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亚索异界行之剑之大陆 雪国恩仇录。第七十一章 天外之境

时间:2018-10-21作者:柠尔筱三

    酒对于亚索来说,胜过剑的存在,他却没真正醉过,也许是行惯了江湖,对万事有所警惕,不敢过度去饮,三十年过去了,他似乎忘记了宿醉为何。

    这一天,道义庄内,亚索与梦倾池醉倒在楼顶之上,那月光寒凉,寒不透二人的烈心,寒不透二人最安稳的梦乡。

    梦倾池的梦中与十一剑者再聚这庄中,熟悉的脸旁,可爱的样子,他们把酒问青天,意气风发,好不潇洒。

    十一剑者一个个呼唤着他的名字,一切还是以前,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而后,他看见他们离开道义庄,未等他跟上,他伸手想去抓住这一切,他流着泪,梦中越来越模糊,只到看不到离开的人。

    亚索则是梦到了自己,在一处青山之上,他到自己抚笛伴青风,却是没了白发,竟是他最初的样子,他站在青山下,摸出笛子,吹着与自己一样的笛声。

    青山上的他停下笛声,对着他一笑,一跃而下,来到他面前,上下打量了一般,而后大笑一声,摘下酒器,饮下了一口酒,说道:“你竟是白了发,该怎么说你呢,你个浪荡子,为何要去问情为何物?”

    亚索一笑,说道:“不去经历千难万阻,不去尝尽酸甜苦辣,怎会领悟人生真谛?你若不被人陷害,怎会知道人性险恶,非一剑可及。”

    “对,你说的对,但你可问过自己,你的初心可还在?这个世界的名利与功名侵蚀了你,你变了,你变的自私自利,不像以前,剑过之处,即是侠道不止。”

    亚索摇摇头,苦笑道:“而非我变了,只是这个世界变了,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改变不了世界,所以,你只能去适应,而后你发现,世界如丛林,只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那一刻起,你为保护自己,保护身边的人,你选择了强大二字,即选择了强大,初心只能暂时放下,但初心不曾放下。”

    “你是强大了,可你身边的人,你并没有保护好,甚至有些人还为你牺牲了。”

    亚索说道:“这些遗憾,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直到自己命归无间的那一刻。”

    “罢了,罢了,我期待你的前路坦途,风会与你并肩作战的。好了,天亮了,我们也该醒了,毕竟有许多事需要我们。”

    亚索看着梦中远去的自己,再眨眼间,已回到现实。

    亚索起身,只见身边的梦倾池已不在身旁,他将目光看向了庄的深处,让他感到灵气无穷的地方,而后下身进入其中。

    灵池内,战无端和慕容月站在梦倾池再旁,只见他正往“聚灵之阵”中贯着自己的真灵之力,灵池中的人已有了康复的迹象。

    亚索不忍,运行真灵,随他共贯灵阵,仅仅冰山一角,聚灵之阵便无法承受,梦倾池收回真见,却见亚索站在身后咧嘴一笑。

    “你……!不可!我怎能让你用真灵!”

    梦倾池担忧地说道。

    亚索收会真灵,不在乎地说道:“倾池兄当年斩魔一战,真灵几乎用尽,风灵子可不希望你早早离开人世,这一点真灵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的。”

    梦倾池瞅了亚索一眼,冷哼一声,说道:“虽是如此,你也不应该,我与你非亲非故,你又何必帮我?”

    亚索笑叹一声,说道:“虽是非亲非故,但你梦倾池是风灵子的朋友,我又怎能眼看着呢?”

    一声朋友,梦倾池等了太久,这一等便是两千年,曾经的人不复返,如今的人已让他感动。

    他没有显露于言表,只是心中触动,他冷冷地说道:“好了,下次不许这样了。”

    亚索乖巧地点点头,故意答应了他,很显然,下次他还会这样做。

    一旁的慕容月看着两位前辈互相关心,也是低头偷笑,不知道的是,亚索和梦倾池虽然模样是二十岁的样子,但实则二人早已是苍老之龄。

    战无端这时说道:“是晚辈无能,让前辈耗损真灵了。”

    亚索一看战无端,想来是,战无端虽为鬼谷之人,但本性始终未脱离善字,也算得上一个侠士。这灵识一观,也是知道他身体的状况。

    随后,亚索对战无端说道:“你无须自责,你体内之伤未复,又在抵挡炼尸中受伤,莫说让你使用真灵,以你的修为,这聚灵阵是碰也碰不得的,如染无天所说,你是该好好修炼了。”

    一席话下,战无端甘愿受教,对于面前的亚索,是他望而不可及的存在,葬神峰一战,他亲眼见到亚索所展剑功,无不叹服。

    慕容月眼中的亚索,侠义与正义的化身,宛如她心中的人皇和仙神,都是神话般的存在,在她心底,仰慕二字却是如泰山般遥不可及。

    这一天,亚索亲自在道义庄内指教战无端和慕容月剑功之术,梦倾池独坐“醉梦江湖”上看着一切,看着看着竟是暖暖地笑了。

    另外,恨无缺与孤无泪身入“天外之境”为寻上品寒玉,竟遇“天外剑灵”阻拦,说是若想得寒玉,需寻玉者亲自入天外剑灵之阵,不然是只能无功而返。

    孤无泪无法相助,恨无缺只好孤身进入,手无神兵,不知如何破阵取玉,阵中如宇宙,无数剑灵如星辰,不可触及,他行走在无形的虚空大道上,忽然前方灵光乍现,一副百丈之躯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人一身白袍,手持拂尘,白发和白胡须,如一位久远了万古的老人。

    老人视恨天缺如蝼蚁,拂尘一挥,只见境中无数剑灵扑面杀来,恨天缺情急之下,习惯性的想捻诀御剑而出,还未捻诀,已想起自己的剑早断为两半,见剑灵杀来,只好凭身法躲避,靠掌中剑气击散近身剑灵。

    只见剑灵越聚越多,像是无穷无尽,恨天缺也是步步为营,后退不止,再看身后,再退几步便是出了天外之境,一时间,他明白了老人的用意,想来是想将自己逼出天外之境,这也意味着自己的失败。

    恨无缺明白之后,快要杀至的剑灵将他内心的潜能给逼了出来,随即,他右手并食指和中指,竟是化一道剑灵而出,剑灵的形状正是断裂的“寒天尺”!

    寒天剑剑灵出,恨无缺势气如虹,凭借飘逸身法,双指间剑灵借道,很快临近了那位百丈的白须老人,直至一剑穿身而过,百丈老人消失了,原来,他只是幻像。

    正当恨无缺迷惑之时,不知何处传来白须老人慈祥的声音……

    “没有剑在手,你也一样能过克服困难,你可明白?”

    恨无缺说道:“晚辈明白,剑者失了剑并不可怕,怕的是失去一个剑者重要的剑心,多谢前辈指教。”

    白须老人哈哈一笑,说道:“不用谢,这一切只是你师尊早就安排好的,他当年拿走上品寒玉时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也留在了这里仅剩的一点,也是你的剑最需要的一点,有了这一点寒玉的加身的剑,才是真正完美的剑。”

    话落,虚空中出现了一块拳头大的寒玉。

    “你拿走吧,也带给你师尊一句话,就说天劫将临,不行就来老夫这里修养修养。”

    话尽,人无。

    恨无缺拿着寒玉出了天外之境,与孤无泪前往了鹿城中“天兵神将”,一路上,恨无缺一直再想白须老人口中的天劫为何,想不通,还是决定回到冰天之塔后,再问师尊。

    天劫为何?恨无缺自然不知,玉箫子也早就望着“天外之境”的方向叹息其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