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九十一章 人间自有真情在 中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建筑工地上出了事,身为包工头的何桁自然不敢随意离岗,他是首要责任人。他目睹了龙存富从施工现场高处跌落的全过程,马上拨打了急救电话,然后又离开了现场,谁都不知道他去干了什么。

    “说说,什么情况?”曹山一边对躺在地上的病人检查,一边问道,似乎对于工人们的风言风语充耳不闻,保持了良好的职业素养。

    工人们临时搭建起来的棚子很有用,防止雨水直接落到病人身上。

    龙存富现在情况不明,身上还有开放性伤口,很有可能失血过多。雨水会造成伤口感染,也会带走一部分身体热量。可能普通人淋雨只会感冒发烧,可是对于龙存富来说,这可能是致命的。

    “今天早晨我来的也早,在现场巡视安全情况,刚路过这里楼下,就听见身后龙存富喊了一声,然后砰的一声人就摔下来了,地上有个钢筋正好竖着,直接插进了他腿里。”何桁揉了揉鼻子,“有防坠网挡了一下,严重吗?”

    王鸽抬头看了一眼,果然在建筑物的四周都有绿色的尼龙材质网状物,是防止在施工现场有物品从高空落下,砸伤地面上的人,对于上面落下来的东西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

    但是龙存富的正上方,那一片防坠网已经撕裂破碎,看来是防坠网没有承受得住人体的重量和加速度,已经损坏了。

    曹山完成了基本生命体征的检查,开始检查外伤。他摘下了龙存富的安全帽,帽子上已经有一个裂纹了,头部没有太大的损伤,只有一小块头皮血肿,骨头都没事儿。他掏出手电筒,翻开病人的眼皮照射着他的瞳孔。

    “兄弟,能听见我说话吗?能听见就动动手。”曹山说道。

    龙存富的手轻轻动了一下。

    “人还有一点意识,颅脑应该没事儿。血压多少?”曹山转过头去,问着黄斌。

    “六十八十毫米汞柱,有点低。是不是失血过多造成的?”量完了血压的黄斌,已经抽出了止血带,绑在了病人右侧大腿根部,从血液颜色来看,很有可能是动脉受伤。

    “应该不是股动脉吧?”黄斌小声念叨了一句,却吸引了曹山的注意,他挪了一下地方,仔细的判断着钢筋插入大腿内侧的位置。

    “大隐静脉血色不是这样子,小动脉出血量没有那么多,应该是股动脉了。”曹山说道。

    “动脉破裂,血液不应该是喷射状的吗?我开了十多分钟的车,人早就应该不行了啊!”王鸽从病人腿部缓缓流出的鲜红色血液,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曹山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兄弟,腿上有知觉吗?你要是觉得疼就握一下手。”曹山盯着病人的手,可是病人的手并没有动一下。

    “高处坠落,颅脑无损伤,上肢无骨折,肘部软组织挫伤,脊椎可能在坠落的时候有错位。下身应该没知觉了。”曹山越说,眉头皱的越紧。

    “先戴上护颈套,建立静脉通道,两千毫升生理盐水等渗液快速静滴,把毯子拿过来给他盖上,先保温吧。”曹山看着面前的那根直冲天空的钢筋,“这钢筋在地下有多深,能挖出来吗?”

    “这……估计有个七八十厘米左右吧,之前是用来栓狗用的,就一直没撤掉,不能直接把钢筋从他腿上抽出来吗?”何桁楞了一下。

    “股动脉被钢筋刺穿,但是没有完全破裂,就好像是一根针扎进了动脉里,虽然会不断的往外渗血,但是由于针还堵在原先的洞上,所以动脉血并没有喷射,而是流的十分缓慢,病人才能够活到现在,不然人早就没了。贸然拔下钢筋,可能会造成动脉血管撕裂伤,大出血,以现在的身体状态,肯定是撑不到医院的。”曹山这一解释,周围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大夫就是大夫,虽然情况紧急,但是仍旧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并且能够分析出病人现在的状态,还有可能发生的危险。

    “必须连人带着钢筋一起送去医院,在手术室内一边以手术的方法止血一边取出钢筋,在保证病人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保住他这条腿。虽然现在出血量不多,但是我无法保证病人的内脏或者是脊柱有没有损伤。这里不具备手术条件。”曹山继续说道。

    龙存富受伤的腿部紧贴地面,切割也会造成钢筋震动,现在流血还不多,如果震动幅度过大,很有可能造成大出血,必须连带着埋在地下的钢筋一起取出来,才能保证最大安全性。

    “别磨蹭了,开干吧。”王鸽从旁边的沙堆里取了一把尖头铁锹,开始在病人受伤的腿部周围挖坑,但是他绝对不会让铁锹碰到钢筋上。

    钢筋并不是很粗,埋得也算不上太深,但王鸽仍旧挖的小心翼翼,几个工人想要上前帮忙,都被曹山拦了下来。

    工人们帮忙的心是好的,可是人多手杂,他们也没有医学素养,万一要是在挖坑的过程中碰到了钢筋,那可就麻烦了。王鸽还是比较值得信任的,要不是王鸽在这,曹山恨不得自己下手去挖了。

    黄斌一只手扶住病人的腿,另一只手握住了钢筋,一旦钢筋周围的土地被挖空,肯定会由于重力而导致下沉或者倾斜,造成血管的伤害那就麻烦了。

    而王鸽既要保证挖坑的速度,但也不敢有丝毫的毛躁,在清理钢筋周边的泥土的时候,便放下了铁锹直接徒手去挖。

    足足过了**分钟,王鸽便挖了一个直径三十厘米,深度六十五厘米的坑,他趴在地上,把胳膊伸进洞里,用手小心的碰了碰钢筋最下端,已经能轻微的晃动了!

    “挖到底了,人可以随时搬走。”王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已然是满头大汗。

    “上推车的时候注意点,把腿放推车外面,小黄,扶着一下!输液袋再高点!回血了!”

    “对对对!头冲着外面,往车上抬,轻点!腰椎可能有问题,别碰腰部!”

    曹山指挥着工人们把病人抬起来,工人们七手八脚的都想帮忙,但是有三四个人就足够了,人多了反而添乱,为了防止工人们对病人造成二次伤害,曹山的嗓子都要喊坏了。

    “兄弟,别怕啊,咱们上车了,马上去医院。”人好不容易被抬到了车上,曹山松了口气,他对着车上病人说了一句,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小王,走了!”

    王鸽看着那根插在病人腿上的钢筋,足足有一米二三长短,在地面上的部分有五十厘米,地下的估计也有六七十厘米了,他从来没想过,当个救护车司机还要干这种活儿。

    但是没办法,救人要紧。

    像这样的事情,大夫们更愿意让消防队的兄弟们来干,但是现在情况实在是太紧急了,等到消防队的人过来,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病人可能撑不了那么长时间。

    王鸽从地上坐起来,拍了拍屁股,也顾不上洗手,直接把两只手上的泥土往衣服上抹了两把,擦的差不多确认不会摸方向盘打滑,这才要关上车厢门准备上车。

    包工头何桁把他拦了下来,“这兄弟是我带来的,家里人不在湘沙,有什么事儿我去办吧。”他跟王鸽说道。

    王鸽一愣,让包工头上了车,随后就听到身后工人们的风言风语。

    “猫哭耗子假慈悲。”

    “就是,平时少扣点钱就行了呗。”

    王鸽回过头,却没人再说了。他挠了挠头不敢再耽搁,赶紧上车,时间拖得越长,病人的情况就越差。

    事实上,死神出现的时机,王鸽到现在还都没有摸透。

    死神会在人阳寿已尽之前的一点点时间出现,等待着他们的终结,然后按照时间收走灵魂。但是对于意外,疾病等等非阳寿已尽的情况,他们出现的时间和地点都不一定。

    他们可能在意外发生之前,就出现在发生意外之人的附近。他们也可能在发生意外一段时间以后,发生意外之人濒死的时候才会出现在附近。

    王鸽不知道死神们是否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是否知道一个人会不会即将发生意外,但是他完全不清楚死神出没的规律。

    虽然看起来,现在车上的这个病人没有死神追击,但他很有可能早就被死神给盯上了,只是王鸽没有发现。也很有可能,死神就在半路上等着王鸽的这辆救护车。

    与死神争斗也有足足大半个月了,王鸽尽可能的把每一个重症病人,都当做会有死神来收走他的灵魂一样。

    在思考这些的同时,他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发动汽车,踩离合挂倒挡,调转车头后重新起步,车辆已经开出了工地的范围。

    “呼吸有点微弱了,恶化的比我想的要快一些,。管插管,接呼吸机,心电监护,再量一次血压,止血带开始计时,进行手术前每四十分钟放松一分钟,再补一千毫升等渗平衡液,开放第二个静脉通道。血液取样,抵达医院以后马上进行验血和血常规检查。”曹山一边说着,黄斌一边记录,然后开始动作。

    “曹大夫,医院就近?”王鸽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就近吧,现在最要紧的是补充血浆,保命保腿,手术倒是不着急。让他们准备腿部腰部的x光和ct还有彩超检查,等级为最优先。”曹山回答道。

    “雅湘附二编号0110,湘agz689已接到病人,正在前往省武警医院急诊部。病人钢筋贯穿大腿内侧,怀疑股动脉受损,脊椎受损,请医院方面准备腰部腿部x光,ct和彩超检查,准备验血和血常规检查,等级为最优先。”王鸽放下了通话器,将雨刮器的速度又调快了一档,并不是因为雨越下越大,而是因为他的车越开越快。

    警笛和警灯夹杂在雨中,给人一种模糊不清的感觉,路人们看不清楚坐在救护车里面的都是些什么人,就像王鸽看不清路边的那些路人一样。

    他不知道死神是否已经追到自己的后面,也不知道死神是否正在那里等待着他。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