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十五章 沿河传说 上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死神的生活是极度无聊的。

    虚紫每天除了收割灵魂,勾选生死簿,填写轮回表格之外,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着地府之都外面,那片一望无际的田地。

    地府,其实并非实在地下,而是在另一个位面空间,与人类世界平行。它是一个巨大的都市,大到虚紫都不知道每一栋古风建筑到底是做什么的。

    因为她只是一个死神而已,是地府世界中等级最低的一个职能。

    地府世界中的天空是黑色,而地面却是纯白色的,光源由下而上照射出来,场景奇特而诡异。

    巨大都市的周围,围了一圈无边无际的田,虚紫从来没有去过这片田地的尽头。

    田地之中,种满了血色芦苇。放眼望去,暗红色的茎干直立,芦花沉甸甸的向着一个方向倒过去。地府世界没有风,血色芦苇也就不会迎风摇曳,也就没有什么野趣横生。

    除了颜色,血色芦苇与人类世界里的芦苇没有什么区别。血色芦苇的花,茎,叶,还有根,都呈现出一种血红色。

    血色芦苇需要灵魂去灌溉。

    虚紫在第一次知道这个事实的时候,吓了一跳。阎王大人下令,将在十八层地狱都无法洗清罪恶的灵魂粉碎,强行渗透到白色的土壤之中,滋补血色芦苇的生长。

    在芦苇长势旺盛的时候,会有受罚的灵魂苦力将这里的芦苇收走,加工萃取,变成一颗颗血色药丸。

    每一个死神和执法者,每个月只需要吸收一颗芦苇药丸,便能够获得维持自身存在一整个月的能量。

    虚紫很快知道了这个道理。死神能够存在的所需要的能量,是从那些被粉碎的灵魂身上来的。

    道理很简单,虚紫在没死之前,是个人类。那些灵魂在没被收走粉碎之前,也是个人类。

    这是个人吃人的游戏。

    虚紫在今天领到了自己的血色芦苇药丸,她知道这个东西究竟有多恶心,但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存在,她只能看着这片一望无际的血色芦苇田,看着那些罪恶的灵魂被执法者粉碎,并且强行按在了白色的土壤里,将自己的手心里的药丸捏碎,然后吸收殆尽。

    “要是王鸽知道了死神其实需要这样维持自己的存在,一定会觉得我很恶心吧。”虚紫叹了口气,“我怎么又想起他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虚紫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手表,拿起放在地上的雨伞,要开始工作了。

    与此同时,王鸽正驾驶着救护车飞驰在湘江边儿上,再有三百多米,他就能抵达出事的现场了。

    八分钟前,他接到了出车请求通知,一名高中女生在江边郊游,不慎落水,报警的是她的一个男同学。

    开玩笑,今天可是工作日,高中生大下午的不在学校里上课,却跑到湘江边儿上郊游?听起来同行的还是个男同学还是个男同学?

    王鸽在接到刘崖的时候与他相视一笑,知道这事儿里面肯定不简单,但是人既然出了事儿,那就得赶紧出车。

    王鸽将救护车停在了湘江中路边儿上,王鸽打开了双闪,想要湘江边儿还需要走一段路程,只能步行,全都是台阶,他和刘崖没拿推车,只取了担架下来,赶紧往湘江边儿上跑。这地方比较偏僻,晚上也没灯,一般来江边游玩的人不会往这里走,谈恋爱的小情侣倒是很喜欢来这里,美其名曰在热闹的都市之中寻找一片僻静。

    这不,王鸽在草地里一脚踩到了一个用过的套子上,脚底一滑,又要顾着手里的担架,差点摔倒。

    “小王,你把人家儿子们踩死了。”刘崖看着王鸽的窘态笑道。

    “还他娘挺新鲜哈!”王鸽恶心的啐了两口唾沫,继续赶路。

    这女孩也算运气好,刚落水就被正在巡逻的湘江救援队的船发现了,折腾了八分多钟,居然给捞了上来,送到了岸边。

    王鸽和刘崖气喘吁吁的跑到湘江岸边草地上的时候,已经有救援队的人在给这女孩进行心肺复苏了。

    女孩的男同学在一旁吓的脸色煞白,哆哆嗦嗦的不敢动,救援队问这女孩是怎么掉下去的,他就是说不出来。

    刘崖赶紧拎着急救箱跑了过去,在女孩身边蹲了下来。救援队的人很专业,在进行心肺复苏的时候打开了女孩的呼吸通道,刘崖示意那个中年队员先歇一会儿,由他和护士继续进行心肺复苏。

    正在进行胸外按压的那个救援队员一见大夫来了,像见到了救世主一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气,脑门上的汗珠滚滚落下,正用袖子擦着脑袋。

    做过胸外心脏按压的人都知道这活儿有多累。

    女孩落水的时间并不长,现在仍旧是最佳抢救时机,还有希望!

    王鸽观察着周围,河边草地与河中间,还是有个半人高的水泥台阶的,如果人不是踩在这台阶上面走,估计不会太容易掉进河里,王鸽在思考着,眼睛随便一看,居然在湘江的中心他发现了一个打着长柄雨伞的身影。

    开什么玩笑,死神居然玩的这么高调,凭空出现在湘江中心,而且悬浮在河面上,这他娘的也太会玩了吧。

    “兔子大夫,要不要送医院?“王鸽问道。

    死神已经出现了,这个女孩有生命危险。事情比他想的重要很多。

    刘崖摇了摇头,现在对于女孩来说,心肺复苏十分重要,最好能够让落水的女孩自己恢复呼吸和心跳,把肺部的河水给咳出来,送到医院虽然可能保命,可是身体器官和大脑缺氧时间过长,可能会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

    这个地方不能推车,要是把人送走,只能靠担架。用担架的话就不能进行心肺复苏了。

    刘崖坚持不懈,终于在进行第八组胸外按压的时候,女孩恢复了意识,剧烈咳嗽了起来,侧身咳出了许多河水。

    护士拍着女孩的背部,惊讶的发现女孩的脖子后面居然有一处伤口,正在缓缓往外流血。

    伤口很深,但是不太长,皮肉正向外面翻着,不会危及生命,但缝针留疤是肯定的了。

    ”刘大夫。“护士喊了一声,示意刘崖过来看看。

    刘崖应声,看了一眼伤口,又也疑惑的看了一眼那个男高中生。

    “姑娘,别怕,你记不记得脖子后面的伤怎么形成的?是落水前造成的吗?”刘崖一边队伤口进行着简单的包扎,一边轻声问道。

    女孩吓坏了,说不出话,只是摇了摇头。

    刘崖咽了口唾沫,这个答案到底是不记得还是不是?

    他只能把救援队的人招呼过来,叮嘱他们看好了那个男高中生,不要让他跑了。

    女孩想要自己站起来,刘崖极力反对,将她强行按在了担架上。

    “王鸽,愣什么呢!把人抬走。”刘崖喊道。

    此时的王鸽仍旧在看着江面发呆。

    先前的死神在女孩醒过来的那一刻就打着伞离开了,而镇魂牌上的数字也已经发生了变化,可这新来的一个死神又是什么情况?

    岸边有三个救援队员,一个虽然落水但已经救过来了的女孩,一个颤抖的男高中生,还有医生刘崖和一个护士。

    包括王鸽自己,这群人里一定有人还存在生命危险。

    突然,那个男高中生转身想走,在他旁边站着一个湘江救援队的队员,想要伸手阻止,可没想到这男高中生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在众目睽睽之下向那队员连续捅了几刀。

    队员已经四十多岁了,反应速度自然不及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巨大的疼痛从腹部传来,但是仍旧趁机抓住了那高中生的手。

    “刀!脖子后面的伤!这姑娘不是自己失足的!”刘崖瞬间明白了过来。

    “操!”王鸽骂道,新的死神是因为这个救援队员而来的。

    他赶紧上前帮忙,一脚把那男孩子踹倒在地上,另外两个救援队员也回过神来,上前死死的按住那个男高中生,找了根绳子将他绑了起来,一顿胖揍,然后报警。

    那个男高中生一边挨揍一边狂叫。”老子未满十八岁,你们能把我怎样?潘倩,你要是能从了我,咱也就不用这么折腾了。我判不了死刑,等我出了监,还来操你啊!“

    ”他妈的小畜生!“刘崖恨的牙根痒痒,拎着急救箱来到受伤的队员跟前,冷静又快速的处置着伤口,脸色越来越难看。

    “大夫,你可一定要救他!他刚才还跳水里把这女娃娃给捞上来了……”另外两个救援队的人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种事儿,又不能把那男高中生怎么样,只希望刘崖医术精湛,能救回自己的同伴。

    “当着医生的面儿捅人,要是再救不过来,说出去我这急诊医生不要当了!妹子,你自己能走吗?”刘崖一边忙活一边说道。

    女孩儿脸色恢复了一些,点了点头。

    “小孙,扶着她点儿,一起上车。王鸽,伤员上担架,回医院!”刘崖指挥道。

    在急救现场,医生的权利是最大的。王鸽和那个护士同时点头,进行着动作。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