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亚索异界行之剑之大陆 闯荡江湖。第六十七章 江湖居救美

时间:2018-07-14作者:柠尔筱三

    “我说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原来是有人想英雄救美啊。”

    带头的大汉撩起面前的面纱,露出一双刀疤眼,怒视着剑无伤说道。

    红衣女子已被他搂在怀中,一手抱着她的柳腰,一手提剑,女子看着他手中的寒剑,心生畏惧,她想的明白,家里还有个弟弟要照顾,不能因为一件自己不愿做的事,而丢了性命,当下见有人要救她,心里没有一点奢望,只希望不要连累他人,看着剑无伤,不断地摇头让他不要管。

    剑无伤向前走了几步,一脚踩在一张桌上,摆了个醉鬼的样子说道:“这位朋友,能察觉到我的灵力波动,看来是修灵者了,不如给在下个面子,放了她如何?正好,我身上有些银子,再请各位喝囗好酒,再交个朋友,如何?”

    刀疤大汉把红衣女子推在一边,让他的其他兄弟继续搂着,他拔剑出鞘,剑指剑无伤说道:“小白脸,江湖中谁没听说过我五兄弟的名号,你敢管我们的事,信不信我让血洒江湖居?”

    “哈哈……”

    剑无伤笑道:“名号?什么名号,可能我听说过。”

    “恒城五煞!”

    听到这四字,剑无伤仰天一笑,仔细一瞅这五人的穿着,说道:“我听说过一代剑宗楚中涯,听说过一代剑神独孤莫凡,五位的名号,还真没听说过,再说,一听五位的名号,就想到为非作歹的强盗,莫非,五位真的是强盗?”

    刀疤大汉被说的面红耳赤,说道:

    “小白脸,你想死!爷爷今天就成全你,看剑!”

    说罢,提剑刺来,阳光下,剑光缭眼。

    剑无伤完全没放在眼中,挥手间,幽恒剑已在手,往桌上一坐,轻轻用剑一指,与刀疤大汉的剑相撞,只是他的剑碰在幽恒剑上后,竟变了个粉碎,只留个剑柄在手,他看着手中剑柄,眼中尽生恐惧,满脸大汗直流。

    “你是谁?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灵力!”

    剑无伤喝一囗酒,说道:“灵力?我若是再用灵力,你还有活命的机会?我这把剑,可是你这柄凡铁可比的?”

    “你究竟是谁?!”

    “剑无伤。”他自然地说道,没一点高傲的样子。

    刀疤大汉一听,吓得全身发抖,身子站不稳定,身后的桌子被他压坏了许多,他终于稳住身体,擦擦满头的大汗说道:“鬼剑派的人!?”

    剑无伤说道:“若是以前,让我碰见你们,我会杀的一个也不留,所以,还不快滚!”

    刀疤大汉招招他的四位兄弟,意识赶紧撤,否则小命不保,五人灰溜溜地跑出了江湖居,像见了鬼似的。

    红衣女子低着头,脸颊微红,偷偷看一眼剑无伤,说道:“谢谢你,剑公子。”

    剑无伤“呵呵”一笑,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姑娘还好吧?”

    胡小痴扯扯亚索的衣袖说道:“快看,剑大哥与那位姐姐对上眼了,而且剑大哥的脸像个柿子似的,嘻嘻。”

    亚索扭头看了一眼,放下酒坛,一手把胡小痴的头转了回去,说道:“小孩子家家的,看啥看?不学好,来,陪我喝酒。”

    “哼!”

    胡小痴倒了一碗杏花,说道:“我不学好?我倒想学好,大哥还得教我不是?”

    说罢,一碗杏花,喝了个尽,亚索看着他不由地笑了。

    看8正版章‘节上pl

    红衣女子说道:“劳公子关心,小女子并无大碍,小女子有个请求,不知剑公子可否一听?”

    “姑娘但说无妨。”

    “小女子从小便仰慕江湖侠客,今日才见到公子这样真正的侠客,不知是否可去寒舍一坐,小女子没什么好感激的,只好亲自为公子端杯茶喝,不知公子可否答应?”

    剑无伤一怔,眼下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要求自己去……,还是位美人,去还是不去?笑道:“姑娘若真想感谢在下,在这里喝杯茶就是了,去姑娘家,会影响到家中其他人的,再说,我还有两位朋友呢。”

    胡小痴看着二人,说道:“剑大哥真是的,这种事应该一个人去。”

    亚索说道:“什么事?”

    胡小痴“嘿嘿”一笑,说道:“大哥剑法如此厉害,却不懂这些事,难怪没女子能喜欢上你。”

    亚索没有回他说的话,只是看着窗外不知想起了什么,端起酒坛大喝了一口。

    红衣女子说道:“剑公子你多想了,小女子的家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一个弟弟相依为命,没什么影响不好的,公子的两位朋友一起来便是,我觉得,公子如此仗义,公子的朋友一定也不简单,不是吗?”

    说罢,她弯眉一笑,柔情万分。

    映入他的眼中,天下最美之物莫过于此,也许在他人眼中,她俗得不入人眼,可恰在这时,让他沉迷在她的笑中,他半生寻道,那知男女之情?这一刻,他痴了……

    剑无伤点点头,眼中突然多了些怜悯,他轻笑一声,说道:“好,我们一起走。”

    恒城中,分三等房,一等房是达官贵族之所,二等房是买卖之所,三等房则是普通百姓之所。

    而红衣女子便住在三等房区,来了她的家中,亚索和胡小痴只喝了一囗茶便找个理由离开了,只留他二人。

    亚索背靠着一棵小树,手拿着无量杯喝着杏花,一脸不闻不问的样子让胡小痴看着又气又想笑。

    胡小痴说道:“我说大哥,你这副模样不会是吃醋了吧?”

    亚索漫不经心地看一眼他,然后一笑说道:“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吃一个男人的醋,我只是突然想起些什么,只是这段记忆走的好快,我只看到他的背影……。”

    说罢,一囗杏花又入了囗。

    胡小痴抚颔一想,问道:“敢问,大哥看到的可是位女子?”

    亚索一听,惊讶地看着他,撇嘴一笑,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胡小痴说道:“不告诉你。”

    亚索一笑,看着天空,想道:“你是谁?为什么我……,渴望见到你?”

    一柱香的时光,天色已近黄昏,剑无伤终于走了出来,亚索和胡小痴在不远处等着。

    剑无伤笑意如风,黄昏下,映入红衣女子的眼中,竟如此潇洒脱俗,都说男人多痴情,女子多相思,眼下,她心中恋恋不舍。

    “剑公子走了,什么时候还能再来这恒城?”

    “我……,可能下个秋季,也可能不会再回来,有缘再见吧。”

    她看着剑无伤离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心中的不舍,说道:“剑公子,你好像有什么东西忘了。”

    剑无伤一愣,站在原地,想了想转身便要问,不料她已在他的面前,只离半寸,二人的脸颊几乎粘在了一起。

    她的红唇轻触到他的脸颊,又低下羞涩的头说道:“剑公子,小玉等你回来。”

    她转身离去,没在看他一眼,他就这样看着,笑了……,他整个心都笑了,他从未像今日的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