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亚索异界行之剑之大陆 暮昭峰。第二十七章 离开暮昭峰

时间:2018-07-14作者:柠尔筱三

     : : : :  “喂,听说了吗?最近血剑派中出了一名天纵奇才,可谓是名扬整个血剑派啊。最新最快更新”

     : : : :  一家饭店之中,四个衣着简单的剑客在讨论着什么。

     : : : :  “可不是嘛,我们虽无门无派,但也听说过这血剑派中有三大险地,千百年来,凡是踏进这三大险地者,无一人能活着出来。”

     : : : :  “你说这血剑派也真是奇怪,高手层岀不群,现在又出来个天纵奇才,恐怕不用多长时间,这江湖中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 : : :  “让你们知道这人的名子吗?”

     : : : :  “说到这个人的名字也是怪的很,纵观整个大陆所有姓氏,也没有姓“亚”的啊。

     : : : :  “喂,别卖关子了,到底叫什么?”

     : : : :  “好像叫什么,什么亚索?”

     : : : :  这时,他们的后面走来一女子,身穿紫色红带袍,腰挂一条银色铃铛,长发及腰,头带桃花三瓣簪,每走一步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手拿一柄雪花剑,这四名剑客才刚说完,她的剑往这四人中央一放,道:把你们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 : : :  四人一看,竟是个美丽女子,说话甚是甜,一人便动了色心,一脸色相地说道:姑娘长得还真是让哥哥心痒痒啊,告诉你可以,只是你要让我们一人摸一下.....,是不是啊兄弟们啊。

     : : : :  这人一喧,另外三人也有了色心,大笑起来。

     : : : :  店里的老板在一旁看着,摇头叹气,无奈又一女子要被这群畜生给糟蹋了。

     : : : :  紫色女子呵呵一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 : : :  说罢,放在桌上的雪花剑不知何时出了鞘,剑光闪八方,就那样三七二十一剑,只见这四人还没有出剑的机会,便被这女子用剑削去了半身衣裳。

     : : : :  店里的老板一见,笑口一开,点了两下头。

     : : : :  紫衣女子剑锋一指,寒光阵阵,把这四人吓得把剑都丢在了地上,她说道:快说。

     : : : :  四人其中一个人仔仔细细地又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这才放了他们,收了剑刃向南而去。

     : : : :  四人被女子整得狼狈不堪,捡起自己的剑,一人又说道:这不是雪剑术吗?

     : : : :  “唉,都怪你,不是什么女子都能让我们调戏的。”

     : : : :  “哎,哎,哎,快看,前面又来一女子,看样子毫不输给刚才的女子。”

     : : : :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你没看人家手中拿着剑吗?你要找死,我们可不陪你。”

     : : : :  一女子至北而来,身着白衣袍,腰缠白丝挂青玉佩,细发过肩,一支雪花白玉簪在发中,细眉丹凤眼下有俊鼻,薄薄朱唇有巧颔,一身白衣的她又拿一柄白玉剑,简直就是仙女在世,不染凡尘。

     : : : :  女子见那四个男子衣衫不整地跑出了饭店,也没有看第二眼,到了店中,唤小二来一杯茶,又问道:小二,刚才发生什么了?是否能告知一二。

     : : : :  小二样子瘦小又矮,吱吱唔唔地也不说一句话。

     : : : :  女子一笑,知道了小二的意思,袖中多了几两银子放在了桌上,道:说吧,只要不是废话,这银子就是你的了。

     : : : :  小二应了一声“哎”好类,刚才有四个男子不知在这里说什么血剑派中出了一位天纵奇才,说着说着有一位身穿紫衣的姑娘便来问这四人,四人不仅不相告,还想着占那位姑娘的便宜,姑娘一怒,也没要他们性命,便轻轻教训了这四人一下,得了消息,便走了。

     : : : :  女子点点头,道:那你知道那天纵奇才的名字吗?

     : : : :  小二又不说话了,如刚才那般,像是得了什么病一样。

     : : : :  女子轻轻喝了一口茶,又放桌上几两银子,说道:说吧。

     : : : :  小二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好...像,叫什么亚...

     : : : :  女子突然放下茶杯,道:亚索?

     : : : :  小二道:对,对,对,就叫亚索。

     : : : :  女子身子突然没了人影子,也不知道去了那里。

     : : : :  小二拿起桌上的银子说道:什么天纵奇才,有钱才是奇才。

     : : : :  暮昭峰。练剑堂中。

     : : : :  无名高高在上,虽有一头白发,但面目却比年轻人都要年轻上几分,这是亚索回来的第二天,也是刚拂晓不久,亚索接到了无名的传话,来到了这练剑堂之中。

     : : : :  在这里不只只有亚索,还有南宫燕云,楚明月和寒刃三人。

     : : : :  四人拜过了师傅,站在了一起,似乎在等待着无名说些什么。

     : : : :  无名突然说道:亚索。

     : : : :  亚索低下头说道:师傅,亚索在。

     : : : :  无名说道:你没有让我失望,我也没有看错人,这三大险地千百年来只有三人活着出来,便是三大学院的三位长老,我自认为,血剑派三百年才能再次出现这样的人,没想到被你打破了,可喜可贺啊。

    mf更z新最y快”n上¤酷t匠/e网:

     : : : :  亚索道:徒弟不才,全靠师傅的指导,不然没有今天的我。

     : : : :  无名道:你莫要谦虚,我只授你一些普通的聚灵之术,剑术还是你小柔师姐教你的,你有今天全靠自己。听说你们四人结为了异姓兄弟,不错不错,果然是英雄惜英雄,英雄岀少年啊。

     : : : :  四人齐声说道:多谢师傅夸奖。

     : : : :  咳咳,无名咳嗽了两声,道:我血剑派之所以高手层出不群,其主要原因便是每年的术法大赛中选中的弟子,他们都是强者,是弟子中的佼佼者,他们会下峰去江湖中历练,虽也有没有回来的,但回来的便如你们萧师兄和何师兄一样的强者,所以你们四人也要下峰去历练,虽然你们是兄弟,但却不能走一条路,我的话,你们可明白?

     : : : :  四人齐声说道:徒儿明白。

     : : : :  无名站起身来,笑道:好!你们即日便可下峰,为师等你们以强者的姿态归来,走吧。

     : : : :  四人离去。

     : : : :  无名看着四人的身影,叹了一口气,道:这一条江湖路,可磨炼你们的性格和心志,你们若能都活着回来,我“血滴子”又后继有人了,可我又要等上两年了,不妨不妨,一千年都过来了。

     : : : :  亚索回到后峰,小柔已等了好久,见他归来迫不及待地问道:师傅都给你说什么了?

     : : : :  亚索打了个哈欠,说道:走了。

     : : : :  小柔一愣,道:走什么啊?

     : : : :  只见亚索已经拿上了自己的剑,又用布裹起了自己以前的衣服,向外走去,道:师傅让我下峰历练,我走了。

     : : : :  小柔一嘟嘴,道:你难道不带上我?

     : : : :  小妖丽影跳上亚索的肩膀,嘻嘻地说道:亚索哥哥可别忘了小影哦。

     : : : :  亚索停下脚步,道:师傅没说让你下峰啊,外面多危险啊,师姐还是待在这里吧,你看这里风景多好啊。

     : : : :  亚索的话让小柔一撇白眼,暗道:真是一个榆木呆子,人家都这样说了,还不明白,算了,我一人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呢。又道:喂!亚索你等等我。

     : : : :  暮昭峰下。一片竹林中。

     : : : :  一人是亚索,一人是小柔,其它三人便是南宫燕云,楚明月和寒刃三人。

     : : : :  三人竟没看亚索几眼,所有的目光都盯着小柔看,而小柔却盯着亚索看。

     : : : :  咳,咳!

     : : : :  亚索咳嗽了两声,见三人恢复了样子,这才说道:三位兄弟,不知这一次分别,何时才能相见,不知三位兄弟要去往何处。

     : : : :  楚明月道:早听说纵横剑派剑术变幻万化,我早想领略一二,这次当要去纵横二剑国闯他一闯。

     : : : :  南宫燕云道:我想去月剑国闯闯,听说他们的剑术随月势变迁,来似强弱,如此奇怪,怎能不去领教领教。

     : : : :  寒刃道:我想去雪剑国看看雪城下的雪,听说那里的雪和其它的地方都不一样,我想去看看,顺便看一看雪剑术,对了,大哥你呢?

     : : : :  “对啊,大哥你呢?“

     : : : :  “对啊,大哥你去哪?”

     : : : :  楚明月与南宫燕云紧接着说道。

     : : : :  亚索道:江湖,江湖又有多大呢?走到那算那吧。

     : : : :  三人相互看了一样,寒刃说道:不愧是我们的大哥,目光就是比我们高,我们只是走一个地方,而大哥却是走江湖。

     : : : :  楚明月与南宫燕云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 : : :  亚索道:话不多说,我们兄弟虽然分开,但我不会忘记我们的誓言,以后虽不能肝胆相照,但我们心中都有彼此,便不会孤单,兄弟们,保重!

     : : : :  三人一起拱手礼道:保重!又转过身对一旁的小柔说道:嫂子保重!

     : : : :  亚索一愣,道:喂!你们搞错了。

     : : : :  只见三人已没了踪影。

     : : : :  小柔温柔地一笑,扯了扯亚索的衣袖,道:刚才他们说的,我都听...

     : : : :  还没有说完,只见亚索已走了百步,百步之外他喊道:喂!快点。

     : : : :  小柔叹了一口气,追了上去。

     : : : :  男儿一生几春秋,

     : : : :  应当志在四方外。

     : : : :  江湖虽大心更大,

     : : : :  且不坦荡走一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