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亚索异界行之剑之大陆 雪国恩仇录。第八十三章 命不由天

时间:2018-11-16作者:柠尔筱三

    也许这是亚索最大的弱点,对朋友太过于相信,以至于受了最疼的伤……

    三剑穿心,真正的痛是他不相信,不相信梦是真的……

    还是,这一切本来就是梦?

    只是没有醒来而已……

    可这份痛好真实……

    甚至想念他的人也感觉到了这份痛……

    听风不见雨中,“小灵儿”忽来浅浅心痛,眼泪竟是不控自流,她拿出“九灵盒”,说道:“小盒子,为何灵儿忽来莫名心痛……”

    盒中的“东道帝君”心中也有不祥预感,他想道:“索兄……希望这份预感不是真的……”

    此时的亚索不相信命,他只相信自己,他始终相信自己的朋友,不相信的只有那一场梦。

    从千丈高的天穹跌落,血染如画,亚索先将伤口血脉暂封,想要运功站稳身体时,无奈身中之伤太过严重,运功驱动灵力之时,伤口再开。

    直到落地瞬间,借助手中“红坤”之力,勉强站稳了身体,却止不住伤势袭身,血流不止,再想使用剑功时,伤势已让他有心无力,他只能以剑扶身,他依然一笑,难不成真的要葬身此地?

    媸媚妖骨,情婪女主,皇甫无涯三人落身在地,向亚索一瞬一闪而来。

    媸媚妖骨来到亚索面前,玉指一伸,挑起他的颔头,像是调戏一般说道:“风灵子,被人暗算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如同刀铰?在强的人,也有他的弱点,你相信人的性子,即是你优点也是你的弱点,还有什么遗言吗?媸媚给你这个机会。”

    说罢,收手入袖,轻蔑地看了亚索一眼。

    亚索只是扬唇一笑,一言不发,却是一剑挑出,直取媸媚首级,不料剑锋未到,被赶来的皇甫无涯一掌击退,伤势也是愈加严重。

    亚索再次呕出一口淤血,心脏受挫,凡人活不过片刻,而他早已是仙躯,不好的是,刺进的三剑乃是上品仙兵,对仙躯的损伤程度也是致命的威胁!

    皇甫无涯冷笑一声,说道:“即是没有遗言,还是早点杀掉才好。”

    媸媚妖骨轻微点头,示意可以。

    情婪女主唏嘘地摇摇头,一世高手就要陨落了。

    皇甫无涯御来“六面玲珑剑”入手,剑锋一扫,露出了他久违一刻的笑容,那就是杀掉对自己盟主之位有威胁的亚索。

    皇甫无涯一步步接近亚索,预示着死亡也步步接近。

    这一刻亚索明白,一个人无论如何置身事外,在乱世之中,终有一天会惹来杀身之祸,因为你在别人眼中,是不容你存在的。

    亚索从来没准备过死亡二字,就像他行世的语录:“我命由吾不由天”一样,他的意志早已超越了自身原有之意志。

    亚索紧握“红坤”,深知命危之刻,已做好极破真元的准备,即是极破,就意味着死亡或者入魔!

    皇甫无涯抬手举剑,欲一剑斩下亚索的首级。

    亚索这时微抬左手,欲一指点通真元秘穴,让真元极破!

    二人想法快要落下时,一柄极快紫剑划破长空而来,如流星如一抺紫虹,皇甫无涯目转间,紫剑已到眼前,不得不先停下对亚索的杀机,抵御逼命飞剑。

    紫剑势如洪,皇甫无涯未尽全力,被击退于十步之外,紫剑落地,惊起无边剑浪,向媸媚三人横扫而去,三人将剑浪击散后,才知道是佯攻之招,亚索已被人救走。

    何人救了亚索?

    梦倾池。

    他背着亚索,御剑而行,身体竟是不由地颤抖起来,不知为何。

    亚索微弱地一笑,说道:“我很重吗?”

    梦倾池哼道:“为何一声不吭的离开?说好的一起面对呢?莫非那杯酒是假的?”

    亚索轻轻摇头,说道:“不是,对不起,是我大意了,不该孤身前往。”

    梦倾池又哼道:“你死不了吧?若是要死,说一声,我带你去喝最后一杯醉梦江湖。”

    亚索笑着说道:“放心吧,救世主没那么容易死。”

    梦倾池又是哼道:“死不了就好。”

    只是这时,他的身体不再抖了,而是淡淡地笑了……

    是在担心他吗?还是除了他,再无知己可寻?

    还是不想身边重要之人再次离去,而再次无能力?

    对于梦倾池来说,当他将自己的名字刻在灵位上,放入道义庄“英烈堂”的那一刻,便已立下死志,只要他尚有一口气在,就绝不允许身边战友死去。

    另外一方,皇甫无涯见亚索被人所救,本想追下去,他以为亚索会回到道义庄,但媸媚和情婪则认为不会回去,而放弃了再次追杀。

    当三人走后,皇甫无涯解除了西门如雪三人的控制,三人看着手中沾满鲜血的剑锋,不知为何,竟有一丝伤心。

    再寻亚索之时,除了一些血迹外,在无人或物,三人迷惘,恍惚间,脑海中竟是闪过一副景象,景象中的自己刺中了一人,只是那个人却是看之不清。

    三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们差一点杀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为寻亚索,解开真相,三人只能暂行江湖。

    而如媸媚妖骨三人所想,梦倾池并未带着亚索回到道义庄,而是来到一处绝对安全之地“冰天之塔”!

    冰天之塔下,梦倾池传声于塔中,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塔中的“玉箫子”看着塔下的他,想起了当年的斩魔之战,而后打开了塔门。

    玉箫子见梦倾池脸色匆匆,也是明白他带来的人受了不小的伤,他将“寒元室”打开,让梦倾池在这里为亚索疗伤。

    说是这寒元室是温弱之冰所建,再加上他在室开拓的“灵境”,可吸收天地灵气与温弱之冰相结合,让寒元室即是修炼的好地方,亦是疗伤之圣地。

    玉箫子目光如圣人,他也是一眼看出亚索的一身独特资质和剑功,也是问道:“他是?!”

    梦倾池一边输入灵力为亚索修复心脏之伤一边回答道:“风灵子。”

    简单而又普通的三字,竟是让玉箫子为之一惊。说道:“听我那徒儿无缺说过,他们曾在葬神峰遇见一位神秘剑者,他一人逼退众邪,自称为风灵子,果真是他?”

    梦倾池点点头,准备细说原委时,亚索微微一笑开口说了话。

    “多谢夸奖,玉箫子的名声也早有所闻,风灵子也想过有朝一日登门拜访,只是没想到,却是这般模样相见,实在可笑。”

    玉箫子摸摸胡须笑道:“玉箫子却认为,这样才显英雄本色嘛。”

    亚索本想放声一笑,却感应伤口愈裂,咬牙忍痛。

    玉箫子笑着说道:“莫笑莫笑,怪老夫了怪老夫了。”

    他也是老脸一红。

    亚索轻笑道:“玉箫兄,不怪你,要怪只能怪那皇甫无涯!”

    玉箫子一听皇甫无涯四字,脸色一变,说道:“他对你有了杀心,那他只有一个目的,他怕你夺了他的盟主位,我与人皇经斩魔之战后,实力大不如前,已对他造不成威胁,看来,风灵兄不仅是他的对手,还有可能远超于他。”

    亚索说道:“你可听闻过玄乙真人?”

    本是亚索一直敬仰的玄乙真人,此时,他不得不把怀疑的目光盯上了他。

    玉萧子说道:“传闻江湖上有一门派,名为洞虚,掌门人便自称为玄乙真人,但他并未在江湖上出现过,莫说派中弟子了,据说是隐于深山之中,不闻世事。”

    亚索说道:“我的三位朋友,便是他门下的弟子,当他们在雪国出现,我便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随后,三位朋友突然的变化,没有防备的我,身中三剑而重创,但我知道,我的朋友不会背叛于我,他们一定是受到了他人的控制,而能控制他们的人,也许唯有他们的师父玄乙真人了,我朋友的到来,像是一人早就计划好一般,我朋友的出现,转瞬之间,竟变为帮助他们的杀人之剑,我在想,三人中一定有一人便是玄乙真人,其中两个妖物大无可能,那也只有他了。”

    玉箫子也是边听边思索着,听罢说道:“你的意思是,皇甫无涯便是玄乙真人?”

    亚索说道:“暂时只是猜测,这场战斗,有太多的悬疑之处,他们背后的人,很可能早就计划好了一切,并掌控在了手中,但他真正的目的却不知为何。”

    玉箫子说道:“皇甫无涯为夺剑盟之主,不知杀掉了多少人,江湖上有太多的不服,雪城与冰天之塔虽为剑盟一员,但对他无理的盟主之令也是拒之门外,为此他很有可能勾结邪恶势力报复我们二派,只是不知,他勾结的邪,为何种程度的邪,若是荒古鬼谷还好,若是……”

    亚索说道:“若是雪国外的势力,那将关系到整个雪国的安危!”

    梦倾池这时说道:“斩魔之战已过两千年,曾经的邪力也已出现,那御尸成军的人,则是拥有邪力之一的人,另外与他一战的两个妖物也皆拥有邪力的人,那又是何人赐于他们邪力的呢?”

    梦倾池的一句话,让亚索与玉箫陷入深思之中……

    何人?

    鬼谷大军压境的雪城,身陷邪阵的战无端后慕容月又该如何力挽狂澜,克服危险呢?

    请看下章分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