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九十一章 救魂与救人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王鸽的名号,在地府广为流传。虽然很多死神没有见过王鸽的真面目,但是也听说过他的一些“丰功伟绩”。而且作为阎王大人的储备继承人,他们对于王鸽还有着一种别样的感觉。

    别看死神平日里没什么感情波动,也很少说话,但每个死神还是有自己的逻辑和思维的,就像是虚紫一样。若是在追击救护车的过程中,能够感受到前方车辆之中有某种同类的气息和感觉,那这辆救护车的驾驶员十有**是王鸽!

    阎王大人继承人的身份虽然听起来唬人,但是对于死神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他们害怕阎王大人,但并不害怕这个八字还没一撇的所谓继承人。

    而且王鸽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特权,其实死神们并不把他放在眼里。反正作为一个死神来说,只要在自己的阳寿时限内尽职尽责,不犯错误,在将来死神职责完成之后,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因此不论挡在他们身前的人是谁,他们只会按照地府的规矩去办事,而不会因为对方是王鸽就放他一马,放病人一马。

    更何况,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有一定的业绩考核的,这份业绩考核无法隐瞒,是直通阎王大人那边儿的,什么数字都摆在面儿上。

    要是本来应该抽取灵魂,由于某个死神的动作缓慢,或者是故意懈怠,造成人继续活了下去,甚至是灵魂被迫离体之后逃脱地府势力的控制,次数用不着太多,阎王大人就会发现,并且给与处罚。

    王鸽从来都知道死神对自己毫无感觉,虽然自己现在是从属于地府势力范围内的人,但他归根结底还是个人类,不论是从人类的角度上来说,还是从赌约的角度上来说,最起码在现阶段他还是要站在死神的对立面,跟他们进行对抗,从他们的手里去抢夺灵魂!

    这个孩子是一个很重要的数字,王鸽自然不可能把幼小的灵魂拱手让人。

    医疗工作人员们对于孩子似乎都有特殊的情感。毕竟年纪在这,沈慧虽然没有孩子,王鸽也还没结婚,但家里都有弟弟妹妹。刘崖刚当了爸爸,小孩儿两岁不到,更是感触颇深。

    一个小生命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上,爹妈跟掌上明珠似的供着养着,一下子出了事儿,谁看着都心疼。

    而且一个孩子,还没来得及体验人生百态,体验未来生活中或痛苦或美好的事情,就要面临死亡,这简直太不公平了。这些人其实最看不得孩子出事儿遭罪,车里的气氛还是比较沉闷的。

    “指挥中心请注意,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已经接到燕山第二小学病人。病人深度昏迷,高血压,高颅压,怀疑颅脑病变。”王鸽深深的踩了一脚油门,觉得自己身后的那个死神的速度,好像也没有那么快,这才九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举着雨伞御空飞行的死神就已经有些跟不上了,距离开始慢慢地拉开,王鸽松了口气,看起来这个数字应该比较容易就可以拿到了。

    刘崖接过了通话器,“指挥中心,请求医院急诊部对病人进行脑电波详细检查,头部ct成像,有条件的话进行血管造影,要求脑外科、神经外科、神经内科主任医师级别以上医生进行会诊,所有检查会诊等级为最优先!病人生命体征不稳定,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准备手术室!”刘崖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大夫,你刚才说是……颅脑有病症,就是说脑子里面有病啊?”车厢之中孩子的母亲战战兢兢地问道。“这个……会不会死人啊?”

    “大夫,你跟我们说实话,不怕的,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能够承受。”孩子的父亲似乎也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妙,跟刘崖说道。

    “根据现阶段我所能掌握的信息,只能推断颅脑中可能有病变。至于到底是不是颅脑病变,是怎样的病变,在没有检查的情况下,我不敢下判断。不过你们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病人在大改一年前的时候开始出现反应缓慢、语言行动能力部分丧失的情况,现在高血压,高颅压,全身多器官慢性衰竭,很有可能是脑部肿瘤……从症状开始出现那一刻起,你们就应该注意到孩子有些不对劲,本来应该积极彻底检查,早日确定病灶并且进行治疗。没准那个时候没有那么严重,治疗可能会更加简单一些,痊愈的几率也比较大。可是一直拖到现在,越来越严重……现在已经危及生命了。”刘崖语气十分平静,语速也很缓慢。“我想,班主任之前肯定跟你们反映过孩子的异常情况,只是你们没往心里去吧。”

    如果真的是颅内的肿瘤病变,从当初的身体异常演变成现在危及生命,整整一年的时间,孩子的父母要承担很大一部分的责任。

    孩子的双亲对视了一眼,母亲叹了口气,“哎,我和他爸爸开了个铝合金门窗的店子,就在那学校旁边。我们没有住处,一楼营业,二楼一家三口挤一挤也还够地方住。就那房子还是租来的,这个月又涨了租金,每年只能勉强过活,孩子的爷爷奶奶卧病在床,用钱用的多,要请人来照顾……”她摸着自己儿子的脑袋,两行泪又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孩子一出生,就跟着我们受苦。好不容易拉扯到现在,上了小学也还算听话懂事,是个好孩子。刚开始开家长会的时候,孩子班主任确实是说过,可能……是孩子的智力有点儿问题,反应慢,说话不清楚。我还以为这孩子随我,不怎么聪明,接受的知识多了,跟不上进度,班主任逼着我们交补课的钱呢!而且,孩子吃饭挺能吃的啊!我们谁都没往得了病这方面考虑。”孩子的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手里,不动声色的抹掉了眼角处的泪水。“都怪我,当爹的关心不够啊,早早去医院看,也许不会这样。”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并不是在责怪你们。积极配合治疗,还是有希望的。”刘崖赶紧安慰道,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的话说的太重了,可别直接让着对中年夫妻崩溃才是。

    “大夫,如果真的是脑部肿瘤……真的还有希望吗?”孩子母亲赶紧抬起头问道。人到了这种时候,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就会不遗余力的抓住,那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的一条命啊!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弃。

    “我们首先要确定肿瘤的具体位置,大小,危重程度。不过根据孩子现在的情况,生命体征极度不稳定,保守治疗是行不通了。在ct成像之后一旦确诊,为了保命可能会立即进行开颅手术,摘除肿瘤,然后进行切片分析,根据细胞分裂分化程度来确定恶劣等级,进而确定手术之后的进一步治疗,是否需要放射疗法或者化学疗法来中断癌细胞的转移……”刘崖十分认真的回答道,还没等到他说完,却被孩子的父亲给打断了。

    “这……需要多少钱?”孩子的父亲红着眼睛问道。

    “几十万到一百万不等,视情况而定。”刘崖说了实话,他也看得出来,孩子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这一家人身上的衣服虽然都很干净,但是已经洗的发白了。而孩子双脚上穿的那双鞋也有些破旧,价值并不高。

    孩子的父母面露难色,对视了一眼,他们一直在攒钱,打算在湘沙市买一套真正的房子,最起码先付个首付,给孩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可是现在湘沙市买套房子首付也要二十万到三十万人民币不等,他们根本就付不起。家里可能拿几万块钱出来都是十分困难的,更别说一下子出几十万甚至是一百万的治疗费用了。

    手术进行完之后,后续还需要继续治疗,这个费用可能比手术费用更高。

    沈慧似乎是看出了这对父母心中的忧虑,她好歹也在后勤医保部门工作过一段时间,赶紧说道,“孩子在学校每年都是交保险的,虽然钱不多,但是里面有个大病保险,能报销一部分费用。”她生怕孩子父母因为无法凑够医疗费而主动放弃治疗。

    “可是,就算是报销,那也要等到全部费用缴纳完成,用发票去报销啊。前期的治疗费用还是要垫付,那可怎么办啊!”孩子母亲的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绝望。

    而孩子的父亲则是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把所有能借到钱的亲戚朋友都筛选了一遍,又粗略的计算了一下能接到的数目,然后摇了摇头,算上自己的积蓄,可能连十万块钱都凑不够。

    刘崖和沈慧都无言以对,刘崖只能小声的说道。“前期治疗的时候,我会给孩子开绿色通道,只要稍微交一点押金就可以,暂时办理欠费,人更重要一些,钱的事儿,有时间总会解决的。”

    他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孩子的父母没有说话,带着感谢的眼神看向了刘崖,仍旧忧心忡忡。至少,今天他们遇到了一个好大夫,这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车厢中病床上孩子的生命体征,在现在倒算得上是稳定了一些,这让刘崖感到了些许的欣慰,没准不是肿瘤,没准没有那么严重也说不定呢?

    希望永远是美好的,可现实永远是残酷的。这个小病人身上的种种症状都在告诉他,颅内肿瘤的概率基本上是在七成以上,就差检查确诊了。

    而王鸽这边也是听到了车厢中众人的对话,一直都没有说话。

    身后的死神在车速抵达一百一十公里每小时的时候就彻底消失不见,早已经被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而救护车再有两三分钟就能够抵达医院了。这意味着在病人得到有效的治疗之前,死神绝对不会接近到病人的身边,只要自己不犯错,这个数字十拿九稳,能够收集到镇魂牌之中。

    王鸽抬头刚刚看到了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的红色大字,胸口处便传来一阵凉意,数字已经更新,死神早早就放弃了收集这个灵魂。

    多了一个数字,对于王鸽来说是一件好事。

    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对于小病人和孩子的父母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可是王鸽并没有高兴起来,心情反而更加的沉闷。

    这个数字的获取,这条生命的守护,只是暂时的。王鸽守的了这辆救护车,却守不了这孩子的后续治疗。孩子的治疗没有那么简单,就算是经历了手术,也并不代表能够完全康复。

    拿到了数字,死神的放弃,并不代表孩子能够高枕无忧的继续活下去。

    而且,巨额的医疗费用对于这个贫寒的家庭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压力,简直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医院也不是做慈善的,绿色通道和欠款毕竟也是有期限的,到了一定的时间还没有补齐医疗费用,肯定会选择停药,这就是社会的事实。

    天下永远都不缺可怜人,医院的所有医生、护士、领导、甚至是缴费处的人,都会觉得这个家庭十分可怜,但医院永远不会免除他们的医疗费用,只能按照规定来。

    王鸽在急诊大厅的门口停下了车,帮忙将车上的病人抬了下来,看着一群人簇拥着小病人,将推车推入了第二急诊室,自己则是留在了急诊部的大门口,看了一眼渐渐向西边移动的太阳,站在了原地没有动弹。

    尽管时间已接近日落西山,阳光仍旧是十分刺眼的。王鸽揉了揉自己皮肤和肌肉发紧的胸口,咳嗽了两声。几个月之前那种失落和无力的感觉再次来袭。

    因为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时候,哪怕是拯救了一个人的灵魂,却并不代表着他完完全全的救下了这个人的全部。

    他所能做的永远是暂时性质的事情。人现在还活着,但是也许几小时内,几天内病人病情加重,没有钱治疗,或者是遇到了其他的事情,死神照样会找上门来,取走那个人的灵魂。王鸽甚至在怀疑,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是否真的有意义!

    他感觉自己似乎只是拿了个数字,而并非真正的救了一个人。

    可笑的是,这份工作王鸽已经干了快两年,这种情况王鸽已经遇到了无数次,明白这个道理却是在刚才!

    “我得找个人聊聊了。”王鸽看着地面,心里默默说道。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