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十章 错误的判断

时间:2018-07-15作者:机器人零号

    王鸽几乎可以认定,救护车后面死神的目标是自己。

    他已经做过太多出格的事情了。在违背死神工作规律的情况下,救了二十个人。莫非是那天唯一对话过的死神将他暴露了?看起来应该不会。死神虽然冷酷无情,但最起码不至于言而无信。理由很简单,他们分分钟可以直接告诉王鸽,他们想要向阎王大人举报,根本没必要去骗他。对于王鸽来说,阎王是一个无法与其对抗的角色。

    王鸽思来想去,又看着救护车上的这几个人,小男孩虽然受伤但已经脱离危险,死神放弃了追踪,镇魂牌上的数字也已经改变,车上还有刘崖和一个小护士,这两个人一点儿都不像是有生命危险的样子。

    王鸽也只能认定,死神的目标是他自己。可是死神来找他干什么?

    阎王大人派死神来教训他一下?那就更不可能了,要派也是派能力更强的执法者啊!

    他身上的镇魂牌,能够阻止死神和执法者近身,甚至于死神和执法者不敢去轻易触碰王鸽,否则会遭受反噬。

    王鸽满脑子浆糊,驾驶着救护车从直行车道直接闯红灯左转,驶入医院大门,将车停在了急诊部的大门口。

    天色变得越来越黑,天空中传来闷雷滚滚,红色的闪电像一条条火蛇在云端乍现。

    这场大雨终于在救护车抵达医院之后落了下来,普通豆子一般大的雨点狠狠的砸向地面,不一会儿急诊部的大门口就积起了小水坑,而雨水又落在水坑里,激起一阵水花。

    早已经等在急诊部门口的医生和护士们将男孩抬下车,刘崖也赶紧下了车,推着推车将男孩送进了急诊室,后续还有一系列的检查和治疗要做。

    警察驾驶的警车随后赶到,孩子的母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跟着警察往急诊室走。

    王鸽拎着水杯从驾驶室里跳下车,打着雨伞的就站在急诊部大门口,盯着这辆救护车,身形变成了透明,任由匆忙的路人在他的身体里穿行。

    王鸽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水,就这么望着死神,期待着死神与他进行对话。

    只要死神跟他说话,那么这个死神的出现肯定就与他有关,最起码别的什么人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尽管王鸽已经多次面对死神,可心里还是不由得有些发怵。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的过去,足足半分钟之后,死神仍旧举着雨伞,另一只手却从背后凭空掏出一本厚厚的册子。他将册子拿到胸前,纸页自动翻开,停在了中间的一页上。

    死神看了一眼,手掌一抓,册子又凭空消失,他翻过手腕,看着手表。

    册子横向翻阅,古朴陈旧,用线装订,封皮是蓝色。

    王鸽曾在虚紫的手里见过这本册子。

    “生死簿”,封皮上写道。

    生死簿上,记载着所有人应有的出生和死亡日期,也就是所有人所应有的阳寿。老死,病死,才会记载在这个上面。而出现意外却不会。

    死神翻看了生死簿,这代表有人阳寿已尽了。

    王鸽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是自己?这玩笑可开大了,若自己的阳寿真的这么短,那虚紫肯定不会跟自己打赌了。

    就在王鸽猜测究竟是谁阳寿到了的时候,从救护车的后备箱里又下来一个人。

    王鸽看着那人的背影,这不就是一直跟车的那个小护士吗?

    护士叫许芬芬,一个平淡无奇的名字。

    许芬芬二十三岁,比王鸽小那么一点点,平时跟着王鸽也出了几次车,小姑娘说不上十分漂亮,也不爱打扮,但是生的白净清秀,脾气也好,有着湘沙女孩所特有的青春靓丽和活力,见着急诊部救护车车队里的司机,不论是孙成德这种年纪大的,还是王鸽这种年纪小的,都会喊一声师傅。

    刚才在救护车到达医院的时候大家都忙活着伤员,就连刘崖都没发现,车上的许芬芬居然没有下车。

    许芬芬跳下车,关上了车厢门,把口罩和护士帽一摘,用袖子擦着脑门上的汗珠,表情十分痛苦,哪里还有什么青春的活力。

    王鸽赶紧上前几步问道。“小许,怎么了?”

    许芬芬见了王鸽,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头疼,还有点晕。王师傅,应该是你车开的太猛了吧。你可得赔我啊!我跟护士长请个假去,今天休息算了。”

    许芬芬的面色潮红,呼吸声音有点重。

    她冲着王鸽摆了摆手,转身踏出第一步,有些步履蹒跚。

    王鸽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转头,身后的死神居然开始行动了!

    操!

    王鸽小声的骂了出来,我他妈就是个傻x。

    许芬芬迈出了第二步,她扶着自己的额头,摇摇晃晃。

    怪不得这第二个死神盯着救护车不放,也没采取任何行动,原来他是冲着跟车护士许芬芬来的!他在等待许芬芬阳寿已尽的那一刻!

    王鸽再次看向许芬芬,她迈出了第三步,可是脚掌刚接触到地面,两条腿就一软,身子失去了控制,向地面摔去。

    王鸽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在许芬芬摔倒之前抱住了她。

    “小许!你怎么了小许?”王鸽又看了一眼身后,死神与他越来越近了。

    “小许在外面晕倒了,快救人!”

    其实晕了并不是什么大事,很多情况都可能造成这种状态。可是晕倒之后,身后还跟了一个死神,这个问题可就严重了。

    许芬芬有生命危险,很有可能是治不了的生命危险。

    刚才死神可是翻看了生死簿的啊!

    王鸽直接把她抱进了急诊部的大门里,冲着护士站的人喊道。

    急诊部里面的护士赶紧推来推车,帮着王鸽一起将许芬芬抬到车上,一个中年医生小跑着过来,翻看着许芬芬的瞳孔,又听着她的呼吸心跳,脸色凝重的问王鸽。

    “小许晕倒前,有碰到过后脑勺吗?”

    王鸽摇了摇头,表示否定,还没来得及多问,医生就示意将许芬芬送进急诊室。

    “安排脑部ct,等级为最优先!”医生又说道。

    一个小护士红着眼睛快速跑开,去安排检查。急诊部里周围医生和护士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大家都认识许芬芬,也都喜欢这个温柔有礼貌的湘沙妹子。

    王鸽拎着水杯,扭头去看死神,可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王鸽的胸口又传来一阵凉意,镇魂牌上的数字变成了“贰拾”。

    王鸽没有因为数字的变化而感到开心。因为阳寿已尽是无法改变的。王鸽救得了许芬芬一时,救不了她一辈子。

    虚紫说过,王鸽把阳寿已尽之人的死亡时间拖延了哪怕只有一秒钟,让死神没有按照生死簿上的准确时间收走灵魂,那么镇魂牌上就会增加一个数字,但是阳寿已尽之人仍旧会在二十四小时内死去,会有死神再来收走他们的灵魂,就算王鸽一直守在旁边,也无法阻止。

    王鸽还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今天他这样做了,但是毫无意义。

    许芬芬仍旧会死去,只是稍微晚一会儿而已。

    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是一分钟,这对于已经昏迷的许芬芬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上午的时间里,王鸽没有再出车,他填写完了自己的出车记录,一直在办公室里等到了中午。

    车队里的兄弟们都知道上午跟他出车的许芬芬病倒了,有生命危险,也就没有打扰他。连平时话最多的徐林也安安静静的,出车回来看着王鸽发呆,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聊表安慰。

    许芬芬与他非亲非故,可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总是能打个招呼,偏偏在今天跟自己出车之后出了事,王鸽心里怎么可能不难受?

    许芬芬的情况与兰欣还是有所不同的,兰欣是因为意外事故,本身其实还有三年阳寿,有着怜悯之心的虚紫在她体内留了一丝生气,才能够维持基本生命体征,成立了这个奇怪的赌约。

    而许芬芬阳寿已尽,谁都没有办法改变,哪怕是王鸽提前知道死神是冲着许芬芬来的,他也没办法救回她的命,哪怕是违规进行赌约都不可能。

    铁大致从食堂打了饭回到办公室,餐盘放到了王鸽面前。

    “跟你说说情况吧,不然你这饭也吃不下去。”铁大致叹了口气,坐在了王鸽身旁,递给他一双筷子。

    “脑部ct,核磁共振,能做的检查都做了,脑干血管出血,还有生命体征已经是奇迹了,现在正在动手术,十有**……下不了手术台。”

    王鸽从铁大致的手里接过筷子,问了一句。“原因呢?”

    “不知道,大夫说可能是血管栓塞,随着血液流进了脑干,正好堵住了血管,压力过大,血管破裂。这种病,不发病很难发现,与过度劳累也有关系。”铁大致回答道。

    王鸽没再说话,低头用筷子扒了几口有点凉的米饭,也没吃菜,塞满了一嘴,又突然放下了筷子,含糊不清的小声念叨道。

    “雅湘附二医院,整个湘沙市乃至南湖省最厉害的医院!在全中国都排的上号!我们有最先进的设备,最优秀的大夫,怎么就连倒在自家门口,自家的一个护士都治不好呢!”

    说完,王鸽抬起袖子,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小王,别太难受,都是命运。”铁大致安慰道。

    命运?生死簿上不知道是谁随便乱写的生死日期和时间是命运?

    命运?出现任何一个意外就有可能连阳寿都过不完的情况也是命运?

    命运,是王鸽接触到死神之后最不相信的两个字。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