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九十五章 无法理解的那个世界 上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上架了,求个首订!!!!!)

    病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嘴边有白沫,这是消化系统对药物的反应,只是反应迟缓,病人意识不清,没办法进行呕吐动作。

    “小黄,量血压。王鸽,看看药物是不是安定类的,大概吃了多少。”曹山和黄斌两个人把病人平放到了沙发上,然后掏出了手电筒,清理着病人口鼻中的少量呕吐物,开始了自己的检查。

    王鸽马上抄起茶几上的药瓶,仔细看了一眼说道。“巴比妥,一瓶三十颗,两个瓶子都空了,六十颗吧,从报警到现在……”他又看了一眼手机。

    “差不多三十五分钟左右。”

    虽然王鸽到达现场的速度很快,但毕竟报警人是在外地,外地的紧急请款转移到湘沙市仍旧需要验证和审批,各种环节浪费了不少时间,但这是必不可少的。

    “情况怎么样?”王鸽问道,大夫对于病人情况的判断,直接影响到了附近是否会出现死神。

    不过就现在来看,还没有这个迹象。

    曹山摇了摇头,在详细检查之前,他也没办法进行准确的判断。

    当了这么多年大夫,他还真见过那么一次吃安眠药自杀的。当时的那哥们一时想不开,一口气吃了三百片巴比妥类的安眠药,足足昏迷了三天,最后都没死成。

    因人而异,有人吃三百片死不了,有人吃三十片就能死,没办法通过用药剂量来进行判断。

    毕竟这个东西一次性服用超过标准用量的五到六倍,就足以引起死亡。

    看着经验丰富的曹山对这个事儿也拿不稳,王鸽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密切注意附近,只要死神出现,一定尽力说服曹山和黄斌先去医院,然后在路上进行急救。

    “病人无意识,面色潮红,呼吸浅且轻,皮肤湿冷,心跳缓慢,脉搏细速,手指发绀,的确是安定类药物中毒的迹象。”曹山收起了听诊器,转头问黄斌,“血压多少?”

    黄斌则是刚刚放下了血压计,细声细气的回答道,“三十六十毫米汞柱,很低。”

    “重症中毒,休克状态了,气管插管接呼吸机,开放静脉通道,东西都给我!”曹山脑袋上开始出汗了,手上一边进行着动作一边继续说道。

    “一毫克肾上腺素肌肉注射,三毫克洛贝林静脉注射,二十毫克呋塞米静脉注射,五百毫升生理盐水快速静滴!到车上以后马上心电监护。”曹山思路非常清晰,用药果断,优先保证病人心跳和呼吸兴奋度,减少肾脏对安眠药毒素的二次吸收,利尿,给病人补充大量体液,促进毒素排出体外。

    黄斌的动作也很快,重复了一遍医嘱,然后在五分钟之内就完成了全部动作。

    楼道中的嘈杂声引来了周围不少邻居,两个身穿制服的民警也抵达了现场,维持着现场的秩序,不让群众耽误治疗。

    “你们来的还真有点晚,刚才那个穿绿衣服的年轻人从阳台上跳过去才开的门。”住在九零二的男人小声说了一句。

    民警没理他,问着正在捏着呼吸机球囊的曹山,“大夫,什么情况。”

    “服药自杀,有生命危险。这个女孩儿叫柳凡,你们赶紧寻找家属吧。”曹山回答道。

    完成了所有药物注射的黄斌将手中的生理盐水注射袋递给了王鸽,然后与曹山一起把病人抬到了推车上,快速来到电梯门口。

    已经有门外的群众帮三个医疗工作人员按了电梯,电梯很快来到九层,王鸽举着输液袋一起进入电梯,黄斌接替曹山按压着呼吸机的球囊,三个人一起把推车抬到了车上。

    王鸽跳进驾驶室,一档刚挂上,车轮子一转,就抓起通话器进行汇报。

    “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0110,湘agz689,已经接到学富小区病人,正在前往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说完他就把通话器的线扯到了身后。

    曹山看着心电监护显示器上面的数据眉头紧皱,他与王鸽之间的配合已经十分娴熟,也没转头,直接大喊道。

    “让急诊部准备抽血,血常规尿常规检查,血气分析,肝肾功能检查,血溶物和胃容物毒物分析,准备洗胃,导泻,血液透析!”

    “中心明白,路上注意安全。”通话器中的声音仍旧是沉稳有度。

    车辆七拐八拐出了小区,汇入主路之后,王鸽看到天空上又是乌云密布,一道银白色的长龙在天边闪现,惊雷炸响天际,豆大的雨点就开始砸在救护车前挡风玻璃上。

    王鸽看了一眼路边,行人们纷纷举起雨伞,大部分都是折叠伞,但有一把伞有点不太相同,是长柄的。

    路边那身穿黑色西装,打着领带又带着一个西式礼帽的男人给自己点了根烟,跟为了躲雨加快脚步匆忙而过的路人不同,他就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王鸽的救护车从自己的身前开了过去。

    死神!

    王鸽暗叫不好,果然还是来了。看来这个叫柳凡的女孩儿运气不好,安眠药对她的影响很大,已经到了濒死边缘。

    可是接到病人的地方距离医院只有不到五公里!

    王鸽舔了一下嘴唇,这么短的距离,就这样被追上,让死神带走这个女孩子的灵魂,自己这救护车司机也就别干了!

    心跳监护显示器上的数字突然变成了零,心率的线条也变成了直线,警报长鸣在整个车厢之中。

    “妈的,心跳停了!一毫克肾上腺素心内注射,心肺复苏!”曹山也是性情中人,平时虽然温文尔雅,但急了也是要骂街的。坐在前面开车的王鸽冒着生命危险,从九层楼的高度上越过窗台,好不容易打开门抢回来的人,可不能说死就死!

    在黄斌拿着注射器进行心内注射刚刚完毕,曹山就半弯着身子,双手叠了起来,按压在柳凡的胸口,开始胸外心脏按压。

    打着伞的死神速度超快,跟在救护车后面跟得很紧,完全无视路上的车辆,身形化作透明穿车而过。

    王鸽当然也没闲着,脚下油门简直就是往死里踩,转速表上的转数达到了三千五百转每分钟,发动机发出嘶吼般的轰鸣,三档上速度居然达到了六十五公里每小时。

    王鸽把油门轻轻一收,一脚离合踩下去,右手转换档杆如同行云流水,直接绕过四档挂到五档,又狠踩油门,车速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八十公里每小时。

    “速度够快你就来拿她的命!”王鸽咬牙切齿小声的说道。“今天要是被你追上,我他妈就不姓王。”

    他也不管死神在身后距离有多远,只是把救护车往死了开。就算他没有看到死神和灵魂的能力,作为一个正常的救护车司机,也会这么玩命的开车的。

    卸下了内心包袱的王鸽开车更加的平稳顺滑,仅用了四分半钟就把车开到了医院大门口。

    在抵达了急诊部大门外面之后,心跳监护上的数字和线条已经恢复了正常,声音也变成了规律的嘀嘀嘀声。

    曹山累的满头大汗,仅仅几分钟的心肺复苏似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就连把病人所在的推车搬下救护车,都没去帮忙。

    “零点一毫克氟马西尼肌肉注射,病人无意识,洗胃的时候要防止误吸窒息,注意观察上腹部膨胀情况,交给你了。”以曹山现在的体力状态,坐在车上爬都爬不起来,就更别提去急救了,他只能把注意事项都告诉早已等在了急诊部门口接病人的周华,毕竟他还是在实习期。

    在急诊大门口等待着的周华看到了曹山嘴唇都白了,赶紧点头应声,也就没再让他跟着去进诊室,还是先休息一下比较好。

    事实上,早晨曹山出了一趟麻烦的急诊不说,还做了斤两个小时的手术,真的累得不行了。

    死神并没有出现在医院里,看来病人一旦心跳恢复,他就放弃了追击。王鸽胸口的镇魂牌又是一阵冰凉,数字变成了“肆拾贰”。

    到现在为止,王鸽已经抢救了三十多个濒死边缘的病人,心中成就感爆棚,不由得有些高兴,可是想到这些数字之中还有几个是因为阳寿已尽,王鸽让他们多活了几秒钟就取得了数字,更有一些病人是本来阳寿未尽,可是由于实在跑不过死神,救不过来了。

    王鸽与死神之间的较量也算的上是某种意义上的赛车了,比赛有输有赢,可王鸽就是解不开这个心结。

    毕竟,自己输了,别人就要丢命。想到这里,王鸽刚刚获得的那么一点兴奋和快感顿时荡然无存,心情低落起来。

    有的时候,知道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他跳出驾驶室,拧开了自己的塑料大水杯,原本温热的水早已经变得冰凉,咚咚咚几口冷水灌下去,顿时感觉心情舒畅,头脑都清醒了很多。

    曹山仍旧坐在救护车后部的车厢地板上,双腿打搭在外面,看着地面发呆。

    王鸽并没有着急把车开回停车场,一旦曹山离开救护车,肯定没办法回休息室进行休息,一波又一波的轻症或者重症急诊病人还在等着他。王鸽宁愿让他在这里多休息几分钟。

    “你说人活着这么容易,抢救起来那么难,那个女孩儿怎么会想要自杀呢,好好活着不好吗?”王鸽端着水杯凑了过去,跟曹山搭话。

    曹山的双眼渐渐对焦,从失神中恢复过来,缓缓说道。

    “根据报警人的说法,那个女孩儿有抑郁症,在抑郁症病人的眼里,整个世界都是不同的,永远不要用普通人的眼光和心态去揣摩他们的心思。”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