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交锋 上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任何医院都是盛产故事和新闻的地方,雅湘附二也一样。

    虽然是凌晨三点多,新闻媒体们的身影就已经从化龙池社区附近的事发现场追到了医院,警察们自然不会透露任何消息,参与打架斗殴的混混们身上都有伤,而且被警方控制,也得不到什么消息。

    这些新闻记者们便将自己手中的话筒对准了医院里还在上夜班的大夫和护士们。然而一直到天亮,他们都没有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王鸽更是在那些记者们来到医院之前,就躲到了车队办公室里,车队里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拒绝了所有采访。

    而医生和护士们也同样以工作忙碌和不方便透露具体信息为理由,拒绝采访。

    除了医院的相关规定,如果没有得到授权不允许接受采访之外,他们自己心里也有数。

    自己只是一个医疗工作者,本职工作是治病救人,这些社会问题他们管不了,弄不清楚,更不归他们管。万一要是说错了话,大家都要跟着背锅。

    其次,工作是真的忙,这么多病人一下子涌入进来,做检查的做检查,做手术的做手术,哪有什么时间去管你电视台的鬼问题?

    想要拿到第一手消息?去等警察的官方消息吧!

    王鸽在回到了医院之后,又重新去了一次现场,载了一个重伤伤员再次回到医院,这个伤员虽然情况严重,但没有上一个那么危险,以至于死神追了一下下,觉得追不上救护车的速度也便放弃了。

    他胸口镇魂牌上的数字又增加了一个,来到了“壹佰叁拾叁”。王鸽心中计算了一下,这个数字还没有达到平均每天二点七个的数量。他期待着今天晚上能够再多出一次车,再救一个病人回来。

    可是在车队里呆的时间越长,王鸽就越能够感受到,一旦当天晚上除了什么大事,接下来的时间就很少会有病人出现。

    当医院的急诊部处于临近饱和状态的时候,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会根据情况调节各医院之间的出车分配,好让发生危险的病人不耽误接受治疗。

    因此一直到早晨八点,在王鸽把自己的车钥匙交给同事的时候,他都没有再出一次车。

    八点钟,王鸽准时出现在了急诊部大门口,等待着夜班大夫和护士们下班,这样就能够看到沈慧的身影。

    可是夜里似乎太忙,白天的人手也不够用,一直到了九点钟左右,上夜班的大夫和护士门才拖着疲惫的身体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大门。王鸽野终于等到了沈慧。

    沈慧似乎没有下班的打算,身上仍旧穿着护士服,上面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是在夜班之中不小心沾上的,但是她的手里却多了一个手提袋,那是平时她用来装工作服的袋子。

    沈慧并没有感觉到意外,毕竟在夜里她曾经通知王鸽马天明即将动手,王鸽迫切的想要找到自己也是正常的。

    但是她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要找马天明了结这件事。

    “你打算怎么做?”王鸽看着她问道。

    “你不要跟来了,你放心,我不会让兰欣受到一丁点伤害。”沈慧的声音有点小,整个人脸色不太好看。

    “我不跟着怎么行?这危及到兰欣的安全!”王鸽有点着急了,毕竟这件事的核心是他和兰欣,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沈慧居然还想要有所隐瞒,这让王鸽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那行吧,你可以跟在我身后。我和马天明约定的地点是在住院部楼下的小公园里,时间是十点钟,现在还有大概四十五分钟的样子。他应该会早到。他见过你,也认识你。一旦发现你出现在我附近,一定会起疑心,千万不要露脸,否则他肯定会将计划延后,了结这件事情的时间又会拖很久,我已经没办法再等下去了,你应该也是吧。这件事如同一个梦魇一样。”沈慧终于送了口,转过身冲着住院大楼走去。

    王鸽跟在她的身后,“说说你们的计划。”

    “今天兰欣的亲属都不会在,身边只有一个护工。他想让我将病房里的护工支开,然后伪装成医院的人,把兰欣带离医院,然后通过我跟你联系,威胁你召唤死神,实现复活他父亲的计划。”沈慧解释着整个流程。

    这个计划听起来十分简单。

    但是越简单的计划,越容易被实施,漏洞和容易出错的地方也就越少。

    医院的管理,尤其是住院部门的管理是有漏洞的,这种漏洞在有类似于沈慧这种内鬼的时候,显得尤为危险。

    首先,沈慧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支开护工,绝对是可以做到的。其次,这么大的一个医院,各部门之间的医疗工作者们并非都互相认识彼此,马天明完全可以身穿一套医生、护士或者是护工的衣服,伪造证件,戴上口罩,推着轮椅或者是病床,就能把植物人状态的兰欣带离住院部。

    由于住院部的病人是不是会被护士和护工引导着去门诊大楼进行检查,并不会有人起疑心,连多问一句都不会。

    在这种状态下,想要把兰欣带走,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一旦兰欣离开医院,落在了马天明手里,那么王鸽就必定会处于被动局面,兰欣连一丁点防抗的能力都没有。

    开玩笑,一个植物人,怎么去反抗?

    而且,现在马天明还不知道他的父亲完全无法复活的事情。一旦他知道了这个时事,了解到自己的计划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实施成功,那么很难预测他会做出什么伤害兰欣的事情来。

    在这件事情之中,王鸽的失败并非在于让马天明的计划得逞,而是只要兰欣受到了任何程度上的伤害,那么王鸽就彻彻底底的输了。

    王鸽的面色凝重,一言不发,绝对不能让马天明接触到兰欣!连看她一眼都不行!

    在接近住院大楼前面小公园的地方,沈慧停下了脚步,一直在他身后浮想联翩的王鸽一不留神,差点撞到了她的身上。

    “就在这里,按照他的习惯,肯定是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马天明伤到兰欣一丝一毫。这件事由我而起,也应该由我结束。”沈慧仍旧背着身,王鸽看不到她的表情。

    但现在的沈慧,俏脸上出现了一种少有的坚毅。她的右手揣在护士服的口袋里,好像握着什么东西。

    “你不要接近我们,远远的看着就好了。”沈慧拎着袋子走向了小公园,而王鸽则减慢了自己的速度,靠在了小公园外面的一个拐角后面。

    沈慧来到小公园的一个角落,马天明穿着一套宽松的休闲衣服,想必外面的这套衣服下面,应该是医疗工作者的一套制服吧,他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在看到沈慧如约出现之后显得有些兴奋,但是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你还是早到了。”马天明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再加上帅气的脸庞,似乎会让所有女孩儿都陷入其中。

    他坐在公园角落的一个木制长椅上。这里是为住院的病人和家属外出活动而建设的,景观有利于疏解住院病人及其家属的紧张情绪,但是秋天已深,虽然湘沙市地处南方,但是公园之中已经失去了春夏之时的那种盎然景色,变得萧条起来。

    但是沈慧心中满是厌恶,正是当年的这个笑容,让她深陷其中,以至于到了这种地步。

    沈慧在马天明的旁边做了下来,手中的手提袋放到了腿上。“你比我更早,跟以前一模一样。”

    “我也很想回到我们刚开始约会的时候呢,那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马天明伸了个懒腰,抬起头看着今天并不是很晴朗的天空。

    “是吗?”沈慧冷笑道,“我可一点都不愿意呢。我宁愿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等到这件事情完成之后,你就会变得从来都没有认识过我一样。”马天明站了起来,看着沈慧。“只要我的父亲复活,他生前那些财产就都尽数属于我了。我已经准备好迎接新生活了。你呢?”

    马天明如此疯狂,在他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他并没有向公安部门注销父亲的户口,更没有在医院开具什么死亡证明,也就是说,他的父亲虽然已经死亡,但是在法律上这个人仍旧存在,复活并不会给他带来任何不利影响。

    一旦死亡的消息传开,那么他的父亲名下的那些财产就会被其他人尽数瓜分,这是马天明不想看到的,多年来,他已经与自己父亲的灵魂达成了共识。这些钱不能落在别人的手里!

    而在这些年,为了保存父亲的尸体,马天明已经把自己手里的钱花的七七八八了,完全无法支撑后续费用,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进行动手。

    只是不知道,当他得知自己一切的努力和计划,一切的阴谋和诡计都是一场空的时候,会做何感想。

    沈慧没说话,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右手再次伸进了口袋里。

    “那我们走吧。”马天明转过头,迈开步子。

    与此同时,王鸽在角落里看着公园中发生的一切,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却在距离那长椅的不远处,看到了一个年迈的身影。

    那人身穿一身休闲西装,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举着一张纸,用手指在上面刷刷的写着什么。

    这些都不要紧,但是自从王鸽发现自己能看到死神和灵魂之后,他在观察别人的时候就多了两个习惯。

    看看那个人手里有没有一把长柄雨伞。

    看看那个人是否有影子。

    这个老人,是没有影子的。

    这是个游魂?在住院部这种死神和执法者经常出没的地方出现?想被收走吗?在下一秒钟,那灵魂就将手中的纸写完,然后看向了王鸽这边。王鸽心里一紧,糟糕!

    游魂正是马天明的父亲,他将手里的纸丢了出去,纸张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马天明的脚下。

    马天明一皱眉头,弯腰将那张泛黄的纸片捡了起来,纸片上只写了一个字。

    “走”。

    马天明愣了一下,随即感觉到左侧脖颈一阵刺痛,转过头却看到沈慧右手手持针筒,嘴里叼着一个针头的套子,右手拇指面无表情的用力,将针筒之中的药剂尽数注入了他的脖颈之中。

    马天明吃惊的看着沈慧,张嘴便想要问,“你要干……”

    可是这话还没说完,马天明就觉得自己的舌头麻了,压根说不出话,他的大脑之中瞬间反应过来,沈慧给自己打了麻醉剂!这是要出事儿。可是当他转身想要去触碰沈慧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已经迈不开步子了,脑袋发晕,天地都在旋转,一双眼睛困得睁不开,任凭他的意志力再强,也支撑不住。

    沈慧后退了两步,面容冰冷的看着马天明转过身子,吃力的迈着步子想要够到自己,可是刚走了一步,身子一歪,就扶住了木质长椅。

    五秒钟之后,整个人就已经丧失了行动能力,虽然嘴里还在呢喃着说着些什么,但是声音越来越小。

    在三十秒之内,马天明就丧失了任何语言和行动能力。

    “五十毫克氯胺酮,够你睡一会儿了。”沈慧叹了口气,将马天明手中的那张字条拿走,揣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氯胺酮属于麻醉类药品,虽然严格管制,但是在急诊部临床上却还是经常用得到的,常用于治疗癫痫或者狂躁症,属于镇定剂的一种,在进行局部手术,例如清创缝合,或者是局部检查的时候减少病人痛苦,大剂量静脉注射或者是吸入也有辅助全身麻醉的功效。按照体重每千克一到两毫克的剂量进行注射,往往会达到短时间内麻痹全身的功能。

    在这段时间里,人的心跳呼吸均正常,对外界刺激有神经和肌肉反射,仍旧可以保持一定意识,但是说话和行动却是完全进行不了的,处于半睡眠状态,效果持续十五分钟到二十分钟。

    这种东西,自然是沈慧在平时配药的时候偷偷留下来的残余而积攒而成的,小心进行保存,手续正规,完全查不到药物失窃。

    比起药物来,针筒就更容易获取了,随便报备一个损耗就可以。

    沈慧为了今天,处心积虑,煞费苦心,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