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二百三十九章 缘,妙不可言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奇怪的是,湘沙市是没有正儿八经的一环的,高架桥是从二环开始的。

    东二环这条环线完全由高架桥组成,南北方向比较长,一部分区域距离市中心比较近,而出事地点的四方坪高架出入口距离就比较远了。

    平时人们还是比较喜欢走高架的,毕竟都是快车道,行进速度快,而且没有红绿灯,但是到了高峰期,该堵车还是会堵。

    想上的上不去,想下的下不来,万一路中间出点事故,那就更是无比麻烦了。

    四方坪附近位于湘沙市的东北部,比较偏僻,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的老城区了,一个是拆不起,另外一个是没有太大的价值,虽然距离市中心的距离还算可以,但终究没有开发起来。

    然而,那边却并不是雅湘附二医院急诊出车的覆盖范围,王鸽虽然知道路线,但也是很少往那边跑的,只是有一次执行转院任务的时候,去了一次那边的骨科专科医院。

    谢光工作的时间长,那边没少跑,但也只是偶尔。

    不属于覆盖范围,还要出车,而且是两辆车出动,那现场肯定不是什么小事,搞不好又是几个医院一起的联合行动,受伤人数较多,明显是救护车不够用了。

    两个人分别上了救护车,然后把车辆开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王鸽对讲机的耳机里又响起了声音,但是这次声音并非来自于护士站,而是来自于后面救护车上的谢光。

    “小王,咱们走哪条路?”谢光是老员工,汇报当然由他进行,但是王鸽的车肯定是在他车的前面,他是要跟着王鸽走的。

    提前规划好路线,在路上能省不少时间。

    王鸽看了一眼导航,导航的路线是上二环线高架桥,然后直接开到四方坪的高架转盘附近。然而这个时间点,二环上肯定堵车堵的要死,万一路上碰到了事故,车主半天不肯挪车,进退两难,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要是不走二环线,在城市之中还有更多道路的选择,一条路堵了还能走另一条。

    “这个点儿,哪里都堵车,走下道,选择多一点吧。”王鸽捏着麦克风回答道。

    “我也是这个意见。”谢光回复了一句。

    正在这时,吴刚和白楠拉开了王鸽救护车的后车厢门,拎着急救箱上了车。

    “听说现场情况比较惨,估计人员受伤很严重吧。”吴刚对王鸽说道。

    “不太清楚,多惨咱们也就只能带一个人回来,回来的时候是去雅湘附三?”王鸽看了一眼地图,那个地方属于兄弟单位的急诊覆盖范围,按照就近原则,车辆在接到病人之后要去最近的医院,那自然就是雅湘附三了。

    “到时候听安排吧,如果病人比较多,雅湘附三的承受能力不足,危重病人在那边没有急诊室可以用,耽误病情浪费时间,没准还是要先回咱们医院呢。”白楠对于这种事似乎是司空见惯,轻车熟路了。

    王鸽点头答应,放下手刹起步。

    虽然是下班高峰期,但由于学生放假,接孩子放学的车辆少了,天气冷,道路上人也不是特别多。

    主干道的两旁都挂上了灯笼,张灯结彩的模样还真有那么点过年的气氛,当然,堵车是并不可少的,但情况并不是太过于严重。

    王鸽的救护车仍旧闪烁着警灯,鸣响着警笛,在变道超车闯红灯的时候喇叭像不要电一样的死按,这才在车流之中开辟了一条道路。

    而身后谢光的那辆救护车一点儿都没掉队,速度也很快,这谢光还是有料的,死死的跟在王鸽身后,只有大概五六米的距离。

    车辆开了十二分钟,终于抵达了四方坪高架桥的下面。

    “谢哥,看来咱们的决定是对的。”王鸽望着高架桥上面的场景,按住了麦克风说道。

    高架桥一共有八个出入口,接通了地面上的道路,东西南北分别有两个,一个上桥一个下桥,而这八个出入口都被堵的水泄不通,想上的上不去,想下的下不来,因为交通事故实在是太过于严重,二环线那么宽的道路,单向车道足足有四条,却一点儿都走不动。

    就连前来处理事故的警车和其他医院的救护车,还有营救被困人员的消防车,都只能停在桥下面,压根上不去。

    王鸽无奈,只能在桥下靠边停车,跟吴刚一起把推车去了下来,一路小跑来到了桥上。

    上了桥这才发现,事故现场的确十分惨烈。南北方向的二环线车道上,身后的南边至少有八辆私家车连续追尾,可能是由于车距太近,车速又太快,来不及刹车造成的。

    这些追尾事故都不是很严重,看起来好像没有人员受伤的样子,几位车主都远远的离开了事故现场,正在打电话。

    而事故真正严重的地方是前方。

    一辆轿车横在马路中央,三厢变两厢,后备箱直接被身后的小货车怼进了后座部位,而发动机盖前方也是面目全非,还在呼呼的冒着热气,这是水箱给撞漏了。

    后面的那辆小货车也好不到哪里去,前挡风玻璃完全破碎,脸部凹进去一大块,保险杠都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王鸽甚至怀疑是在猛烈的撞击之中完全破碎了,因为地面上散落着大块的碎片。

    小轿车的侧面,还有一辆越野车横在对面的车道上,已经侧翻,头部怼在高架桥的护栏上。地上残留着划痕,这辆车还将另一辆黑色轿车的驾驶座车门给怼了进去,变形严重,肯定是打不开了。

    金属护栏已经严重变形,似乎车头都探出桥面了。要不是这护栏结实,或者这车在护栏旁边侧翻,那么早就已经掉到桥下面去了!

    王鸽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这小货车的车速太快,而且可能存在超载的情况,没有注意到前方车辆减速或者停车,直接追尾。

    而在撞击之后,前方轿车没有反应过来,被这货车撞飞了出去,撞破护栏来到了对面车道。

    而越野车地盘太高,对面车道突然冲出来一辆车,根本就来不及反应,打方向盘都没有地方躲,侧面撞击之后直接翻车侧滑了出去,车头撞倒了旁边车道那辆黑色轿车的驾驶座车门,然而巨大的力量并没有让越野车停止下来,反而是继续撞上了高架桥的护栏。

    王鸽回头看了一眼那货车的刹车痕,轮胎痕迹断断续续的,很明显刹车已经踩出了车轮防抱死系统,

    车这个东西,开的太快真的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高架桥上没有红绿灯,最高限速比普通道路要高,达到了七十公里每小时,而摄像头本身也比较少,车辆在高架上超速行驶绝对是特别危险的事情,遇到了紧急情况躲都没有地方躲,只能往护栏上怼。

    王鸽在驾驶救护车的时候,就遇到过开的比他还快的私家车,简直就是把这里当机场的跑道准备起飞不要命了。

    除了小货车没有安全气囊,其他私家车的安全气囊全部弹开,按照道理来讲车内的人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才对。

    其他车里已经没人了,只剩下几个消防员围着那车尾箱被装进后座的轿车转悠,看起来里面还有人没被救出来。

    其他受伤和没受伤的人员,都在高架桥的两旁,有警察和其他已经到场的大夫照顾着。王鸽已经发现有两个死神抵达了现场,正徘徊在已经有医生治疗的两个伤员身旁,看样子命肯定是保不住了。

    王鸽自然不会傻到直接冲出去阻止死神,那样非但不会起到效果,而且会暴露自己。他只能希望医生的手能够快一点,别的救护车司机也能够快一点,尽可能的阻止死神靠近。

    现场一片混乱,叫喊声、警笛声不绝于耳,地上的碎片稀里哗啦的,王鸽每一次脚落在地上都会踩到点什么东西。

    “大夫!这边还有人!”一个警察看到了身穿白大褂的吴刚,赶紧冲着他挥手。

    一个伤员躺在那交警的旁边,很明显交警是把他从车祸现场拖到路边的,周围的家属似乎是同一辆车上的人,受伤并不严重,只是捂着自己流血的手腕,在一旁急的不行。

    而在伤员的身旁,还蹲着一个短发女孩儿,似乎是在进行着检查和紧急治疗。看着那女孩儿手上的动作,似乎是经过专业培训的,肯定在医院干过活儿。

    只不过女孩儿背身蹲下,王鸽看不到她的脸,但总是觉得这神态动作无比熟悉。

    “走!后面的病人留给下一组人。”吴刚在那伤员的周围看到了一摊血,觉得事情严重,赶紧跟王鸽一起拽着推车跑了过去。

    车轮子碾压在散落在地面的碎片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伤员旁边的那女孩儿听到了背后有声响,转过了头。

    王鸽已经来到了病人面前,终于看到了那女孩儿的脸。

    虽然天气寒冷,但是女孩儿穿的仍旧很时尚,大羽绒服套在身上,下身则是短裙和黑色打底裤袜,羽绒服的领子开的很大,王鸽甚至在那女孩儿锁骨附近看到了她的纹身。

    “沈慧!”王鸽惊讶的叫了出来,旁边的吴刚和白楠愣了一下。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她!

    “你们怎么来了,这不是咱们医院的出车范围啊!”沈慧也很诧异,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习惯还是没改过来,仍旧把雅湘附二医院叫做“咱们医院”。

    她之前是在后方的出租车上,在看到前方有事故之后,还犹豫了一下,这里虽然不是雅湘附二医院的出车范围,但联合急救的时候可管不了这么多了,毕竟人命要紧,碰上熟人就碰上吧。

    可沈慧没想到的是,这次碰到的居然是最熟的人。

    转头一想,倒也是,王鸽这人只要有出车任务都是抢着来的,若是没事,遇到大型事故他肯定第一个上,遇到他的概率还是不小的。

    “头发怎么剪了?”王鸽看着沈慧熟悉的面容,感觉有点心疼。这丫头曾经做错了事,但是幡然悔悟,并没有背叛朋友。

    剪掉头发,可能是为了忘掉过去吧。

    “长头发太麻烦了。”沈慧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转头对吴刚蹲在地上给病人检查的吴刚说道。

    “吴老师,病人是刚从那翻车的越野车里就出来的,玻璃划伤了大腿内侧,出血量比较大,可能是动脉。腹部受到了挤压,至少断了两根肋骨,腹部柔软,肝脏部位肿胀,可能存在内出血的情况,病人意识状态不是很清醒……”沈慧仍旧保持着高度的职业素养,虽然已经不在医院的急诊部任职,但是办起事来还是一个标准的急诊部护士的样子。

    病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跟沈慧的年纪差不多大,表情痛苦,躺在地上已经说不出话了。

    “冬天穿了这么多衣服,玻璃还能划伤血管,够背的啊。”吴刚看了一眼病人腿部的伤口,动脉出血甚至比内出血还要严重一些,这里必须优先处理。

    “应该是车上的玻璃摆件刺伤的……她坐副驾驶,大夫,我们明年结婚了,你可千万要治好他啊!”开车的年轻人是个二十多岁的男人,面容急切,连手上的伤都顾不上了。

    “止血带,近心端,距离十五厘米,大力按压包扎。”吴刚对白楠说道。“然后量血压。”

    “沈慧,帮忙看看他的手,没问题吧?”吴刚说道。

    沈慧赶紧点头,起身就要去查看。

    可没想到那男人居然拒绝了治疗,还是让沈慧先在这里帮忙。

    吴刚一脸无奈,只好让沈慧戴上了手套和口罩,用剪刀将病人的裤子剪破,查看着伤口。

    虽然止血带已经绑上,但是动脉血液流量巨大,压力也不小,血液还是不断的从伤口中流了出来。

    伤口是一个洞,是玻璃碎片刺伤的,而且很深,处理起来相对来说有点麻烦。

    而王鸽则躲在一旁,除了观察四周死神的动向之外,还掏出了手机,马上给陶米发了一条微信。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