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四百二十章 致命诱惑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王鸽找了把椅子在护士站的老地方坐了下来,大水杯仍旧是捧在手心里,忙了一整个下午,也就趁着傍晚这段时间可能还有点空闲,赶紧趁机休息一会儿,表情十分悠闲。

    如果这不是在医院,王鸽现在的姿势和表情活脱脱像是一个看门的老大爷,边听收音机里面说书唱戏,边捧着满是茶垢脏兮兮的大杯子闭目养神。

    如果不考虑工资的话,大部分人梦想之中的工作应该就是这种吧,什么事儿都不想的那种,只要看好大门就好,出事儿也不用自己负责,报警就是了。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期待自己活得精彩,活的高大上,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闯出一片天地,有的时候稳定而惬意的生活更让人感觉到舒服。而大多数人都是这种想法。

    王鸽甚至在想,自己要是老了,干不动了,退居二线,去像孙成德那样做个培训教官,或者直接在医院里看大门,那都是无比享受的。

    只可惜,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现在成为一个看门的大爷是没有任何生活资本可言的。而对于王鸽来说,任何惬意的时间都是十分短暂的,只要是身上的职责和使命还在,他就不可能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压力瞬间将他拉回了现实,而急诊大厅之中嘈杂的声音,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儿从收音机里传出来的那种感觉。

    “很悠闲啊。”一个不那么熟悉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

    王鸽转过身子,看着面前的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吗?”王鸽对着那人说道。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奈良。

    玉皇大帝的使者,回轮的重要参与者之一,天使奈良。

    王鸽一边说着,一边左手掏出手机,右手伸向胸口,准备掏出镇魂牌,反正手机的屏幕可以当镜子用,王鸽曾经试过用这种方法召唤虚紫。

    “年轻人,别那么激动。”奈良身穿一套黑色西装,里面的白色衬衣甚至没有一丝褶皱,领带整整齐齐的挂在脖子上,他轻轻的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你现在试试看,她什么时候能到你身边?”

    王鸽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地府现在处于混乱之中,死神人手严重不足,从近几次死神前来提取濒死之人的速度就可以看得出来。事实上王鸽也在想,就算是自己现在召唤了虚紫,那么虚紫肯定也只是会在忙完了自己手头的事情之后才能赶到。

    尽管王鸽知道,一个天使是不能直接或者间接的对人类造成任何伤害,但是不保证在天界如此疯狂的情况下,面前的奈良会违反神的规律,做出什么事情来。既然天使们能够将一个新的灵魂送入新生儿的身体之中,完成轮回的动作,那么保不齐奈良会对王鸽的灵魂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而且现在看来,镇魂牌虽然能够阻止死神靠近自己,但无法对天使造成任何的伤害。

    他的生命安全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威胁的。是不是该跟虚紫或者阎王大人提一句,哪怕让自己学习一丁点防止天使袭扰的法术或者其他什么方式,仅仅是用来自卫也行呢?

    “我不想跟你产生任何交集,或者谈话。”王鸽点亮了自己的手机屏幕,登上a岛匿名版,却发现论坛处于维护之中,好像是遭受到了什么攻击,暗骂丧气。

    “或许,我有办法让你的愿望实现呢。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奈良的头顶并没有任何光环,这意味着现在的他是能够被所有人看到的。但是他一点都不介意,周围的人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而分诊台的护士距离这里也有点远,在嘈杂的环境下是听不到两人之间的对话的。

    别人看着奈良与王鸽说话的时候那亲切的样子,还以为这是王鸽先前认识的好朋友呢。

    “不用了,我正在努力,我觉得我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去拿到我自己想要实现的东西。”王鸽仍旧低着头摆弄手机,不想去看奈良一眼,“不论你们和地府之间有什么争端,但是不要跟我们产生瓜葛,我们只是个普通的正常的人类,扰乱人类世界的秩序,你们也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你指的是来自于造物主的惩罚吗?”奈良呵呵笑了两声,“造物主早已经忘记了这个世界。而他忘记这个世界的原因的,是他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有缺陷。我们想要弥补这个缺陷,让世界的运转变得更加方便,快捷,更加完美,这似乎没什么过错。”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缺陷,大家各司其职,别越界,挺好的。”王鸽终于肯抬起头,看着奈良的眼睛说道,“死神负责带走人的灵魂,而你们负责送回人的灵魂。在这个过程中,我甚至觉得地府世界和天界是在为人类世界服务,而并非反其道而行之。”

    “区区人类,居然敢对天神说教,你们啊,就是看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太以个人为中心,觉得自己最厉害,能够改天换地。事实上,你们永远也无法改变规律。而我们却能够做到。我们拥有着天地之间最强大的能力,甚至连地府世界那些灵魂体都比不上。我们本应该掌控着一切,用我们的规则去改造这个世界。”情绪一直保持着不温不火的奈良,眼神之中终于有了些怒色,但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脸上仍旧保持着微笑。“你也只不过是被死神抽走了灵魂,然后被天使带回人间的不断轮回而已,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们的对话结束了。”王鸽瞥了他一眼,站起身子转身就想走。

    “兰欣的灵魂,哦不,死神兰欣,在我的手里。”奈良没有进行任何动作,甚至没去拉王鸽一把。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想要告诉王鸽这一点,而且他断定,只要王鸽听到了这句话,一定不会结束跟自己的对话。

    果然,王鸽停止了脚步,慢慢转过身子,欲言又止。

    “放心,那个灵魂体好好的,处于休眠状态。”奈良自信满满,“我有办法将她的灵魂重新注入身体之中,恢复她的记忆,并且延长她的寿命,能够做到阎王曾经跟你承诺的一切。”

    “我拒绝。”王鸽毫不犹豫地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根据虚紫和阎王大人之前所告诉他的消息,虽然死神们被禁锢在某个地方,在此期间只要不移动,不进行能量消耗,那么他们的能量体在短时间内就不会消失,甚至不需要补充血色芦苇药丸。

    而且,只要王鸽赢得了赌约,那么无论兰欣的灵魂在什么地方,都会立即魂归原位,再经由阎王大人的操作,便可以恢复记忆,根本用不着天使把灵魂送回来。这是强制规律,什么样的禁锢都无法抵抗。

    因此王鸽只要老老实实的完成赌约,兰欣自然而然会复活,压根用不着天使去特别做什么事情。已经等了一年半还要多了,剩下的时间王鸽还是等得起的。

    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得到的这种结果,总比收到天使的威胁要好的多。

    “我还没说你要做什么,你就拒绝啦?别那么着急嘛!”奈良掏出一把银色的小剪刀,“不用你做什么,只需要你放弃赌约,用这把剪刀剪断赌约绳,并且把镇魂牌交给我,我就将兰欣的灵魂还给你。当然,赌约绳一断,赌约自然失效,也就不存在一年多之后你的赌约失败,灵魂被收取的情况了。在以后,你可以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跟天界地府再无任何瓜葛!”奈良把剪刀递给了王鸽。

    剪刀只有手指那么长,像是以前那种折叠式的小剪刀,看起来像是金属材质,但剪刀的全身都混合着让人看不懂的花纹和神秘的印迹,完全不会给人产生威胁的感觉,王鸽甚至在怀疑用这把剪刀能不能剪得动略显粗壮的赌约绳。

    但王鸽知道,从死神或者天使身上拿出来的东西,看起来平平无奇,但一定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王鸽并没有伸手去接,他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考虑着这件事的后果。

    为什么是自己,为什么非要去搞阎王大人的继承候选人?顾雪若那边也有天使去找他吗?她会不会答应这个条件?

    赌约解除之后,以后的生活真的会像奈良说的那样,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毫无瓜葛吗?

    在一瞬间,王鸽真的很想要拿过那把剪刀,解除这个该死的赌约,让自己生活的一切恢复正常。

    可是王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天界在改造了整个世界之后,自己的生活虽然不再受到赌约上的限制,但所有人类的生活必定会受到天界的影响。

    人类和地府按照天界所指定的规则,像是奴隶一样的小心翼翼,再也没有自由发展的权力,这是他想要的生活吗?这是人类想要的生活吗?

    人类能够存在到现在,就是凭着一股子改天造地的劲头,努力的让整个人类社会变得更好,让自己能够生存下去。

    牺牲尊严,苟且存活,真的是七十亿人想要的吗?

    天使在骗人。虽然王鸽不知道剪断赌约绳和得到镇魂牌对于奈良和天界到底有什么好处,但是敌人想要做的事情,一定要去阻挠,因为这对自己一定有益!有可能自己放弃了阎王大人继承人的这个位置,放弃了赌约,将镇魂牌交出去之后,不会让世界变得更好,反而会加速天界对于地府的蚕食,从而使人类世界被完全控制的节奏加速。

    不能顺从,绝对不能。

    “你在思考?要是换了我,想都不要想,你只是个普通人,身上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那不是你应该承受的,结束这一切吧。安安稳稳的生活,不好吗?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奈良看着王鸽闪烁不定的眼神,趁热打铁,语言十分具有诱惑力。

    “你们在害怕。”王鸽坚定了眼神,摇了摇头,没有伸手去接那把精致小巧的剪刀。

    奈良愣了一下,没明白王鸽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

    “恐怕,我身上的这条赌约绳,只能由我亲自动手,在清醒的状态下由我自己剪断,才能代表放弃赌约,才能把镇魂牌取下来吧。除了我之外,什么人都做不到,包括你。否则你也不会费这么大功夫,跟我在这里画大饼了。每个死神身上都有镇魂牌,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死神会把镇魂牌主动交给你,你也拿不到。否则禁锢了那么多死神的你,早就拿到这个东西了,来忽悠我一个普通人类干什么。”王鸽眯着眼睛,仔细的观察着奈良的表情,“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我想这个东西对你们而言应该有很大的作用。甚至是反向定位每一个死神的位置,或者通过这个东西进入地府世界!”

    “你很聪明,但是那又怎样。这对于你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这只是天界和地府之间的事情而已。”奈良明显有点慌了。

    “你们还是在害怕,否则我活不到现在。”王鸽说道。“你们声称可以无视造物主所制定的神的规律,但你们还是在害怕这个规律。否则,那些消失的死神也不会继续存在到现在都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你们早就把他们湮灭掉了。而你也不会费尽心思来找我谈话,直接粉碎掉那些死神的能量体,然后顺便干掉不听话的我,灭掉我的灵魂,以你的能力来说轻而易举。但是你们还是受制于神的规律,不能对死神能量体或者正常人类造成任何伤害,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说的……应该没错吧?”

    王鸽说的越多,奈良的眼神就越是不够稳定。眼神能够表达一个人的情绪,对于一个能量体来说也是如此。他们也许能够控制灵魂体的所有外显,包括表情,但绝对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神。

    从王鸽与虚紫和阎王大人以及众多灵魂、死神能量体打交道观察的过程中,他便能够得出这个结论。

    想要知道奈良现在的情绪,只需要看着他的眼睛就可以了,根本用不着被表情所欺骗。

    王鸽已经看透了奈良的把戏,在短时间内也找到了天界这样做的根本原因,“你们怕事情操之过急,受到造物主的惩罚,因此一步一步的进行试探,慢慢破坏规律,或者是在一边进行着前期计划,一边寻找破解神之规律的方法,让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再收到约束和惩罚。到了连造物主都没办法管束你们的时候,不论我当时是否已经放弃了赌约,是否把镇魂牌交给了你,恐怕我和兰欣会变成被你们灭掉的第一批人类。你们绝对不会允许像我这样知道所以秘密的人继续活在世界上,这对你们来说是一种威胁。你们只会允许接受你们统治的人类存在。”

    奈良脸上的笑容没有改变,但眼神却充满了错愕与惊恐,他没有给王鸽一个准确的答案,也没说王鸽的猜想到底正确与否。“看来……你今天是不会使用它了。”他把剪刀收了起来。

    这份错愕和惊恐来自于,明明一个人类已经对天界的计划产生了巨大的威胁,但奈良却没有办法在现在干掉他!

    必须把这个消息告诉神圣玉皇大帝,马上就去!

    “我是不聪明,但不代表我傻。这是两回事。你也别把人类都当成傻子,任由你们这些能量体摆布!”王鸽冷笑了一声,奈良自觉情绪的掩饰完美无瑕,可眼神出卖了他,看来自己的猜想,一定有一部分是正确的。要去跟顾雪若分享这一切,待会儿就打电话!不能让顾雪若陷入这个圈套。

    “在你灭亡的那一天,你会后悔曾经放弃了今天的这个宝贵机会。这个机会也许……会让你快乐的生活下去,这份快乐至少持续十年。”奈良转过身,叹了口气,“愚蠢的人类啊,总是会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若是答应了你,我从今天开始之后的每一天都会活在被奴役的阴影之下,根本毫无幸福快乐可言!我害怕死亡,但至少……我坚持过,为自己所坚持的每一天,都是值得的!人是会做后悔的事情,因而被称之为人。可是你别忘了,你也曾经是个人类。”王鸽说道。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