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三百六十七章 另类的百鬼夜行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9-01
    农历七月初二,诸事不宜,尤忌出行!

    夜已深,大街上渐渐稀疏了身影,万家灯火不夜城也在这个日子里收起了它的喧哗,变得静谧起来。

    帝都京城还保留着几分传统的底蕴。

    七月夜间不出门,这样的规矩经过老一辈人口耳相传,烙印在每一个人心中。

    若是像魔都那样将传统完全抛弃的地方的地方,恐怕又是另外一副景象了。

    一些胡同街角摆放着香烛祭品,那是性急的帝都子民提前举行的祭祀。

    天色黑了下来,原本就显得稀疏的街道如今更是没有人烟。

    就在这种情况下,鬼鬼祟祟出现在胡同大街里的人才更显得诡异,让人敬而远之。

    柯望一行人一边在街上行走,一边不时回过头看看那群恶鬼有没有跟丢,也真是有些心累。

    刚才经过了一番“友好”的交流之后,由武力值最高的武将组和赵匡胤取得了第一次出去放风的机会。

    那些个死太监和软弱文人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待在家里相看两厌。

    柯望嘱咐朱儿几项注意事项之后,便跟东方玉一起出门,带着那群恶鬼出去放风。

    这群恶鬼,生前做了太多恶事儿,死后照样儿横行霸道,看到别人供奉祖宗的贡品,立马涌过去抢着吃了。抢别人东西还振振有词,反正他们的那些祖宗都去投胎了,这贡品摆着也是浪费,还不如废物利用,祭祭他们的五脏庙!

    他们如此失态是有原因的。

    这些恶鬼生前不干好事儿,死后不被骂就不错了,还想要什么祭祀!这其中,除了赵匡胤因为是开国皇帝,一直享受着人间祭祀,生活滋润点儿之外,其余的恶鬼死后在地府的生活可谓是悲惨至极。

    不给吃不给睡,这也就算了,每天还得经历一遍刀山火海,炸锅磨盘。

    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不吃个够本儿,怎么对得起他们在地府的那些苦日子!

    “那个老赵啊!你能不能劝劝他们,这吃相也太难看了。知道的说是百鬼夜行,不知道的还当是乞丐上街呢!”

    柯望有些头疼,拉过唯一一个没有上去抢食的赵匡胤提意见。

    赵匡胤其实也有些心动,想要加入他们,不过顾及着自己皇帝的身份,这才没有失态。

    所以他一听柯望这话马上就爆了。

    “他们都是恶鬼,又都开着隐身,普通人没有阴阳眼,最多就是感到一阵阴风而已。再说了,这个点儿了,街上还有什么人!”

    柯望忘了,相比起他这个代班鬼差,赵匡胤跟那群恶鬼的关系显然更好,找他去帮忙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嘛!

    被赵匡胤给顶回来的柯望十分郁闷。一旁的东方玉看到柯望吃瘪,十分不厚道的哈哈大笑。

    一行人吵吵闹闹,漫无目地在街上溜达。

    如今是鬼界放风计划的第一天,透过柯望等人的天眼,可以看到有很多鬼差押解着恶鬼,跟柯望一行人一样在街上溜达着。其中也有不少是代班鬼差,就比如说柯望他们遇到的这一位。

    宋在天叼着香烟,十分不耐烦地领着一群饿死鬼在街上溜达,一张脸臭臭的,也不知道是谁得罪他了。

    因为之前的白衣阿飞事件,柯望与宋在天之间的火药味好像也淡了许多。不过看到宋在天摆着的一张臭脸,柯望还是不自觉地想要发出嘲讽。

    “哟!这不是我们的“鬼之副长”嘛!什么时候改行当起了导游了?嘿!你这团员吃相可不怎么好看啊!”

    宋在天翻了个白眼:“前辈不也一样吗?五十步笑百步,可不怎么厚道!”

    “谁说的!我这不是还有一个”柯望回过身,这才发现赵匡胤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过去,和那群饿死鬼一样,拼命往嘴里塞着贡品。

    柯望装逼不成,反被瞬间打脸,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

    所幸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产生了一阵喧闹之声,他带的那些恶鬼和宋在天所带的恶鬼起了冲突。

    柯望立马放下尴尬,跑过去差看情况。宋在天扔掉燃了一半的香烟,恨恨地说了一句“麻烦”,也跟着走过去看看情况。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事故现场,将正在争吵中,眼看着就要打起来的两个恶鬼拉开。

    柯望将那恶鬼拉到一边,定睛一看,原来是吴三桂。

    他当即气不打一处来,急赤白咧地叱骂道:“干什么!干什么!出来的时候我怎么说的!叫你们千万不要惹事!你倒好,我就没看着一会儿功夫,你就跟别的恶鬼打起来了!我要是去个厕所,你还不上天了啊!”

    吴三桂沉默着不说话,只是拿眼神恶狠狠地瞪着那个跟他产生冲突的恶鬼,显然是没将柯望的话听进去。

    好嘛!直接无视!这是逼着我放大招啊!

    柯望生气了,直接将那封鬼符拿出来,拍在手中,作势欲发。

    封鬼符是地府鬼差捉拿恶鬼的利器,天生就是恶鬼的克星。吴三桂感应到了封鬼符的气息,终于反应过来,惊叫一声,缩成一团,尽可能地离得柯望远远的。

    柯望十分满意,收起封鬼符,低声询问起来:“到底怎么了?”

    吴三桂收起了刚才的戾气,蔫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回道:“他是刘宗敏。”

    “刘宗敏?什么人?刘”柯望念叨了几句之后反应过来,眼神奇怪的看着吴三桂。

    “陈圆圆?”柯望再次提问。

    吴三桂点点头,一脸悲愤。

    柯望感到有些棘手了,这就有些不好办了啊!

    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老吴头上顶着这顶绿帽子顶了几百年,好不容易见着隔壁老刘,拦着不让他冲上去报仇,好像有些不太厚道。

    不过让他就这么去报仇也不行,柯望可不想惹麻烦。

    “我说,事情都已经过了好几百年了。你们都变成恶鬼了,还那么放不下干什么?抓紧时间把罪孽赎干净,去投胎才是正理!”

    正面劝解是没什么用的,柯望觉得还是要迂回一下,用投胎来引诱吴三桂放弃。

    “我是战将,杀人无数,又反复无常,不忠不义,致使异族入侵,华夏沦亡!十殿阎罗判了我服刑五千年,也不知道是否熬得过去!”吴三桂一脸惆怅地轻声低语。

    柯望瀑布汗。

    这十殿阎罗够狠的啊!动不动就几千年,几千年,华夏自轩辕黄帝创立以来还不满五千年呢!难怪地府的恶鬼那么多,感情这些倒霉蛋一直被关着呢!

    用投胎来劝说是没指望了,这哥们儿还有四千多年要熬呢!可要让他闹起来,的确是很难收场,该用什么方法劝导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