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四十一章 家长 上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大夫是不会对任何人隐瞒任何事情的,除非是家属要求,在某些情况下瞒着病人,大夫们会在考虑之后进行配合。

    当然,宋平安并没有把病人齐涛的性取向说出来,只是描述事实,剩下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猜吧。

    当然,齐涛的死亡,并不是因为意外。根据宋平安的判断,病人的死亡应该不仅仅是头部撞到的那一下,而是脑袋里面本身就可能有点儿问题,撞到只是有瘾。

    颅骨那么硬,外伤的情况下想要颅骨不骨折,就造成脑内出血,那绝对是要很大的力道了。

    宋平安离开后,急诊大厅之中一片呼天抢地,齐涛的其他家属也已经赶到了,面对齐涛在外面的“男小三”,不知道该怎么说,就算是人已经死了,说出去也真的够丢人的了,只能破口大骂,喊着杀人偿命,直到闹来了保安和派出所的人,折腾了一两个小时,才渐渐消停下来。

    “老宋,你以后工作要注意方式方法啊,对这样的情况,要分开进行情况告知,保持病人的**。”张正坐在办公室里,冷着脸看着宋平安,有点儿生气。

    “嘿,我也没想到居然惹出这么大的乱子。主任,你不觉得挺好玩的吗?而且我当时那么忙,哪有那个时间去跟他们分开讲啊,更何况,我说的都是事实。病人被人一推,撞到了脑袋,脑袋里面可能会有血管畸形,或者血管瘤,破裂之后造成急性脑出血,时间长了大量出血造成水肿,人就没了,推了病人一把的就是那个年轻小伙子,就这么多,撒谎是小狗。”宋平安争辩道。

    “还有你,王鸽,你就在旁边儿,怎么没拦着他点儿?”张正又把头转向王鸽。

    “主任,我那会儿确是在,可是,宋大夫的确没说什么别的啊!”王鸽也叹了口气。

    刚才死者家属报了警,说是那小伙子故意伤人致人死亡,警察倒是来了,还来找宋平安和王鸽了解情况,说来说去,就只是个意外而已,根本不是什么故意伤害。

    但是由于意外的发生是那小伙子造成的,法律上虽然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但可能要承担经济赔偿。

    警察通常要找大夫要求他们配合的时候,一般会找找大夫们的上级领导通个气,有领导陪着,问话也有低声,而且大夫有义务维护病人**,并不是什么人过来问任何问题,大夫们都会随便告诉的。

    因此,这件事情不想让张正知道基本是不太可能的。

    “王鸽,少在这帮腔做势!你说,让我说你们什么好?院里一些破事儿已经够多了,现在还两个官司没打完呢,你们还惹这麻烦!”张正还是很气,今天下午这事儿折腾了一两个小时,在急诊大厅引发了很大的混乱,造成了十分不好的社会影响,已经有消息灵通的记者闻到了点击率的味道,拎着设备开了这里,打算挖掘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回去。

    王鸽心里还寻思着,如果这事儿被那些记者给报道出来,这标题还不知道要被写成什么样子!

    “走了,还在这挨骂啊!”宋平安扯了王鸽一把,将他从张正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拉了起来。

    “主任,你看,这个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医院也没有什么责任嘛!以后我们注意就是了,那个什么,外面还有病人,我们就先去忙了啊!”宋平安赔笑道,然后拽着王鸽就往门外走。

    “快走吧!以后少给我添堵!”张正也骂够了,白了他们一眼,就让他们离开了。

    “嘿,这岁数越大,大夫这行干的越多,见的奇葩事情就越多。”宋平安一出门就说道。

    “我感觉我现在见过的已经够多了。”王鸽一阵心累,忙活了一顿,病人没活下来,家属一团糟,还要挨主任一顿臭骂,这叫身份事儿啊!

    宋平安没再说什么,直接返回了自己的工作岗位,继续着忙碌。

    下午总会让人困倦,两点多钟不到三点,只要王鸽往座位上一坐,这眼皮子马上就开始打架。可是还没下班,就不能睡,他只好拿着大水杯,去急诊大厅里面站一会会儿,绝对不坐着犯困。

    毕竟这里的故事,还是有很多的。他就站在急诊部的大门口玻璃门处,能够同时看到里面个外面的场景,跟这边的保安哥们聊聊天。天气渐暖,就算是屋子有空调,却反而比不上外面的阳光明媚。

    王鸽看了看蓝色的天空,又一低头,隐约看到了一个还很熟悉的面孔。

    只是这个人,王鸽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正儿八经的见过面,甚至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过话了,不论是在现实之中,还是在网络中。

    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兰欣的母亲!

    “她来急诊干嘛?”王鸽心里直犯嘀咕,不过还是从门口的地方躲到了里面分诊台附近,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

    这段日子,在沈慧的帮助下,一旦兰欣病房那边儿没人,王鸽便能进入病房,陪兰欣一会儿,跟她说说话,即便是他知道兰欣现在不可能听到,她的灵魂能量体不知道在世界上哪个角落收割灵魂呢!

    兰欣日渐消瘦,只剩下了皮包骨头,可怜的要命,通过鼻管吃一些流食,总营养液维持身体内各项数值的均衡。

    就连大小便上厕所都需要借助器械,或者别人帮助,同时,除了一些无自主意识的神经反射之外,仍旧是一点儿都没有起色。

    有神经反射代表她的神经是通畅的,躯壳是能够容纳灵魂的。大夫私下跟王鸽说过,王鸽苏醒的几率很大,是迟早的事。

    只是多迟,多早,谁也不知道。

    只有王鸽知道,还有一年半。

    王鸽虽然躲着兰欣的母亲,但是这人好像就像是在跟着自己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

    莫非对方早就发现了自己,是冲着自己来的?

    王鸽暗叫不好,难不成自己经常去看兰欣的事儿被她家里人发现了,是来警告自己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王鸽从大门口又到了分诊台,又从分诊台走到医生休息室门口,兰欣的母亲从小燕一直跟在自己后面。王鸽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身。

    “阿姨,你……有什么事儿?”王鸽问道。

    “哟,这么巧啊,居然是你。我还想来这里半点儿事儿呢。”从小燕笑呵呵的说道。

    这两个人居然都没提刚才的事情,从小燕明明是一路跟着王鸽来到这里的,居然还要说到这里办事儿。

    王鸽抬起头,看了看自己身后那屋子上面牌子,“医生休息室”,上面写道。

    除非是来给大夫送红包,否则在这里,什么事儿都办不了。

    从小燕尴尬的笑了笑,“那个,什么,小王,我早就听别人说啊,你来了雅湘附二医院做救护车司机,怎么样,最近顺利吗?”

    王鸽一头雾水,就在一年半以前,兰欣刚刚出事儿的时候,面前的这个女人当着医生护士和警察的面,当众给了自己一巴掌,连个好脸都没给。

    王鸽自然知道那是一时着急生气,找人去发泄怪罪,并不会真正的怪罪从小燕,但是现在她态度的转变,实在是太大了点吧。

    王鸽没多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还算顺利吧。干这行的就是累点。”

    “先前是我不对,那会儿着急,还跟你动了手,阿姨跟你道歉。”从小燕陪笑道。

    王鸽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道歉,本来心里就没怪她。

    “现在在医院里的资源也不少了吧,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王嗝还是不知道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一个原本对自己恨之入骨的人,怎么突然开始关心起自己来了?

    他觉得这件事情里面有诈,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资源说不上,朋友有不少。一个月算上加班费,也就四千不到,勉强苟活。”

    “嗯,那也不错了。”从小燕又说到,“我们家欣儿还没生病的时候啊,总是能听她提起你,说你是个勤劳肯干的人,聪明善良,能从事这个行业,也是医疗事业的福分啊。”从小燕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提起还在病床上躺着的兰欣,心里面又是一阵酸楚,两行泪就流下来,无比熟练,这让她原本枯槁的脸变得更加憔悴。

    可见自从兰欣卧床后,这一家人过的可一点儿都不好。

    “阿姨,您别太难过,其实我私下里问过大夫,大夫肯定也跟您沟通过,兰欣能够醒过来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可是,等到她醒过来,还要调理身体。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我和她爸爸还能不能继续照顾她。”从小燕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止住了眼泪。

    王鸽对这种技术简直是叹为观止,只是在心里面却说道,自己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让兰欣能够活过来!

    “阿姨,不会太晚的。”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这样说了一句。

    而从小燕也不知道是早已经计划好了,还是思维就是如此跳跃,接下来的问题简直让王鸽跟不上思维。

    “小王,现在应该,还没找对象吧?”

    王鸽简直快疯了,想要赶紧结束跟她的对话。

    也许将来兰欣醒来之后,自己会很未来岳父岳母有什么对话,但绝对不是现在,也不是这种情况。

    从小燕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鸽继续摇头,“还没有,工作忙,时间也不允许。”

    “我听人说,兰欣出事儿的第三天,你就来这里工作了,人家都觉得,那是你对我们家欣儿情深义重,过来守着她。要是她不出事儿,没准将来你们还真能成。我们做父母的,只要闺女高兴,怎样都可以。”从小燕拉着王哥的胳膊,生怕他跑了。

    这一番话说得无比诚恳,要不是因为先前那一巴掌,王鸽差点就信了。要是兰欣不出事儿,他的父母能同意这件事,那才真的有鬼。

    然而王鸽还是不清楚,这从小燕葫芦里面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所以他没说话,继续等着对方把话说完。

    “你看,我们家欣儿现在这个状态,也没法照顾自己,而且等到醒了以后,还不知道要多大年纪,对象也找不到,你要是有这个心,肯陪着她……”从小燕的声音越来越小,很明显是底气不足。

    前面铺垫了那么长时间,真正的目的这才显现出来。

    “你放心,都是有合法手续的,虽然她自己没有办法签字,但是我们能做得了主,也有关系。你们两个也是有感情基础的,不用怕她醒了以后不承认。只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和兰欣的父亲有几个要求。”

    王鸽的嘴角直抽抽,合着人家家里是害怕兰欣醒了以后找不着对象,先把自己给定下,是死是活,先拉一个下水,在这段时间也有人好照顾兰欣。

    其他富贵人家绝对不会要一个植物人当媳妇,可是自己在人家的眼里是一个穷傻子,稍微给点好处,说几句好话也能忽悠着走。

    王鸽以前还觉得这家人其实没什么,就是自私了点,但是到了现在,他才真正的表现出十分厌恶的感觉。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什么条件?”

    “第一,登记结婚要照顾她,承担一部分的医疗费用。第二,她现在的身体条件,不允许发生性关系,所以……孩子什么的,要等到她醒来并且恢复健康之后。除此之外,没什么要求了。我知道你一直偷偷到病房看她,以后可以正大光明的看了。她也是你的合法妻子。”

    把人当什么了?备胎?等价交换的货物?

    一张没经过她本人同意的结婚证书,能换来一个倒贴钱的佣人?

    见王鸽不说话,从小燕还以为他是真正的在考虑这件事情,又趁热打铁的说道。“其实你对兰欣是什么感觉,我们心里都清楚。兰欣也是认可你的。你们两情相悦……”

    王鸽没等她说完,直接打断道,“你们……怕是实在找不到人了,才找到我的头上吧。”

    他没想再给面前的长辈留面子了。

    “兰欣的未婚夫呢?”王鸽眯着眼睛问道。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