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最强狂兵混都市 第1149章 最毒妇人心

时间:2018-07-14作者:辰鹏

    面对余飞的好奇质问,断刀沉默片刻后抬起头来,尴尬的笑了下。

    “那个……,老大,我要是说当时被她的恳求所感动,一时心软,就答应帮她保密了,你信不信?”

    他这倒是反问起余飞来了。

    “额?”侯立杰和李光都是一愣,随即侯立杰撇撇嘴:“信你妹啊,你们这种跟景国浩混的人,谁特么不是心狠手辣,会被感动?会心软?哼,我呸。李光,你信不?”、

    他是深刻领教过景国浩手下以及他本人狠辣的,相信这样的人会被感动,会心软,反正他不信。

    李光摇头:“我不信。”

    “看见没,我们都不信,飞哥就更不信了。”侯立杰哼道。

    “我信。”余飞吐出两个字。

    “嘎。”侯立杰脸火辣的疼,这是被飞哥当场打脸的节奏:“飞哥,你咋能相信呢,他们这种人……。”

    “立杰,这不重要,没必要追究这事。”对不重要的事,余飞懒得浪费时间。

    “谢谢老大,谢谢飞哥。”断刀感激地道,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感激,没想到余飞真信他,而且是果断的相信,都不带迟疑的。

    “不用客气,先跟我说说当初景国浩这位妻子是怎么失散的?”余飞继续问。

    “好的飞哥。”断刀急忙接话:“大概是二十七年前吧,当时他那个失散的儿子刚好三岁,小名叫虎儿。”

    “那时候,景国浩还是一年轻小伙,在社会上打拼也有了一定的势力。在他的势力中,有一个最得力的助手叫吕忠,他的这位妻子就是吕忠的妹妹。”

    提到“吕忠”,余飞再熟悉不过,正是景国浩曾经最信任的人阿忠。

    “这么说,阿忠应该是景国浩的大舅哥了。”余飞接了一句,接着叹息道:“可悲可叹啊,吕忠这位大舅哥,为了景国浩鞠躬尽瘁,结果却是被景国浩烧得只剩下半具焦尸。”

    “麻的。”侯立杰恨恨地骂出一句:“还以为景国浩只对我们这些外人狠呢,对自己人也特么够狠够毒,一旦没用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你们说得没错,这就是景国浩。”断刀苦笑道:“飞哥,知道我为什么投诚您了吧,就是因为现在我是废人了,如果我不跟您的话,下场就是第二个吕忠,所以我是诚心投诚的,请您相信我。”

    “毛,反正我觉得有待考察。”侯立杰撇嘴道。余飞淡笑了下:“断刀,这不重要,要我们相信你,是做出来的,而不是说出来的,只要你踏踏实实地跟着我们做事,大家就当你是兄弟,别说你是个废人,就算你是植物人,我们都会尽心尽力地照顾你的

    余生。”

    “飞哥说得对,这就是兄弟。”阿发开车都不闲着,插话吼了一句。

    断刀顿了下,重重点头:“好,飞哥,各位兄弟,你们就看我表现吧。”

    “少说那么多废话,你现在要表现的是,赶紧把后面的故事说完。”阿发催促道。

    “好的好的。”断刀继续:“二十七前的一天,仇家突然杀上门。对方蓄谋已久,而且人多势众。景国浩不敌,被孽得很惨,手下的兄弟几乎死伤殆尽。”

    “幸好,他在阿忠和几个过命的兄弟们保护下杀出重围逃了出去,儿子和老婆落在了仇家的手里。”

    “那一战后,他本已成为丧家之犬,可以说是无力回天,可谁知道他幸运地获得一个贵人相助,重新杀了回来,看老婆被人轮歼而死,儿子不见了。”

    “哪一晚,愤怒的他犹如一条嗜血的狼,为了给老婆报仇,为了逼他们说出儿子的下落,他连杀十二人,杀得血流成河,杀得他自己都变成一个血人。”

    “可惜,那一晚他杀再多的人也毫无意义,老婆死了,儿子也找不到了。至此,一家人就这么散了。”

    故事说到这里,侯立杰几人都有些懵逼。

    “哎,我说断刀,你刚才说什么?既然他老婆被人给轮死了,那怎么又在这里成为出家的师太了,她从坟里爬出来跑这里出家的啊?”

    “对啊,你编故事呢,就算编也得编一个合理的故事吧。”

    几个人嚷嚷起来,只有余飞不作声。听着几人的嚷嚷,断刀苦笑道:“不瞒你们说,当时我见到静心师太,也不相信是真的,她本人也否认,可我拿着景国浩给我的相片仔细核对了好几遍,后来经过进一步细查和核实,这才终于揭破她的身份

    ,知道了这个秘密。”

    “身为景国浩身边的女人,她也学会了一些求生的本领,她很清楚,身为社会大哥的女人,一旦大哥失势,落在仇家的手里绝对是要被轮死。”

    “所以她早就秘密物色了一个和自己长相相似的女人,经过一些整容手术后,基本上和她本人相差无几。这件事为了保密和关键时刻用得上,他连身边最亲近的人景国浩都没说。”

    “这一手她还真的准备对了,那晚上被袭击的时候,就是这个女人穿上她的衣服代她受辱,被人轮死,而她本人则经过化妆后,带着孩子趁乱侥幸逃脱了。”

    这个故事不可谓不曲折和复杂,也让人见识了一个女人的聪明和狠心,让人代替自己而死,而且是早就预备好的备用“死替”,一般的女人绝对做不出这种事。

    她之所以出家忏悔,估计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终于幡然醒悟意识到自己的罪孽,所以才出家为尼,为自己,也为景国浩念经诵佛,减轻他们的罪孽。

    可惜,恶人终究是恶人,罪孽就是罪孽,不是靠念经诵佛就能洗白了的。

    “靠,最毒妇人心,这一招够聪明,也够狠!”阿发忍不住低吼一声:“特么就这样的人,她就怎么成佛了呢?”

    “阿发,你嚷屁啊,认真开车行不。”侯立杰骂道:“天快黑了,这又是山道,咱们这一车人的安全都掌握在你手里呢。再说,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没听说过吗?”

    “呃,我……。”阿发噎住。

    “飞哥,侯大少说得对,她正是意识到了自己的罪孽,意识到景家的罪孽,这才一心向佛的。”断刀接话附和道。

    “她那儿子呢?”余飞问。“对啊,她那叫虎儿的儿子呢?”侯立杰几人也赶紧竖起耳朵。最强狂兵混都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