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三百二十四章 南征之志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7-18
    李密落荒而逃,大兴这座古老的城市短短一个多月便又换了一个主人。

    城头变换大王旗,命运之玄奇,可见一般。

    李建成入主大兴,嫌弃“大兴”这个名字运气不好,随即改回古称“长安”,而他也在陇右众臣的怂恿下认祖归宗,建国称王,是为“唐王”,改元“武德”。

    天下大势的风向变了,有资格争霸天下的枭雄又多了一个。李建成占据了长安、陇右,拥兵五六十万,雄视天下,已然一跃而成当今之最强势力。

    而退守东都的李密,收拢残兵败将之后,也还有二十万左右,实力仍然不可小视。不过李密之前的气势太足,已然让周围的势力心生忌惮。张须陀这个大隋孤臣时时刻刻想着为大隋报仇,这自不必说。自封夏王的窦建德、江淮军杜伏威和辅公佑、江南的梁王萧铣每些势力也都是心怀鬼胎,对李密的地盘都有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

    李密在东都面对着众多势力的觊觎环伺,每日里疲于奔命,一时之间也没有精力去向李建成复仇。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一个眼看着就要王霸天下的真命天子狠狠摔下来,沦落到朝不保夕的地步。这种强烈的落差感,让李密难以接受。

    若是从未得到,也许李密的心里反而会好受一些。他也不是没有过落难的日子,但现在这巨落差大打击,让他再也无法像当年那般再度振作。

    也只有在喝醉了之后,还能得到些许安慰,继续做着那个称王称霸的美梦吧!

    一代枭雄,每日用酒精麻痹自己,不肯面对现实,至此算是已经废了!

    天下如棋,众生皆如棋子。李密的这盘棋下到终盘,大龙被反杀,已然回天无力。除了弃子认输,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王伯当在东都苦苦支撑,拼死也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但在这命运的车轮面前,不肯承认,又有何用?

    李建成拜李靖为军师,又有一众陇右新旧之臣随其南征北战。乘着中原群豪无暇西顾的机会,在短短数月间,兵势四处,征不服,讨不顺,周边势力在这强大的攻势下纷纷拜服。一时间,李建成居然已经有了王霸之相!

    河西凉王李轨、朔方梁王梁师都、榆林永乐王郭子和、马邑定扬王刘武周,先后被灭。华夏西北部连成一线,唐军的国境彻底稳固,再无后顾之忧。

    不过平定西北之后,摆在李建成面前的问题就变成了,接下来他们应该往哪儿打?

    长安,唐王府。

    李建成端坐主位,召开着每日例行的评定。他在会上刚一把这个问题抛出去,就引起了群情汹涌。

    “当然是接着打东都了!李密那老儿,被咱们给打得这么惨,肯定会报复的!若是让他撑过这一阵儿,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乱子呢!少主!只要你一声令下,老刘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话的是刘弘基,陇右老臣,资格甚老,不过却是一介武夫,不喜欢动脑子,提出来的大部分意见,李建成是不会听的。

    这次果然也是这样,李建成点了点头表示尊重,然后将目光转向了下首的李靖:“军师,你有什么想法?说吧。”

    刘弘基被无视了,感觉很不爽,但又不敢冲李建成发火,只好迁怒于李靖身上,看向李靖的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不善。

    李靖本不想得罪刘弘基,但在李建成的暗示之下,他不得不去做。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李靖迎着刘弘基不满的眼神,垂手出列,先是向李建成恭恭敬敬行了一礼,然后又向刘弘基行了一礼,这才躬身侃侃而谈:“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李密目前还有二十万上下的兵力,不是那么好收拾的。李密目前只有东都一处地盘,我大唐大军压境,将他逼到绝境,势必会引起李密的强烈反扑,天下未靖而损兵折将,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啊!且东都身处四战之地,北有窦建德,东有张须陀,南有江淮军,再加上本就与我大唐相邻的萧铣。攻下东都之后,会成为众矢之的,四面树敌,难以进行下一步的发展。”

    刘弘基被李靖的一番话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怏怏返回队列。

    李建成非常满意李靖的行为,终于找到帮手给这群倚老卖老的老臣一点教训了!他不说话,还真把他当小孩儿来欺负了!

    顶了老的,自然有小的来出头找回场子。

    与刘弘基同属陇右集团的长孙无忌,出列为他世叔出头来了。

    “那敢问军师,我大唐下一步该如何发展才好?”

    李建成摇了摇头,长孙无忌还是太沉不住气了,李靖既然敢出来,那心中自然是有底的,拿这个问题去为难他,那不是找不自在嘛!

    果然,李靖胸有成竹地走到一旁的军事地图,指着一个地方,朗声答道:“就是这里!”

    众人都随着李靖的手指看向那个地方,长孙无忌心神一震,嘴里喃喃自语道:“巴蜀?”

    “对!就是巴蜀!”

    李靖微笑着解释:“我大唐据有陇地,自古得陇便可望蜀,得蜀便可连巴。蜀地民丰富饶,有“天府之国”的美誉,乃是天然的粮仓。巴地民风彪悍,在此地招募士卒,皆是悍不畏死,奋战争先。此地兵源稳定,又是天赐的兵营。得此巴、蜀二地,便是王霸之基。所以,有司马错入川,方才使强秦扫灭六国一统天下;刘邦据有巴蜀,百败项羽而终未伤元气,最终在一战功成,逼得项羽乌江自刎。”

    “可是那里现在是萧铣的地盘,他养兵四十万,又有地利之便。我等攻伐巴蜀,若是时间拖久了,给了周边势力喘息之机,那不是更得不偿失吗?”长孙无忌不服气地争辩道。

    “所以必须要以雷霆万钧之势,速攻巴蜀,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以奇兵入川,再演司马错、邓士载覆灭巴蜀之故事!”李靖的眼神中透着狂热,那是一个名将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的狂热,与对胜利的极度自信。

    在这样的狂热目光感染下,长孙无忌无话可说,默默退到一旁。

    “啪啪啪”

    堂上忽然响起了鼓掌声。众人寻声望去,发现正是李建成。

    此时的李建成同样是一脸狂热,鼓掌的动作一直没停。

    “好!军师果然是我大唐的姜太公、张子房,有军师在,何愁天下不平!”

    陇右众人脸色都是一黑,到底还是让李靖这个外来者成事了!李建成虽未明言,但其话中的含义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果然,李建成接下来的命令证实了他们的猜想。

    “本王须得坐镇长安,今拜李靖为三军主帅,领兵三十万,代本王征伐巴蜀!刘弘基为开路先锋,长孙无忌为监军,从旁协助。”

    “臣李靖领命!”

    “臣,刘弘基,领命!”

    “臣,长孙无忌,领命!”

    大隋大业三年,大唐武德元年八月初六,唐王李建成拜军师李靖为三军主帅,刘弘基为开路先锋,长孙无忌为监军,兵发三十万南下,征伐巴蜀。

    西风再起,搅乱棋局,将军百战,沙场点兵。一时多少豪杰,尽数折腰;不知天下之乱,何时可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