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三百一十九章 李氏当为天子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7-13
    “大兴城是天子脚下,大隋国都。虽然现在天子驾崩,大隋大乱,但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大兴人,我不求你出将入相,但是绝对不能操持贱业!这点天朝帝都人的傲骨绝对不能丢!”

    这是侯四的死鬼老爹侯三教给他的。说完这句话,侯三就抱着他的骄傲升了天。

    侯三是饿死的。

    他原本是一个士子,曾经也是小有才名,不过无奈考了很多年的科举,还是没能考中。这年头的读书人,没考上科举,意味着的就不仅仅是丢人那么简单,还有可能连自己都养不活。

    自皇帝陛下(杨广)驾崩之后,天下大乱,到处都有人作乱。大兴城内的米价飙升,普通老百姓人人面有菜色,想要吃饱,忽然变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侯三手无缚鸡之力,除了读书,也不会其他的营生,又放不下面子操持贱业。以往还可以靠着给邻里抄抄写写,启蒙小孩读书赚几个饭钱,但是现在别人都吃不饱,哪儿有闲钱考虑这些。侯三断了收入,只好就这么慢慢饿死。

    侯四非常理解他老爹的骄傲,然后在他老爹头七过了之后,立马报名参军,被安排到东门守城门。

    骄傲?只有活着的人才有闲暇的时间讲这个!

    侯四是个很现实的人,不像他那个死鬼老爹一样爱做白日梦。改变命运,飞黄腾达这种事情的吸引力,还不如让他吃饱饭来得实在。

    守城门多好,又不用上战场,又有饭吃,偶尔还能从过往商贩里捞点油水。虽是贱业,但比起这个世上的大多数人都要来得滋润。

    前几天,当朝丞相卫文升领兵出征,那些个当着大官大将军的所谓“人上人”,全部都是面带忧色。知道的是去打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去集体奔丧呢!

    啊呸呸呸!真不吉利!

    侯四懒洋洋地站在城门口,检查着过往行人,心里还惦记着下班之后家里晚饭吃什么。

    家里的地窖还囤着两袋小米,熬一熬的话,还可以稀着吃两个月。

    最近这米价又贵了,足足是太平时光的十几倍!这些个无良的奸商与贪官,还真不怕激起民变来,自己也没好果子吃!

    这吃人的时代,是要逼着老百姓拿起刀造反啊!

    不过这些也不关他侯四什么事儿。一个守城门的,就老老实实守城门好了,这些国家大事,就让那些官老爷们去操心吧!

    “侯四,你过来帮我看看这张纸上写的什么?”

    说话的是张头儿,侯四的顶头上司。张头儿姓张,名字却不叫头儿,而是一个“亮”字。因为他喜欢听别人叫他“头儿”,这让他感觉高人一等,所以侯四他们才都叫他张头儿。

    张头儿本是一个浪荡子,家里有钱,不愁吃穿。不过他家老爷子实在看不惯他每日游手好闲,就靠着家里的关系与疏通的银两,硬是给他补了一个城门令的缺。大大小小,好歹也算是一个官了。

    张头儿不学无术,大字不识一个,却很是喜欢读书人。他自听说侯四的父亲曾经考过科举,就对侯四青眼有加,颇为照顾。

    现在他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张纸,让侯四过去认认字儿。这种小事,侯四也不好意思拒绝不是。

    不过不好意思拒绝,不代表他就十分乐意接受。侯四最烦的就是张头儿有事儿没事儿的亲近,这与个人恩怨无关,张头儿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

    这其实是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普通老百姓对于有家有业却浪荡度日的富二代的敌视,是打心底里的厌恶,是天然的鄙视。

    但是在面上,侯四还是得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帮张头儿的忙。县官不如现管,他要想在张头儿手下混饭吃,就只得夹着尾巴做人。

    侯四接过张头儿手中的纸,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哪知道,就只一眼,他的眼睛就直了!

    张头儿非常好奇,就在一旁不停地追问:“侯四,这上面写的什么?说给我听听!”

    侯四不答,反而对着张头儿问道:“头儿,这张纸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就我刚才从城中过来的时候捡的,路上还有好多呢!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张头儿一看到侯四严肃的表情,也有些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头,开始紧张起来,并且将怀中剩余的纸张都掏出来递给侯四。

    侯四接过纸张一看,脑门上的汗“噌”地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到处都有,这……”

    这个时候,城中忽然爆发出了火光,无数人自城中奔涌而出,拥挤着要出城门。而在他们后方,数不清化妆成路人的人纷纷从隐蔽处跳出来,右手手臂上绑着红布条,到处杀人放火,制造混乱。

    “发生什么事儿了?”张头儿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到了,急忙反应过来,刚想呼唤着手下人维持秩序,手臂却被侯四给拽住了。

    “头儿,想活命吗?”

    侯四没头没脑的问话让张头儿一头雾水。

    “怎么了?”张头儿问道。

    侯四却是不答,将手中的纸张一张张铺开,念给张头儿听。

    “杨花落,李花开;桃李子,有天下……”

    “李子结实并天下,杨主虚花无根基……”

    “日月照龙舟,淮南逆水流,扫尽杨花落,天子季无头……”

    ……

    张头儿的表情也开始惊悚起来,前几年的“唐国公李渊谋逆案”,让这几首童谣名闻天下。所有人都说是,“李氏当为天子”!后来,当时还是太子的杨广亲自带兵,灭了唐国公李渊全家,这才让谣言停歇。这要命的玩样儿,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城中的大街上呢?

    若是再搭配上城中所发生的火灾与民乱,哪怕张头儿再不学无术,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头。

    而在这个时候,城中的喧哗之声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李公传令,降者免死!降者免死!”

    “李……李公?莫不是李……密?”最后两个字,张头儿是压着声音吐出来的,显然对于童谣这种邪门的东西,张头儿还是有些忌讳的。

    “大兴城的天,要变喽!”侯四拉着张头儿到一边,从衣服上撕下两根布条,不知从哪里沾了一点儿血,给染成红色,拿出一根绑在了自己的右手手臂上,另一根递给了张头儿。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大兴城,是姓杨还是姓李,跟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呢?还是先保住性命要紧啊!”侯四的想法很实在,也很简单。

    张头儿本来还有些犹豫,待看到这乱象越来越严重,这心里也有些慌了,稀里糊涂的就接过布条绑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这时候,从城中蹿过来一群凶神恶煞,领头的人满脸络腮大胡子,身上都是鲜血,手里拖着一柄还挂着碎肉的宣化大斧,一看就不像好人。他们来到城门之后,见到张头儿两人绑上了红布条,不由得都是一愣,领头的大胡子挠挠头:“东门这边,好像没说安排有兄弟啊?”

    侯四与张头儿心中直呼“好险啊”!这就差一步,脑袋就要搬家了!

    还是侯四反应快,连忙拉着张头儿跪下报告:“各位英雄,小人侯四,这是张头……张亮!我们兄弟一向仰慕李公声威。今日各位英雄征伐大兴,侯四不才,已为李公夺此东门!”

    “哈哈!这还有两个机灵的!行,你们想上山入伙,俺老程答应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俺老程的人,有兄弟再来,就报俺老程程咬金的名号!”那大胡子开心地笑了,露出了一排雪亮的牙齿,明晃晃的让人害怕。

    “是是是!原来是程爷!侯四明白了!”侯四拉着张亮急忙跪下磕头,待程咬金走远后,这才汗水淋漓地从地上爬起来。

    “不管怎么说,这条命算是保住了!”侯四的脑子经过了这一连串的高速运转,有些疲倦,险些站不稳,还得要多靠旁边的张亮搀扶这才稳住身子。

    “老侯,这次可多靠你,我才能逃脱大难。没说的,以后我就跟你混了,这头儿的位置,让给你了!”张亮的脑子还有些拎不清,喋喋不休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

    侯四这个时候没有再去搭理张亮这个猪队友,而是注视着程咬金渐行渐远的身子,眼神开始迷离起来:“这才是大丈夫,大豪杰!以前为了活命的我,这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侯四又想起了他的那个死鬼老爹侯三所说的话:人活一世,除了活命,还有很多东西,值得去追求!

    “我也要像他们一眼,出人头地!”

    侯四的眼中爆发出闪闪的亮光,充满了熊熊的烈火……

    ……

    大业二年十二月初六,李密以疑兵之计兵围东都,引得卫文升调虎离山,之后兵出大兴,一举夺城。至此大隋再无回天之力,天下皆谓李密应了“李氏当为天子”的童谣。一时间,豪杰景从,民兵附焉。李密之名,始为天下皆知。李密之势,一时如火如荼。