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亚索异界行之剑之大陆 闯荡江湖。第二十八章 完好无缺终有时

时间:2018-07-14作者:柠尔筱三

    亚索抱起吴轩微笑地说道:是亚索哥哥辜负了你,没有信守承诺,轩儿是不是很恨亚索哥哥?

    吴轩摇摇头,用小手揉揉亚索的眼睛,说道:亚索哥哥要坚强,不要为了轩儿一个人而伤心,亚索哥哥的心中更应关切天下人,轩儿说的对吗?

    亚索先是一愣,后是一笑,没想到仅仅数月未见,吴轩的话中,佊有些成人之意,他一点头,道:轩儿是男子汉,以后要像亚索哥哥一样,做一个大英雄!

    吴轩用力地点点头应了一声“嗯”!

    亚索这时拿出刚刚买到的一柄短剑,虽不是什么名剑,却是精致的很,其中也有些他注入的真灵之力炼化了此剑,一剑落地轻松劈开一丈巨石还是没问题的。

    )!9永*久免费看&小g说

    “这是送你的剑,看看称不称手。”

    吴轩接过短剑,拔剑出鞘,离开亚索的怀抱,在院的中心轻一抖剑,只是向地面一扫,无任何灵力征兆,竟突然硬生生将他脚下的一片地劈出一道一寸之宽,三尺之长的大裂缝,其中,生出滚滚火花和黑烟,方原百里,皆是突然一震,城中百姓,以为天灾,慌不择路!

    亚索与小柔皆是大惊!这一剑之力宛如神力!这剑虽被亚索用真灵之力炼化过,他也未曾想过会如此大力!小柔不知,她一来想这小小短剑是柄神兵不成?二来想这吴轩是有神力不成?

    小柔靠近亚索,贴近亚索耳旁说道:怎么回事?这孩童是有神力不成?还是你送他的剑,是一柄神兵?

    亚索说道:我只是用真灵之力炼化了此剑,虽有些威力,但也没想到有这么大!

    小柔陷入了深思之中,她知道,这一剑是一个普通孩童无法做到的, 剑中虽有力量,在一个只有八岁孩童手中若没有灵脉支撑,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他不是凡人!

    没想这吴轩是个孩童而不是她想象中的美丽女子,而感到一丝羞涩,却是为吴轩的神力吓的忘掉了一下,亚索何尝不是吃惊不已,他自己炼化过的剑又何尝不知威力几许呢?

    吴轩将剑举过头顶,小样子嘿嘿一笑,说道:这把剑,威力居然这么大,以后吴轩可以靠自己保护奶奶了。

    提起奶奶二字,亚索也是看向这位上了年纪的奶奶,她一身风尘之衫,总是挂着慈祥地笑,只是这一刻,她不应该为吴轩的这一举动而担心吗,竟没有一丝担忧之色,这与他第一次所见的奶奶宛若两人,他很快闪过这一丝疑虑,目光转向了吴轩。

    吴轩将剑收入剑鞘,来到亚索身旁说道:亚索哥哥送给轩儿的剑好厉害呀。

    亚索笑着抚摸抚摸他的小头,目光向身后的小柔扫了扫,说道:这是小柔姐姐。

    吴轩走过亚索身旁,来到小柔面前,嘻嘻一笑,说道:小柔姐姐。

    小柔一听,心中乐开了花,女人之心皆柔弱,何况听见吴轩酥酥的孩童之音呢。她双手搂起吴轩,在他脸蛋上吻了一处深深的粉色唇印,说道:姐姐以后就叫你小轩轩了。

    吴轩点点头应了声“嗯”。

    小柔说话之时,顺手催动体内灵脉与吴轩灵脉相连,她大吃一惊,他的体内别说什么灵脉,就连这力量也只是凡人之力,他又是如何使出神力的?

    奶奶走来,慈祥地一笑后,说道:你来了;亚索。

    亚索点了一下头,只是轻轻一笑。

    “这位姑娘是?”

    亚索急忙说道:对了,这是我师姐,她叫小柔。

    奶奶一笑,说道:快到屋中,我给你们下碗面吃,我啊,也就记得怎么做面了。

    吴轩拉拉亚索和小柔的衣衫,用力地点点头,说道:嗯嗯,奶奶做的面可好吃了。

    小柔温柔一笑,牵着吴轩的小手说道:走,我们进屋去吧。

    吴轩拉拉亚索的衣衫,却见他杵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问前面的小柔:小柔姐姐,亚索哥哥这是怎么了?

    小柔看了一眼亚索,扑哧一笑,顺意地一声:喂!

    亚索这才反应过来,看小柔和吴轩看着自己一脸惊讶,他仍然神态自然,只是问道吴轩:轩儿,亚索哥哥离开的日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吴轩摇摇头。

    亚索没有再问,只是想起刚刚奶奶说的那一句话,带着深深的悲哀和孤凉,仿佛像一种遗憾,一种遗言!

    他没有多想,他随小柔和吴轩进到屋中,奶奶早已准备好了三碗热面,这是一道普通的面,没有任何油迹和菜色,只是单纯的一碗面,虽然看上去无一点食欲,但却有一种扑鼻的香味,这种香,不是肉香,不是面香,不是菜香,是一种无味的香,闻入鼻中,感到的是人生的喜、怒、哀、乐和酸、甜、苦、辣。

    亚索和小柔轻一品入口中一小丝面,这一刻,二人就像进入另一个世界,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安逸的让人无法自拔。

    也在这时,亚索意识之中的剑魂“堕剑”突然苏醒,它喝道:这个老人来者不善,赶紧醒来,赶紧醒来,亚索!亚索!亚索!

    三声,一声大过一声,亚索猛然惊醒,他第一个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小柔和吴轩,他四处一看,小柔和吴轩已经睡在一张床上,仍然说道着一些美汁美味的梦话。

    亚索见她们二人无生命之忧后,后背的“苦心剑”铮的一声,划去布条,落至他的手中,寒光阵阵。

    这时他并未像对待敌人一般大喝杀气,他冷静一想,想到这老人若是想害自己性命,早在吃入面的那一刻便可大下杀手,又何必会等自己察觉后,又有拿剑的机会呢?

    想到这里,亚索重新收起苦心剑,向屋外走去,到了院中,他双手一拱,礼道:不知高人到来,还望恕晚悲无礼。

    刚刚说罢,亚索的身后忽来一阵风,他转身一看,被眼前女子之貌感到无比的吃惊,没有诱人的妖艳,没有丰膄之躯,一身白色的衣衫,衫裙上纹着一朵朵形状不一的花,无一点颜色,发落细肩,玉指交合,一副淑女之姿,额头一点红朱砂,更是美不胜收,宛若仙子。

    “你就是亚索?今日一见,果然不同于常人,我是“九灵宫”七大护法之一,你可以称我为“空”,也可以称我为“小七”。”

    九灵宫之处,亚索不为所知,他只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曾见过的奶奶不是这样子的,他依然知道那一天夜里吴轩被黑衣人劫走后,奶奶的那种来自内心的担心是真正亲情之痛,而她虽然慈祥柔和,但太过虚假,要知道骨肉之情是无法代替的。

    “我不想知道什么是九灵宫,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子,我只想知道;你把老奶奶怎么样了!”

    亚索的话中有一丝怒意,若不是面前是一位女子,他早已拔剑上向了。

    小七说道:早听说亚索重情重义,果然如此;你莫急,听我慢慢道来。

    “人类的寿命本是有限的,更何况是一个凡人,老人无修灵之躯,早到了花甲之年,三日之前,我路过轩儿家儿,正好有点口渴,便想讨碗水喝,没想到的是;看到了悲哀的一幕,老人孤独躺在床上任轩儿如何呼唤却不见醒来,我想告诉轩儿,其实其实”

    亚索握紧了双拳,指甲插入手心之中,鲜血点点而下

    “轩儿不知几日没有进食,那时他已拔饿晕了过去,为了他醒来能再见到奶奶,我也只能暂且变成老人的模样,一来是为了陪轩儿,二来是为了见你。”

    “见我?见我作甚,我们并不相识。”

    “想来你是见证过那场决斗了,他们的力量早已超越灵力,挥剑之间便阻山断河,这便是超凡入圣的力量,灭圣三使虽然消失不见,不知下一次超凡入圣之人会不会再见到更可怕的九天禁咒!我见你的目的很简单,我只是想替我家姐姐告诉你,你身中的紫色盒子是“九尾妖盒”,其中有一柄剑为“妖灵剑”,你现在的修为已能掌握,这可是姐姐送你的礼物,虽然你失忆未能想起,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想起她,希望到那时候;别忘了说一声谢谢。”

    亚索的说道:她们二人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小七微微一笑,看看空中之月,说道:天亮,天亮时分,就像你答应轩儿一样,还好;他还是孩童,睡过这一觉,也就忘掉了;你师姐的样子不输我半分,我看她有喜欢你的意思,不知你对她如何。”

    亚索默不作声,只是看着月光说道:浪迹天涯,只为寻回那一抹记忆,可;有时候人就像这月亮,完好无缺时终短,留下的只是伤残之处。

    小七也看看月光,心中暗道:不知那个酒鬼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亚索心中闪过一丝疑惑,问道:吴轩的力量来自何处?那柄短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你可知道为何?

    小七说道:那是一种未知的力量,我也无法洞察,他不是凡人,不知来自何处,他没有灵脉,却能使出如此大力,也许,他不属于人间界!时间会证明一切。天亮之后,你带轩儿离开,将他带去灵剑国“流月,洞”中,里面有两位自称酒圣和情圣的老家伙,吴轩做他们二人的徒弟,十年之后,我想;三界之中将出现一位傲世奇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