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六十二章 信徒 下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这……这样的体重,人不健康了吧!”王鸽嘴里啧啧称奇。八十斤不到,一米六多的个头,简直就是竹竿子啊。

    其实王鸽之前也不是没见过特别瘦的女孩子,活了二十多年,也算是见过不少人了,只是以前总远远的看着,觉得那些人瘦的太过于可怕,可是今天近距离观察,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瞳孔没事,但是不排除颅脑有问题,没有明显外伤,心跳脉搏和呼吸都不好,给我的感觉……”曹山摘了听诊器,用了一个中医里面经常用到的词,“很虚。”

    “看这脸色,不量血压也知道是什么情况了。”石翠萍收起了自己的血压计,胳膊上是没法量了,腿也不方便操作,这大庭广众的哪能去脱人家女孩儿裤子,再说了就算是脱了裤子,这陈露太过于瘦弱,腿部估计也绑不上血压计的袖带。

    大家心里其实都有了数,曹山没有查出什么明显的病症,如果颅脑中没问题的话,那么晕倒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体型。

    “陈露是我室友,我们合租的房子,她之前是个胖子,一百五十多斤呢,后来节食减肥,效果还真不错,不到两年,人就瘦下来了,也变漂亮了,身边追她的男人特别多。我们也都劝她,差不多就行了,可是她不听,直到两个月以前才不减肥了。”女孩子还是比较了解陈露的情况的,这样可就帮了医院的人的大忙了!

    “你是说她节食?饮食方面怎么样?”王鸽赶紧问道。

    “不太好,她以前可能吃了,可是自从减肥之后,逼着自己不吃东西,刚开始不吃难受,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到后来,居然变成了不想吃东西了。她自己该高兴呢,我劝她去医院看看,就一直不去。不论多好吃的东西她都吃不下去,逼着自己吃一点儿就什么都吐,水喝多了都不行。”那个女孩儿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看着自己的好朋友陈露身体不舒服,她也跟着一块儿难受了,看起来两个人的感情很好。

    “持续多长时间了?”曹山心里有了数,肯来自己的判断没错。

    一个人很瘦的人晕倒,并不能仅仅的认为是她太瘦,营养不良所以晕倒。作为一个大夫,要在看到病人,看到症状的第一时间,就能在脑海中推算出无数种导致症状的可能性,并且加以联想,全面发散思维,通过对病人的检查一步一步进行排除,然后留下所有疑点。绝对不能自以为是,从主观上判断病人的情况和病因,否则是很容易出现误诊的。

    在急诊方面误诊,这个问题可就很大了。这可是诊断和治疗之中的开始阶段,一步错,步步错,很容易就会误导后续的检查方向和治疗,虽然可能会在后续过程中被纠正,到说到底还是要走不少弯路。

    因此曹山在看到病人的身材如此瘦弱,并且得知以前节食减肥很长时间之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个病人的消化系统很有可能存在很大的问题!

    果然,陈露的朋友,也就是报警人确认了他的观点。

    “大概有七八个月了吧,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情况越来越糟糕,就连……”女孩儿的脸红了一下,但是考虑到自己朋友的安危,还是把这个**说了出来。“她的大姨妈都好几个月没来过了,她天天跟我在一起,根本没有男朋友,我知道的,不可能是怀孕。”

    “胡闹!都这样了还不赶紧去医院。”曹山有点儿恼怒,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了,以为自己年轻了不起,死不了,不把身体当回儿事儿是吧?

    趁着年轻多折腾这种观点,真的是要好好的思考一下了。

    “马上联系她的家属,她需要到医院进行全面检查。”曹山对着报警人说道。

    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陈露长达两年的不良减肥习惯已经对其消化系统造成了十分严重的破坏,所以才会导致吃不下饭,呕吐,因为食物在肠胃之中根本就没有办法被消化吸收!

    长期的营养不良不仅会让人越来越瘦,没有脂肪和肌肉,还有可能会对病人的血液、心脏、肝脏、肾脏等多个器官造成不可逆损害,使其缓慢衰竭。

    多器官同时衰竭,结果那就是死亡,神仙都救不了。

    根据现阶段的初步检查,器官衰竭的症状表现并不明显,但这并不代表陈露的晕倒和昏迷只是因为身体内缺乏能量,一切还要等到去医院进行检查才能搞的清楚。

    “测个血糖。”曹山的话刚说出口,石翠萍就已经把结果给拿出来了,二人配合了那么久,早就已经有默契了,曹山的想法,石翠萍早已经猜的差不多了。

    “二点五毫摩没升,餐后是三小时。”石翠萍看着便携式血糖仪所显示的数值说道。

    “中午肯定是什么东西都没吃下去啊,血糖低到这个程度。肾上腺素一毫克肌肉注射,挂上一袋高糖,速度可以快点儿。”曹山一边说着,还招呼着身旁的王鸽,“来,搭把手,马上送医院去。”

    陈露的朋友放下了电话,她刚刚通知了陈露的父母,让他们赶紧前往雅湘附二医院的急诊部。

    “她的父母都在湘沙市,只不过住的地方比较远,过来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女孩儿面露担忧,“大夫,她……不会死吧?”

    “至少现在还不会,我只希望长期的营养不良没有对她的身体造成特别大的伤害。不过……肯定是要住院调理一段日子了,对于消化系统的损害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恢复的,至于能否彻底恢复,恢复的程度如何,我真的说不准。”曹山说道,“我们会尽力的,先上车吧!”

    石翠萍把葡萄糖注射液的袋子高高举过头顶,输液管上的点滴调节器几乎开到了最大,百分之二十五的葡萄糖快速进入陈露的身体,曹山希望使用这种方法以最快的速度补充病人身体正常运行所需要的能量,保护她体内的器官。

    “不出意外,病人不会昏迷太长时间了,只是……这个嘴唇肯定是要疼的。”曹山笑了笑,算是安慰报警人。

    一行人把病人送上了救护车,这个车子推起来特别的轻,因为病人本身体重就很小,王鸽在推的时候尤为注意,上车的时候反倒是很轻松。

    “大流量吸氧,注意湿度。上心电监控。”曹山又看了一眼病人的胳膊。“用腕式血压计吧,好在车上还有这个东西。”

    王鸽看了一圈,并没有在附近发现死神的踪影,病人的情况说严重倒是不严重,说不严重倒是也不对,只是现在这个时间点没有生命危险而已。

    身体情况的恶化,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他将车辆调头,拿起了通话器,“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已经接到五一广场附近王府井百货东门病人,十分钟内抵达医院。”

    “唉,我闺女也是,才刚上大学一年多点儿,就知道爱美了,天天减肥,减肥,不吃晚饭。好在她没什么毅力。”石翠萍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这个时期学校还没开学呢。

    “每个人都有最适合自己的体重,这是基因决定的体型。也就是说,有些人喝凉水都长肉,有的人怎么吃也不会胖到哪里去。当然了,超过自身适合体重的时候也应该适当减肥,保持身体健康。可是减肥过度,或者采取极端的方式,那下场可是十分惨痛的。这种病例我还是见过不少了,前两年还有个服用违禁药品,强行加快新陈代谢的。好家伙,那要吃了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对身体负担太大,那个小女孩儿跟这病人差不多大,差点儿死在家里,心衰。”曹山摇着头,随后又对病人的朋友说道。

    “不论是她住院期间,还是出院痊愈之后,你们当朋友或者家人的,一定要好好跟她沟通,树立正确的观念。她能狠得下心几年不吃午饭,心理方面肯定还是有那么点儿问题的,过度的自备,必要的时候,我会找精神科大夫会诊,及时对她进行心理干预。否则的话,就算是出了院,身体调养不好,也没有用。”

    那个女孩儿认真的点头,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自己的朋友陈露,她的手居然轻轻的动了一下。

    “大夫!手动了!”

    “问题不大,快醒了。”石翠萍说道。

    这趟出车任务实在是有惊无险,王鸽的救护车也十分平稳的抵达了医院,在将病人送入急诊室之前的走廊里,病人已经苏醒了过来,而且对外界的刺激有了反应,知道自己在医院,也认识自己的朋友。不得不说,她朋友所提供的重要线索,再加上曹山的缜密分析和精准判断,才让病人的状态能够恢复的这么快。

    在病人家属赶到医院之前,所有的手续都是王鸽和陈露的朋友帮忙办理的,小女孩儿不懂事儿,什么都不会,王鸽也就只能多跑几趟了。

    医院为陈露开启了绿色通道,让她在欠费的时候也能够进行正常的检查和治疗。不过即便如此,多项检查打印单据还是让王鸽跑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等到他那这单据回到第三急诊室的门口的时候,却被一堆神色急切慌张的中年夫妇给拦了下来。

    “同志,请问一下,这第三急诊室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叫陈露的姑娘啊?我们是她的父母,刚才那边的护士说她在这里。”那男人擦着脑袋上的汗,很明显是从大门这边一路跑过来的。

    “叔叔,阿姨,你们来啦!”陈露的朋友还没等王鸽回答,就赶紧跑了过来。

    “陈露现在怎么样了?”陈露的母亲赶紧拉着她的手问道。

    “我……我也不太清楚啊。”女孩儿摇了摇头,看向了王鸽。

    “我是载病人来医院的救护车司机,刚刚给她办理了一些检查的手续,你们要现在外面等待,是不能进入急诊室的。在病人进入急诊之前,救护车上面的抢救已经有了效果,人渐渐清醒了。待会儿如果有情况,大夫会出来跟你们沟通,不要到处走。另外……”王鸽看了看手里的单据,“这些是需要交费的,医院开通了绿色通道,还欠着钱呢。这些检查单据由我去交给急诊部的人。”

    “这……人还没治好,怎么就先要钱呢!”陈露的母亲结果了单据,仔细的看了一下,上面光是检查就有十几项,检查费用就是好几千。

    “不就是几天没吃饭,怎么要查怎么多啊!”

    “这不只是几天没吃饭的问题,大夫怀疑她的消化系统和内脏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必须通过检查来了解详细情况,制定治疗计划。我不是医生,我也说不明白,待会儿会有大夫出来跟你解释病情的。”王鸽皱了皱眉头,这个父母恐怕也不是什么好搞定的主儿,待会儿曹山可能要费一番口舌了。他没想跟病人家属多啰嗦,也没回答钱的问题,径直离开,敲了敲急诊室的门,石翠萍开了门,却没有接过单据,曹山从她的身后走了出来。

    “手续都差不多了。”王鸽对曹山说到。

    “辛苦你了,病人现在情况稳定,可以马上进行检查了。”曹山看了看不远处的几个人,“家属来了?”

    “恩,还挺快的,不过……可能有点儿不太好搞。”王鸽这句话,有那么点儿温馨提示的味道。

    曹山苦笑一声,不好搞那是正常的,“是陈露的家属吗?”他冲着二人喊了一声。

    那对中年夫妻赶紧小跑着过来,“是,是。是我们女儿,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陈露的母亲说道。

    “人已经清醒了,过几分钟我们就安排她去进行详细的检查,后续的情况我们回头在讨论,现在孩子挺需要父母的,在过一会儿你们就可以进去了。”曹山说道。

    陈露的母亲拍着胸脯,普通一声跪在了曹山的面前,可把曹山给吓了一大跳,可是曹山刚要伸手去扶,却看到那中年女人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冲着急诊室的门就开始念念有词。

    “感谢上帝保佑我女儿啊,感谢上帝!”

    曹山满脸的尴尬,让开了身子,毕竟他不是上帝,只是个大夫,而且这个情况让人拍下来也不太好。

    王鸽往他的旁边一凑,“曹大夫,你今天运气好。这治好了算上帝的也就算了,若是治不好算你的,够你喝一壶的了。”

    曹山怼了他一下,“少说两句吧,别让人听见!”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