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七十八章 抉择 下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孙成德的情况稍微稳定之后,余波吩咐护士和其他的大夫们将他转移到了急诊观察室,等到生命体征达标之后马上进行手术。

    “留,吃多少苦也要留。”而在孙成德听到了余波给他的建议之后,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决定了自己的治疗方案。不听从任何劝阻,不听取亲属的任何建议,孙成德把所有人都从急诊观察室之中赶了出去,却唯独把铁大致和王鸽叫了进来,林颜悟都留在了门外。

    “老孙……”铁大致铁骨铮铮的汉子,看到病床上孙成德虚弱的样子,还有被子外面那条覆盖着消毒纱布的腿,忍不住鼻子一酸,抹了一把眼泪。“造孽啊,咱们见了多少这种事情,怎么自己给摊上了!老天爷待你不公!”

    “孙队……”王鸽也来到了孙成德的病床旁边,握着他的手。“你坚持住。”

    “死不了人,大不了是个残疾,没什么的。咱们心里都清楚,活着可比什么都强,老天爷留我一命,也算是平时行善积德攒下来的。”孙成德鼻孔旁边插着氧气管,说话声音很小,由于失血过多,脸色苍白,面无血色,嘴唇只打哆嗦,刚从血库里面拿出来的血浆,稍微升温之后就直接灌到身体里,滋味可不怎么好受。

    病床旁边的输液杆上,挂着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输液瓶、输液袋,生命体征监护设备上显示着他的心跳、脉搏和血压,正有规律的滴滴响动。

    “其实出事儿之后,我醒过来的那一刻,感觉右脚刚开始没知觉,后来又疼的厉害,我这心里就有数了,只是不愿意相信。”孙成德干了这么多年的急诊部救护车司机,身体产生了何种症状,大概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基本上都是见过的,推测下来,自己身上出了什么事情,十有**也是准确的。但是在医生下定论之前,孙成德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哪怕是右脚能够保住,我估计下半辈子,也开不了车了。余主任给我交了底的,预后情况不好,做修复手术很难存活,有可能进行二次截肢。就算断肢存活,功能性也达不到原先的百分之五十,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更别说通过踝关节控制油门和刹车来开车了。”这意味着他作为一个救护车司机职业生涯的结束。

    在短时间内,让任何一个人接受自己将终身残疾,并且无法再继续工作的现实都是十分困难的。孙成德表面上看起来没事,但其实只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再生出别的麻烦,耽误了待会儿的手术可不好了。他甚至要求余波给自己注射安定,用来稳定情绪。

    “先把身体养好,队里的事情有我呢。”铁大致知道,孙成德把他和王鸽叫进来,而不叫别人,就是放心不下车队的运作。“这么多年了,我跟你也学了不少,你放心养伤就是了。”

    “跟你,我没必要多交代什么。平时那臭脾气收一收,人家跟你开玩笑就兜着,别总拉着个脸,都是你兄弟,没什么过不去的,别动不动就骂人。”孙成德说道。

    铁大致一改往日的情绪,“听你的,都听你的。”

    可王鸽就有点儿不理解了。车队里的管理工作他从来都没参与过,对于孙成德来说,他也只是众多司机其中的一员,把他叫过来是什么用意呢?

    “小王,虽然你来车队的时间最短,但工作成绩大家有目共睹。一年半了,你进步很快,我马上就要离开车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老铁会接替我的位置。你资历不够,副队长估计是轮不上了,只是将来有什么事情,你要帮老铁一起盯着点儿。这段日子……看你精神状态一直不怎么好,干咱们这行是会压抑的。交了女朋友是好事儿,多跟她说说话,别总是自己憋着。老铁是个糙人,我不在车队以后,恐怕就没人跟你说这些话了……这行不容易,你要坚持住,别忘了你的梦。”孙成德拉着王鸽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王鸽红着眼圈,眼泪都快下来了。在这种时候,孙成德所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下半辈子怎么过活,并不是自己要有几十年的残疾人生,担心的却是急救任务,救护车队,这帮兄弟们,还有自己的精神状态。他用力点头,满口答应。

    “人家的遗憾,都是没有倒在工作岗位上。我还在庆幸,幸亏我没倒在工作岗位上。”孙成德逼着自己笑了两声。救护车司机要是开着开着车出了事儿,那后果可谓是非常严重了。“我自己出了意外,没牵连别人,已经很不错了,没什么遗憾的了。”

    “别说太多了,你的手术安排在什么时候?”铁大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傍晚七点多钟了。

    “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应该是四十分钟之后。”孙成德回答道。

    “你好好休息,有事儿招呼声,别怕麻烦。”铁大致拽了一把王鸽的袖子,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观察室病房。

    “孙队,保重!”王鸽也只是留下一句话,一步两回头,忧心忡忡的离开。

    “各忙各的吧,当值的等任务,下班的回家睡觉,耽误了工作,孙队饶不了你们!”铁大致一出病房,便马上换了一副表情,刻板而严肃,冲着等在门外的救护车司机们喊道,“都散了吧!是孙队的命令。”

    众人都没有再多说或者多问一句,纷纷离开了急诊大厅忙活自己的事情了。尊重这份工作,尊重自己的责任,便是对孙成德最大的安慰,谁都懂这个道理。而铁大致则是跟孙成德的亲人们一起,守在了病房的外面,呆呆的看着地板。

    君子之交淡如水。男人的兄弟情大抵如此。表面上不会说多少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在背后永远都是互相依靠,互相支撑。

    王鸽与孙成德的交谈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林颜悟一见王鸽出来,就赶紧贴了上去,挽住他的胳膊,两个人慢慢走出了急诊大厅,夜色已至,室外还是有些冷的。春天并没有真正的到来,林颜悟不由得裹紧了身上王鸽给她披上的司机制服外套。

    “怎么样?”见王鸽心情不好,林颜悟也十分担心。

    “人很虚弱,四十分钟后手术,预后不良,关节骨折没那么容易恢复功能。就算能保住脚,估计也开不了车了。”王鸽的眼圈一直是红的,但是忍住了没让自己哭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孙成德干了这么多年救护车司机,只会干这个,只会开车。他认为自己的意义和价值,就是开好那辆救护车,就是把大夫送到病人的身边,就是把病人带回医院,给所有人希望。

    “交通事故,虽然有赔偿,但是能赔偿一辈子吗?下半辈子怎么办啊!他给了那么多人希望,到现在……自己却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王鸽边说边摇头,“不带这样的,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世界是这样的。有痛苦,有挫折,甚至是折磨。但是我们总要相信,好人有好报。”林颜悟小声说道,“我信,我觉得你也信。孙队长……应该也相信吧。”

    “可现实总让人……没办法相信。”王鸽随口跟了一句,想起了之前经历过的种种事情。

    天界,人界,地府,阳寿,意外,灾祸。

    哪里还有什么道理可言?

    神的规律,神的规律,也只是瞎胡闹而已。

    王鸽闭上了眼睛,面向天空,现实,真他娘的操蛋。

    “抱歉,没能跟你一起去看电影。”他轻声说道。

    “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预料不到。又怎么能怪你呢。”林颜悟说道,“能送我回学校吗?”

    王鸽马上点头,“当然可以。”说完就要伸手去打车。

    林颜悟赶紧拦住了他,“别打车,挺贵的。我们坐公交吧。而且……我想跟你多呆一会。”

    王鸽微微一笑,两个人一来到了公交站。

    “没想到,跟你第一次正式约会,居然是这样的场景。”林颜悟突然说道,“以前,我幻想过好多场景。我们去看烟花,去逛街,去看电影,手牵着手在星空下漫步,可是没想到……”她闻了闻自己身上残留着的烤肉的味道,“第一次约会,却是烟雾缭绕的烤肉,而且还发生了这种事情。”

    王鸽沉默了,以为林颜悟正在怪自己。

    “挺有意义的。”林颜悟笑了出来,仿佛在什么情况下她都能保持灿烂的微笑,心情永远是那么美好。

    “我走进了你的回忆。我穿上了你的衣服。我……见证了你们的痛苦和磨难。我想,这大概就是我爱你的原因吧。”林颜悟又说道。

    “我宁愿你不要去看到这些痛苦与磨难。”王鸽回答道,前方开往河西大学城的公交慢慢进入了车站,王鸽用自己的公交卡刷了两下,拉着林颜悟来到了车厢后排。

    错过了下班高峰期的公交车空荡荡的,王鸽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而林颜悟则是把脑袋靠在了王鸽的肩膀上。

    “以前我总是坐公交车上下班,有不少情侣,女的把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说着悄悄话。”王鸽说道,“那时候我很羡慕他们,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哪怕是挤公交。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一天。”

    “现在,你也是让别人羡慕的那一类人了。”林颜悟笑着说道。

    两个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了几十分钟的公交车,没有再说话,也没有更换动作,看着车上的人来人往,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王鸽一直将林颜悟送到了她的寝室楼下。

    这一片寝室是南湖大学天马山公寓的范围内,王鸽之前出车的时候来过很多次,熟悉的很。

    “这回你知道我住哪儿了。要是再惹我生气了,我不理你了,就来楼下等我啊!我一定会原谅你的。”林颜悟把身上的司机制服外套脱了下来,还给了王鸽。

    “早些休息,我回了家给你发微信。”王鸽接过了衣服搭在手上。

    “女生宿舍,就不让你上去坐坐了。虽然今天可以不回来……但是我估计你也没什么心情跟我胡闹。早点休息,应该是我跟你说才对。千万不要想太多,孙队长会没事的,一定。”林颜悟踮着脚尖,在王鸽的嘴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我走啦!今天的电影,以后要给我补上的!”

    王鸽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拥抱了一下林颜悟,然后目送她蹦蹦跳跳的上楼,这才肯从公寓楼下离开。

    路灯将他的影子拉的老长,王鸽摸了一把自己胸口上的镇魂牌,数字对于他来说,早已经不是那么重要。孙成德倒下了,但是他还没有倒下。

    铁大致,谢光,徐林,侯长河,何盛,杜伟平……二十几个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救护车队的兄弟们还没有倒下。

    选择了这个行业,这份事业,这个工种,并且能够坚持下来,谁的心里不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谁的心里又不是有一个信念在支撑?

    回了家的王鸽没跟父母提起这件事情,只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妹妹的学校有了着落,就匆匆洗了个澡,一股脑的躺在了床上,还没等打开手机给林颜悟发消息,对面的信息就已经先过来了。

    “到家了吗?”

    王鸽赶紧解释,洗了个澡才会耽误这么长时间。两个人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从王鸽的工作聊到了林颜悟的学习,林颜悟困了先睡,可王鸽却精神的不行。

    在看着林颜悟跟自己说了晚安,不再回复之后,王鸽返回了自己的对话列表。在列表上,跟兰欣的聊天对话窗口,仍旧停留在那一年,那一天,那个时间,仍旧处于顶置的位置。

    王鸽叹了口气,长按列表上的那个对话窗口,讲对话取消顶置之后,兰欣的头像瞬间淹没在一年半以来众多的微信消息之后,根本找不到了。

    “人总要……忘记过去,才能活下去,对吗?”王鸽又摸了一把自己的镇魂牌。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