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亚索异界行之剑之大陆 孤身闯九幽。第二十六章 轮回之境窥来世

时间:2018-07-14作者:柠尔筱三

    情有多深,愁有多深,不舍便有多深,这一段情,这一段念想,到底是白了亚索的头,他第一次感受到真正失去一个人,第一次明白,任你剑功再强,也有你保护不了的人,第一次想通,原来除了剑与酒外,还有更美好的东西,那便是儿女之情。

    三生石,看尽多少离别人呢……

    亚索看着三生石,神色忧伤地说道:“灵儿,我会等下去……,无论千年……万年……。”

    冥府之中,冥王通过“轮回之境”看见这一切忍不住地叹道:“这便是因果,两千年前,一位女子为你在此等了两千年,两千年后,你又为另一位女子在此等待,反反复复,你们三人怕是永远得不到对方了,情字难测,却是愁白了你的头发……,可怜呢……”

    不知过去了多久,冥王再次打开轮回之境,又见三生石旁的白发儿郎亚索,又叹道:“一年过去了,你乃是未动一下,唉……”

    “不如让他动一下啊。”

    冥王身后不知谁说了话,他转身一看,立马单膝而拜:“我帝万年,九幽万年。”

    能无声无息地出现冥府并不被冥王发现,这人唯有姬朔了。

    姬朔说了声:“起来吧”。又走到轮回之境前。

    冥王说道:“臣不知我帝驾临,不知我帝有何事吩咐!”

    姬朔看着轮回之境,左手抚摸了两下颔首,笑道:“寡人也不想打拢你啊,实属无奈啊,境中之人是我一位朋友,以为他会很快了结自己的事后来见寡人,不料,却让我等了整整一年呢,看这情形,寡人若永远不来寻他,他怕是永远不来见我了,要是放在以前,也许不会认识他,更不会来寻他,他愿在这里待多久都可以。”

    “可现下时势不同,不用几年了,那个地方的元气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浩劫可能会再次降临,你也知道他是什么人,若能得到他的相助,一举消失那里也不无可能,到时候,寡人便能一雪前耻,顺便还六界个安宁。”

    冥王说道:“我帝是想让他一窥轮回之境?好让他安心离去?”

    姬朔点头道:“没错,不知可行?”

    冥王躬身说道:“我帝吩咐,臣自当尽心去做。”

    姬朔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轮回之境,临走时又说道:“寡人便不见他人,我在太庙府等他。”

    冥王又躬身应了一声“诺”。

    见姬朔离开,他来到轮回之境前,看了境中的亚索一眼,说道:“又要窥探天机了!”

    说罢,然后将境收入袖中,出了冥府。

    来到三生石旁,走到亚索面前说道:“好男儿应有作为,怎可沉沦于情海当中,如今六界将乱,你有一身好本领,难道要坐视不管吗?”

    “若她知道你为了区区慌言而空等下去,扔下苍生而不顾,她又该如何自责?”

    亚索抬起头,看了冥王一眼,冷笑一声说道:“不会是慌言,我会等下去的,再说,苍生的死活与我何干?我……只要等到她,便足矣!”

    冥王说道:“如果我让你一窥她的来世之处,你还要执着在此等下去吗?”

    亚索眉头一皱,抬起头来急声说道:“什么!你能让我知晓灵儿的来世?你难道是冥王……!”

    冥王说道:“没错,我有轮回之境,自能帮你一窥天机,你还要执着于此?”

    亚索起身躬礼道:“若冥王能帮亚索,亚索不知如何回报!”

    冥王笑道:“不用你回报,这全是魔帝之意,你只要辜负我帝之美意便是。”

    亚索说道:“我定不会辜负!”

    冥王一点头,祭出袖中的轮回之境,说道:“所谓三生石上刻三生,爱恨情仇莫相念,你且看好了!”

    只见冥王法令一敕,那悬浮于上方的轮回之境如光门一丝打开,境中世界如画般展开。

    只见境中是一处府邸之中,传来婴啼哭之声,往深处看去,只见一座方亭之下,一位美丽的女子怀中正安抚着啼哭的婴儿,她的旁边站着一位孔武有力的俊凯男子,想来二人是夫妻了。

    男子挑逗着婴儿的小手,说道:“还真像我呢。”

    女子有愧色的说道:“你一直想要一个儿子,我却给你生了一个女儿,夫君可怪我?”

    男子笑道:“你我怎可被世俗的观念所牵制,无论是男是女,都是你我之结晶,怎可重男轻女。”

    女子一听,脸色一红,依靠在了男子肩头。

    冥王说道:“此二人之女便是她的转世。”

    亚索问道:“境中之地所在何处?”

    冥王说道:“国为冰雪之国,她所降生之地,是冰雪之国的上官世家,男子名为上官泰斗,是冰雪之国小有名声的泰斗剑神,女子名为李婉儿,是剑仙李文孝之女,也许你与她机缘未了,夫妻二人给她取名为灵儿,虽不知,长大后的她能不能认得你,但这个名字,却是她留给你寻找她的线索啊。”

    冥王收回轮回之境,说道:“所以当下,你何去何从,自当明了。”

    亚索走到忘川河旁,看着水中白发的自己,站起身,将披肩之发束于冠后,收回插在岸上一年之久的苦心剑,来到冥王面前说道:“我心中已无牵挂,我这便去找魔帝,与他一商应对浩劫之事,多谢冥王相助,后会有期!”

    说罢,亚索化剑光而去。

    冥王叹道:“转世后的人,怎么可能记得前世的人呢?你口中说是了无牵挂,心中又何尝不牵挂呢?”

    亚索出了冥关,忍不住向后看去,心中想道:“灵儿……,这一世,我要永远守护下去,无论你……认得不认得我。”

    亚索话音哀伤,目有泪花,却还是不犹豫地离去,一路途径兵关后,很快便到了酒关之中,太庙府中,见到了魔帝姬朔。

    还是那座小亭中,还是那两坛千年醉,亭中坐着的还是那两个人,一人是亚索,一人是姬朔。

    姬朔看着亚索满头的白发,啧啧道:“情这东西啊,还真是折磨人呢,仅仅一年未见,索兄未到老年之时,竟是白了头,还好,我没有被情所困。”

    又看了亚索一眼,笑道:“不过,一头白发的你,这模样还真的别有一番风味。”

    亚索笑道:“朔兄又在说笑了,对了,倒忘了把令牌还与朔兄了。”

    说罢,拿出怀中令牌,交给姬朔之后又说道:“多谢朔兄相助之情。”

    姬朔打开酒坛,闻了闻坛中酒香,笑道:“我说过,我有事拜托与你,不用多说谢字。”

    亚索点头说道:“只要不是一些丧尽天良之事,其他任何事便不是问题。”

    姬朔这时站起身,双手往后背一别,笑道:“放心,我拜托你的事,可是事关六界存亡,此事还真得你去才行。”

    “如果时间上没错的话,离又一次天地浩劫只剩不到十年了,我拜托你之事,便是让你团结九幽外一切可团结的势力,此次征讨九天,一定要将他们永远消灭!”

    亚索说道:“这并不知道什么难事,而且我早有此心,朔兄就算不重托于我,我也会倾尽全力去做。”

    姬朔大喝一声“好”,又说道:“千年醉在此,你我再饮一坛,好为索兄饯行!”

    亚索应了一声“好”,便打开坛盖,与姬朔一同饮下。

    亚索离开太庙府后,出了酒关,途经画关之时,本想去万诗山中告别一下西门如雪,但又想到不能打扰了西门如雪来之不易的美妙生活,便只停留了片刻,便出了画关。

    路过欲关的天阙山时,又看见司空文武,亚索也未停留,出了欲关,再出金关,来时匆匆,离开之时亦是匆匆。

    金关之外,那九幽当馆的掌柜的,好像知道亚索今日便要出来一般,特在金关外等候着他。

    亚索也知道欠掌柜的两千金币,只好亲身又走了一趟深山之中,猎来一些灵兽,这才方可脱身。

    亚索出了九幽,望一望连绵起伏的通天山脉,心中也有些许感叹。

    亚索御剑而行,可瞬息千里,没飞多久,便能看见剑之大陆中的繁容之地……

    他,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