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亚索异界行之剑之大陆 孤身闯九幽。第十九章 逍遥君子

时间:2018-07-14作者:柠尔筱三

    几番宿醉,三人之豪言倾心相诉,司空文武下定了决心,为她守到点兵时,他便投军为将,血洒九天,便不与亚索和西门如雪一同上路,继续留在了天阙山。

    西门如雪则不同,他的心思是在心中伊人所在的地方,这个地方便是画关。

    画关之前还有两关,一为利关二为权关,此二关一是考验人之名利之心,二是考验人之权利之欲。

    你若能在利关中名利双收,便受会受尽人人敬仰之乐,人人视你为君子,人人听之畏之。

    权关亦是一样,通过一身剑功在此关中能谋得个好官位,小点的掌控一镇一村,永献荣华富贵,大点的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倾整个权关。

    可二关如色之欲望,若贪恋其中,则会深陷其中,轻一点修为减弱,重一点修为全失,落为凡人。

    越过天阙山,亚索和西门如雪先后途径利关和权关,虽未有过停留,但也一睹过这两关之风景,一路未停,朝画关而去。

    画关,关如其名,关内的一切如一副山水之画,像是那位高人一挥凌云笔,画下了一副连绵百里的画卷。

    青山绿水畔,细柳垂观湖,青石龙纹道,情侣共此处,言笑惹人恼,无奈山水间,天涯如咫尺,多少落寞人,一笔刻春秋。

    画中之景,也如上述所言那般样子,纵观六界风景无数,唯这画关之景让人痴醉。

    画关中竹亭居多,这里有的只有如画般的景色,没街市,更没商贾之声,这里很静,静的可以听见水下暗流之声,静的可以听见山间鸳鸯啼情之音。

    这里是可以让人静下心来的地方,而来这里的人大多是九幽帝室中的贵族,还有一些剑者和喜欢作诗的老者。

    一座竹亭下一张檀木茶几,一只画架,一位俊秀如雪的公子,他端起茶几上的上好茶水,细细品了一囗,又抬头看看画架后的山水。

    他身后跟着两位女子,看穿着打扮并不像奴婢之类,更像是他身边的护卫,二人之衫不同,一是碧青色之衫,二是碧绿色之衫,但皆为紧身之衫。

    而她二人前面的公子,则一身白衣,腰间坠玉,头带白冠,双臂皆有护腕,他眉似狐眉,肌肤如白雪般纯洁,一言一笑,让围观他的无论是男子还是女子皆是心中痴了三分。

    想来这位公子是那家所生,竟生的如此完美,莫说女子看了,有了倾慕之心,这男子看久了,也会把他看成一位美人而动心。

    他一手持画笔,在那画纸上画下了一双鸳鸯戏水图,看画如临其境,再添些颜色,便会活了一般。

    这位公子放下画笔,一手端茶一手品茶,说道:“岸上细柳观绿水,绿水羞涩如纹来,不知鸳鸯双双临,细柳绿水妒鸳鸯。”

    他身后的绿衫女子说道:“公子,好诗。”

    旁边的青衫女子也同意地点点头。

    围观的人夸不绝口,吸引来越来越多的人。

    又见这位公子取下已画好的画纸,又拿起笔毫,笔指瞄了一眼前面的风景,便动手画了起来,他的一笔一划没有细描动作,而是挥洒自如,大气如虹,毫不在意一不小心画错怎么办,完全靠意境去画。

    不一会,一副青山绿水接天的画完笔了,虽看似普通,但画中只脱出两个字,那就是“自在”,没有任何束缚之感,如亲临天际。

    这位公子是何许人也?看着十八前后年纪的人,竟有如此意境?

    当然,能来这画关中的人都不简单,可唯这位公子最为引人喜爱,他的名字也是画关中无人不知的,他在画关中有家阁楼,楼为两层,为绿竹所建,楼的名字更引人向往,名为“青凉闲居”。

    青,有绿水青山之意,凉,有凉爽,清静之意,可谓是正中画关之景,画关之意。

    逢人路过,必要请教一二,请教之人诸多,有剑仙,有诗仙,有巧妙之术的人。

    何为巧妙之人?琴棋书画便是其中的妙字,喜剑者,向他讨教的自然是剑术,喜文者,向他讨教的自然是巧诗妙词,话说回来,这位公子年纪轻轻,竟是多才多艺,无所不能,又是模样清秀,惹人欢喜若人怜。

    可奇怪的是,向他请教剑术的人也占不了上风,比试文釆的更是不用多说,意境不是一个层次,琴棋之类是赏者居多,没几人敢与他一较高下。

    他有个名号为“逍遥君子”,逍遥是自在无束之意,君子是那仪表端庄,举止优雅,一言一笑,一扇一摇,令人敬尊。

    这里的人只知道他的名号,而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剑功高深莫测,不知道他师从何处,只知道他是画关中的逍遥君子,却不知道他的出生却是在剑之大陆。

    还有他麾下的两位女子,看似穿着普通,但也不难看出,两位女子是十足的美人坯子,若是加上些胭脂,恐怕要倾国倾城了。

    那碧青之衫的女子名为青风,碧绿之衫的女子名为若雨,青风若雨,有风有雨,二人做为随从,也有脱显文釆之意,更别说她们跟随的这位公子。

    这位逍遥君子每次出游画下的画,若放到商贾之地,那一张不值千金万金,也因如此,也引来不少商贩,花重金来买,不过,逍遥君子可看不上那花钱来买的人,但也有人诚心求画,他也应允许之。

    这一天,逍遥君子与两位随从回到了“青凉闲居”,将二楼竹窗打开,两位女子小心翼翼地抬来一张红木长琴,放至琴架上后,他修长的十指一抚,琴弦一动,高山流水之音尽来,百鸟来朝,蝴蝶万千。

    琴音止,逍遥君子走到窗前,看窗外的桃林,不知在想些什么,青风走来,轻声说道:“主人,又在想那个人了?”

    逍遥君子叹道:“想又如何,那个人的心里是不会有我位置的,这么久了,不知,那个人还好否。”

    桃林十里,花香似酒醉人,桃花漫天。

    亚索和西门如雪也是来到了画关,他听西门如雪说,他日思夜想的女子便在画关中的“青凉闲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