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二百九十一章 牛人 下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王鸽在一旁都给听愣了。这么大的雨,积水如此浑浊,就算是游泳健将想要下水,都要十分专业的潜水设备,而且在下面睁不开眼睛,就算是盯着眼睛疼、感染的风险睁开眼去观察,那基本上也是什么都看不清的,只能靠自己摸索前行。

    这还不算完!在摸索前行的同时,那个男人还需要携带者拖车绳,用钩子准备的勾住入水车辆的拖车钩,进行固定,这更是难上加难!

    一个普通人就算是撅着屁股去找车辆尾部后面的拖车钩,都还得找半天呢。

    天知道面前这个男人付出了多少努力,尝试了多少次,才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完成了自己的动作。

    在没有人帮助的情况下,他本来是想自己上车挂倒挡,把那辆入水车辆给拖出来的。可是满是泥土和垃圾的积水污染了他的双眼,直到现在他对那小孩进行抢救的时候,双眼还是因为污水的刺激而布满血丝。

    “心跳还有点儿,呼吸没了,脉搏比较弱,估计肺里有水……”吴刚用手电筒翻看了一下从驾驶座上救出来女人的瞳孔,“情况不好,瞳孔有点儿大,还有希望。先送上车!”

    吴刚看了一眼王鸽,两个人连车上的那担架推车都没取下来,直接把人给抬上了救护车!

    这女病人眼看着前面涵洞里有积水还直直的冲进去的这种操作,要么是开车的时候分神,要么是自杀,要么就是身体上有什么疾病,当时对于车辆的情况无法进行掌控!

    一个母亲对于自己的孩子自然是关怀备至,而且天气这么差,开车本更应该万分小心。虽然涵洞积水很深,要想把车开下去也是要经历一小段下坡,车辆肯定不会一下子就进去,驾驶员一旦发现车辆涉水,一脚刹车踩死也就什么事儿都不会出了。

    若是一脚油门踩下去进行自杀,一个母亲很有可能不会带上自己的孩子,也不用选择如此痛苦的方式,没准儿还死不了。自杀者生前一般会精心打扮,可是这女性驾驶员穿着十分普通,后面的孩子也是,自杀的几率比较小,不符合常理。

    吴刚在分析的时候,就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选项——这个驾驶员由于突发疾病,无法对车辆进行操控,车辆没有刹车,直接顺着坡度滑入了涵洞的积水里!

    车门的锁在关闭的状态下,车辆由于进水直接断电,电子系统完全被破坏!驾驶座上的驾驶员已经失去意识,后座上的女孩子年纪太小,没什么力气,再加上惊惶失措,虽然车门内部的机械门锁能够打开车门,但是水压也形成了不小的阻力,积水这才开始大量涌入车内。

    可是根据吴刚的检查情况来看,没有发现女性驾驶员心肌梗塞、心脏衰竭、其他内脏衰竭、内出血或者脑出血的情况,瞳孔只是散大,并没有缩小,身上也没有发现呕吐赃物,嘴唇青紫、脸色苍白也只是因为低温和窒息,虽然跟心梗的症状比较像,但是完全可以排除!

    因此,他不敢用药,现在的治疗以抢救病人的心跳和呼吸为主。

    “气管插管,将肺部积水给吸出来,量个血压,这个病人不对劲,先不给药,救过来再说!”吴刚冲着程素素说道,然后又从车上回头,冲着那男人问道。“孩子情况怎么样?”

    话音刚落,王鸽便感觉到胸口部位一阵冰凉。镇魂牌的数字居然发生变化了?

    王鸽抬头望向那男人身后,一个举着长柄雨伞的死神不知在何时悄无声息的接近,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而另一边,正在对孩子进行急救的男人,小女孩儿这边有了起色。

    也不知是不是后座上的进水速度比前面慢一些,或者是儿童安全座椅起到了效果,这个孩子在男人的急救下,居然主动吐出了一大摊水,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恢复了自主呼吸和意识。

    男人并没有高兴起来,“孩子醒了,没事儿!不过……体温太低了,身上冰凉!”

    吴刚一听就愣了,虽然人回来了,可是身体上的持续低温却仍旧是十分致命的。对于人体来说,并不仅仅是高烧可怕,低温症仍旧十分可怕。人体的深部温度低于三十五摄氏度的状态,就是低温症,可以直接或者间接造成死亡。

    如果体温降到三十二摄氏度以下,人体的器官将无法正常代谢或者工作。那男人先把孩子抱上了车,又将自己的车停在路边上锁,最后再次上车。“我跟着去医院吧,没准能帮上什么忙。”

    直到这时,男人才发现这辆救护车并非附近医院的车辆,而是隶属于大概二十公里外的雅湘附二医院。他先是愣了一下,还在想为什么雅湘附二医院的车会出现在这里,随后马上就想明白了。

    附近的居民大撤离,肯定是有关部门把救护车调过来支援现场的。

    “最近的医院是湘沙市第六人民医院,两公里不到,知道路吧?”那男人问道。

    “刚从那边儿过来,熟着呢。”王鸽的心里也是着急。既然孩子的身边已经出现了死神,并且离开了现场,这个女性驾驶员情况如此危机,死神一定就在附近!当坐进驾驶座的时候,死神终于出现在了车辆的斜后方!

    在等到那男人上车关门之后,他马上将车辆调头,快速前往医院。

    “面色灰白,意识状态不清,肺部呼吸锣音,可能是有肺水肿。给保温,那柜子里有保温毯,先给孩子裹上,二十毫升百分之五十葡萄糖注射液静脉推注,慢点推。”车上一下子来了两个病人,而大夫却只有吴刚一个,吴刚也有点手足无措,一边进行给大病人进行着气管插管、肺部积水吸引的动作,一边头也不抬的下着医嘱。

    程素素将怀中的孩子给那男人抱着,保温毯给孩子裹了个严实,马上开始了注射动作。

    大人的抵抗力和身体素质还是要比孩子好一些的,躺在病床上的女病人并没有出现低温症的情况。

    可是吴刚知道,除了溺水、窒息、低温、大脑缺氧和器官衰竭之外,就算是病人现在恢复了生命体征,由于泡在污水里、肺部进水而引发的后续的耳鼻喉感染、肺部感染,身体其他部位感染,同样致命。

    母女二人的命运坎坷,性命堪忧!

    吴刚这边已经完成了肺部积水吸引,给病人接上了机械呼吸机,病人的心跳却迟迟上不来,于是又紧接着开始了心脏按压,救过来的几率还是比较大的。

    “兄弟,你到底是干啥的?看你这水性,还有急救手段,不是一般人啊。”王鸽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死神在身后追击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看起来意愿不强,车速刚过七十五公里每小时,那死神就被救护车甩的不见踪影了。

    那男人抱着小女孩儿,眼神之中充满了怜爱和关切,“实不相瞒,之前当过兵,海军,学了不少东西。现在在一所游泳馆,当场内救生员。”他给小女孩儿捋了捋被水打湿的头发,“这孩子,跟我闺女差不多大。”

    “怪不得,今天多亏了你出手相助,不然这母女二人可就真没命了!”程素素完成了药物静脉推射笑着说道,转身拉了一把吴刚。

    “应该的,看到有人遇险,哪能见死不救啊!”男人憨厚的笑了两声。

    “吴老师,你歇会儿吧,刚才按了一路了。”程素素又拉了一把吴刚,打算接替他的工作。

    吴刚倒也不推脱,他的两条胳膊的确酸痛无比,快使不上劲了,“动作可以小一点儿,病人体重小,胸壁没有那么厚。”他揉了揉自己的两条胳膊,又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人希望很大,情况比之前那个还要好一些,心跳快恢复了。等会儿观察呼吸,要是数值没上来就直接告诉我,给点呼吸兴奋剂,先把命救回来,要是有其他的病,去了医院再做检查吧。”

    “之前那个病人?什么情况啊?”车上那男人对于受灾情况也比较关心,心想着看来这辆救护车是刚从第六人民医院回来,打算再次前往现场,想要走桥下涵洞的时候,发现了刚才这件事。

    “嗨,那事儿也是挺让人难受的。在堤坝旁边拉了个村委副书记,顶在抗洪一线呢,电线杆子倒了,触电,不省人事,膝盖高的积水里溺了水。”吴刚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的好干部,真的少见。”

    可没想到那男人一听就急了,“哪个村的村委副书记?叫什么名字?”

    吴刚也纳闷了,莫非这男人跟那村委副书记有什么关系不成,他不敢怠慢,赶紧回答,“中下棚村吧,就在那个附近。具体叫什么名字……不太清楚。”

    “那……他有没有什么体貌特征?人现在什么情况?”男人又继续问道。

    吴刚更加觉得这男人跟那村委副书记有关系了,“矮胖,体重比较大,脑袋有点秃……”吴刚继续想了想,“进行全身检查的时候,发现下腹部有道疤,时间很长了,看位置应该是早些年阑尾手术留下的。病人没事,不过这会儿应该还在抢救室里观察。触电没什么事儿,主要是溺水,造成的大脑和心肌缺氧,抢救的比较及时,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你跟病人是什么关系?”

    车上的那男人一边听着吴刚的话,表情也一直在变,体貌特征越是符合,他就越是紧张,直到最后吴刚说出阑尾炎的疤痕的时候,他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可是吴刚说病人没太大的事的时候,心却又放了下来。

    “如果阑尾炎的疤痕不是巧合的话……那应该是我父亲。”男人叹了口气说道。可个世界上应该是不会存在那么多巧合的。

    “本来我是打算去他那里看他一下,最好能把他劝下一线,那么大年纪了,身体又不好,真怕他出什么事情。实在不行,我留在现场看着他别出事也好。可是千算万算,还是出了事儿,怪不得先前电话一直打不通了。”虽然得知病人没事,但男人还是有点担心。

    他话锋一转,突然说道,“不过想着是你们车组上的人将他带回医院,进行急救和治疗,我就放心很多了。有你们这些医术高超又负责的医护人员,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儿。”

    “有你这么个好儿子,你父亲也不是会出事儿的命!”吴刚笑了笑,“跟你一样,都是应该做的。”

    心电监护的仪器嘀嘀嘀的响了起来,恢复了正常的声音,程素素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呼呼的喘着粗气,累的不轻。“回……回来了!”

    吴刚摸了摸那小女孩儿的脖子,似乎体温上升了一些,毕竟孩子的低温症是长期泡水导致的,通过保温措施和高糖输入来提高体温,还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的。“小孩儿应该也没事儿了。”

    “谢天谢地!”男人松了口气。

    “老哥,待会儿你也得去检查,涵洞积水那么脏,耳鼻喉还有眼睛都有可能感染,冲洗是没有太大用处的。”程素素擦着脑袋上的汗珠说道。

    男人直直点头,心中安稳了一些。

    “今天还多亏了小王。那么深的水,救护车愣是给开到堤坝旁边了!刚才在涵洞那边儿,要不是他觉得不对劲,下车多看了那么一眼,还碰不到你从水里出来呢!”吴刚又对着男人说道。

    “司机师傅,辛苦啦!”男人冲着车辆最前面的王鸽喊了一句。

    王鸽此时的心情也放松下来,随着女病人心跳的恢复,他的镇魂牌再次又了变化。

    “这都快变成商业互吹了!大家都一样,都是做应该做的事儿。”王鸽顿了顿,“前面到医院了,正好,你也只能去守着你父亲了。估计他这会儿醒了,正需要你呢。”

    车辆绕了个弯,停在了第六人民医院的大门口,王鸽跳下车,将两个已无大碍的病人送进了抢救室进行观察。

    而那男人则是跟众人打了声招呼,进入了急诊室,听从医生的后续安排。

    “一家子好人啊。”吴刚说道。

    王鸽直直点头同意。

    “谁说好人没好报的!”程素素拍了拍王鸽的肩膀,显得十分高兴。

    这样的笑容,只有在病人安然无恙的时候,才会出现在这群医护工作者的脸上。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