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475. 第四百七十五章 沉浮幻灭 中

时间:2018-08-23作者:机器人零号

    大雨给救援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整条湘江被雨点砸的冒泡,快艇上的救援人员不仅无法稳定自己的船,目视搜索上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视线基本上是看不清楚的。好在他们的设备都比较先进和齐全,借助于红外设备很容易发现还在江面上漂流的落水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哪怕是落水者不幸遭遇意外,体温也不会下降太多,跟江水比起来必定凸显特殊的颜色。

    而救援直升机在这种大雨的环境之中,就更加难以施展拳脚了。原本还能通过低空飞行探测生命,通过悬停可以把人救上飞机直接带走,可是江面上的大风和大雨让直升机的悬停动作变得愈加危险,一个不心飞机还有可能出事儿,造成更大的伤亡。到了现在,救援直升机只能通过红外设备协助地面和江面上的救援人员,寻找生命了。

    湘江两岸都已经设立了临时救援组,江边的这一块区域被聚光灯全部照亮,落下来的雨水快速掠过光纤,形成了一道道闪光,这种场景是王鸽以前从来都没见过的。

    现实之中带着一点梦幻,梦幻之中又带着一些绝望。

    而这些人的到来,给绝望带来了希望。

    王鸽跟随着沈慧进入了帐篷之中,医生和护士们围着几张病床上的病人忙碌,但大多数都是陌生的面孔,都是来自于别的医院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医院归属早已经被打乱,大家被分为了一个个组,集中展开工作。王鸽一眼就看到了周华。

    “这个病人要马上去医院。”周华指着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病人的病床上方已经挂了不少大大的输液袋,“五十多岁,受惊吓之后突发心梗,呛了不少水,心衰,呼吸衰竭,药物效果不佳,可能要进行介入手术,现在做不了。”

    一般情况下病人在进行介入手术之前都是需要先稳定病情的,但是在急诊需要救命的时候就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把心梗堵塞的血管打开再。

    “最近的?”王鸽摸着钥匙,没想到自己刚过来就来活儿了。

    “最近的,我不确定他还能撑多长时间。”周华回答道。其实早就有救护车司机到场了,也已经有救护车先一步离开现场去往最近的医院。只是附近医院承载量还没有饱和,大多数受伤、疾病都能够治得了,没严重到要绕远路送到雅湘附二医院去,所以雅湘附二医院现在看来还是风平浪静。

    不过随着救援工作的持续进行,病人增多,病情加重的情况下,这边的重症病人和不需要太多治疗的病人,也早晚要往雅湘附二医院那边转移,进行深度治疗和观察。

    周华并没有刻意的去等雅湘附二医院的司机,更没有刻意等王鸽,他在进行了判断之后第一时间要求沈慧找一个救护车司机把病人送走,沈慧掀开帐篷的门帘,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王鸽,不得不是一种巧合。

    “我跟车回去,沈留在这,一个人就够,把人交接完了我们马上回来。后面还有很多病人,人手不够用啊。”周华皱着眉头道,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比较着急了。

    在王鸽的印象里,周华虽然平时不苟言笑,但毕竟年轻,心态好,这一位九零后医生在急诊的岗位上抗压能力极强,几乎没出现过什么负面情绪。可是今天王鸽却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焦急与迫切,这是往常所看不到的。

    连周华都变成了这个样子,就更不用一些脾气比较暴躁的大夫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了。在这种救援现场,救援人员、医护人员的心态都会悄然转变,人的情绪在灾难之中也是影响着救援的不可控因素之一,只是所有人都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专注于工作而已。

    用工作的忙碌来压抑自己的情绪,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就目前来讲是最有效的。

    两个人不再啰嗦,其实距离这里最近的原本应该是河西的湘沙市第四医院,只需要过一个橘子洲大桥左边一拐就能到,可近几天橘子洲大桥在修路,从五一路上需要过桥的车辆懒得绕道走隧道,四条车道的五一路在这里瞬间变窄,由东向西通行只剩下了一条车道,都堵在了这里,晚上六点钟到十点钟,可以是水泄不通,王鸽也知道这个情况,之前出车去河西的时候早早的绕道,这种堵塞估计要一直持续到道路翻修完成之后,过桥原本只需要十分钟,现在却要堵四十分钟,第四医院算是去不了了。

    王鸽等得起,可病人等不起,死神更等不及!

    “北边,第一医院。人应该还没满。”周华提了个建议。“介入手术那边也能做,技术水平还是有的。”

    “只能这样了。”王鸽点头。两个人把病人转移到了推车上,出了帐篷病人必定要淋雨,只是淋不了几秒钟,王鸽还是在出帐篷之前把自己身上的冲锋衣盖在了病人身上,护住了胸部和腹部。哪怕在大雨之中这件冲锋衣可能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那也总算聊胜于无。

    两个人推着车子在大雨中狂奔,穿过了无数的救援人员,终于把人给送到了救护车旁边,然后将人抬上了救护车。

    “速度要快,我们这里药品不足,有很多药都没用上,所以病人的情况才没有改善。”周华把自己头发上的雨水挤干,避免身上的雨水从脑袋上流下来进入眼睛,阻碍视线耽误时间,与此同时又拽下了一把头发。

    王鸽则是右手拧动钥匙点燃发动机,左手从驾驶座车门的储物格里拿出了擦车窗玻璃用的抹布,也不管干不干净就把自己的脑袋、脸和脖子都擦了一遍,脚踩离合单手挂倒挡,左手抹布往副驾驶一甩,立刻看着反光镜的同时将方向盘往左打了一圈,脚下油门一轰,车轮子与地面摩擦并没有发出响声,反倒是在湿润的地面上甩出水滴,车辆向左倒车出来,在刹车尾灯亮起的同时王鸽又挂上了一档,再次轰着油门出发。

    岸边救援地点附近的马路已经被交通管制,想要达到的效果就是这里的出入口不被任何社会车辆所堵塞。毕竟有的人是不管紧急不紧急的,任凭你救援物资和救援救护车疯狂按喇叭,愣是不肯让一步,就让特种车辆在那里乖乖的等着干着急,也因此错过了不少抢救时机。救援领导组吃够了这种亏,在救援团队抵达的那一刹那就请求公安交警部门严格进行交通管制,双向一共八条车道,封锁四条留给紧急车辆出入缓冲地区,剩下的四条车道改为双向,社会车辆堵不堵车那就不管了,这边可是要救命的。

    绝对不能把病人的生命的希望,寄托在其他人的交通素质上。

    这就很舒服了,从江边汇入主路的地方没有一辆车,王鸽打开了警笛和警灯,前方再进入路口的时候,交警摆手示意后方的社会车辆暂时停止前进,让救护车先行。

    王鸽冲着交警点头致意,这么大的雨,他们也没提前带个雨衣,就站在这里挨淋,连个棚子都没有。

    “指挥中心请注意。这里是雅湘附二医院编号0110,湘a8g51,我们已经离开河西紧急救援地点,车上病人突发心梗,正在前往第一医院急救中心。”王鸽一边开车,一边拿起通话器进行着汇报,周华自己腾不出手,他就用单手把通话器悬在空中,按住了麦克风的开关。

    “我是随车医生!病人目前出现心脏衰竭,呼吸衰竭的情况,意识不清,药物效果不明显,需要进行ct检查,心脏彩超,冠状动脉血管造影,请求心胸内科主任医师级别以上医生进行会诊,很有可能在造影的同时进行紧急介入手术抢救生命,请医院方面做好准备。”周华用余光看到了王鸽的动作,也进行了情况明,除此之外,还跟指挥中心明要提前配上几种药物,等到救护车抵达之后在送往急诊室的过程之中就先给病人打进去,然后再进行系列检查。

    “指挥中心收到,马上进行安排!”

    前挡风玻璃在雨刮器最快节奏的清理之下还勉强看得清前方道路,可左右两个后视镜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全部被水珠糊住看不清楚,虽然王鸽脑袋顶上就有个倒后镜,可以通过车厢后门的玻璃观察后方,可角度毕竟有限,后面的车窗玻璃上也有水珠,连想要看一下身后是否有死神追击都做不到。

    “有生命危险吗?”王鸽只能试探着询问周华。一般来大夫的判断都是比较准确的,只要他病人在短时间内有生命危险,九成九的情况下就有死神追击。

    “心脏骤停随时有可能发生,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效果快过去了,维持不了太长时间。”周华摇了摇头回答道,“所以我才着急……这个病人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的女儿刚刚高中毕业参加完高考,是带着女儿出来散心的,本来想乘船看看湘沙市江边的夜景,出事儿的时候父女两个人被水流冲散。”

    看来这个中年男人并非是害怕自己出事儿,而是怕自己的女儿出事,才会过度紧张引发心脏病。

    “那他女儿找到了吗?”王鸽问道。

    “现在还没有消息……大家都忙着救人,哪有空去确认身份给他们寻找家人。可能要等到救援中后期才会启动这样的工作,我们也只能尽量的去安抚。可能救上来了,但是没找到人而已。”周华无奈的叹了口气,“那艘船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沉没?”

    事有蹊跷,湘江的江水虽然算不上是有多干净,但是大型异物基本上是没有的。炸弹之类的恐怖袭击就更不可能发生了,上船的人要经过安检不,公安部门在询问被救上来的船员的时候,得到的消息是只感受到了巨响,震动,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并没有起火、爆炸和烟雾。

    估计是巨石被江水冲进了航线,变成暗礁,船体触礁之后严重受损,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发生事故的原因并非是王鸽他们要关注的重点,是病人什么时候能够抵达第一医院。雨下的大,路上的私家车在不堵车的路段之中开的也很快,但王鸽救护车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九十公里每时,在绝对超速的情况下不断变道,一辆接着一辆的超越着前方车辆。

    交警部门接到指挥领导组的命令之后,不仅在救援现场进行交通管制,还在救护车前往医院的必经之路、可能堵车的路口之处进行了交通疏导,一旦发现有参与救援的车辆从这里通过,绝对要暂停一切社会车辆的正常交通动作,给救援车辆让路。

    有好几次王鸽眼看着要被前方等红灯的社会车辆堵在后面的时候,都是十字路口的交警前来疏导,指挥者前车让出通行空间,暂停绿灯方向车辆通行,放王鸽先过去。这真的是省了不少时间。

    应急预案的设立是十分有用的,每年都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修订,把可能会发生的事情、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都写清楚,各部门参与演练,一旦事情真的发生,各部门就能够根据之前规定好的应急预案,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虽然自己部门里做的工作跟其他部门毫无关联,但是当一颗颗不想关的齿轮闭合在一起的时候,巨大的机器就开始按部就班的顺畅运转。

    这是王鸽在经历了多次大型事故救援之后所得出来的结论,在大型的事故之中,救援工作进行的越来越顺利,也是人们吸取了之前经验教训之后进行总结的效果。

    王鸽的救护车在医院大门口刹车减速,由于车速过快,刹车太急,车顶的积水顺着前挡风玻璃流了下来,像是整个车辆出汗了一样,他拐进了医院大门,将车辆开到急诊中心的门口,迎面就看到了徐林的车要驶出大门,副驾驶座位上还坐着刘崖,这两个人是先一步抵达医院了,病人送过来之后,又要赶紧离开。

    王鸽顾不得跟他们打招呼,车辆停在门口之后,跟周华一起把人给抬了下来,接手的大夫马上凑过来,先按照周华先前的吩咐,跟护士一起给病人输液。“这是你先前的那些药物。现在情况怎么样,心电图和血氧浓度呢?”

    周华一边回答着问题,一边推着车子把人往急诊室里面送。

    王鸽则是留在了门口,没有跟着进去,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胸口的镇魂牌一阵凉意绽放开来。回头一看,一个举着长柄雨伞的死神就站在他的身后,摇头之后转身离开。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