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百三十五章 美好与危险同在 上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有的人付出了亲情,有的人付出了爱情,有的人付出了生活,有的人付出了健康,甚至生命。

    他们无法为自己的家庭、爱人尽职尽责,甚至没办法成为一个好父亲,好母亲,但是他们却肯为了自己的信仰和追求尽最大的努力,付出自己的一切。

    在雅湘附二医院的急诊部里,有很多这样的人。由于工作太忙,爱人无法忍受而离婚的吴刚,由于没有时间找对象,而长期单身的宋平安、孙成德、铁大致等人,由于种种误会,丧失了一个喜欢自己的好女孩儿的王鸽,侯长河。

    由于压力过大,而造成秃顶的所有人。

    他们可能会因此而抱怨,想要放弃,但是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近几天的天气并没有转好,王鸽在等公交车的时候,仍旧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六十三路公交车晃晃悠悠的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春节的假期已经结束,人们恢复了正常的工作状态,公交车上也变得挤了起来。

    王鸽十分意外的在这辆车上看到了沈慧。她上车的地点距离始发站比较近,因此总能混上座位。车辆起步,王鸽在站稳之后,又从人堆里挤了过去,靠在了沈慧的旁边。

    “豪门闺秀坐公交上班,不符合你的身份啊。”王鸽笑着说道。

    沈慧白了他一眼,“陶米天天送我,我也有些腻歪了。正好他这几天去国外搞调研,出差去了,差不多半个月才能回来呢,我也好享受一下平民生活啊!”

    “瞧你嘚瑟的!”王鸽点了点头,的确是有这么个事儿。陶米是搞家政服务行业的,受下有个大型母婴公司,主要业务还是产后催乳。先前为了搞大数据调查,仗着自己有点儿钱到处泡妹子,脱掉她们的衣服。在遇到沈慧之后,才收了心,在国外花重金搞了个研究机构,招收志愿者,研究各种不同女性的身体状态,根据不同的情况制定催乳计划。

    这种事情,也只有在国外才合法,有钱什么都能干!

    因此经常往外面跑那是必须的了。

    “你俩父母都见过了,啥时候赶紧把婚期定了吧,也算是圆了我这媒人一桩好事。”王鸽想了一会儿说道,“老大不小的了。”

    “皇帝不急,太监急!”沈慧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看看你,给你介绍高玉婷,半路被刘崖给截胡了,虽然说他们两个更配一些吧……现在人家孩子都有了!我和陶米也是你撺掇的。你身边的朋友桃花运都不错,怎么到了你就没点儿消息?好不容易有个林妹妹,你还把人家给气跑了!莫不是还等着兰欣?”

    “要等。一年半以后见分晓吧。到时候人家要是瞧不上我,我才肯死心,否则……再怎么说,要是当时我不叫她出来,她也不会出那样的事儿。”王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说了好多次了,那只是意外,跟你没太大的关系。不要过度内疚。而且……你现在承受的东西,早已经远远超过应该还给她的东西了!加把劲,把林妹妹追回来,我看好你哦!”沈慧梳理了一下自己刘海,举起小拳头给王鸽加油打气。

    “电话没人接,微信还是拉黑,短信肯定屏蔽,比你当时对我和陶米更加过分,我又没那么多时间去南湖大学挨个找人问,哪里找去啊……”王鸽一脸无奈。

    “缘分到了,总会碰到的。那会儿你不是在路上开车的时候偶尔看到我的吗?逃不掉的!”沈慧也认真了起来,劝说道,“王大仙儿,你已经错过很多女孩儿了。”

    “干这行的,有什么错过不错过的。找了女朋友,也只是给人家添堵而已,忙得又没空陪她,谁受得了啊!”王鸽又摇了摇头。

    公交车开了四十五分钟,两个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从林颜悟扯到兰欣,再从王佳欣的情况扯到宋平安相亲结果。当然王鸽并没有把见过阎王大人还有王佳欣的情况告诉沈慧,她知道的已经够多了,而她是个普通人,知道的越少越好。

    车在公交站慢慢停了下来,这个站台就在雅湘附二医院的大门边儿上,大早晨的,这里除了赶来上班、下了晚班的医护人员,还是有不少前来看病的病人和家属的。

    这些家属也挺累的,对于重症病人,白天要有人照顾,晚上又有别的家庭成员来守夜,跟在医院上班差不多了。

    一人得病,全家受累,这句话可真的一点儿都不假。

    沈慧和王鸽二人在急诊部门口分开,分别去打卡换衣服了。对于王鸽来说,冬天换衣服是很简单的,只要把外套一脱就行,反正里面穿着的是司机制服。车队的其他同事也陆陆续续来到了这里,打卡上班,互相打着招呼,精神状态看起来很不错。

    “哎,我一个兄弟在一家企业上班,人家春节假期才刚刚结束,今天头一天开工,还有开工红包呢,多少不论,讨个吉利!再看看咱们,红包没有就算了,除夕只给了半天假,大年初一照样出车,这待遇……”徐林并不是一个负能量的人,但是嘴上却一点儿都不闲着。

    “得了吧,人家王鸽还有老铁,除夕都没回去,在这里值守,人家说什么了?要么迟早卷铺盖滚蛋,干什么救护车司机啊!要么你就忍着,别那么多牢骚。”侯长河白了他一眼,“你问问这帮兄弟,谁在过年期间是完整放过一天假的?”

    大家都互相看看,摇了摇头。

    “等着调休吧,总有机会的。”谢光一大早晨就给自己沏了一杯热茶,也不嫌顶得慌。

    “调休?调休是不可能调的,这辈子也不可能调的。别的事情又不会做,有没有女朋友可以一起出去玩,这个小破屋又舒服,感觉像是回家一样,在这里感觉比在家里感觉好多了,车队里弟兄们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超喜欢上班的。”徐林捏着鼻子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大段,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原来是你,阴阳人!骚话连篇!”孙成德摸着自己的空气刘海,从徐林的脑袋后面给了他一巴掌。“个小黑胖子,快把对讲机戴好!”

    王鸽已经穿戴完毕,接过了从同事那边儿拿过来的钥匙。“情况怎么样?”

    “六点多钟加满了油,车辆状态良好,你那黑色保险杠太惹眼了。人家那加油站的人一眼就认出来你这车了,说是上次就在他们那加油站撞坏了保险杠,才换了这个黑色的呢。加油站的人替胡全友老哥谢谢你呢。”那个同事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眼泪都快出来了。

    “胡老哥怎么样?”王鸽笑着点了点头。

    “伤筋动骨一百天,脱套伤更没那么容易好,功能恢复的倒是不错,还需要康复性物理治疗,走路活动应该没什么问题。”同事回答道,“这车就交给你了!”

    王鸽又叮嘱同事赶紧回去休息,听说胡全友问题不大,总算安心了。钱的事儿肯定不用胡全友自己掏,肇事方会处理的。改天有了时间,真的要打听一下他的住处,去看看他。

    “救护车队请注意,劳动西路丹枫雅苑商务楼下有一人被烟花炸伤,情况危机,请求一辆救护车马上前往现场!”

    宁静的早晨对于雅湘附二医院的急诊部来说似乎是不存在的,来自于护士站的出诊任务打断了众人悠哉的心情。

    王鸽是早班人员中最先穿戴好制服和装备的,自然不会让别人把这次出车任务给抢走。

    “这里是车队王鸽,接受任务,马上出发!”他也来不及跟众人去说了,直接捏着麦克风回复完毕,抓起水杯随便倒了点水,带着钥匙就出发了。

    车辆情况如同夜班同事说的那样十分完美,趁着早晨没事的时候,同事还自己洗过车,救护车保养极好,像是新的一样。只用了两分钟,王鸽就将车辆开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果不其然,跟随着一起出车的,还有沈慧和刘崖。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铁三角再度聚首。

    “速度够快的啊!”刘崖一上车就说到。“来的也挺早。”

    “你啥时候见过这哥们迟到过?哪次大事儿能少的了他的车?”沈慧笑呵呵的说道。

    “不说废话,赶紧出发了。”王鸽将档位一变,脚下油门跟上,救护车窜了出去,出了医院大门,来到主路上。

    等到车辆的颠簸渐渐轻微,刘崖这才开口说道,“以前每年过年的时候都能收几个烟花爆竹炸伤的,今年虽然有几个……怎么到了现在还有啊!大部分公司都已经开工了,还有闲心在家放烟花。”

    “你以为人家谁都像你刘大大夫一样忙得很?闲人有大把呢!”沈慧说道。

    近年来湘沙市有关于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逐渐收紧,规定只有在初一和初一的限定时间和限定地点进行燃放,其他大型燃放活动必须上报。

    就连橘子洲的以前每个周六都有的烟花表演,也变成了只有法定节假日或者传统节日才有,必须由市委市政府进行批准。

    一个是要节能减排,减少浪费,第二也是能够减少大气污染。第三,过年期间人也是要睡觉的,那烟花爆竹响一宿,大家都有点儿受不了。

    对于这种规定,王鸽自然是无比支持。燃放烟花爆竹虽然是传统,但似乎由于噪音、环境污染等因素,已经变成了一个陋习。

    可是过年没点儿动静,就不像过年了。有点儿声音,意思意思得了。每年初一早晨,王鸽的家里都会在自家楼下放一挂十万响,不论情况如何,已经持续了十几年。

    也就这一挂,多了绝对不放。往年王鸽还上学的时候,还是王建成去搞。近两年王鸽工作,就由他来做了。

    点着了就走,头也不回,不耽误上班,还能混一把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的英雄气概。

    在中国,南湖省的烟花爆竹是最出名的,尤其以浏和谐阳市的浏阳花炮最为闻名,曾多次在首都奥运会、亚运会、冬奥会上使用,能做到烟花的精准和系统控制。

    当然,橘子洲的烟花秀也是来源于浏阳。这个地方出产的烟花,代表着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顶尖水平,不论是科技还是设计。

    这些制造工厂的研发部门还出产了一些高科技烟花,低温,高亮度,手摸上去就像是没有温度一样,不会被烫伤,而且基本无烟。倒是部分解决了安全和环保的问题。

    在使用通话器向湘沙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汇报之后,王鸽这才说道,“今天是正月初九啊,很多公司都选择在今天开工。沈慧,陶米是开公司的,他应该知道啊。”

    沈慧一脸懵,“知道什么?”她不知道王鸽说的是什么意思。

    “唉呀,开工不是要放点烟花鞭炮,给来上班的员工发个红包么,开门红。”王鸽又解释道,“咱们出车的地点是个商务楼,我之前开车路过过,南北两座,而是多层,公司少说也得有有个三四十家,大部分都是今天开业,放点烟花爆竹不足为奇!”

    这种形式的燃放,虽然已经超过了过年期间燃放烟花爆竹的限制,但是很少会有城管去管,大家都这么干,偶尔一两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烟花爆竹燃放过后,都会有商务楼物业的人员去清理卫生,倒是也不用麻烦环卫工人。只是这商务楼的所有人都在楼下看着,难免会发生安全问题。

    “还是你懂的多。我还想呢,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人放鞭炮!”刘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只希望情况没有那么糟糕吧。要知道烟花爆竹这个东西,里面还是有火药的,近距离爆炸,除了没有杀伤弹片,火药装填量比较小,冲击力小之外,跟黑火药炸弹没有任何区别。”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