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最了解的人 下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你觉得孤独和苦恼,只是无人分享秘密而已。”虚紫狡黠的笑道。“孤独的保密者可是很痛苦的。”

    这一点王鸽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

    他只知道一个救护车司机的工作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压力,而救不到人眼睁睁的看着死神将灵魂带走,则是会对心灵造成压力。

    直到现在,王鸽又一次的体会到了这个赌约到底有多可怕。思想无处安放,情绪无处发泄,连一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而这样的情况,要承受三年。

    要知道,这不是战争时期,王鸽也不是什么地下党或者特务,他刚毕业,意志力薄弱,信仰不坚定。

    另他将赌约坚持到现在的,只是因为兰欣而已。这是很不靠谱的,随时可能崩塌。

    王鸽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按照你这个道理,沈慧已经知道了我的秘密,但是她还没有被抹杀。原本我是可以跟沈慧谈论这件事的咯?”王鸽看了虚紫一眼,试图从她的话里寻找漏洞。

    “哪怕是这件事情泄露,我也没有权利去抹杀任何一个人。我能做到的只是清除他们短暂记忆,帮你把这件事在阎王大人面前瞒下来。所以,你要是不想给我添麻烦,就别到处乱说。”虚紫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这明显是在告诉王鸽别耍小聪明。

    “另外,泄露秘密的危险来源于阎王大人,而不是我。试想一下,这件事如果闹大了,我或者是你暴露了,按照阎王大人的脾气,我应该会化为血色芦苇之海的肥料,而你……”虚紫摇了摇头,“然后你就想想,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是什么下场吧。”

    “那你现在能清除沈慧的记忆吗?只要她不记得这一切,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我没有帮助过她,她也从来不知道我的秘密……”王鸽的身体随着公交车走走停停的节奏而晃晃悠悠的,他想要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我能做的只有抹掉正常活着的人类的短暂记忆,例如有人如果看到我举伞隐身的那一瞬间,我就可以将他的短暂记忆完全抹掉,这个记忆可能只有几秒钟,而且还未根深蒂固,抹掉比较容易,也不会出现长时间的记忆空白期。”虚紫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沈慧记忆的时间已经太过于久远,而且这个记忆之中还掺杂了其他的记忆和情感,强行抹除可能会对她的精神和灵魂造成永久伤害,后果是很严重的。”

    “那就是没办法了……”王鸽点了点头,手里拿着手机翻出了沈慧的微信,看着那个输入框。

    “你的这个精神状态,实在不像是能够赢得什么赌约的样子吧。”虚紫仍旧看着王鸽。

    “两个月前信誓旦旦的想要把兰欣救回来的难道不是你?”

    “你好像很希望我赢。”王鸽抬起头看着虚紫。“我赢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只是一场游戏,你输了我多一个手下,你赢了我没有任何损失,把兰欣还给你就是了。”虚紫说道。

    “对你来说只是游戏,对别人来说,可能是一生吧。”王鸽说道。

    “所以,为了兰欣的一生,你的一生,别再给我整这些幺蛾子了。时间还长着呢,别放弃。”虚紫居然是在鼓励王鸽,然后在王鸽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走到了公交车的下车门口,提前下了车。

    王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需要一个死神的鼓励,真是莫名其妙!

    公交车走走停停,总算在半夜十一点四十五分抵达了雅湘附二医院公交站,时间还早,王鸽慢悠悠的走进了车队办公室,跟即将要下中班的徐林等人打招呼,他们都已经在提前换衣服了,只有铁大致还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盯着手机。

    铁大致的这种状态自从跟卢文敏分手的那天起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话,只是在翻看着以前的那些照片,每天看几张,然后把他们一一删除。可能是他手机里卢文敏的照片实在是太多了,按照这个速度估计要删上好一段日子。

    “老铁,过去的事儿,别再看了。”一连几天王鸽都没打扰他,人家自己的感情问题还是别馋和的好,毕竟自己这里也是一团乱麻,理都理不清,哪还有闲心管别人。

    可是今天跟虚紫说了那么几句话之后,王鸽居然觉得心情舒畅了起来,还真是奇怪。他终于忍不住,来到了铁大致旁边,拍着他的肩膀。

    “我知道,就是想多看几眼,删完了我就不看了,算是跟过去道别。”铁大致抬起头,脸上的悲伤少了许多,看起来时间的确能够冲淡一切。

    “她没再找过你?”王鸽有些奇怪,按照卢文敏那个性格,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天她走了以后,的确把钥匙留在了家里,家里也没有她任何一样东西了。第二天我下了班,她来敲门,我没开。打电话,没接,微信已经删除了。”铁大致把事情做的很绝,大概是以前积攒的火气实在是太多了吧。

    王鸽总算是放心了,老铁再也用不着受折磨了。

    王鸽从同事手里拿了救护车的钥匙,一边换工作服一边跟铁大致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孙成德从车队办公室的门口走了进来。

    孙成德身穿深绿色的制服,看起来是早就已经来到了车队办公室,只是出去了一趟而已。

    “小王,精神头不错啊。”孙成德还是那种笑呵呵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的心情变差。

    “下午睡的足,不困了。”王鸽回答道。

    “那敢情好。上半夜没什么事儿,闲的要命,按照这个节奏,你们下半夜的夜班可算是有的忙了,做好心理准备吧。”铁大致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对讲机耳机听筒里就响起了来自于护士站通知的声音。

    “岳麓山北门公交站发生伤人事件,一人头部受伤,情况严重。另,金星路口地铁站附近乐嗨酒吧发生伤人时间,一人受伤严重。共需两辆救护车出车!”

    徐林已经摘下了耳机,正在换衣服,突然听到周围原本还在聊天的众人都一言不发,面色十分认真,就知道是又来了出车任务了。

    “老铁啊老铁,你看你这个嘴。”

    铁大致都愣了,“反向乌鸦嘴也算啊!”

    “再乌鸦嘴也不关你事儿了。”另外一个同事乐呵呵的说道。车队里乌鸦嘴的事儿是常有的,所有人都经历过,也怪不得谁。

    “小王,你先挑!”这个同事早已经摸清了规律,只要王鸽在场,拿了车钥匙,那王鸽就没有不出车的道理。他根本就没有去询问其他人的意见,直接问了王鸽。而且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王鸽把自己的大水杯里接满了热水,“伤了脑袋的那个吧,金星路我还真的有点不太熟。”王鸽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他只是想要接一个病重一点儿的病人,多赚一个数字而已。

    “车队收到,马上出车!”孙成德回复了对讲机里的信息,大手一挥。“赶紧出发吧。”

    王鸽和同事一路小跑来到了停车场,驾驶着救护车来到了急诊部大门口。

    两组医生护士已经等等在门外,站在前面的沈慧看到了王鸽的车辆在前,脸色有点不太好看,赶紧往后躲,可还没来得及迈步子就被刘崖一把抓住,刘崖对着她使了个眼色,将她拽上了王鸽的车。

    “兔子,你干什么?”沈慧闪避不急,而且周围还有同事在,自然不肯吵闹只能顺从上车。

    王鸽也有点懵逼,平时想要找沈慧把事情说清楚,说的那都是些秘密,不可能让刘崖知道!可现在虽然两个人有了对话机会,可有第三人在场,王鸽一时之间也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刘崖砰的一声关闭了车厢门,王鸽若无其事的松开手刹车,挂档起步,按下接警按钮后行驶路线出现在了导航的屏幕上。

    他拿起了通话器,“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89,正在前往岳麓山北门公交站。”汇报完毕后,王鸽又恢复了沉默,一言不发。

    既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什么都不说吧。

    沈慧的脸色更不好看了,她尽量躲着王鸽的原因就是还没准备好该怎么办,现在刘崖赶鸭子上架,就算自己解释一些什么东西,那么刘崖也绝对不能知道。她更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才好。

    比起王鸽,更应该感到窘迫的应该是沈慧,毕竟是她主动躲着王鸽和自己的好姐妹高玉婷的。

    刘崖看看倒后镜里王鸽的脸,又转头看了看沈慧,两个人都跟没事儿人似的,自己倒是显得有些自作多情了。

    “你们两个想憋死我啊?有什么事儿就不能说开了?谁的错谁道个歉,事儿过去了大家还是好兄弟好姐妹,你们这样算什么?还是不是好战友了!”刘崖终于憋不住了,对着二人说道。

    刘崖不了解情况,还以为是什么小事儿。

    这一番话说完,车里的另外两个人也还是都不吭声,刘崖也是个暴脾气,“行,你们不说,大家绝交,满意了吧?”

    激将法仍旧无效,刘崖知道这两个人太了解自己了。

    “王鸽,你个老爷们,跟人家女孩子置什么气?搞的沈慧天天躲着你跟躲流氓似的。”刘崖把突破口指向了王鸽。

    “那个,这不是我的锅啊,我一直想找她说清楚的。”王鸽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听到这里,沈慧心里一惊。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