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一百六十二章 谜一样的男人 下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这是王鸽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在这一点五秒钟的时间里,他想了很多事。

    他想要掏出镇魂牌和手机,也不管刘崖和田雨晴是否在场,直接用镇魂牌敲击手机屏幕三次,召唤虚紫,寻求她的帮助,可是时间根本来不及,他知道自己的动作永远不比初速七八百米每秒钟的子弹快。

    他想要像电影里那样一个箭步冲到推车的侧面,把朱乐天手里的枪拿到,然后开枪反击,他不会用枪,被对面干掉,而对面毫发无伤的概率是很大的,但反抗总比坐以待毙强。

    可是他现在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根本迈不开步子。

    要是今天死在这里,父母怎么办?兰欣怎么办?

    那个赌约怎么办?

    自己就要死了,还在巴巴的想着去救别人呢?

    这也算意外吧,或许虚紫只知道他的阳寿有多少,但终究是不知道他最终死于阳寿已尽还是意外。

    王鸽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在当前情况下,他想不出任何自己能活命的理由。

    他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他已经想开了。干这行的,就是会遇到某些危险的情况,例如今天。

    在知道了有死神、灵魂和地府世界的存在之后,死亡对他来说似乎变得没有那么可怕了。

    他没有体会到影视作品里面所说的,“死亡之前,人生所经历的一些重大事件还有遗憾都像回马灯一样的在眼前飘过”。

    在这零点一秒的时间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或许是这辈子,还没有经历过什么重大的事件吧。

    还没尽孝,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救不回来,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异于常人的机会,居然死在这里……

    砰!王鸽听到了第一声枪响,他抖了一下,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感觉。枪声响起的来源并不是对面,而是自己的身旁!

    他赶紧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朱乐天。

    刚才接近陷入昏迷的朱乐天,居然瞪圆了眼睛举着枪,瞄准了对面那持枪歹徒。他的枪管在寒夜冷雨之中冒着丝丝热气,弹壳掉落在地面上,滚了很远。这一枪是他开的。

    王鸽想要转过头看向对面那持枪歹徒,可是马上就听到了砰的一声,第二声枪响!

    他的耳边传来了类似于哨子的声音,尖细悠长,耳尖上方火一般**的疼痛传来,他甚至还闻到了自己头发焦糊的味道。

    持枪歹徒开枪,那颗子弹擦着他右边的耳朵尖和太阳穴附近的头发中间的空隙飞了过去,没有命中他的脑袋。

    持枪歹徒握着枪的那条胳膊开始往下滴血,在他开枪之前,朱乐天先一步进行瞄准,扣动扳机,子弹击中了那歹徒的右手,歹徒对于王鸽的瞄准被破坏,剧烈的疼痛让他在仓皇之中开了枪。

    子弹偏离了轨迹,擦着王鸽的脑袋飞了过去。

    王鸽咽了口唾沫,朱乐天救了他的命!

    两声枪响把田雨晴给吓坏了,站在原地捂着耳朵尖叫起来,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躲避,这也怪不得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护士,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所幸刘崖还算沉稳,赶紧拽着田雨晴跑向道路旁边的公交车站台后面进行躲避。

    “王鸽,过来!不要命了?”刘崖边跑边喊

    持枪歹徒把手枪从左手换到了右手,“活的抓不到,死的也行。反正东西你肯定带在身上。”

    他重新举枪,枪口不再对准王鸽,而是瞄准了躺在推车病床上的朱乐天!他一边开枪一边往前走,砰砰又是两枪,全部都打在了朱乐天的身上。

    朱乐天每被命中一次,身体都跳一下,但是一声不吭。“老弟,躲在我身后!”

    他的下半身已经无法移动,只能以一种侧躺着的姿态,右手伸出病床,连续开枪。

    持枪歹徒已经靠的很近了,这是他第四次开枪,朱乐天身上已经多了四颗子弹,最后一枪打在他的右边肩膀上。

    朱乐天感觉到自己的胳膊一阵酸麻无力,随后巨大的痛楚传入大脑,他知道,在下一秒钟自己就拿不住枪了,一旦没了枪,就是任人宰割。

    周围没什么人,也没有过路车辆,凌晨时分,不会有人因为响声而起床查看。

    在场的所有人,都会被那持枪歹徒一个一个的杀掉!

    朱乐天拼了一把,在胳膊下垂之前,奋力扣动最后一次扳机。

    砰的一声,对面持枪的男人仍旧没有倒地。朱乐天的手没有松开手枪,但是胳膊却垂了下来,没有力气再举枪了,他感觉到一阵疲惫。

    还是输了吗,居然是这种结果吗。他觉得自己的眼皮变得特别的重,眼前的情景都有些看不清了,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那颗子弹飞向了旁边的红绿灯杆子,碰撞到了圆柱形的金属柱子,发生了折射,形成跳弹,从侧面击穿了那持枪男子的太阳穴,停留在他的大脑之中。

    持枪歹徒的身体停滞了一下,表情呆滞,满脸的不可思议,想要迈步子继续往前走,却觉得双腿不听使唤了,一股热流从他的耳朵上方打太阳穴喷涌而出,他慢慢跪在了地上,最后侧躺着失去了意识。

    而与此同时,朱乐天的手终于也松开了,手枪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两个人在一分钟内,十米的距离之中一共开了七八枪。王鸽蹲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直到听到枪声停止,而那歹徒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才敢站起来。

    死里逃生的他马上回过神来,想要去查看朱乐天的情况,却被刘崖给叫住了。

    “这个给我!先去把那歹徒的枪踢走!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刘崖从公交站牌后面钻了出来,一路小跑往这里赶。

    田雨晴虽然害怕,眼睛里还泛着泪花,但是也紧紧的跟在刘崖身后。

    王鸽心里一沉,死了才好。这人杀害了黄斌,现在又重伤了朱乐天,指不定以前干过什么坏事儿。让朱乐天代替刽子手杀了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活着还要国家花钱治疗,浪费医疗资源!

    他知道作为一个医疗工作者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人活着就要救,有事情救回来再说,但是对于这个人,王鸽是在没办法以正常的心态去面对。

    人心都是肉长的,王鸽也是,但躺在地上的那个人不一定是。

    他飞奔过去,一脚踹开了那歹徒手里的枪,蹲下来按着他的颈动脉。颈动脉已经完全没有了搏动,双眼瞳孔失去了神经系统的管控,正在逐渐放大。

    王鸽一抬头,便看到一个撑着直柄雨伞的人站在自己的身后,这是死神来收灵魂了。

    “兔子,这个没气儿了!”他看向刘崖大喊道,却又看到了第二个死神,站在了病床前,身处刘崖和田雨晴中间,一只手已经伸向了朱乐天的肩膀。

    王鸽心里一沉,完了。

    刘崖点头,“他也快不行了,脉搏心跳呼吸都没了。赶紧送上车。小田,肾上腺素两毫克静脉注射,尼可刹米零点五克静脉注射,开放大静脉通道,去甲肾上腺素两毫克入一百毫升生理盐水快速静滴,生理盐水一千毫升快速静滴,调整成最快!赶紧送上车,气管插管,节呼吸机,心电监护,我开始胸外按压。”

    刘崖也不管朱乐天血液里的血红蛋白会被稀释成什么样子,优先保证体液量充足,保证体内循环才是最重要的。少总比没有强。

    事实上,刘崖虽然本着两个都要救的原则,但是内心之中还是想要以救朱乐天为主。

    毕竟现场只有一辆车,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不可能兼顾两个伤员。既然那个已经没气了,朱乐天的情况跟他一样,那么当然是以朱乐天的抢救为主。

    王鸽快要疯了,身后持枪歹徒的灵魂已经被死神带走,这个他可不管了。可朱乐天不行!面前就这么五六米的距离,他迈着大步子往这里赶,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就算是冒着暴露自己的危险也要阻止死神的动作,可是他刚到推车前,死神的手就已经按在了朱乐天的肩膀上。

    朱乐天的灵魂瞬间被提取出来,站在自己的身体旁边,愣了两秒钟,看了看推车上浑身是血的自己,又看了看还活着的王鸽、刘崖和田雨晴,而不远处那持枪歹徒已经躺在了地上,瞬间明白过来。

    第一,他最后的那一枪鬼使神差的打中了歹徒的要害,取了歹徒的狗命。

    第二,他死了。

    还好还好,最可怕的事情没有发生。比起这个来,自己死了似乎不算什么太难以接受的事情。

    他早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也早就想开了,只是不知道死后居然会成这个样子。

    “别看了,跟我走吧。”举着雨伞的死神面无表情的看着正在忙碌的刘崖和田雨晴,知道他们在白费力气。

    他在身旁感受到了另一个死神的气息,就只以为是不远处另一个死神临走之前留下的,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正在盯着朱乐天灵魂的王鸽。

    “兄弟,希望你能记得住那句话,成败在此一举了。别让我白死啊。”朱乐天叹了口气,他只知道别人都看不到他,却不知道王鸽其实能看到,如释重负似的转过身子跟着死神一起离开。

    王鸽看着他的背影,嘴里发干,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王鸽,别愣了,去医院,还有机会!”刘崖看着王鸽在发呆,一下子就急了。“干好你的工作!”

    王鸽不能告诉他们人已经死了,只好帮着刘崖一起把推车抬上了救护车,自己则是浑浑噩噩的上了驾驶座,驾车离去。

    田雨晴忙完了自己的工作,掏出手机报警,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然后告诉警方一个叫朱乐天的持枪人正在前往雅湘附二医院的路上,另一个持枪人应该是机场高速枪杀黄斌案的凶手,死在了现场。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看着刘崖对朱乐天正在进行胸外心脏按压。

    刘崖每按一次,朱乐天身上的枪伤伤口便会流一次血。

    十五分钟过后,那些伤口便不再跟随着刘崖的按压而流血了,因为朱乐天身体里已经没有血液在流了。

    救护车开了十七分钟,路上王鸽只进行了汇报,没有让刘崖与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进行任何沟通。刘崖没空,而且现在这个情况准备什么都来不及,只能等生命体征稳定了再说。

    可是直到王鸽抵达医院,朱乐天的心脏都没有再恢复过一次自主跳动。

    王鸽虽然早就已经知道朱乐天没得救了,可还是帮着医生和护士们把人推进了急诊室。

    半夜,急诊大厅里还来了两个警察,都穿着制服,急的到处打电话,看着肩膀上的肩章,似乎还是领导。在救护车来到医院急诊部大门的时候,他们也都过来帮忙推车,还不断的嘱咐刘崖,说朱乐天千万不能死,一定要救活,他是一个大案子的关键人物。

    他们也等在急诊室外面,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

    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刘崖终于从急诊室里出来,两个警察呼啦的围了过来,但没有一个人说话,都等待着刘崖开口,他们的脸色并不是太好看。

    王鸽也凑了过来,站在最旁边,他的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期待。其实在他看来,灵魂被提取并不是真正的死亡,亲耳听到医生宣告死亡才是。

    这好像是一个仪式。

    刘崖摘下了口罩和帽子,对着王鸽摇了摇头。“半分钟前我宣告了死亡,伤势太重,时间太长,救不过来了。”

    王鸽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两个警察还是等到了这个消息,都皱起了眉头,又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兔子,你……帮我个忙。”王鸽把刘崖拉到了一边。

    “朱乐天生前曾说过,让我记住他上次跟我吃饭的时候说的那句话。要把秘密藏在肚子里。”王鸽支支吾吾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给他做个ct,或者核磁共振?他肯定是藏了什么资料了,可能在腹部,能进去的也就只是电子储存设备了。可是ct和核磁共振都会对储存资料的u盘或者储存卡造成映像,万一……如果真的在腹部,那么只能开腹探查了,不知道家属和警方是否同意……”刘崖话说了一半,好像想到了什么。

    “你等我两分钟!”他戴上了口罩和手套,重新进入了急诊室。

    果然,一分半之后,他的手心里多了一个干干净净的微型sd储存卡。

    “酒精棉花擦拭的,没事。”他把卡片交给了王鸽。“回了急诊室,我和金大夫交替进行胸外按压,轮到金大夫的时候我仔细检查了朱乐天的外伤,发现肚皮上有个伤口,缝了三针,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之前的外伤缝合,但是后来发现缝合的比较粗糙,要么是个新手,要么太长时间没缝合过了,不像是在职医生或者护士的手法。听到你刚才那么说,我就拆了缝合线,伤口没有伤到腹部里面,只到达了肚子的脂肪层,在皮肤下面就发现了这个东西。”

    王鸽拿着那张卡片,不知所措。

    这可能就是朱乐天能够金盆洗手的秘密,也可能是朱乐天用命换来的、用命守护的东西。当然,他也因此送命。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