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四百七十章 冤魂 下

时间:2018-08-18作者:机器人零号

    那辆白色的轿车,前发动机舱已经被树分成了左右两个部分,驾驶座和副驾驶座已经完全变形,车辆看起来像是被人故意捏扁了的易拉罐,扭曲的不像样子。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副驾驶那边的窗户玻璃自然完全破裂,在挤压的作用下窗框都挤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完全封闭的模样,根本看不出原来车辆右侧还有一道门,有一扇窗户。

    驾驶座那边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仅前挡风玻璃的地方完全挤压闭合,就连驾驶座的侧门也像副驾驶那个样子,完全挤压闭合,只剩下一个缝隙能够勉强伸一直胳膊进去。

    这个受伤的驾驶员好像是被关在了罐头盒子里一样,打开罐头的拉环还被扯坏了,只能使用蛮力将这个外壳打开。

    透过缝隙,曹山观察到驾驶员似乎是个年轻男性,满脸是血昏迷不醒,甚至已经看不清面庞。这个人身上所穿的白色条纹长袖衬衫也已经被鲜血染红,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不出曹山所料,在不远处的街道上的那条手臂,来自于这个驾驶员,是他的左臂,从左上臂的中间处断裂,曹山根本就不知道这辆车到底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故,才能在一瞬间把人的胳膊给整齐切断,然后抛出去那么远。这简直太可怕了。

    “王鸽!”曹山拍了拍王鸽的肩膀,指了一下马路中央。

    王鸽马上明白过来,从推车上取了干净的被单,跑到马路中央去,把那断肢捡了起来,用被单包好,却发现刚才躺在地上不断打滚的那个人还躺在这里,也不怕这大太阳将地面晒的滚烫。

    “大娘,地上热,容易中暑,起来吧。”王鸽十分确定,这个人没事儿。不过再躺下去,要么中暑,要么烫伤。

    旁边交警和路过私家车司机看着王鸽的动作,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交警倒也还好,平时遇到严重的交通事故也会帮忙搬运遗体,或者移动断肢,用布盖上,硬着头皮也是能上。私家车的司机们就更少有人见过这种场景了,顶多看电视、看电影里面遇见过,那会儿就对血腥镜头极为不适,更别说现场看到了真的了。

    可看着王鸽的那个动作,完全是轻描淡写,心理根本没有任何隔阂,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捡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用布包好,好像那不是从人类身体上掉下来的断肢一样。

    “别管她了,人没事儿,你们先去救驾驶员。”交警看着王鸽,对着他喊了一句,“之前我们也劝过,没用,派出所的人待会儿就来。”

    交警和派出所的警察职责分工还是很清晰的,如今这个老人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应该到路边去解决,而不是在马路中间闹。如果没有她,交警早就找人清理了路面,道路几乎在一瞬间就可以恢复通畅。现在有个人在路中间,路过的司机一个不注意就会撞到,惹出更大的麻烦,倒不如直接封闭车道,让他们绕行。反正不远处的事故现场人还没救出来,估计也要等个十几分钟。

    然而这样的事儿交警想管也管不了,只能找派出所的警察,这种行为已经涉及到扰乱公共安全和公共秩序了。

    王鸽虽然还没明白怎么个事儿,但还是听了交警的话,把那条断肢放回了车厢里,用车载小型冰箱妥善保存,炎热的他天气还是比较容易感染的,冷藏会大大提高断肢再植手术的成功率。

    等到王鸽再次回到现场的时候,却发现病人还是没有被救出来。

    消防队员们的救援工作进行的十分缓慢,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大型的切割设备和扩张设备,一不小心就会对被困在里面的驾驶员造成伤害,他们无法判断驾驶员身体的哪个部位,受到了挤压,哪里是不能碰的,只能一点一点的进行。

    然而使用小型的设备,却没有办法应对这么严重的现场。在现场指挥官的指挥下,众人手忙脚乱,一边扶着病人的脑袋,一边用撑开器,好不容易将车内的空间扩张了一点点。现在总算能伸两只胳膊进去了。

    在一旁的曹山有点等不及了,跟消防大队的指挥官说道,“同志,我看到扩张出来的空间也差不多了。你们的救援工作还要进行多长时间?”

    “大概三四十分钟吧,这种情况,不敢贸然行动,万一把人弄死了……我们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啊。”身穿武警军装的指挥官,摘下了自己的大盖帽,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用帽子给自己扇着风,这鬼天气,再加上着急,他浑身的衣服差不多都已经湿透了。

    曹山想了几秒钟,然后又说道,“我刚才发现他的整个左臂都已经被切掉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情况……你们之前给他的左臂上面,绑的止血带撑不了太长时间,他还是在一直出血。人虽然是系好了安全带,但是根据,这场车祸的惨烈程度,除了手臂之外,他一定还有别的地方受伤。颅脑内脏,双腿,颈椎脊椎,骨折内出血,都有可能。而且致死率还是很高的。我估计等到你们三四十分钟以后把人好不容易救出来,生命体征就……”

    指挥官点了点头,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论死活,总得把人弄出来才行。

    换句话说,做手术也不能在这里做啊!

    “这样吧,你先让他们暂停一会儿,我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检查一下他的基本生命体征。现在里面的空间已经足够我的手伸进去去进行部分的检查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还会在病人的颈部留下滞留针,根据情况对他进行药物治疗。这样,最起码能让他活得久一点,弄不好,等你们把人救出来还活着。”曹山说道。

    “大夫,护士,那就麻烦你们了。”指挥官马上同意了曹山的建议,赶紧招呼着自己的兄弟们暂停一下。

    消防队员们还有些不解,但是当看到曹山和孟娜开始检查的时候,便明白过来,他们想,为病人争取更多的时间。

    两个人能检查的东西不多,只是一些基本的生命体征,还有暴露在外面的外伤。

    尽管如此,曹山还是决定,在病人的颈部留下了滞留针,开始给病人补充体液,病人现在大量失血,曹山甚至在想,是不是向雅湘附二医院请求增援,让别的车辆带一点代血浆过来,先给病人挂上也好。

    像这样的现场,王鸽实在是无能为力,只是让他奇怪的是,今天的死神居然没有到场。

    这也就证明这个人现在来说,居然没有生命危险。

    有的时候,一个人想要生存下去的意志力,远远超乎别人的想象。这是最令人佩服的。

    这个驾驶员,左臂完全被切断,血流如注,脸肿的已经看不清楚了,浑身都是血,人昏迷不醒。遭遇了如此严重的车祸,这么惨烈的现场,居然还活着,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而王鸽却并不怎么看好这一个奇迹。病人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现在死神来不代表十几分钟半个小时之后,死神不会来。毕竟曹山和孟娜现在所能做到的治疗只是有限的,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虽然用了药,但是病人的整体情况还是在变得更加糟糕。只不过变化速度慢了一点而已。

    他们的身后,派出所的警车已经抵达了现场,曹山和孟娜还有那些消防员战士的注意力完全都在病人身上,没事的注意,周围的事情。因为不论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把人救了,才是最要紧的。

    王鸽却发现,派出所的民警跟交警进行了短暂的交流之后,走到了马路中央,在对躺在地上的那个老太太三次警告无效之后,直接把人拽了起来,老太太反抗能力不强,只能在嘴里大喊警察打人。

    民警们哪管她这个,连手铐都没带,直接就给架走了。

    路过的行人,司机,还有围观群众们,早已经看够了这样的闹剧。道路即将恢复通畅,不仅没人帮着老太太说话,甚至还有人拍手叫好,他们连拍摄视频的兴致都没有。

    清障车早就在旁边待命,马路中央只有一些车辆的碎片,事故场地则只占用了最靠路边的一条车道,因此清理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一个交警凑了过来,“还没救出来?人还活着呢?”但是所有人都在忙碌,大声的喊叫,互相提醒,却并没有人理他,他挠了挠头,有点尴尬。

    “还活着呢,生命力很坚强。消防战士说,要等半个小时。”王鸽叹了口气,化解了尴尬,现在他是最闲的人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这驾驶员也是怪可惜的。”交警摘了帽子,也像那消防战士指挥官一样,擦着脑门上的汗,望了一眼脑袋顶上的大太阳。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现在属于湘沙市最热的几个小时之内,还是挺遭罪的。

    “事故发生之后的三分钟之内,我们就抵达了现场,车怼在树上,人躺在地上,我们一眼就看得出来,那人没事儿。地上那条胳膊可把我吓坏了,这可不是正常的交通事故。我们赶紧联系总部,调取了事故发生时的监控记录。那老太太是翻越护栏过来的,见了车就往上冲,也不知道是自杀还是碰瓷儿。原本这驾驶员开的也不快,哪能想到突然从路中间蹦出一个老太太了,慌了神儿了。”

    王鸽听了交警的话,点了点头。“躲人,急打方向操作失误……这种情况应该让速不让道啊。”

    所以让速不让道,是在自己正常行驶的时候,正前方车道内突然出现自己无法预判,也无法紧急处置的情况,在碰撞即将来临的时候,绝对不能乱打方向,而是应该紧握方向盘,保持自己的方向,踩刹车,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车速,以降低碰撞时候给自己带来的伤害。

    例如,突然有人从马路旁边飞奔过来,或者是对面有车辆逆行,突然进入了自己的车道,碰撞即将来临,有的司机可能会一边踩着刹车,一边急打方向盘,就算是有车轮防抱死系统的辅助,也有可能发生轮胎打滑,车辆翻车,驶离道路撞向其他人群,开出桥外,或者撞到别的车辆的情况。

    原本别人违章违法,撞上的是别人的责任,有赔偿也是别人来赔偿。一旦由于自己的躲避不当而造成事故,那主要责任人可就变成自己了。

    不仅在赔偿责任方面得不偿失,应急躲避不当,还有可能会发生更大的灾难。违章违法的那个主儿可能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而为了躲避他的别的车辆,撞到了树上,或者撞到别的车上,驾驶员却死亡了。

    马路上从来不缺少这样的害人精,这可以算得上是间接杀人了。但是自己作为驾驶员的操作,也是至关重要的。

    就像今天这样,如果情况真的像那交警所说,这个驾驶员应该紧握方向盘,踩刹车。车可能无法完全刹停,也可能会撞上这个老太太,但是老太太人不一定会死,因为当时的速度一定不会很快。而且老太太翻越护栏是引起这场事故的主要原因,驾驶员自己只需要负一个次责,有保险的话,根本赔不了那么多钱,甚至不用自己出钱。

    可能有人觉得冤枉,为什么别人引发的事故要我赔钱,但这总比躲避不当,把命赔进去好一些。

    要是再坚持一下,没准这老太太,还要担全责。到了那个时候,这驾驶员不仅不用自己出钱,而且修车的钱还要对方来赔付。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结果,而产生这种结果的差异的原因,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几个人就在这里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好不容易七手八脚的把人抬了出来。

    “路上诊断,先抬上车,回医院再说。”曹山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