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九十三章 逃 上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林颜悟接电话的速度一如既往的快,更别说是王鸽的电话了。

    这个时间她还在吃完饭,说起话来支支吾吾的,食堂里的嘈杂的背景声音在电话之中还清晰可见,接起了电话,还在跟自己的同学舍友聊天,充满了青春与活力。

    王鸽甚至在电话中隐隐约约的听到,林颜悟的同学似乎是在谈论有关于他的事情。

    “刚才在忙吗?”林颜悟笑了笑,终于开口问道。

    “没出车,心情不太好,跟小沈说了会儿话。”王鸽想了一下,还是选择说了实话,在这件事情上问心无愧,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工作时候的烦心事?其实……虽然我不太了解,但是你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嘛。我可是一个十分优秀的聆听者,不要总是憋在心里,多跟我说说那些故事,我挺想听的。”林颜悟的语气中似乎有点儿不满,好像是埋怨王鸽跟她之间有了一些距离。

    王鸽还算是有点儿大男子主义的,就像是在车队之中所遇到的烦恼不会向父母倾诉一样,工作上的麻烦他更倾向于留在家门之外,跟同事和朋友说与跟家人和女朋友说完全是两种感觉。

    这大概就是拥有了爱情之后的烦恼了吧。

    况且,就算是王鸽想要跟林颜悟说,那也是说不了的。他身上的一些秘密永远都不可能让林颜悟知道。这会产生很大的风险。

    “知道了,下次跟你说,可别嫌我烦啊。”为了照顾林颜悟的感觉,王鸽还是先答应了下来,至于说不说,是否保留的去说,那就是他后续要做的事情了。

    “不会的,你可是大英雄。听英雄讲故事,怎么会烦呢。”电话那头的林颜悟心情真的不错,“今晚忙吗?”

    “跑了几趟,倒也还好。”王鸽苦笑着叹了口气,“这行你知道的,也说不上忙不忙,有活了就出车呗。”

    “大病初愈,别太累了,希望今天晚上别再出别的事情了。”

    林颜悟这话音刚落,王鸽心里就咯噔一声。这姑娘不懂规矩,俗话说怕啥来啥,只要在没事儿的时候一念叨,准出事儿。

    正想着呢,王鸽另一侧耳朵里塞着的耳机听筒就传来了出车任务的简报。

    “接芙和谐蓉区公安分局报警,车站中路朝阳一号小区南门发现一昏迷男孩,好像是学生,具体情况不明,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抵达现场!”

    王鸽正打着电话呢,还是毫不犹豫的按下了麦克风的开关,“这里是车队王鸽,接到任务,马上出车!”

    电话那头的林颜悟当然听到了王鸽的汇报,轻声叹了口气,“呸,我这个乌鸦嘴。”

    “没事的,我们这里就这样,一念叨就出事儿,那个什么……我……”还没等王鸽说完,林颜悟马上接话过去。

    “你忙你的,睡前我会告诉你。不耽误你时间了,挂了啊,么么哒!”林颜悟电话挂的也很快,生怕耽误了王鸽的正事儿。

    “这丫头……其实可以不用那么着急的。”王鸽望着自己的手机屏幕,转身回到办公室,取了自己的大水杯奔向停车场。

    车轱辘一转,救护车就来到了急诊部大门口。王鸽拧开了水杯的盖子,给自己灌了几口凉水,火辣辣的喉咙瞬间冷却了下来,一转头透过车窗玻璃就看到了吴刚和冯吉从门口匆匆跑了出来。

    “好久不见啊,身体如何?”吴刚看到王鸽,十分惊奇。王鸽住院期间他有好长时间都没跟他出过车了,甚至由于工作太忙,都没有关注王鸽出院的消息。

    “痊愈了,一点儿事儿都没有。”王鸽笑着说道,吴刚今天精神状态不错,看起来急诊部里面应该算不得太忙。

    “小王师傅身体好,恢复快。”冯吉冲着王鸽眨眨眼睛,“欢迎回来,车队里可少不了你啊。”

    王鸽也点点头,接受了同事们的好意,“只是……我真的算是运气好了。毕竟牺牲的人大有人在。”王鸽不由得想起了许纷纷,想起了黄斌。

    而黄斌还是冯吉的同学呢!说起这句话的时候,他很明显的从脑袋上方的后视镜中观察到,冯吉的脸色有点儿不太自然。

    “小心点儿吧,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吴刚的表情严肃起来,郑重其事的说道,“小王,下次再遇见这种事,千万不要靠前了。”

    王鸽肯定是学乖了,连忙点头,“说点正事吧,现场什么情况?”

    “情况掌握的比较少。是派出所那边儿打来的电话,好像是朝阳一号小区的居民,在门口发现了一个晕倒的孩子,身上还穿着校服,背着书包,应该是四五年级的样子,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家长,所以报了警。警察只能确认人还活着,心跳呼吸都有,但是怎么都喊不醒,虽然有警车但是怕随意移动会加重情况,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让我们过去。”冯吉说道,“给到的东西就只有这么多了。”

    王鸽看了一眼车载导航上地图,距离并不是很远,快点儿开的话大概七八分钟就能抵达,前提是不堵车。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七点钟,五月份的湘沙市天还大亮着,晚高峰已经到了尾声阶段,王鸽开的还是比较顺利的。

    “我闺女上小学,四点半下课,五点就能到家。这都七点了,一个孩子不回家写作业,在外面转悠,有点儿不太对劲啊。”吴刚说道。

    “到底是什么情况,到了就知道了。”王鸽想了一会也没什么头绪,只能如此说道。

    车辆很快就抵达了现场,天色渐渐变暗,朝阳一号小区的南门门口聚集了很多人,都是围观群众,两个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而另外两个警察则是守在那孩子的旁边。王鸽赶紧和吴刚抬下了推车,本想现场中心,而冯吉则是拎着急救箱,跟在了后面。

    孩子身上穿着校服,有着第二实验小学的标志,只是不论是身上的衣服地上放着的书包,都是衣服脏兮兮的样子。小男孩儿估计只有十岁左右,比较瘦弱,没什么肉,脸上手上都有不少灰尘,看程度似乎不是一两天之内形成的。

    吴刚一到现场,就戴上了口罩和手套,对孩子进行全面的检查。

    “大夫,人还有气儿,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一个民警靠上前说道。

    “什么时候发现的,没找到家长吗?”王鸽顺嘴问了一句。

    “我们调查了一下围观群众。按理说如果这孩子就是朝阳一号小区,或者周边小区的,总有人会认识。第二实验小学在河西,距离这里也很远呢,估计不是附近住户家里的孩子。书包上倒是有个名字,叫赵日天。也不知道爹妈怎么给起的名儿,已经上报给失踪人口部门去调查了,看看有没有备案。”民警摇了摇头。

    王鸽皱了皱眉头,赵日天?日和谐他和谐妈日,日和谐他和谐妈的天?还断罪小学呢!难不成是光天化日给人脱裤子,别人撒尿给提裤子的主儿?哪里会有家长给孩子起这种名字的。

    他从民警的手里接过了那孩子的书包,书包上面的确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了个“赵日天”三个字,竖向排列,看来是孩子自己写的。王鸽又打开了书包,取出了孩子包里的书和作业本,上面也有孩子自己写的名字,横向来看,明明是“赵昊”两个字。只是先前那书包上的名字写的太大,结构又不工整,竖向排列是很容易造成误解的。

    “警察同志,赵日天那个名字估计是找不到了,你试试这个。”王鸽说的还是比较委婉的,直接将书递给了民警,让他去看上面的名字。

    那个民警一拍脑门,“错了错了,真是要命!”他不好意思的走到了一边,掏出手机联系所里,重新上报名字,进行失踪人员备案的查找和匹配,按照正确的名字去找的话,只要家长报案,那肯定是找得到的。

    只是让王鸽感到奇怪的是,这孩子的书包里除了课本和作业本,还有一些吃的东西。按理说小学生上学带点儿零食无可厚非,但大多都是小饼干、辣条、干脆面、糖果之类的东西。可这孩子的包里,却是面包,饼干,普通方便面,饮用水之类的东西。看起来并不是上学吃的零食,而好像是要去搞野外生存一样的配置。

    而与此同时,吴刚和冯吉这边也有了重大发现。

    经过初步检查,小病人的心跳呼吸虽然都很微弱,但是生命体征暂时稳定,暂时没有找到实质性的损伤。按照急诊检查原则,在检查了基本生命体征之后,吴刚和冯吉马上开始检查外伤,这一查不要紧,却是查到了很多内容。

    他们惊讶的发现,孩子的身上伤痕累累,撩开小腿的裤子,能够发现明显的抽打痕迹,旧伤不少,已经有了淤血和色素沉淀,而新伤则是一道道血痕,看样子应该就是这两三天内发生的,而且肿胀十分严重。

    而在两个人掀开病人的衣服的时候,却都是吃了一惊,吴刚演了口唾沫,皱着眉头说道,“胸腹部多处挫伤,有摩擦的痕迹,新旧痕迹共存,按照肿胀程度来看,这孩子腹腔脏器虽然没有破裂出血,但是同样也有挫伤,肋骨有明显的骨折啊!昏迷之前应该是有过十分剧烈的疼痛,成人都难以忍受,一个孩子怎么能坚持的下去呢!什么人下手这么狠?”

    按照这种情况,孩子身上伤肯定不止这两处。

    冯吉则是撸起了孩子的双臂,“烫伤,这里是以前的疤,旁边的那个位置是新的,水泡已经破了,正在愈合。根据形状来看……”

    “烟头。”派出所的民警补充道,“之前看过很多吸和谐毒人员身上都有这种伤。”

    当然,这么小的孩子肯定是不会吸毒的,应该是别人在他身上施虐留下的。

    “一疼两个礼拜,根据个人体质,留疤痕三到十年,有的人身上的烟头烫伤疤痕直到死都不会消失。”吴刚越说越是气愤,他自己是个有孩子的人。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能够受到这种对待呢!

    王鸽把孩子书包里的东西向众人展示了一下,大家心里都有了数。

    这个名字叫做赵昊的孩子,应该是从家里或者是学校里跑出来的。要么是家庭暴力,对孩子施虐,要么就是校园暴力,发生了欺凌事件。而在事件发生之后,赵昊独自离开了那个家庭或者学校,从湘沙市的西边来到了东边,也许是身上的伤太过于严重,也许是体力不支,晕倒在这里。

    怪不得这孩子是在小区门外的墙边趴着倒下的,应该是一直在扶着墙走路,实在是支撑不住了。

    “先送上车吧,这里也做不了什么。给点肾上腺素,挂上葡萄糖补充体液,速尿也用上,吸氧,心电监护。过会儿孩子醒了如果喊疼,就给点儿安定。”吴刚抬起头来对王鸽说道。

    身旁那民警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赶紧接起电话,说了两句,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挂掉电话之后,他马上转身,对正在小心翼翼挪动孩子的三个医护人员说道。

    “确认身份了,赵昊,小学四年级,家在岳麓山附近。两天之前他的奶奶报了失踪,说是晚上放学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应该是离家出走了。”

    “原因呢?”王鸽感觉有些奇怪,怎么是孩子奶奶一个老人家报的警,爹妈哪去了?

    “那天早晨上学前……孩子的父母因为期中考试语文没有考满分,打了他一顿。”民警说道。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恐怕孩子离家出走的原因,并不仅仅是那一次的体罚。根据全身上下的伤痕来看,孩子应该是时不时的遭受到体罚。而这种程度的体罚,甚至是可以用毒打或者虐待来形容了。

    “这个事儿……你们得联系一下岳和谐麓区公安局,恐怕要警方介入了。”王鸽说道。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