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一百二十九章 悲哀 下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怎么来的这么快?我还以为要等很长时间呢。”张正打量着王鸽的身后,似乎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位张正副主任,便是当初王鸽刚进车队,由于超速过多,把救护车发动机开坏的时候,在内部调查之中给李天泽副院长讲明事情道理,帮了王鸽一个大忙的那个张正。

    “其他人呢?”张正问道。

    王鸽摇头,“别提了,我正在加油站补充油料呢,突然就接到了指挥调度中心的通知,说是事发现场有大夫,让我直接过来接人,压根就没带别人过来,什么情况?”王鸽看着躺在地上的伤员,觉得有些不对劲。

    伤员看起来五十出头,六十不到,身上穿着的橙色反光制服是环卫工人才特有的,在加上不远处已经被撞得变形了的三轮车,看样子伤者的身份应该是一名环卫工人,遇到了严重的交通事故。

    伤员右脚以一种奇怪的角度扭到一旁,口鼻之中全是鲜血,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操蛋,我看到他的时候,意识就已经有些不清楚了,现在完全没反应,心跳脉搏和呼吸都很微弱。右脚骨折,肋骨起码断了三根,口鼻有出血,估计是外力作用下折断的肋骨扎进了内脏,极有可能是肺部。脑袋倒是没事儿,人已经休克了,去医院在说!”

    张正习惯于每天走路上班,出门很早,而且经常在上班时间前一个小时抵达医院,这个时间点在医院附近碰到伤员也是比较符合他的上班习惯的,王鸽倒是把这一点给忘了,早就应该想到在现场的医生是张正了!

    王鸽看着地面上的斑驳血迹,居然已经凝固了,看来事情发生的时间应该比较长。在现场没看到肇事车辆和车主的身影,估计是肇事逃逸。

    “脚不能动,咱俩搬不动!”张正收起了听诊器,望着王鸽说道。

    “警察同志,过来帮忙抬下人!”王鸽转身冲着路边的警察大喊。

    警察听到之后,马上收起了对讲机,一路小跑着过来。

    王鸽抱着病人的两条小腿,交警扶着病人的腰部,张正则是抬着病人的背部和头部,三人合力把病人抱上了推车。

    “肇事逃逸,我跟你们去医院,还要找伤者家属呢。”交警觉得事态严重,便让同事在这里留守勘察,指挥交通,等待其他人的支援,自己与张正一起把推车抬上了救护车。

    王鸽见两人搬得动,也没去帮忙,直接上车打着了发动机,放下手刹起步走人。

    由于没有助手,所有的治疗动作都要张正自己去做。虽然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夫,但是基本功还是没拉下的,诊断,记录,配药,上设备,张正一样都没拉下,动作十分迅速。

    警察望着这名环卫工人,深深叹了口气。“这人还能不能活?”

    “不知道,够呛。出事儿的时间距离治疗的时间太长了,不知道休克了多长时间,内出血量有多少,如果大脑失血过多大脑严重缺氧,身体机能回来了那也是个脑死亡,没得救啊!”张正一边说着,手中的动作却并未停下,他已经忙得满脸是汗,把运动服外套脱了下来,只穿着里面里面的白色衬衫,忙来忙去,衬衫上也粘上了不少血迹。

    他正在进行胸腔穿刺,缓解血气胸的症状,试图让这环卫工人的呼吸顺畅一些。

    “我们刚到的时候,就只看到了伤员和三轮车,肇事车辆已经逃跑了,就用对讲机要求队里去查监控录像。结果你们猜怎么着,这事故在早晨五点半钟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发生了,一辆黑色轿车在红绿灯路口闯红灯,超速,把从十字路口处绿灯正常通行的三轮车给撞飞了出去,车速很快,撞到人以后那车停都没停一下,直接跑了。”警察愤愤不平的说道。“真他妈的人渣。”

    “早晨五点半?”张正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交警,随后又恢复了正常,沉声说道。“我是早晨六点四十五快五十分的时候才发现的他,看到人躺在地上之后马上报警。这么说来,自交通事故发生之后,所有路过的行人和车辆,没有一个人肯停下来报警?”

    尽管是早晨五六点钟,天还蒙蒙亮,交通事故现场十分明显,一个人躺在地上根本就不可能看不到。而且这个地方距离市中心也不是很远,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还是很多的。

    根本没有人肯停下来伸出援手。

    交警点点头,“从出事儿开始的监控录像中显示,路过的车辆和行人都很多,大多数车辆降低了车速绕行,也有行人在一旁驻足观看,看了几秒钟就选择离开,没有一个人报警。”

    张正沉默了,低着头继续着自己的治疗动作。

    王鸽听着车厢后面两个人的对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多了,他现在能做的只是把人尽快的送到医院,似乎病人情况还好,救护车后面并没有死神出现。

    他拿起了通话器进行汇报。“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gz678,已经接到临时指派病人,车辆正在返回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预计五分钟内抵达!”他把通话器拉向身后。

    “张主任,有什么要说的?”王鸽顺便看了一眼脑袋上面的反光镜。

    这一看,就把王鸽给吓了一跳。车厢后面坐着的人,除了张正和那位交警之外,居然还有一个身影。

    那人理着小平头,身上的西装似乎价值不菲,领带绑在衬衫的领子上,整个人有一种儒雅的气质,看起来很精神。张正和交警肯定没有看到他,因为那人举着一把长柄雨伞,雨伞多出来的那一部分直接透明化,伸出了车厢侧壁外面。

    这种诡异的情况已经不是王鸽第一次见到了。

    尽管大多数死神看起来都是病恹恹的,但也不乏像虚紫那样的存在。这个死神似乎也是感情丰富,眼神之中带着些许怜悯,但是手却没有丝毫的停顿。已经碰到了伤员的脑门上。

    没想到死神居然直接出现在了救护车里,这不合常理啊!按照道理来说,由于某种原因,死神一般都不会直接出现在距离濒死之人太近的距离,一定会有一段步行的路程的。

    难道这个死神在病人上车之前就已经来到了救护车里?

    王鸽回想了一下,在把推车抬上救护车的时候,他的确没有观察车厢里的情况,是张正和交警把车子抬到了车厢里,他们自然没法看到已经撑了雨伞的死神!死神的出现,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

    他快速的锤了一下方向盘,继续加速。

    下一秒钟,死神瞬间消失,被行进中的救护车甩到了车外面,站立在马路中央,任由身后的车辆从自己的身体之中穿行过去。当然,他的身旁还站着那名环卫工人的灵魂。

    灵魂显得有些懵懂,好像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死神也懒得解释,只是对于刚才在车里的那个开车司机身上的气息觉得有些奇怪。

    “病人右脚踝关节骨折,多处肋骨骨折,肺组织严重挫伤,血气胸,腹腔内怀疑内出血,抽血验血配血,血常规检查,超声波检查,胸腔腹腔探查,请求心胸外科医生进行紧急会诊,马上准备手术室!”张正刚说完,心电监护设备的警报声就变成了长鸣,病人心脏停跳了!

    张正皱紧了眉头,如果是一般的肋骨骨折,那么进行心肺复苏中的胸外心脏按压只要稍加注意,动作规范,引起并发症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但是现在病人的肋骨骨折之后,断掉的骨头有可能刺入肺脏,贸然进行心肺复苏,会加重肺部损伤,还有可能会直接伤到心脏,而且病人已经做过了胸腔穿刺,胸外心脏按压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张正思考了两秒钟,下了决心,直接起身进行胸外心脏按压。由于胸口收到挤压,胸腔中的血液和气泡又从已经进行了气管插管的病人的嘴里不断涌了出来,胸腔穿刺的导管中血液和泡沫流量也在不断加大。

    心肺复苏术的主要目的是保持血液循环,维持各器官的供氧情况,阻止器官衰竭和脑死亡的发生。哪怕是断裂的肋骨刺中了肺部,甚至是刺中心脏,也能够保证其他器官尤其是大脑的正常供血供氧,心脏和肺脏破裂,部分或者全部切除,还能够通过体外循环延续生命,通过内脏移植伤势痊愈也不是不可能的。可如果不进行心肺复苏,那么心脏停跳后五分钟,脑细胞就会大量死亡,那可就真是回天无力了。

    与此同时,张正还把希望寄托在了王鸽的身上。

    此时的王鸽已经放下了通话器。在看到死神就在救护车之中的那一刹那,王鸽便知道车里的这名受伤的环卫工人救不过来了。

    可张正满怀期待的看着王鸽,期待王鸽能够再开的快一点,王鸽也不敢怠慢,在三分钟内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医院。

    张正也上了年纪,在跟其他医院的工作人员们把病人一起抬下车后,就将病人交给了吴刚,他实在是没有体力再进行任何急救了,他已经把病人的所有情况都告诉了吴刚,后续的检查和治疗还没做,以吴刚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

    交警也帮忙推着推车一起进入了急诊大厅,只剩下王鸽还站在救护车车厢后门旁边,手里端着大水杯。

    “受伤时间太长了,够呛能救得过来。”张正看了一眼王鸽,无奈的说道。

    “肇事逃逸也就算了,居然在地上躺了一个半小时,都没有人伸出援手,哪怕报个警也行啊。如果一出事儿就马上报警,以现在的医疗条件,这种情况真的不至于死人。”王鸽点头,恨得牙根痒痒。

    “那群人看到地上躺着的这个老人,就没想起万一自己有这么一天,是否希望有人来救呢?躺在地上等死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啊,明明旁边有人路过!冷血至极,令人发指!”

    “人都是这样,只要有一个人敢迈出一步,其他人马上就会一起跟上来帮忙。可是谁都不愿意做这个出头鸟,谁都不想迈出这一步,所有人就都只是路过和旁观而已。”张正苦笑了一声。

    “小王啊,你没办法要求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从某些角度上来说,人都是自私的。哪怕一个人为了实现自己的伟大理想,去做慈善,在别人看来他高尚无私,但是他做这些事情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伟大理想而已,也只是自私。”张正摇了摇头,不同意王鸽的观点。

    “人都是自私的,这点没错。可有些自私是有用的,是能救人的。有些自私是无用的,是害人的!”王鸽仍旧坚持自己的想法,可无论他怎么坚持,人都已经死掉了,救不回来了。

    “我在早晨不到七点发现了他,那时候正好太阳刚刚升起,他还有点意识,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也算是沐浴着今天的朝阳,离开了这个世界。算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丝暖日吧。”张正说道,轻轻一笑。

    “有这份做好事心就行了。别太难过。当初我果然没看错你!”他似乎是休息的差不多了,拍了拍王鸽的肩膀,踱步冲着急诊大厅走了进去。

    王鸽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刚升起不久的太阳。

    “这日出暖人身,但不暖人心啊。”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