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二百一十二章 药物维持 下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曹山戴着橡胶手套,赶紧把跪在地上的中年男人给拉开。

    “去洗手,流水冲洗至少五分钟以上。”

    但中年男人似乎已经被悲伤冲昏了头脑,大喊大叫,“我在救她!你拉我干什么!不就是拌几句嘴嘛!人肯定死不了,肯定死不了!”

    曹山赶紧搂住了中年男人,对着王鸽使了个眼色。

    王鸽瞬间明白过来,把中年男人控制住,然后将人交给了他的儿子。

    “听大夫的,去给你爸洗手,否则有中毒的危险。

    虽然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年轻人在悲痛和焦急之中仍旧保持了难得的理智,他知道在现场还是医疗工作者最大,马上带着自己情绪激动的父亲去洗手了。

    曹山马上开始了自己的检查,现场这个情况不用多想,肯定是敌敌畏有机磷农药中毒,而且是口服通过消化道吸收的,情况十分危险。

    为了在检查过程之中不污染病人的眼球,曹山先检查了瞳孔,然后才去检查脉搏、心跳和呼吸。

    “四十毫克阿托品静脉注射,速度快一些,尽可能快的实现阿托品化。打完了量血压!”

    其实在病人有机磷中毒之后,实现阿托品化在医学方面很难有一个有效的数字界定,全凭大夫的临场判断,用量太少会造成阿托品化不足,毒素仍旧会在体内吸收,并且继续破坏内脏,用量太多则会造成阿托品中毒,情况也是比较危险的。

    现在这个病人虽然是女性,但是身体较为健硕,体重估计在七十公斤以上,而且口服大量的有机磷农药,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体内肯定是吸收了大量毒素,而由于其健硕的体形,估计对于阿托品的耐药性比较高,因此曹山在阿托品的使用剂量上极为大胆,超过了常规的用量。

    “四十毫克阿托品静脉注射,量血压!”田雨晴重复了一次医嘱,手里马上开始了动作。

    在下车的时候,田雨晴除了带下来了急救箱,还把那一小箱阿托品注射针剂放在了推车上一起带了下来。

    她二话不说就开始抽取药液。阿托品注射针剂的包装都是玻璃小瓶密封,护士们在用药的时候虽然经常会徒手掰开这种玻璃瓶子的密封尖端,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每次只需要用力一两次,掰开一两瓶就足够。

    可阿托品注射针剂每一小瓶的剂量是零点五毫克,这意味着田雨晴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掰开八十瓶阿托品包装,为了注射液的无菌环境,还要尽可能减少药液在空气中暴露的时间,每掰开包装一次,就要用针筒去抽吸一次药液,效率很低,而且十分麻烦。

    王鸽赶紧凑到了田雨晴跟前,从急救箱里取了一副消毒橡胶手套戴上,“我掰瓶子,你抽药液,速度快一些!”

    田雨晴给了王鸽一个感激的眼神,迅速点头。

    二人合作的效率很快,几乎是不到一秒钟就能抽取一瓶阿托品注射针剂的药液。在一分多钟之后,田雨晴手中装满了四十毫克阿托品注射液针筒上面的针头,终于顺利的扎进了病人手肘内侧的静脉血管之中。

    药液快速注入,田雨晴却没有闲下来,取出了血压计马上去量血压。

    虽然在其他情况下,先用药再量血压可能造成误诊,但是现在药物的效果来的并没有那么快,这个时候病人血压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几乎与中毒之后的相同,因此曹山也才敢让田雨晴先用药。

    毕竟数据是假的,命可是真的,不论检查结果如何,现在病人肯定是处于敌敌畏有机磷类农药重度中毒的状态,用最快的速度实现病人身体的阿托品化在现在看来是最重要的事情。

    “面色紫青,大汗瞳孔缩小,对光无反射,肌肉震颤,重度呼吸障碍,肺部呼吸湿罗音,哮喘音,心动过速,心房颤动,口鼻有血沫,病人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对外界刺激无反射。”曹山越说,眉头拧的也就越是严重。他回过身子对着报警的年轻人大喊。

    “这里就是中毒的第一现场?”

    “我没动过我妈……”年轻人正在按照曹山的指示给自己的父亲拼命的冲洗双手,一个亲人已经倒下了,还在抢救,另一个亲人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

    好在他的父亲也稍稍的恢复了理智,不再大喊大叫,却一直在痛哭流涕。

    “现场没有呕吐物,药物一点都没排出来啊!”曹山翻了一下病人的身体,在病人的身子下面发现了一滩黄色的粘稠液体,臭味十分明显,就算是夹杂在浓烈的农药味之中也能分辨的出来。“跌倒没有其他明显外伤,大小便失禁。脖颈处多处红斑样改变。确诊为有机磷皮肤接触中毒,口服消化系统中毒,多器官衰竭,肺水肿。血压多少?”

    田雨晴收起了血压计,“二十,五十毫米汞柱,快测不到了!”

    “用的药比较多,别忙中出错!”曹山按着田雨晴颤抖着的手。

    田雨晴的确有点着急,她看着曹山的眼神点了点头,用袖子抹了一下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珠。

    “开放两条大静脉通道,去甲肾上腺素一毫克静脉注射,地塞米松五毫克静脉注射,尼可刹米零点五克静脉注射,呋塞米二十毫克静脉注射,多巴胺二十毫克入百分之五二百五时毫升葡萄糖注射液快速静滴,五百毫升生理盐水快速静滴。”曹山说的语速非常快,生怕耽误一丁点时间。

    而田雨晴在紧急关头也表现出了十分强大的职业素养,如此之长的医嘱,复杂的药物组合与剂量在口述重复的时候居然一字不差,为了节省时间一边口述一边进行着药物注射。

    而王鸽则是在一旁充当了一回输液支架,所有的输液袋都在他的手里拿着。

    田雨晴用最短的时间把全部药品注射完毕,曹山打手一挥。“上车,回医院!”

    王鸽赶紧把手里的输液袋都交给了田雨晴,然后与曹山一起把病人抬上了推车,推车刚到救护车旁边,那报警的年轻人放心不下,追了出来。

    “师傅,我跟着一起去医院吧。”

    王鸽还没来得及关上车厢门就被他给拽住了,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劲,万一还在家里的年轻人的父亲,因为自己的老伴服毒自杀觉得她活不成了,自己活着也没啥意思,而且人处于情绪比较失控的状态,由于内疚再翻出点什么农药来自杀,那可就麻烦了。

    王鸽虽然平时话少,但并不代表情商低,这点道理还是想的明白的,赶紧回头说道,“兄弟,你上车没事,把你爸也带上!”

    年轻人瞬间回过神来,差点因为一时冲动酿成惨剧,赶紧冲回屋里找到了他的父亲,好在他父亲还没做出什么事情来,一老一少一起上车,王鸽连忙跳进了驾驶室发动车辆。

    “上心电监护,每五分钟汇报一次生命体征,维持阿托品化!现在先帮我准备给病人洗胃!”曹山在上车了之后对于病人又进行了一次检查,发现病人还没有出现阿托品化的指标,心里盘算着是要再等等还是补充阿托品剂量。

    “得,再等会儿,效果来的没那么快,第一次的剂量已经足够了!”曹山决定相信自己一次,自顾自的说道,除了田雨晴稍微了解一点,车上没有人知道他在自言自语什么。

    开车的王鸽则是刚一发动车辆就来了个弹射起步,因为他看到死神已经站在这家人开的小商店门口,正阴森森的盯着他看呢,手里的长柄雨伞还转来转去,阴森之中又带点悠闲。

    王鸽虽然不懂什么药理毒理,但是他知道既然曹山要求田雨晴带了一箱子阿托品,并且在第一时间就给病人注射的大剂量的此类药物,那么这类药品肯定就是有用的,只是体内循环需要一定的时间,药品发挥效果也需要等待,只要自己能够甩开死神一段时间,让刚才好不容易搞出来的八十瓶阿托品发挥效果,说不定病人就能稳定生命体征,最起码摆脱了死神的追击,命就能保得住。

    可长时间的缺氧会对大脑产生不可逆的损害,在恢复之后可能会出现行动、语言、意识、认知和逻辑方面的障碍,记忆也会偏差,甚至智力水平也会退步,在很大程度上无法保证生活质量,但是人总归是活着的,活着就有盼头,其他什么都是虚的。

    就算不是为了这条命,不是为了这个数字,王鸽也绝对不会让身后的死神追上自己。

    死神轻点脚步,马路上的所有车辆对于他而言都是视若无物,直接飞行在空中穿了过去,速度非常快,脸上仍旧没有表情,但看得出来十分轻蔑,似乎对于这个灵魂志在必得,毕竟这对于他来说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而王鸽却不愿意了,刚才老子可是拼了命的掰了八十瓶玻璃管子,胳膊酸了不说,手上就算是戴着橡胶手套,手指都快给摩出水泡来了,你小子用这种态度就像把病人带走,就想把这些人拼了老命想要保住的希望破灭,还太嫩了点吧?

    他在加速的同时拿起了自己的通话器,进行汇报。

    “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已经接到岳麓大道病人,正在返回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随后他将通话器扯到了身后。

    虽然曹山在进行着洗胃的动作,但还是发现了王鸽的行动,头也不回的喊道,“病人重度有机磷中毒,请准备抽血,血常规检查,血液配型,血液透析,请求内科主任级别以上医生进行会诊,尽可能安排五毫克装的大剂量阿托品注射液,病人可能要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阿托品化状态。”

    路上没车,天气明媚,前些天下雨路上的积水也都已经被强烈的阳光全部蒸发,哪里还有不敢飚车的道理?

    除了一直鸣响的警笛之外,挂断了通话器的王鸽还一路按着自己车上的喇叭,特种车辆鸣笛的声音十分特殊,响亮而且厚重,具有极强的压迫感,路上还没有私家车赶不让王鸽的救护车先行的。

    因为王鸽的车速已经达到了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这在高速公路上都已经是最高限速了,更别说是市区的马路。这要是撞了车,不论对方是什么样的社会车辆,肯定都是受损严重。

    这些私家车司机觉得你救护车上面的人不要命,我还要命呢,躲的远远的。

    当然,在这种速度之下,死神只能跟在王鸽的车后面吃尾气,根本无法触碰救护车的一丝一毫。虽然进程很慢,但是救护车与死神之间的距离在一点一点的拉开,这让王鸽安心了不少,脚下的油门稍微松了一些。

    在曹山经过对病人的洗胃操作,用大量的生理盐水灌入病人胃中,然后将胃内容物抽出来之后,一阵浓烈的农药味道弥漫在整个车里,熏的王鸽头晕脑胀,王鸽意识到不对劲,赶紧打开了车窗,加大了空调的风量。

    这种情况,还是优先保证车内其他人不受到二次伤害,温度什么的都是次要的。一阵新鲜的空气瞬时充斥在了整个救护车之中,让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车上的两个病人家属也闻到了刺鼻的味道,这么大的毒量都进入了自己的亲人体内,这让他们担心起来。

    “别怕,这是正常的,出来的东西多,代表吸收入人体内的东西就更少,自从我当医生一共接诊了四例有机磷中毒患者,还没有一个死的。”曹山说道,这话是说给那年轻人的父亲听的,明显是为了稳定他的情绪。

    他又对病人进行了一次检查,结果喜出望外,病人的身体情况指标终于有符合阿托品化的苗头了。

    轻症病人在阿托品化之后瞳孔会散大面色潮红,肺部罗音明显减少,心率会加快。而对于重症病人来说,由于缺氧过度,瞳孔可能会迅速散打,肺水肿已经出现,肺部罗音不会消失,脸色也不会有明显改变,但是这个病人心动过速,现在心率明显缓慢了起来,恢复了正常低值,呼吸也变得深沉起来,最重要的是,血压也有了明显回升。

    刚才的判断果然是正确的!曹山定了定神,抬头说道,“再进行一次洗胃吧!”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