准备的求助卡片,在每一期节目录制的过程中,爸爸和宝贝都拥有三次想节目组求助的机会。”

    “节目录制一旦正式开始,在非紧急情况下,节目组不会对爸爸和宝贝的生活进行任何的干预,同样的,也不会向你们提供任何的帮助,所以,仅有的三张求助卡片,请你们谨慎使用。”

    “最后,在体验正式开始之前,爸爸和宝贝们还有什么问题吗?”主持人问道。

    “没有了。”宁沛说道。

    一旁的宁惜和宁辰不明所以,但也跟着摇了摇头。

    主持人点点头:“那么接下来的一周就请我们的明星家长还有宝贝们加油吧。”

    随着主持人一声打板,宁沛和宁惜、宁辰的一周生活体验正式开始。

    镜头重新回到了宁沛三人身上。

    除了负责跟拍的摄像,主持人和其余的工作人员迅速撤离了现场。

    一时间,小区门口只剩下一大两小三个身影‘苍凉’地站在原处。

    宁沛看了一眼面前的老式小区,又看了一眼手中的老式门锁钥匙——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走吧。”宁沛对旁边两个小孩说道。

    “唔,好。”

    宁惜和宁辰乖乖跟在宁沛身后走进了小区。

    因为是老式小区,整个小区周围没有护栏、没有围墙,仅在门口象征性地修了一个大门。

    小区内一共有7栋差不多的四层楼建筑。

    几栋楼无规则的就地修建,楼与楼的间距很小,再加上周围堆放了许多杂物,使得小区内同行的路变得十分狭窄。

    节目组给的钥匙上贴了房号标签:三栋1单元2-5。

    宁沛看了一圈,很快在几栋拥挤的单元楼房中找到了的楼标。

    走到单元门口,入眼的先是一条狭窄幽暗的走廊。

    看着走廊四周悬挂的尘埃和蜘蛛网,以及走廊两边堆放的杂物,宁沛微微皱了下眉头,脚步略微迟疑了两秒。

    反倒是他身后的两个小孩,一脸淡定地走进了走廊内。

    宁沛刚想提醒宁惜和宁辰注意安全,别磕到碰到。

    结果就发现这两人好像很适应这样黑暗的环境一般,走得非常稳当,不仅身形矫健地躲过了周围的杂物,过程中两双眼睛还充满好奇地在四下张望。

    两人的状态让宁沛想到了观光团到某地旅游参观的样子。

    走到一半,两人才似乎想起他们把一起的‘团友’落下了,于是扭过头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宁沛。

    “走吧,在2楼5号。”说罢,宁沛也跟了上去。

    三人很快来到了2楼。

    整个二楼一共有6户房子。中间公共的楼道区域,一盏昏黄的灯泡勉强将楼层照亮,靠近楼梯的地方有一个公共的水池、操作台,楼梯间左右两边则拥挤的排列则3个房门,走廊尽头还有一间共用的杂物间和卫生间。

    有观众提出质疑。

    尤其是和另外几组家庭比起来。

    ——三个明星子女虽然是住进了素人家庭,但居住条件整体来说还算不错。

    导演吴知州和妻子带着素人儿子住进了市区内的公寓房内,虽然房子不大,但生活便利。

    刘书瑜和素人女儿住进一家工厂的职工宿舍内,房子也比宁沛他们这个新了许多,而且生活设施齐全。

    “咱们之前是和橙子台或者ikr有过什么过节吗?”公司里,王琪同样向经纪人提出了疑问:怎么感觉节目组在故意整宁沛?

    听到这话,周奕面露几分尴尬。

    “不是……”这个锅还真不该节目组背。

    昨天录制的时候,宁沛刚抽完签他就去和节目组那边确认了——另外两个宁沛没抽到的信封里,一个照片对应的是普通的商品小区房,一个对应了某处电力小区的宿舍。

    唯独最差的一个被宁沛给抽到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被一道清亮的声音打断。

    “5号在那里!”

    视频里,宁惜指着某一间房门对宁沛说道,声音中透着激动。

    “嗯,过去吧。”

    宁沛将门打开,一股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

    因为与旁边的楼房间隔太近,屋子虽然又一个窗户,但屋内的光线并不好。

    宁沛摸索到了开关,将灯打开,三人这才看清了屋内的全貌。

    整个屋子大约有三四十平,一室一厅,厨房和卫生间在外面,一层楼共用。

    屋内有些简单的生活设施,床、沙发、衣柜、杂物柜、一张跛脚的桌子、几把看上去同样不太稳当的凳子。

    还有一些不确定还能不能用的老旧家电。

    除此之外,屋子里堆放了很多前屋主留下的杂物,让本来就不算大的房子变得更加凌乱。

    公司电脑前,看着直播间里的这一幕,王琪的面部抖了抖:“完了,这环境,沛哥不会当场翻脸吧?”

    周奕:“……”

    看着画面中面色越发凝重的宁沛,周奕只能暗暗祈祷,希望宁沛不会现场撂杆子走人。

    ——

    画面中,与宁沛的沉重不同,一旁的宁惜和宁辰两人反而是一脸的惊喜。

    “好好啊……”宁惜小声感叹道。

    旁边的宁辰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也和宁惜如出一辙。

    宁沛:???

    观众:???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一般,在屋外看了一圈之后,宁惜和宁辰两人已经毫不嫌弃脚下的‘脏乱差’走进了屋内,并且在屋内好奇地打量起来。

    “这个房里里面外面两间都贴了墙纸!,还是不一样花纹的墙纸!”宁惜说道。

    宁辰点点头,又指着天花板说道:“屋顶上也贴了。”

    “里面这间还有地毯!”

    顺着两个孩子的话,宁沛看了一眼墙上已经发黄的墙纸,屋顶同样发黄且起皮的金色贴纸,以及卧室里依稀可见已经被踩得稀薄发亮的地毯,嘴角微抽。

    这时,两个孩子已经又将关注点落到了屋内的陈设上面。

    “这里有个小冰箱!”“这里有电风扇!”“还有一个电视机!”……

    “宁辰你看,那里还有个挂画!”宁惜拽了拽旁边的宁辰,指着墙上某处挂画说道。

    宁辰看过去,也点了点头,道:“这个我之前看到过,在李小敏家里就有一个差不多的。”

    “我也看到过,她家里那个是荷花的,打开的时候下面的水还会动,超好看。”宁惜附和道。

    听着两人小声的讨论,宁沛终于忍不住朝着他们口中‘超好看’的挂画看了过去——是一个长方形类似于塑料灯箱的东西,左边印着一副土土的山水画,右边则是显示日期和时间的地方。

    就这……好看?

    宁沛在心里默默吐槽。

    不过,宁惜和宁辰满是羡慕的语气,以及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倒是成功将宁沛逗笑,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顿时一扫而光。

    宁沛也打消了要去和节目组理论这房子是不是太夸张了的问题。

    “先收拾一下吧。”宁沛对两人说道。

    宁沛原本的意思是让宁惜和宁辰两人先到旁边去等着,他来收拾。

    结果,宁沛话音刚落,宁辰和宁惜两人已经做出了一副撸起袖子要开干的模样。

    宁沛只好又对两人说道:“你们不用动,到外面去等着,这里我来处理。”

    这话一出,却换来了一道质疑的眼神。

    宁辰盯着宁沛,眼神仿佛在问:你能行吗?

    宁沛挑眉,回望向了宁辰。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太久,就被宁惜打断了。

    宁惜悄悄拉了拉宁辰的衣服,凑近他的耳边小声提醒道:“宁辰,你这样会被讨厌的。”

    “可是他看起来就是不太能干的样子。”宁辰小声道。

    宁沛:“……”frist blood。

    “我知道,但是你不要表现得那么明显。”

    宁沛:“……”double kill。

    “我们可以帮忙。”宁惜抬起头来看向宁沛说道,说罢,又加了一句:“我们很能干的。”

    旁边的宁辰点点头,努力不让自己的鄙视表现得太明显。

    看着两个小孩,宁沛一脸黑线——节目组给三人佩戴的随身录制设备都有收音功能、靠近屋内的固定设备时还有一些扩音功能,这两人是觉得他们刚才的悄悄话观众听不到,还是他听不到?

    在两人的坚持下,宁沛最终做出了让步。

    “可以,不过要注意安全。”宁沛说完,在屋内看了一圈,最终找了个简单的活,让两人去擦桌子。

    将两个孩子打发走,宁沛看了一眼四下堆放的杂物,又屋里屋外地走了一圈。最后,宁沛在屋里找了个不影响同行、看上去也相对安全的角落,开始将屋里的杂物往一处挪。

    从大到小、从重的到轻的.这屋里的杂物不少,有用的没用的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但好在屋里对方的废纸箱也不少。

    宁沛将杂物扔进废纸箱里正好可以暂时堆到一旁。

    一番收拾,原本杂乱的房间清爽了不少。

    宁沛看向旁边干劲十足的两个孩子,眼里闪过意外——本来让他们擦桌子只是想暂时将两人打发到一旁,却没想到这两人竟然真的在卖力地干活。

    此时,屋内大部分的家具已经被两人擦洗干净。

    一番检查,电视机不能用了,电冰箱、电热水壶倒是还能用,洗衣机也勉强还能转动,可惜用这个洗衣服时候需要将它整个搬到外面的公用水池旁。

    唯一令宁惜和宁辰两人有些遗憾的是那个他们颇为期待的山水画挂钟通上电之后没有半点反应。

    不过,宁惜还是将挂钟给擦干净了,让宁辰重新将挂回原处。

    一番清洗过后,上面的山水画倒是比之前看上去鲜亮了不少,看着倒是没那么难看了。

    见宁惜又要去擦洗角落里的电风扇,宁沛本想提醒她,这个季节用不到电风扇,根本不需要浪费功夫。

    不过见宁惜一脸认真的模样,宁沛最终没有打断她。

    直到三人将整个屋子上上下下打扫了一遍,又铺上了节目组提供的床单被子,放上带来的生活用品,整个小家看上去虽然谈不上焕然一新,但好歹能住人了。

    剩下的就只有孩子了……

    宁沛低头看向旁边两个脏兮兮的小孩,眼里生动地闪过一抹纠结。

    注意到宁沛在看自己,宁惜和宁辰两人下意识地站直了一些。

    但两个也很快意识到了宁沛在看什么。

    “宁辰,你好脏哦。”宁惜一脸嫌弃地看着宁辰‘先告状’地说道。

    宁辰不服气,于是也回怼了一句:“你不也一样吗,脏死了。”

    这两人此时就跟花猫一样。反观宁沛,除了整理杂物的时候弄脏了手,衣袖上、衣服上依旧干净如初。

    两人的一番互怼,倒是成功地将直播间里的观众们逗乐:

    众人议论着,很快大家的关注点又来到了宁沛的身上:

    ……

    在某一瞬间,宁沛脑子里倒真闪过了一丝‘把这两个小家伙扔掉’的念头,不过也只是想想,看着两人可可爱爱的模样,宁沛终于还是心软了,无奈地笑笑,对两人说到:“走吧,到外面去洗洗。”

    宁沛拿了塑料盆、拿了毛巾,又用热水壶烧了一些热水,将两人带到了外面的水池旁。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以宁沛的性格一定会把这些东西扔给宁惜和宁辰两人让他们自己洗的时候,却见宁沛竟然细心地让两人洗干净了手,又挨个仔细地帮两个人擦干净了脸上的灰和汗。

    直播间外,看着画面中的这一幕,做了宁沛三年助理的王琪目瞪口呆——这个画面太温馨,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是我认识的那个沛哥?!”

    “居然一点也不嫌弃那两个小孩,还亲自帮他们洗干净了脸,太额……太诡异了吧。”王琪惊叹道。

    一旁的周奕没说话,但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唔,沛哥这是终于想起来他在录制节目了吗?”王琪吐槽道。

    ——

    这边,擦干净脸的宁惜忍不住“咯咯”地笑了。

    宁沛问她:“怎么了?”

    宁惜赶紧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没什么”之后,便飞快地跑回了屋子。

    跑到一半,想到什么,宁惜又停下来,埋着头,小声地朝着宁沛说了声:“谢谢。”

    宁沛下意识地勾起嘴角,目光落到了旁边的宁辰身上。

    似感应到了宁沛投来的目光,宁辰愣了一下,撅起嘴,似吐槽一般地小声说了句:“我们自己又不是不会洗……”

    话虽这么说,不过宁辰此时脸上通红的颜色已经蔓延到了耳尖。

    好像是不想被发现一般,宁辰酷酷地转身,也跟着快步跑向了屋子。

    ……

    三人重新回到屋内。

    看着经过一番收拾过后,大变模样的‘家’,宁惜脸上挂起了一抹笑。

    “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么……”宁惜低喃,声音中透着欣喜。

    然而,下一秒就被宁辰泼了一盆冷水:“不是。”

    “这里是别人的家。”像是害怕宁惜认不清‘现实’一般,宁辰又强调了一句。声音中却带着不易察觉的失望。

    宁沛低头看着两人:他能感觉到这两个孩子对这里的喜欢,虽不知道这个屋子究竟哪里好,不过两人在这里似乎比在他那里和其他地方时放松了许多。

    不忍心看着宁惜失望,于是宁沛说了一句:“这个星期是。”

    “唔?”宁惜扭头看向宁沛。

    宁沛又说明了一句:“还记得之前主持人说的吗,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果然,宁沛这话一出,宁惜笑了,宁辰也没憋住弯起了嘴角。

    三人又在这个家里整理和搜寻了一番,最后将找出来的看起来有用的东西一一放在了桌子上。

    二十几块钱的零钱、一把干面条、几瓶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简单调味料、小半罐猪油、一堆膏药、几张创可贴、一本皱皱巴巴的电话簿、一叠五花八门的单子。

    导演吴知州那一组入住的家庭不仅生活设施齐全,在屋里还找到了不少现金和商场超市的代金券,冰箱里还存了满满一冰箱的食材、还有许多零食,‘一家人’这一周就算什么都不做,光靠那一冰箱的食物也能安逸地生活一周。

    男星刘书瑜那边虽然条件稍微差一些,但好歹包吃包住,就连工作问题都顺便解决了。

    唯独宁沛这边,完全看不出生存的希望。

    ……

    宁惜盯着那堆膏药研究了半天,最后看向宁沛,询问道:“我们的工作是去天桥上买狗皮膏药吗?”

    “也不一定,”宁辰也盯着那堆膏药,猜测道:“也有可能是江湖骗子。”

    两人一本正经的话,成功将直播间内有些沉重的气氛带偏。

    观众试图从宁辰和宁惜两人的脸上找出点开玩笑的成分,结果怎么看两人都是一脸的认真,完全不像是在说笑。

    “咳,应该不是。”宁沛忍着笑,轻咳一声说道。

    接着,宁沛又在那堆单子里面仔细翻找了一圈,终于在里面找到了几张类似于派工单的东西。

    这应该是个家电配送员的工作。

    在单子的右下角有一个电器商城的后勤联系电话。

    宁沛拿出了节目组提供的手机——果然,手机被节目组做过特殊处理,仅有几个特定的app可以使用,拨打电话也做了限制处理,比如,嘉宾想用这个电话登陆自己的通讯账号或者wx、支付软件就不可能,想给自己的经纪人打电话也不可能。

    宁沛尝试着按下了派工单上的号码,电话倒是顺利地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

    节目组应该提前做过沟通,所以,电话那头的主管在接到宁沛的电话之后显得并不意外,还十分热情地和宁沛介绍了家电配送的流程、工作内容以及工资收入。

    ——三公里内,完成一件大件家电的配送3块钱,中小型家电的配送2块钱,超出3公里范围,每公里另加6毛钱;不包食宿、没有底薪。

    观众们纷纷吐槽。

    也有理智的观众表示:

    毕竟吴知州和刘书瑜那两组只需要养一个孩子,宁沛则需要养两个。

    ……

    “你觉得沛哥能搞定吗?”公司里,看着直播,王琪问周奕。

    “够呛。”周奕缓缓扔出两个字。此时,他的脑子里却在考虑着要不要和节目组那边私下沟通一下,让宁沛他们一不小心捡到点钱、或者一个不经意中个大奖什么的。

    ——

    屋子里。

    宁惜见宁沛挂断了电话之后,表情好像不像她想象中的找到了工作那么高兴,于是担心地问了一句:“我们的工作是不是不太好?”

    对上两双充满担忧的眸子,宁沛松开了眉头,否认道:“没有,不算太糟。”

    说完,宁沛又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站起身来说道:“走吧,先去吃东西。”

    收拾了一天,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好在这里是老城区,小区附近就有不少吃的。

    随着三人走到室外,直播间里的不少观众才惊觉时间已经不早了。

    另外的几组家庭至少还有不少温馨互动的过程,或者和邻居同事打招呼送见面礼、去超市购物、一家人一起做饭之类的活动,‘剧情’安排得满满当当。唯独宁沛直播间里,一大两小三个人从头到尾就在正儿八经地收拾屋子。

    ——

    这边,三人用节目组‘友情赞助’的那二十几块钱在外面饱餐了一顿。

    吃过晚饭后的三人重新回到了他们的临时小家里。

    宁沛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翻看着家电商城的主管给他发来的工作细则和要求,表情时而皱眉、时而严肃。

    宁惜和宁辰安静地坐在另外一边的凳子上,没有打扰宁沛。

    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很久。

    就在直播间里的观众都在打赌他们和宁沛三人谁会先睡着的时候,终于,画面中有了动静。

    看着宁沛面色凝重、似乎在为生计问题发愁的模样,宁惜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叫了对方一声:“那个……宁叔叔。”

    “嗯?什么?”宁沛抬起头来看向宁惜。

    “我们不会让你被饿死的。”宁惜郑重其事地向宁沛保证道。

    ,,

    ,。,(去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